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九十六章 如此殊荣

“道法,独有所创的道法,他竟然能够在寻道后创出道法?!怎么可能?!”古辰风精神有些疯癫的惊叫道,较之刚才惊讶聂皓机缘巧合下的入境,这等独创的道法才更令人目瞪口呆。

武学,乃是传承千载万古的存在,人人都适合修炼,并发挥出一定的威力。

道法不然,它是创造者为自己量身打造的一种招式!

尽管旁人可以修炼,参悟,甚至是模仿,但唯有创出此道法的武者,才会发挥出它独有的威力!

就像月牙天冲一般,它是聂皓在入境、寻道后,根据自己独特的心得体会,配合着命魂本身的优势,创造而出!

故然,唯有聂皓才会将这一道法的实力发挥出来!

“入境,寻道,创道法,一气呵成,难道这小子是哪个远古大能转世重生吗?”古辰风低声细语,眼眸无神,显然相当的纠结。

再看看聂皓,顿时升起“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慨,后无来者这点不能确定,但一定是前无古人。

聂皓沉浸在自己刚才一挥手发出的刃芒的喜悦中,经脉各处的魂力如奔腾的洪水一样,生生不息的在丹田运转着大周天,一点点的壮大。

此时山壁上的瀑布对聂皓来说,不再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施加在全身的力道,已经没有刚开始的沉重不适,任凭水流从头顶划过自己的脸颊,蔓延自己的身躯。

拼的是时间,拼的是毅力!

聂皓并没有轻易的放松,从囚牛灵戒中取出赤目暗影豹的妖晶,妖晶一出,周围的灵气纷纷的朝它靠拢,暗红色的妖晶在瀑布下洋溢着红润的光泽,无形的能量在聂皓的面前暴动。

深吸一口气,妖晶散逸的能量如烟如雾的被聂皓吸进肺腑,化作雾气的能量顺着他的喉咙潜入体内,顿时感觉到一阵温润舒适之意,仿佛喝到琼浆玉液一般,丹田的魂力有上升的趋势。

“血脉觉醒的妖晶就是不同凡响,真是个好宝贝。”感受着体内的变化,聂皓的双眸绽放着奇光异彩,将妖晶放入手掌把玩着,喜悦的称赞道。

“臭小子,别瞎感叹,赶紧将妖晶里的能量吸收了,彻底的将它和你丹田的魂力相融,借助这枚妖晶及早晋级。”古辰风焦急的声音从九玄玉内传了过来。

聂皓闻言,体内的欲欲涌出的魂力爆射而出,同时,握着妖晶的右手五指张开,将托在掌心的妖晶微微一抬起,撤回手掌,而涌出的魂力凝成一道纤细的薄丝,一端和聂皓的丹田相连,另一端则是奔着即将掉落的妖晶袭去。

魂力直扑妖晶而去,细线接触妖晶,正要跌落的妖晶瞬间停下掉落的步伐,飘荡在聂皓的面前。

当魂力接触妖晶的一刹那,本来就红晕笼罩的妖晶更是怒放出耀眼夺目的光芒,妖晶震荡,仿佛要脱离魂力如丝如茧的束缚,在妖晶震动的同时,聂皓的耳畔传来妖兽惊恐的嘶吼声,凄厉愤怒,带着浓浓绝望不甘的味道。

反扑的怒吼声直插聂皓的脑海,如同被一根挥舞的大棒狠狠地击打在他的灵魂上,头晕目眩,耳脑袋里尽是嗡嗡的声音,心神也陡然震动,险些就要控制不住飘荡在眼前的妖晶。

聂皓大骇。

没有料到自己正要吸收妖晶蕴含的能量来助长丹田魂力的时候,血脉觉醒的妖晶居然如此的难缠,赤目暗影豹妖兽死后的怨气与怒火全部寄托在妖晶上,这种负面的怨气深深的影响着借此提升修为的武者,唯有不断地用魂力磨灭这股怨气,才能吸收到妖晶里最为精纯的能量。

聂皓断然的将体内的魂力支出,源源不绝的消化着妖晶的怨气。

此时,命魂元婴在丹田激烈的翻腾,淡淡的虚影上,流光浓郁,四周围拢的魂力不停地成旋涡般在周围疯狂的旋转着。

聂皓竟然从元婴上察觉到一丝愤怒,仿佛被摸了屁股的老虎,怒不可遏!

随着元婴的颤动,居然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气息,犹如远古洪荒强者在世,那股气息穿透聂皓的身躯,顺着魂力化作的细线涌向妖晶。

在气息触碰妖晶的时候,后者立即大动摇摆,仿佛身处绝境,绝望的已经快要疯狂,耳畔的嘶鸣吼叫声更胜。

也许是察觉妖晶的反抗,元婴散发的气息更加浑厚,将要妖晶牢牢地包裹住,四面八方的朝着妖晶里面涌去,势要将妖晶一举收服!

这种怒极而冲,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情怀令聂皓郁闷不已,本来魂力在逐步瓦解妖晶隐含的负面因素,只要时间足够就能彻底化解,谁知道元婴一出手,反而激起了妖晶的怨气,滔天的怨气就连他自己都有些把持不住。

聂皓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陷入如此局面,身为主角的自己被命魂硬生生的挤下了表现的舞台,元婴散发的气息和赤目暗影豹濒死残留的怨气深深的交织在一起,相互的僵持着,而聂皓则有些无从下手,从演戏的完全变成看戏的了。

凝魂境,乃是凝结命魂,继而命魂化体内灵气变魂力,所以,命魂才是丹田内魂力的主宰者,自古“破丹田,废修为”便是如此。

凡达到凝魂境的武者,无一不是通过控制命魂而运转魂力。如今元婴骤然失控,自行调动魂力,使得身为主人的聂只能无奈的被牵着鼻子走。

古往今来,被命魂牵着鼻子走的武者,恐怕唯有聂皓一人,这是多么大的殊荣啊!

苦笑无奈的聂皓只好通过心神观察着命魂和妖晶交战,精神紧张不已,从来都是要自己把握自己命运的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不过,眼前的情形让聂皓不由的舒缓了急促的呼吸,元婴气势滔滔,怒焰如浪,夹杂着威势滚滚而来,相对之元婴的大好局势,妖晶则显得相形见绌,怨气袅袅,憎恨、绝望、悲愤等交缠在一起的负面的情感被元婴的气势给阻挡住,逐渐的落了下风,怨气围绕着妖晶的表面,坚守着最后的阵地。

“无量天尊保佑,古老保佑,娘亲保佑,元婴啊,一定要给力啊。”无趣的聂皓嘟囔着嘴,眼皮上挑,无奈的祈祷着。

也许是上苍保佑,元婴听到聂皓的祈祷后,光芒大振,魂力涌涌暴起,狠狠地镇压着妖晶附着的怨气,激起凄厉的哀嚎声。表面附着的怨气也一点点的被磨消掉,剧烈颤抖的妖晶缓缓地恢复平静。

“成啦!”

聂皓一拍双手,双眸放光,如饥似渴的瞪着静静的漂浮的妖晶,嘴角不知是被口水沾湿还是被瀑布留下的水滴。

妖晶的怨气逐渐的被磨灭的一点儿不剩,丹田的元婴也控制着魂力收缩入体,不再是怒气冲冲,磅礴大势,聂皓感觉到自己开始恢复了调动魂力的控制权。

“就是现在!”

聂皓暗喝一声,魂力在他的控制下,按照经脉的走向在丹田内运行大周天,同时连接妖晶的魂力线上不断的抽取妖晶内蕴含的能量,将这种能量吸入丹田后,再被元婴转化成自己可以利用的魂力,冲击着修为的瓶颈。

血脉觉醒的赤目暗影豹的妖晶蕴含的能量有多少聂皓不清楚,他只知道现在的自己爽爆!

源源不绝的能量飞快的涌进自己的丹田,紧蹙的眉宇不由得舒展,发自内心的神清气爽让他的嘴角上扬。

这种直接汲取能量提升修为的机会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遇到的,较之一点点吸取天地灵气,继而转化成魂力提升实力,这种如强盗般疯狂的盗取更令人着魔。

聂皓突然想到前世金庸笔下的一部武学——吸星大法!

两者间是如此的相似!

如浪涛的魂力,在妖晶能量的注入下不断壮大,元婴如同高高在上的帝王,在丹田处腾空而起,散发着极致的光芒,将卷进来的能量转化成纯净的魂力。

丹田海逐渐的扩大,经脉也开始肿胀起来,使得聂皓只好运行《夺魂心典》,指引着魂力朝着瓶颈处的玄关冲击,聂皓身上的气势逐步的攀升,肌肉耸起,气息就像一头逐渐苏醒的雄狮,张扬着雄威。

凝魂四重境后段……凝魂四重境巅峰……

直到摸触到瓶颈那一层障碍时,奔腾的气势得到一丝的收敛,旋即,又夹杂着更加浑厚的魂力奔着瓶颈轰击。

“轰——”

顿时,耳畔响起一道雷鸣的炸响,聂皓的身体一颤,脑海一片清明,感觉到神识以一种飞快的速度暴涨,那种实力得到提升的快感让他忍不住的发出喃呢之声。

凝魂五重境!

聂皓的心中暗自窃喜,修为提升到凝魂五重境后并没有收敛,反而一鼓作气的继续着扩展着丹田海,魂力一涨再涨,让聂皓都有种吃撑了的感觉。

赤目暗影豹相当于凝魂七重境,全身的精华尽处于妖晶中,尤其是血脉觉醒之后,导致妖晶变异,蕴含的能量就更非比寻常。这样庞大的能量让聂皓吸收,不涨爆他就算好的了!

不过聂皓现在的想法是,只要不把小爷撑死,咱是能吸多少,就吸多少,错过这个机会,再上哪而找这样的好事!

更何况,群英会迫在眉睫……

不拼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