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六十一章 阳谋

PS:二更送上!

……

虽说聂皓修炼的《夺魂心典》任何的能量都有吸收的功效,可一旦体内不属于自己的能量过于雄厚,就不是他乐意见到的了。

就像现在这样,古辰风输送过来的灵魂力量如同洪流一般,他那堪比溪流的经脉如何能够承受的住,浑身上下剧痛无比。一身肌肉甚至崩断了十几处,每一处肌肤每一寸皮肉都传来无法忍受的剧痛。

聂皓现在可以说浑身都是伤,如果再不静坐调息,不仅外伤难愈,就连体内最要命的灵魂力量也将难以遏制!

然而,在场众人没有发现,就在聂皓坐下的时候,他的面孔瞬间纠结的狰狞起来,倒吸一口凉气,身体有些痉挛起来,甚至,谁也没有听见他内心中痛苦的哀嚎声。

痛……痛……痛……

小爷的屁股啊!

痛死了!

一丝丝的血水顺着聂皓的裤裆缓缓流出……

感情这家伙的屁股也同样被蹦出了数到血痕,猛地一屁股坐下……

嘶!

当真是悲痛欲绝,惨不忍睹!

奈何还有更大的麻烦等着聂皓解决,这才强自忍下屁股传来的剧痛,双手结印,欲要将体内混乱的魂力镇压。

可是由于体内的魂力太过庞大与躁动,即便他运转夺魂心典,亦是无济于事。这玩意儿可不是吃饭,即便吃撑了也可以疏通一下肠道。

就在聂皓苦苦支撑之际,右手尾指的囚牛灵戒隐晦的发出许些光亮,在阳光的照射下,这点微末的光亮却不那么的明显,乃至连静息的聂皓都未曾察觉到它的变化。

在戒指与尾指接触间,聂皓陡然的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吸力从囚牛灵戒中发出,粗暴而有力的洗礼仿佛连通他体内的经脉,那些在体内混乱不堪的魂力,就像找到宣泄口一般,滚滚而至的能量一股脑儿的朝尾指处的经脉赶去,继而顺着吸力被戒指所吸收。

难道这就是囚牛灵戒的作用?

尽管聂皓对这样的情况感到困惑,可发生这样的情况,聂皓并没有阻止,反而乐得其见,体内的魂力总算有了解决的方法。否则,光凭镇压是治标不治本。

沉浸于欣喜状态的聂皓并没有发觉,随着体内魂力的快速流逝,古朴无华的囚牛灵戒上的图案,仿佛在霎那间充满了生机,尤其原本黯淡无神的兽目,霎时间闪过一抹流光。

体内的魂力疯狂的被戒指所吸收,无需苦恼的聂皓缓缓地睁开双眸,注视着场中发生的一切。

依旧是泾渭分明的两个阵营。

随着雷敬的落败,聂落天和庄毕凡同时收手,即便聂落天的实力隐约的压庄毕凡一筹,却依然不敢掉以轻心,这家伙向来诡计多端,谁知道他有没有保留了自己的底牌。

聂落天率领的聂家子弟紧紧地围绕着聂皓,唯恐拍后者遭到对方的偷袭,现在的聂皓犹如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由于雷敬的一败涂地,庄毕凡顺理成章的暂时掌管雷家的精英子弟。

两股阵营,如今已是势同水火,不可调和。

“庄毕凡,看来今日你们注定要失望了,想要取我聂某人的性命,回去再多练几年吧。”聂落天嘴角挂有一丝嘲讽的味道,眼角一挑的对庄毕凡说道。

身后的聂家子弟则是退去了之前的绝望,一种跃跃欲试的念头不断的充斥着脑海,尤其见到聂皓独战雷敬的场面,血液里的疯狂因子更是彻底被点燃。

他们多想大杀四方,为惨死去的兄弟姐妹报仇!

“聂落天,你也不用高兴得太早,倘若不是那个小子突然冒出,你以为你还有能力站在我面前么?!”庄毕凡反击道,眼眸阴森的盯着聂皓,那种神情,让聂皓的后脊背骨一阵发凉,让他不禁回想起,前世在沙漠执行任务的时候所遇见的那条含有剧毒的响尾蛇。

若不是聂皓的突然出现,以他和雷敬两人联手,必能拿下聂落天,即便是拿出底牌,也是在承受的范围内。可如今,聂皓的出现,打乱了整个局面,雷敬这个废物已无再战之力,到头来,落了个骑虎难下的局面。

事情没那么简单,不知为何,聂皓望着庄毕凡阴柔的面容,脑海里本能的冒出这样的想法。

“成王败寇,多说无益。”聂落天冷声说道,“怎么?你还想继续和我斗下去么?”

庄毕凡沉默不语,内心踌躇,最后,只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到了眼下这个局面,双方都无法再战下去。

以他一个人,故然无法战胜聂落天,但牵制住他还是可以的,聂家其他子弟已是强弩之末,即便雷庄两家精锐被聂皓重创一部分,但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倘若坚持下去,结局只有一个。

自己这一方,雷庄两家精锐全军覆没,自己重伤败逃,雷敬死!另一方,聂家子弟全部阵亡,聂皓死!

清宛城三大家族三代子弟尽数阵亡,用雷家的继承人的性命换取聂皓的性命,看似结局较之对庄家比较有利,实则不然。

两家联谋,如今雷敬战死,自己还活着,其中多多少少有些说不过去,更何况此计谋本就是庄家领头,这让雷家怎么看,特别雷暴那家伙爱孙如命,难免不会将火气撒到庄家身上。得罪聂家已是必然,倘若再交恶雷家……

想到此处,饶是心机颇深的庄毕凡也难免有些头痛。

“聂落天,不得不说你们聂家的确走运。在此,我要恭喜聂家,三代子弟居然又出了一个凝魂境武者,甚至连雷敬都败于他手,假以时日,超越我等已是必然。”庄毕凡收敛眼眸深处的杀机,脸上泛着微笑,看不出任何的恶意,甚至让人容易产生错觉,刚才下令围杀聂家子弟的人不是他。

话音一转,语气里参杂着一丝不怀好意,阴阳怪气的说道:“只是庄某不知道,已经身为聂家继承人的你,会不会允许一个迟早超越你的天才在你眼皮底下生活呢?”

“即便你聂落天宅心仁厚,却难保这小子对家主之位没有窥觑之心,要知道,聂家可是清宛城三大家族之首,权利是会让人迷失自我的,别说是表兄弟,就是亲兄弟也会手足相残,那你认为一个比你强的天才,会甘愿在你之下吗?”

“即使这家伙无欲无求,不跟你抢家主之位,谁能保证聂家高层会不动那个心思,功高震主,你觉得他们会允许一个迟早超越你的家伙居于你之下?为了家族稳定考虑,他们势必会做出取舍,甚至,这或许是聂家早就准备好的计划,暗地里培养聂皓,他日取代你的位置。”

“又或许聂家高层没有这个意思,那其他聂家子弟呢?这个世界,拥护的只有强者,如今你是聂家三代子弟领头人,他们拥护你,爱戴你,可一旦你被超越了呢?他们还会拥戴你吗?”

“聂兄,俗谚道,一山难容二虎,你肩上的担子可是不轻呢!”

武力上动不了聂家,可不代表其他方面整不了你们,眼下的确不能再起大战,但你们别忘了,庄家庄毕凡出名的不仅是他非凡的武力,更是满脑子的阴毒计策。

这不,一连串的话语配合着阴阳怪气的语调,故意的将在场之人全部带进他所描述的画面当中。语言丝丝入扣,条理清晰,所能描绘的画面尽数其中,不给对方留有一丝余地,好似将来发生的事情,尽在其中,容不得他们抱有侥幸心理!

阳谋。

武力失败的庄毕凡用了一招阳谋!

即便都清楚这是我庄毕凡的计谋,那又如何,这是一个你们明知如此却又不得不跳进去的阳谋!

犹如一个潘多拉的魔盒,或许聂皓和聂落天对这类事本就没什么想法,却由于他的打开,而让他们不得不面对!

你们或许没有任何的想法,但是难免其他人不会这么想,人心可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呢!

人心难测!

庄毕凡恰恰是看中了这一点!

庄毕凡的话令聂落天的脸色渐渐铁青起来,他很清楚这是对方设计的一个计谋。往小的说,这是在离化他与聂皓之间的关系;往大的说,这是一个针对聂家安定的计谋——祸起萧墙

自古以来,越是势力庞大的家族,越能引发家族子弟内乱,至于因为内乱而导致家族势弱,继而覆灭的例子更是数不胜数。

清宛城三大家族为何将家族的资源集中为一人使用,并不仅是雷敬、聂落天等人天资聪颖的原因,更是防止家族子弟在将来争权夺利的一种手段。唯有如此,其他子弟才不会升起夺权的念头!

现在,聂家出了聂皓这样一个天才故然是一种幸事,却也打破了这种微妙的平衡。

场中的聂家子弟的脸色同样不好看,面面相觑,望向聂皓与聂落天的眼神不再全是深深的崇拜,其中还包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感。

庄毕凡之所以当众点出,所要的正是这种效果,待到这群子弟回归家中,这种影响亦会伴随着他们的回归而流窜于聂家,届时,人心浮动,家族不稳。

聂家会陷入两难之地,要么,为了稳固家族安定,势必会做出抉择!要么,任由人心涣散,谣言四起,将来的某一天,彻底爆发开来!

相对而言,庄毕凡坚信聂家会选择第一条路,做出抉择。

而那个抉择,恰恰是引爆家族内乱的一枚重要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