超级武道

第九十五章 悟道,月牙天冲

距离聂皓来到这处山谷,已经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这两个月内,聂皓大半的时间都付诸在瀑布下,他的身上,从来不缺淤青的伤痕。

奈何,即便是这般的伤痕累累,也依旧乐此不疲,一次次冲击着自己的极限!

饿了,采摘山谷内的果实填腹,偶尔还会改善一下伙食,跳入水潭内,捉几条活蹦乱跳的鱼,架起篝火,烤了吃。

当然,肯付出,自然会有所回报,现在的聂皓已经堪堪的迈出了五十九步,这和一个月前他相比,成长的太多,身体各处肉体的强度,大大的增加,据古辰风猜测,聂皓现在肉体的强横程度,丝毫不差同等级妖兽的肉体!

“已经五十九步了,还差一步就成功了。”身在瀑布下的聂皓,一抹眼角不断滴落的水珠,眼神透露着坚毅的色彩,一月苦练的他,流线型性感的肌肉隐藏着爆炸性的力道。

双眸坚定的看着眼前进一步之遥的瀑布中心点,肌肉在水下蠕动,调整着最佳的状态。

“啊——”

一道野兽的般的嘶吼声后,聂皓猛地跨出右脚,狠狠地踩在目标的落脚点,旋即,左腿跟上,整个身子处于瀑布最强冲击力道点,瀑布的冲击下,聂皓感觉自己的骨头就要散架般,撕心裂肺的痛楚将他包陇。

九玄玉内,古辰风直立于一道光幕面前,微眯的目光,望着瀑布下咬牙坚持,青筋颤栗的的少年,微微的点了点头,袖下的手掌紧握,显然内心也极不平静。

“第六十步!”

聂皓的嘴角不停地溢出血水,毛孔源源不绝的涌出血污,耳畔两侧全是雷鸣般的轰鸣声,水流冰凉,他的双肩就像被一座冰山砸中。

在这极其痛苦的压迫中,他没有动用体内的魂力,仅靠肉体来承受瀑布的冲击。紧闭双眸,此刻的他就连手指也无法动一下。

细心体会着各处经脉在瀑布的冲击下一点点的改造,细弱的经脉逐渐变得坚韧起来,几处的玄关在折磨的压迫下,一举冲破。

聂皓明白,武道无止境,只有不断地艰难的踏着通天的阶梯,才有望更进一步。尤其是自己面临着三个月后的群英会,事关前往京城武学院的名额,不得不全力以赴,重任在肩!

想到此处,聂皓的身上一直被压抑的气势腾腾的上涨,暴睁双眸,划过流光,犹如一头苏醒的洪荒猛兽,强烈的气势居然从他的体内暴涌而出,在体表游荡,卸掉了一丝瀑布的冲击力道。

这让聂皓得到一丝轻微的喘息,唇角轻轻的上扬。

一炷香过后,逐步适应一点瀑布下的冲击力道的聂皓,缓缓的弯下身子,盘膝的坐在脚下的石板,坚毅的眸子闭合起来,双手掐着玄奥的手印盘在双膝,经脉内的魂力按照《夺魂心典》的轨迹运转,身上暴涨的气势开始收敛,竟然渐渐和瀑布蕴含的气息相融。

“归息?!”古辰风见聂皓成功的踏出这一步,正舒着一口气,又突见聂皓身上的气息出现了异样,细观之后,竟不顾强者风度的惊叫一声。

聂皓现在正处于武道可遇不可求的境界之一——归息!

归息,顾名思义,便是将自己的气息归纳入体,陷入一种朦胧的混沌之境,在这种境界中,有望触摸万千大道的道义,幸运的,甚至可以连升晋级!

当然,这种境界并不是街边的大白菜,随随便便就可以遇到。所以,但凡听闻某某人入境,都会引起一连串的羡慕嫉妒恨!

入境,气运,天资,悟性,机遇缺一不可,看似简单,实则不然。就以古辰风而论,八百年前横行一时的绝顶高手,一生中也仅入境两次!

“这小子太他妈的欺负人了!”古辰风狠狠地笑骂一句,一脸的颓废,“当年老夫第一次入境是在四十多岁的时候,那时候还高兴的大醉三天三夜,现在和这小子一比,那算个屁啊!”

虽然古辰风对聂皓种种的好运惊诧不已,却也为后者能有此机缘而感到开心。

聂皓此刻沉浸在一种无我的状态中,心无法念,脑海中满是混沌,瀑布外施的压迫已无法给他任何的压力,经脉的魂力按照《夺魂心典》的轨迹运转,竟和怒冲的水流产生一丝凝合的契机,心神都沉浸在水流内,感受着瀑布的一切。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滔海怒,万骨枯,纵前方有阻,亦不过一时之躯,洪浪涌进,皆是沉浮!然则非激流勇进之功,唯一曲一直,昔高山之阻,且迂回覆淹。”

“人魂如斯,刚则易折,软则无力,唯有中庸!”

“怒则滔天骇浪,温则徐徐前涌!”

“刃之道,人之道,中庸道!”

聂皓的嘴角喃喃自语,体内的气息温和,即便是头顶怒浪加身,亦无视之。

双手叠加,灰色朦胧的雾气从他的丹田散发而出,元婴兴奋在丹田翻滚,耳畔传来天崩地裂,龙吟虎啸之声,坐下的灵气化作成一个六芒星阵!

魂力散发,不断涌进,顺着六芒星阵的纹路游走,直到魂力沿着六芒星阵的纹路汇聚在一起,一道磅礴的光柱直冲云霄!

整个青云山顿时摇摆不已,天际灰暗,云端不时的闪过电光火花之景,耳畔尽是雷鸣肆意的炸响,天地的灵气变得暴躁不堪,凡是处于修炼关头的武者无一不口喷鲜血,精神萎靡的退出修炼。

当真是殃及池鱼!

“该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变成这样?!”姬长空气急败坏的吼道。来青云山两个月,一无所获,让他满是焦急和憋屈,这时又遇到这等天地异象,心里淤积的怒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起来。

“天啊,难道是末日降临?!”

“怪不得这个月青云山的妖兽全都像鹌鹑一样的躲在老窝里,难道是预测到青云山有大变故?!”

“……”

在青云山修行的武者,无一不惊慌失措的望着头顶,眼中充斥着无尽的恐慌。

“我的道——唯我道!”

山谷内,一道充满威势的声音凭空炸响,声波荡漾,无形的气浪掀起道道水浪,霎时间,飞沙走石,粗大的树枝齐齐的摇摆,就连聂皓头顶上空的瀑布的冲势都减弱一分!

“悟……悟……悟道……”

古辰风目瞪口呆的瞪着牛眼,嘴巴哆嗦的惊叫道。

聂皓的嘴唇抖动,细微的喃呢声从嘴中发出,眼皮如蒲扇般张开,一道精光夹杂着无上的威势冲天而起,坐下明明是灰色的六芒星阵,居然给人一种异常耀眼的光辉。配合着光柱的溢彩,给人一种灵动的错觉。

丹田的命魂颤颤抖动,就如同无家可归的孩子突然找到了多年未见的母亲,元婴的搅动下,丹田的魂力早已是沸腾起来,如漩涡一样的卷动着。

“月牙天冲——!”

蓦然,合什的双掌突然的朝上空一挥,一个硕大的光刃虚影出现在他的头顶,房屋大小的虚影带动着一股洪荒的气息,化作一道月牙般的刃芒,锋利的刃芒在光柱的余辉下光彩夺目,引动着天地见的灵气,继而,狠狠地奔着怒冲而下的瀑布切去。

“唰——”

极速的音爆声被这一刃嚓响,光刃虚影无阻的切进怒冲而下的瀑布上,刃芒如实质的切入后,瀑布居然被这一道刃芒从中间一分为二,露出里面光华的石壁,哪怕是刃芒冲天消散,瀑布中间的切痕也没有立即闭合,如同有一股力量将瀑布撕裂而开。

挥出这一刃芒后,聂皓的心神突然的舒适清爽了许多,就像泡在温泉一样。

“原来如此,抽刀断水水更流,强硬的怒劈根本无法伤其根本,唯有刚柔并济,阴阳相调才是王道,才是中庸之道,才是为人之道!”

想透了的聂皓开心的咧着嘴角,清瘦的身躯却带着与众不同的气质,那种气质既是那般的瞩目,又是那般的隐晦,让他在人群中既是闪亮的焦点,又是默默无闻的陪衬……

是错觉,还是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