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九十四章 一往前,莫回首

吾之路,自己走!

一往前,莫回首!

苍天若阻,便撕裂那片天!大地若拦,便踏碎这片地!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聂皓脑海中灵光一现,双眸绽放出异样的色彩“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人乃万物之灵,既然要唯我独尊,其他武道与我何干。”

我命由我,不由天!

想通之后,聂皓的胸中充斥了一种莫名的豪气。

血液在沸腾!

魂力在涌动!

命魂在兴奋!

“咦?”古辰风察觉到聂皓的变化,灵魂状态的他不由得一震,目瞪口呆:“这家伙的气质居然在升华?”

“怎么可能?!”

“以他的修为根本无法造成灵魂升华啊!”

古辰风张大的嘴缓缓闭合,眯着眼,轻笑的望着聂皓,不管怎么说,至少对这小子有好处就是了,他奶奶的,难道这小子身负大气运,怎么好事接二连三的出现在他身上……

“古老,我想清楚了。”聂皓抿着嘴笑声道。

“确定了吗,这种事可急不来,要不你再考虑几天。”即便是知道了聂皓已经确立好自己未来武道的走向,还是忍不住开口劝慰着。

“不用了,我的道,不会更改!”

“你选择哪种武道?”

“我不会选择前辈们走过得道,既然我的命魂前所未有,那么我的道,我将有我自己来创造!”聂皓充满了信心的说道,语气坚定。

“你要创道?!你知不知道创道的艰难!要知道,自神魂大陆开辟以来,数百万年间,创道之人不过寥寥,两个巴掌都数得过来,你居然要打算创道!”古辰风这次被聂皓震撼的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眼珠瞪了溜圆,也真难为他这么大岁数还要整天因为聂皓的原因而心惊胆战,不断地挑战心脏的承受力。

“我都知道,与其走前辈们的老路,不如开辟属于我自己的新路。既然冥冥中我的命魂奇特,那么无论我学习什么,都不能到达武道的巅峰。高处的风景,与我无缘。既然如此,何不逆天而行,辟一条我自己的道!哪怕再艰难险阻,我都不会放弃!”聂皓朗朗的开口道,自打他认准了这条路,就不打算回头,埋头勇进,决不回首!

“真不知道该说你自不量力,还是信心十足。”古辰风摇头苦笑。

创道,何其艰难,他居然要创道!

“不管是自不量力还是信心十足,古老,您不觉得见证新的一条武道诞生,是很值得庆幸的事吗。”

古辰风微微一怔,旋即大笑:“哈哈,或许天意如此,也对,倘若有幸见证一条武道的诞生,确实是件幸事,让你这么一说,老夫都有些热血沸腾。”

……

波涛如怒,奔腾的洪流倾泻而注,怒砸山下的石壁,浓郁的水汽,弥漫着这个山谷。

瀑布之下的一座平台上,一道身影艰难的在那里匍匐前进,从声势较弱的瀑布外流,奋力的迈着如千斤重的脚步,亦趋亦步的朝瀑布的中心赶去。

利用瀑布的冲势,强悍的冲劲不断地强化自己的肉体,进而锻造体表下的各处血管以及经脉。无论的大荒擎天掌,还是全力爆发命魂,都不可避免的对经脉,血管造成严重的伤势,哪怕有囚牛灵戒的治疗,也要休养才行,更何况使用囚牛灵戒的时候,还要损耗大量的神识,非到必要的时候暴露它的存在。

聂皓只好用最简单,也是最痛苦的方式,来强化经脉和肉体,只有切身体会到这种痛苦,突破肉体极限,才会更好的提升实力。

“坚持,坚持下去,还有五十步!这点压力根本不算什么!”

“倘若连这一步都挺不过来,那你还有什么能力走自己的道!还有什么能力寻找父亲!”

“唯我道!”

“……”

聂皓不断地自我麻醉着身上的疼痛感,茫茫中,仿佛听见了娘亲对他的呼唤,让他更加充满斗志。

每每随着脚步的迈动,洪流砸在他肩膀后背的力道就会多一分,带来的痛楚也就更加明显。

这是聂皓利用瀑布强化肉体的第三天,只是他现在仍不能顺利的达到瀑布的中心,每每坚持不住,都会被洪流给冲进下面的水潭,狠狠地灌了几口水。

第一天。

聂皓兴致勃勃,兴奋而又敬畏的望着倾泻的瀑布,面对大自然的力量,他激动而又有些颤栗。然而,仅在赤裸上身迈入瀑布的一瞬间,顿时感受到如山般的压力狠狠的砸在他的后背,那种力量非人力所能抗衡,没有一丝适应的他直接被砸进水潭,溅起一道浪花!

从水潭爬出,后背青乌一大片,稍微扯动,都会疼得呲牙咧嘴,幸亏山谷无人,又有古老的存在,才会使得他用囚牛灵戒恢复自己的后背的淤血。

身体恢复,继而往之!继而砸落,再来过!

第二天。

有了一次次跌倒的教训,聂皓能够逐渐的掌握好一丝的诀窍,已经可以艰难的迈出十步,只是背后血红一片,隐约间,细密的血珠从他的身体各处的毛孔渗出,牙龈也被他咬破。

直到现在的第三天,迈出十八步的他继续的挑战着他的极限,长发浸透,紧紧的贴在他的面颊,裸露在外的肌肉充斥着野性的爆炸力,青筋密密麻麻的在上面滚动,不断地有血珠冒出,又被瀑布冲刷掉。

遭受着巨大折磨的他,唯一的一个念头就是走到瀑布的重点,端坐在那一块被洪流冲刷平整的石板上!

“十九!”

聂皓默数着自己迈出的步数,每当他迈进一步,内心深处都会有莫名的兴奋。整个身躯在瀑布的倾天般宣泄的冲击下,颤颤巍巍的摇摆,但双腿如钉子般牢牢的固定在脚下光华的石板。

“这个臭小子。”

聂皓狠拼的程度,连古辰风这等人物也不禁的瞠目结舌,自叹不已。心酸的场面让他忍不住切断和聂皓的交流,却又生怕后者会出现什么意外……

“二十!”

越靠近瀑布中心,所承受的压力就会越大,堪堪的在第十九步的基础上迈出一步,顿时感觉到宣泄的洪流冲击的力道又增加了一份,聂皓情不自禁的将身躯一抖,旋即,双肩被巨力狠狠的压下,左脚一滑,竟然生生的弯曲起来,就要半跪在石板上,犹如要想苍天面前屈服。

“混蛋!就这点力道也想要小爷屈服,你也太瞧得起自己!”

聂皓怒吼一声,声势带动着沸腾的血液,强行令他止住弯曲的左腿,右腿猛地一踏力,左腿并拢,再次站了起来!双腿的肌肉上布满了狰狞的青筋,可见他忍受着何等的折磨。

“二十一!”

咬牙并进的聂皓再次硬抗瀑布的冲势,迈出一步,仅在这一步刚落地的时候,整个身躯如同被炮弹轰中,巨大的力道直接将他顺着瀑布冲了下去,体内逆流的喷出一道血水,浑浊在瀑布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