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六十二章 阳谋非无解

庄毕凡看出了这一点,聂落天看出了这一点,聂婉儿看出了这一点,甚至就连有些回过神的聂家子弟同样看出了此点。

但那又如何!

看出又如何!

明知是计,你们还不是照样乖乖的往里钻!

这就是阳谋,无解之谋!

所谓阴谋就是设陷阱,就是无中生有。其中高下就看你设置的陷阱高不高明了。不过再高明的陷阱都是阴谋中的致命伤,只要让人看穿,这个阴谋就一文不值,所以说是阴谋就有破绽。

阳谋就不同了,阳谋是把一切都放在你面前的计谋。它没有隐私,没有秘密。它几乎一切都是透明的,所以它没有破绽。实施者只要把握住方向就行,可以说它是借势而动,推动一切必然的发展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故此,大陆史册曾记载的一句话:阳谋,乃谋中之王,道中至道,无可阻挡!

即便此次行动失败,庄毕凡亦没有失落之意,反而饶有兴趣的盯着咬牙切齿的聂落天,志在必得,洋洋得意,他甚至看见聂家鸡飞狗跳,内乱不断的场面。

“不需要。”

虚弱无力的声音淡淡响起,只见聂皓用手臂扶着身后的树干,艰难蹒跚的站立起来,望向庄毕凡的目光中尽是不屑。

眼下的局面必须由一人打破,不让任其发展,恐怕真要着了庄毕凡的计谋。

“聂家家主之位,或许在你眼里很重要,不过小爷不稀罕,管理着一大帮子家族人员的吃喝拉撒,还不如专心钻研武道来的舒心。”聂皓嗤笑的盯着庄毕凡,一言一语中暗参讥讽之意。不过,这些话并非是他迫不得已说出口的,而是他真实的想法。

家主之位看似权势极大,相对应的,他所承受的压力同样不小,世俗中的烦心琐事接连不断,长此以往,即便自己有着种种优势,恐怕也难做到攀至武道的巅峰。

名利如同过眼云烟,武道的巅峰才是实实在在的!

“聂皓,此刻你说的倒好听,聂家可是清宛城三大家族之首,执掌聂家,好处无穷……”庄毕凡轻哼一声,在他看来,聂皓所说的话只是装装样子罢了,他才不相信话里的真实性。一家之主的诱惑力,他自认为没人能阻挡得了。

“庄毕凡,男子汉大丈夫,一口涂抹一个钉,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以为小爷会像你一样说一套做一套吗!你以为小爷会像你一样做一个暗地小人吗!”

“我呸!”

“丢人现眼的东西,看见你这样的阴谋家小爷就烦得不得了!你一个庄家的继承人来操我们聂家的心,小爷要不要给你立个牌坊啊,你个臭婊子!”

“告诉你,家主之位小爷不稀罕,小爷心里想的,只有将你们庄家人干掉,省的你们这群鼠辈整日在清宛城晃悠,看的小爷就不爽!”

“……”

尽管此刻聂皓狼狈不堪,气喘吁吁,嘴里更是污言秽语,但他所说的话,却令在场的聂家子弟忍不住的叫好,这群家伙可是憋了一肚子气,早就有些忍不住了。

庄毕凡自信的脸颊渐渐发冷,眼眸犹如蛇芯般投向一脸嘲讽之意的聂皓。在场聂家子弟的表情他都纳入眼中,他发现,事情已经有些偏离他所掌控的范围。

眼眸划过一抹不甘,一甩衣袖,神情愤然的对着雷、庄两家的精英子弟说道:“我们走!”

然而,在他刚转身的刹那,头微微一侧,眼神瞥向聂皓的位置,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小子,别高兴太早,你把雷敬打成这样,雷家可是不会轻易的放过你。”

“雷家要找回场子,我聂家接着便是,倘若你庄家也不服气,便一同而来,聂家,还未曾怕过什么!”聂落天直视着庄毕凡说道。现在的聂皓,值得家族付出任何代价将其保住!

“哼!”

愤然的庄毕凡不再言语,瞥了一眼重伤昏迷的雷敬,紧握双拳,转身离去。

随着庄毕凡带人的离去,混乱的密林中逐渐的平息下来,不过此刻的林子,已是一片狼藉,鲜血洒满着地面,浓浓的血腥味飘荡在半空。

骤然,聂家的阵营中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之声。

“聂皓少爷,好样的!”

望着周围目光火热的盯着自己的聂家子弟,聂皓无奈的笑了笑,随着紧绷的精神逐渐松懈,他方才感觉到体内传出的虚弱无力。先前与雷敬硬碰,虽说借助着擎天掌第二式的强悍威力将其击败,但聂皓本身也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若不是囚牛灵戒的特殊功效,聂皓的情况恐怕不比雷敬好到哪里去。

“阿皓,没事吧?”

聂婉儿等聂家小辈飞快的簇拥了起来,他们的目光,皆是有些狂热的盯着聂皓,就连之前和聂皓有过间隙的聂庆松,目光中都是有着敬畏之色涌动,先前聂皓力挽狂澜将场面逆转,简直就是看得他们热血沸腾。

“哈哈,好了好了,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在聂皓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时,聂落天的大笑响了起来,他走近人群,望着前者,旋即手掌狠狠的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叹道:“做得不错!”

一句话说出,聂落天发现他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今日这事,聂家人马简直就是危在旦夕,一个不慎,不仅会伤及聂家元气,甚至会造成聂家力量的断层。所幸,在那最为危机的关头,从不被聂家看好的聂皓挺身而出,将雷敬成功阻拦下来。

“落天大哥,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雷、庄两家既然敢对我们出手,想必是做了足够的准备,迟则生变,我们还是尽快赶回家族才是。”聂皓被聂婉儿搀扶着手臂,嘴唇泛白的对聂落天说道。

“不错。”聂落天闻言面带肃容,一点头。

清点人数才发现,来时三十多号人,如今却已不过半,短暂的兴奋过后,每个人的脸上带着少许的哀愁。聂落天下令,每人背起一具牺牲了的聂家子弟的尸体,落叶归根,他不允许聂家人死后还要遭到野兽的撕咬,成为它们的腹中餐。

虽然聂家子弟各个带伤,可经历一场生死大战后,身上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煞气甚是惊人,偶尔碰到几伙结队而来的武者,双方剑拔弩张,但谁也不敢先出手。

一路战战兢兢的离开青云山,介于马匹还被拴在山下城镇的万食楼,一行人就先在城镇落脚,休息一夜后,纷纷驾着马匹朝清宛城的方向赶去。

没有了来时的欢声笑语,有的尽是对雷、庄两家的愤恨以及对家族死者的悼念。一身疲倦的在马背上颠簸,直到远远的瞧见远处的清宛城,才轻轻的的舒了一口气。

没有像寻常百姓一般的排队,等待城门卫的排查,一行人驾着马匹在众人火热的目光下,急促的朝着聂家的方向赶去。

自从进城后,一路赶来,聂皓发觉街上的行人少了许多,就连两侧时常吆喝的小贩也不见了他们的踪影,原本热闹非凡的街道,此刻变得冷冷清清,唯独街上三三两两的行人,才没有让人误认为这是一座死城。

穿过几条街道,就连其他的聂家子弟也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一股沉闷凄凉的气息在城内弥漫,仿佛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是他们所不知的。

聂家,一个抖一抖都会让清宛城震动的家族,一个让数个家族生出畏惧的家族,此时弥漫着滔天的煞气,如同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令人敬而远之。

“家主,真的不用派人去寻找落天他们吗?”

大厅内,聂天雄威严的端坐在主座,其余两侧分别坐着聂无情以及聂家的三位长老,魁梧的三长老黄不通朝前者拱手说道,身上的气势较之和聂皓较量的时候,变得更强一分,尤其是若有若无的气息,更是凝重许多。

“无妨,如今雷庄两家紧紧的咬住我们,即便我们派出人手也会被他们截下来的。”聂天雄扶着扶手,淡淡的说道。

“可是,我听说雷、庄的两家的小辈,前几日突然消失不见,对外称乃去试练,我怕这其中有诈。尤其是在他们走后,雷庄两家频频与我聂家摩擦,我看,不得不防啊。”三长老继续说道:“况且我听说,昨日,雷庄两家外去试练的小辈已经回来了,不过貌似伤亡惨重,雷家的雷敬还是被抬回来的,至今生死不明。”

“你说,会不会……”

“还有这样的事?”聂天雄眉毛一挑,惊诧道,雷敬这个名字他可不陌生,尤其是后者在雷家的地位,一举一动更是引人注目。

“我猜测雷敬和庄毕凡这两个小子带人并非试练,而是去袭击落天小子他们。”三长老说到一半后,迟疑片刻,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什么?他们怎么敢?”对面的聂无情吃惊的说道。

“倘若是雷家和庄家的任何一个小家伙,落天定然不惧,就怕他们二人联手,落天防不胜防啊。”三长老叹了口气,最让他担心的,还是那个令他疼爱的小孙子——聂庆松。

就在三长老开口之际,一道偏显瘦弱的汉子,急匆匆的跃进大厅内,无视一干长老的注视,直接赶到聂天雄的身侧,弯腰探道:“家主,落天少爷的人马已经进城,此刻正向我聂家赶来。”

“哦?回来就好。”聂天雄深深的松了口气,刚才让三长老这么一分析,他自己也略感不安,不过听探子回报的消息,他觉得倒是自己有些多虑了。

“据消息,落天少爷回来的人马活着的不足一半,身后每人都背有我聂家子弟的尸体。”汉子面色复杂的说道。

“什么?!”聂天雄端到嘴边的茶杯被他重重的摔在桌上,脸色十分的阴沉,一股滔天的怒火顿时在大厅内暴起。

“雷暴、庄远航,希望这件事和你们两家无关,否则,我会让你们知道玩火的代价!”带着滔天杀机的话语从聂天雄的嘴中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