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六十三章 上门滋事

沾染在身上的血渍虽然得以清洗,可那股血腥味依然从聂家子弟的身上散发出来,身上环绕的戾气更是让人避而远之。

匆匆赶回的一干子弟,直到远远的瞧见聂府的匾额,才如释重负似得叹了口气,直到在门卫惊悚诧异的目光下,每人背负着一具尸体,沉默不言的走进入聂家的大门。

……

“雷狮子!庄老鬼!既然你们先出手,就休怪老夫不念往日的交情!”职守在大厅外的护卫听到聂天雄暴怒到极致的咆哮声,不由得缩了缩脖子,看来这一次,家主是动了真火。。

大厅内,桌子已是化为了满地碎片,每个人的脸色都是面色阴寒,眼中涌动着疯狂的杀意,难怪雷、庄两家的小辈早不试练晚不试练,恰恰在我聂家子弟历练完的前几天离开,原来早有预谋,一切都是针对聂家的团套!

“家主,此事绝不能姑息,不然聂家如何在清宛城立足!”一旁魁梧的三长老黄不通铁青的脸上,散发着熊熊的怒火,随手拍碎一侧的桌椅,猛然站起身说道:“我看,不如我们杀上门去,为死去的聂家儿郎们讨回公道!”

“我打头阵!”

视战成狂的二长老聂狂猛地站起身来,粗壮的肌肉高高隆起,爆发出强烈的嗜血杀意,铁别是脖颈上的疤痕,在青筋狰狞的暴露下,竟然显得不那么明显。

“父亲,此事的确不能轻易放过他们,不过如今雷庄两家摆明了联手对付我们,冒然打上门去,恐怕会损兵折将。索然万幸的是,落天安全的回来了,听说雷、庄两家同样损失惨重,就连雷敬那小子也是如烂泥一样的被抬了回来。”聂无情深吸了一口气,沉声冷静道。

聂天雄胸膛剧烈的起伏了一阵,才缓缓坐下身子,暴怒的情绪略微减缓,的确,现在还不是彻底和他们两家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落天能安全回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落天,你这次做得很好。”

听得聂天雄赞许的话语,聂落天却是在一旁苦笑了一声,突然指着一直坐在角落的聂皓,道:“爷爷,这次可不是我的功劳,如果不是聂皓表弟将雷敬打败的话,恐怕就是我,也要被彻底留在青云山了。”

闻言,聂天雄以及在场的众人怔了怔,似是没有听明白。

“打败雷敬?不是你将雷敬打成那样的?”

“爷爷,清宛城最年轻的凝魂境强者,恐怕要让位了。”聂落天坦然的摇了摇头,微微一笑。

寂静,沉默。

刚刚还因为涌动的暴怒而压抑的气氛,仿佛是在此刻突然凝固了下来,整个大厅,霎那间鸦雀无声,甚至就连聂狂这样的战斗狂人,亦是瞪大了双眼,眼皮一眨一眨,呆在原地。

“凝魂境?”聂天雄脸庞上的表情此刻极为的滑稽,他看着聂落天,嘴巴动了动,仿佛有些难以置信。后者不语,含笑的点了点头,聂皓能够晋级凝魂境,他没有丝毫的妒忌,反而有着欣喜。

聂落天,人如其名,顶天立地,光明磊落。

“嘶!”

大厅中的众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将自己的目光,瞬间锁定在了聂皓身上。

“不错,居然到了凝魂三重境!小家伙很不错!”

就在众人倒吸冷气的时候,一句更令他们震惊甚至到感觉处于梦境的话缓缓响起。一侧永远一言不发的大长老捋着胡须,黯淡的眸子闪过一抹亮光。

闻言,聂天雄豁然起身,身形一闪便是出现在了聂皓面前,在后者还没有回过神的情况下,粗壮如同铁钳般的手掌,一把抓住聂皓的手腕。

聂皓心头骇然,那一刻,面对聂天雄简单直接的一抓,他甚至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倘若这个人要置自己于死地,想必自己已经魂归九泉。

抓着聂皓手腕,聂天雄清晰的感觉到,在前者经脉内流动的果真是最为纯正的魂力,并非淬体境界时候的内劲。

唯有魂力,才是踏上凝魂境的标志!

神识伴随的聂皓的魂力渡入他的丹田,恰似荒芜般的灰蒙蒙的空间,呈现在聂天雄的面前,在这片空间内,他发现了犹如皇者般莅临的虚影,上破天际,下矗大地,散发的惊天煞气甚至连聂皓体内的魂力都不敢靠近似得,远远的与命魂相隔。

“好奇特的命魂。”

聂天雄疑惑道,他没有查清这个命魂的模样,朦朦胧胧,如同裹着一层模糊的沙影。但是能够仅凭着气势就将体内的魂力压制的如此服服帖帖,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见。

当真是古怪至极!

倘若他的想法让古辰风知晓,后者定会嗤之以鼻,一旦见到聂皓凝魂时候的场面,就会明白,这些都不算什么。事实上,别说是聂天雄,就是八百年前纵横神魂大陆的古辰风也从未见过如此的情况。

抱着好奇的态度,聂天雄将神识缓缓向命魂移动,霎那间,陡然感觉自己的神识撞到了一堵透明的墙一般,继而源于一种血脉的威压如巨山般压来。

来自于灵魂的颤栗完全不是靠实力所能抵挡的,无形的薄膜散发着淡淡的薄雾,将聂天雄的神识包陇起来。旋即,犹如踢球一般,将其生生的踢出聂皓的丹田。

“噔噔噔!”

只见紧握聂皓手腕的聂天雄,陡然的松开前者的手腕,仿佛如同遭到毒蛇的袭击,脚步不由的倒退。

“怎么会这样?!”聂天雄苍老的脸庞,在此刻爆发出难以遏制的惊恐之色,仿佛见鬼一般。

“父亲,您这是怎么了?”见到聂天雄这般反应,聂无情疑惑的开口道。

“没事,的确是凝魂三重境。”聂天雄压抑下心中的恐惧,重重的点了点头,可刚才那种灵魂的颤栗依旧徘徊在他的心头。

一旁的聂落天笑着将昨日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在听到聂皓以凝魂三重境实力打败雷敬的时候,在场的众人脸色不禁动容,虽说并没有亲眼看见那场战斗,但想来也是惊心动魄,望向聂皓的目光有些复杂。

“好,好。”聂天雄连连叫好:“皓儿,这次你们能平安回来,你当首功,说说看,你需要什么奖励。”

“把聂晴儿从囚室放出来。”聂皓毫不迟疑的说道。

“既然你已在一年之内达到凝魂境,老夫必当履行你我间的承诺。”聂天雄冲着聂皓温和的笑了笑,旋即,转头望向聂狂:“二长老,囚室可是由你负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

“明日,招集人手,聂家的人,不能白死!”聂天雄站起身来,眼眸暗含凛冽杀气,苍老的脸庞上浮现怒容,一股煞气在大厅蔓延,魁梧的身材在夕阳的照射下,拉出一条极长的身影。

“报!启禀家主,雷暴、庄远航率众朝我聂家赶来,看样子来者不善。”刚刚离去的瘦小汉子再次踱着碎步,跑进大厅内,朗声说道。

“聂老匹夫!给老夫滚出来,今日你不给我雷家一个交代,我雷暴就踏平聂家!”

就在汉子刚报告完之际,聂家的上空募得传来一阵暴喝,任何人都感受到了一种迫临爆发的压迫。

“哼,老夫还未去找你理论,你倒是先跑到我聂家撒野!”端坐主位的聂天雄豁然起身,满含杀气。说罢,率先朝着聂府的门口走去,大厅内的众人也纷纷起身,一同前往。

只有大长老一人,老态龙钟的端坐在他的木椅上,神情疲倦,目光混浊,嘴里喃喃道:“难道聂家数百年前的威严已经沦落到连阿猫阿狗都敢挑衅的地步了?!看来是时候要进行一番清洗了。”

聂皓也随同聂天雄一并而来,别人不清楚,他可是知道昨日对雷敬拍出的那一掌所蕴含的力道,恐怕此刻的雷敬已经变成个经脉尽断的废物,所以,雷暴才会大张旗鼓的跑到聂家。

一眼望去,聂家的门口分别站着两队人马,之所以看的那么分明,就是因为两队的服装迥然不同,一个堪比三长老般魁梧身材的老汉,满脸怒气的站在聂府门口,时而散发的气息令周围的人一阵胆寒。

另一对领头的是一位看似泰然自若、心平气和的老者,双袖合拢,五指交叉,如同看戏似得望着聂家大门,身后的人群中,庄毕凡神态恭敬的站在老者的身后。

两队人马密密麻麻的站在聂家的门口,顿时将聂府门口宽敞的街道占满。

“这是什么情况?看这架势,雷庄两家好像要找茬啊。”

“谁知道呢,不过看这情况应该是这样。”

“唉,我听说雷敬少爷在外被人打伤了,生死不明,恐怕雷家主发怒十有八九和这件事有关……”

“你哪来的消息?准不准啊?”

“是真的,我三舅老爷的五外甥女的弟弟的邻居在雷家当差,消息就是他传来的。”

“也不知雷家能不能和聂家斗,听说聂家最近势头正猛着呢。”

“一个雷家不行,旁边不还有一个庄家么!这两家最近可走的热乎着呢。”

“嘘,别说啦,快看,聂家主出来了。”

四周围观的人群纷纷言语,三大家族,在清宛城那都是庞然大物般的存在,稍微多一跺脚,清宛城都要抖三抖。三大家族三足鼎立多年,而最近聂家势头猛进,隐约有稳压其他两家之势,这才让聂家与其他两家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

就是不知道,今日聂家能不能让雷、庄两家铩羽而归。能,则名声大震,清宛城一家独大;不能,则威名减弱,附属家族要重新估量是否还要依附聂家。

“雷暴,不乖乖的给你宝贝孙子准备后事,来聂家撒野,你当真以为我聂家是吃素的不成!”

“聂家可不是谁能撒野的地方!”

踏出聂府大门的聂天雄昂首挺胸,趾高气昂,脸上伴着倨傲的嘲讽。一句话,四周的聂家精锐齐齐的抽出腰间的快刀,指向雷家!

挑衅聂家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