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五十一章 囚牛灵戒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给力~~)

被聂皓一打扰,韩雪依索性不再修炼,整个洞穴内的灵气疯狂的朝聂皓的方向汇聚,即便想修炼,也做不到。

似水的秀眸闪烁的凝视着前方飘浮在半空的聂皓,后腰倚靠在枯草堆,姿态优雅,毫无受伤之时的狼狈。

聂皓心静似水,内心宛如平静的湖面,翻不起任何的波澜,双手变换交织的手印时不时的让他体内的能量轰然暴涌,威势达到顶峰。

渐渐地,当天地灵气减缓对聂皓的输送时,他的肉体表面浮现出一层灰色暗淡的波纹,如同大海里的浪花,覆盖在他的身体上。

伴随着魂力凝成的防护,一股森然凄厉的气息从他的丹田内涌现,无声的刮起一道冰凉刺骨的寒风,整个山洞的温度骤然降低,就连火光摇曳的火堆,也架不住阴森的寒意,火光变得暗淡。

韩雪依忍不住的拉紧了一下肩膀上的衣袍,现在她的经脉还没有修复,无法动用魂力驱寒,否则以她的修为,抵御这等阴寒,丝毫不在话下。

覆盖在肉体上的波纹,无风而起的在聂皓的表面飘浮翻涌。被包裹的衣袍却死静一般的静止不动。

倘若可以观察到聂皓眼皮底下的瞳目,就会发现,他的眼瞳开始消散,一点一点的化为乌有,眼白向着灰色调转变,死灰的颜色犹如透支了生命力一般。

漆黑宽敞的山洞,仅凭火堆已经无法清晰的照亮洞内的每一处,韩雪依静静地凝视着聂皓修炼的模样,时而暗皱秀眉,时而紧握秀拳,整个心神都被他所牵绊。

悬空而坐的聂皓,双手变化成奇迹复杂的手印,丹田内的元婴居然有模有样的模仿着,甚至可以说是一丝不差,随着元婴的结印,聂皓发觉自己与体内的魂力相互牵引,能够细心的感受到魂力的任何变化。

一道巨大的人性投影凭空在聂皓的头顶闪现,若非洞内漆黑暗淡,就会发现那道投影竟和聂皓以及元婴一模一样,随着夺魂心典的运行,三者间有着一股莫名的联系。

韩雪依冥冥中感应到了一股令她心悸的气息从聂皓体内散发,与高手带来的威压不同,这是一种能够让灵魂颤栗不安的威压。

不知过了几个时辰,聂皓才从老僧入定的状态内醒来,第一次正式修炼夺魂心典的他,有着不同寻常的感悟。

突然从半空内醒来,大惊失色的哇哇乱叫两声,毫无准备的一头栽倒地面,瞬间跌了个脸开花。

“扑哧!”

韩雪依见聂皓颇为狼狈的模样,不禁莞尔一笑,佳人一笑,犹如沐春风的暖人心田。

“呸呸,这个……失误失误。”聂皓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挠了挠发梢,脸色略带尴尬的说道。

丫丫的,真丢面子啊!

饶是聂皓的心性,脸颊也不由得发烫。

“咯咯~”

韩雪依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笑,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就连韩雪依自己都没有发现,在宗门里向来不苟言笑,性情冷淡的她,今日竟多次开怀嬉笑,她的性情也随着某人而发生潜移默化的改变。

“看不出来,你笑起来蛮好看的。”聂皓呆呆的望着笑意灿烂的韩雪依,不由得冒出一句。

“……”

韩雪依微微一怔,笑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绯红,出奇的是,竟没有对聂皓怒目横加。

悠悠片刻。

韩雪依凝视着聂皓的双眸,轻笑道:“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的,胆子倒是不小,以你刚刚踏入凝魂的境界,就敢冒然对田博龙出手,真不知道该说你莽撞还是勇敢。”

“哈哈,我只知道,如果我不出手,这枚戒指也不会轮到我手里。”聂皓笑吟吟道,将带有从田博龙手里取下戒指的右手在韩雪依面前挥了挥,脸色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得意。

幽幽的望着聂皓拇指上的戒指,韩雪依目光竟然有些幽怨,道:“囚牛灵戒,这可是我圣雪宗数一数二的至宝呢。”

“……”

聂皓虽未说话,但眼神却警惕的盯着韩雪依,与此同时,将带有戒指的右手默默地置于背后。

这丫头不会打算跟我要回去吧……

“喂,喂,你那是什么表情,本小姐又不是跟你要那枚戒指,用得着如此嘛!”

“不要啊,那你早说嘛。”聂皓嘿嘿一笑,乐道。

“……”

“对了,你刚才说这是囚牛灵戒,好怪的名字,不是应该叫纳灵戒吗?”聂皓狐疑道。

“纳灵戒?你居然把囚牛灵戒当成纳灵戒!”韩雪依一副你没见识的表情,眼神鄙夷的望着聂皓。

“囚牛灵戒?很好么?”聂皓敲了敲有些冰凉的戒指,不解的说出了一句让韩雪依嘴角抽搐的话。

很好吗?他竟然说囚牛戒指很好吗?

即便是韩雪依冷淡的性子,在听到聂皓这句话后,血液也忍不住的翻腾,略显饱满的胸蕾在急促的呼吸间起伏。

深吸一口气,收住骂娘的冲动,韩雪依狠狠地瞪了一眼罪大恶极的聂皓,在后者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的情况下,美眸惆怅,缓缓开口:“囚牛灵戒,不仅仅是纳灵戒,更是神魂大陆的有名的灵宝。”

“这一切,还要从一个传说谈起。远古时期,强者如云,高手数不胜数,然而,最为强悍的却是一头远古荒兽——真龙!”

“真龙?真的有这种神兽?”还未等韩雪依说完,聂皓就兴奋的叫道。

“听我把话说完。”韩雪依忍不住白了后者一眼,顿时风情万种,接着道:“真龙乃开开天辟地诞生的神兽,受天道恩赐,有长生不死之能,所以,他的精血,是炼制长生丹最好的药材。”

“尽管远古时期,那些大能实力非凡,个个都有翻山倒海之能,但也无法阻止岁月流逝,迟暮晚年。故此,他们想到一个方法,利用真龙的精血炼制长生丹!”

“在几位隐世顶尖强者的领导下,数十名高手同真龙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那一场战斗打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真龙的强大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远古强者纷纷陨落,这也是导致远古时代落下帷幕的主要原因,神魂大陆从此进入上古时代。”

“然而,那一场战斗也让真龙遭到重创,长生不在,在临死之前,将毕生的精血化成九份,辟成九大妖帝,俗称龙之九子。囚牛正是九子之一。龙九子继承真龙一部分的血脉,却又各成体系,无法将血脉的威力发挥极致,故不能像真龙一样的永生,虽然寿命长久,却也不是永恒。在它们大限将至的时候,龙九子耗尽修为,转化精血,化身成戒,封印灵魂。”

“据传闻,当聚齐龙之九子化身的龙之九戒,龙九子之魂魄便可汇聚,重新召回真龙的魂魄,真龙将再次重临大陆。”

聂皓仿佛听故事似得,双手托起脑袋,凝视着话语激动的韩雪依。

“每一枚九龙灵戒都是不可多得宝贝,他们不仅都有储物的功能,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功效!”说道此处,韩雪依的语调陡然上升一个层次,仿佛要让聂皓相信这枚戒指的珍贵性。

“特殊的功效,那是什么?”聊到这里,聂皓逐渐来了兴致,不解的问道。

“这就不知道了,每一枚的九龙戒指的功效各不相同,这就要靠你发掘了。你手里的囚牛灵戒是我宗门一位已逝的前辈之物,不过得到它后,一样没有发现这枚戒指的不同之处。”

“难道真的捡到宝了?”聂皓低声喃喃道,手指尖下意识的摩擦着囚牛戒指:“不过怎么听都像是在讲故事一样。”

“这次追杀田博龙,一方面是他欺师灭祖,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另一件就是夺回田博龙盗取的本门两件圣物,圣雪印以及囚牛灵戒。”韩雪依的眼睛溜溜的望着聂皓,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后者差点心猿意马,马*戒指双手奉上。

好在聂皓意志强悍,这等赔本买卖他是做不得的。

韩雪依将发梢的刘海捋到两侧,轻声说道:“囚牛灵戒置于本宗数百年都没有发现其独特之处,这么多年,一直当作纳灵戒使用,对于此物,我圣雪宗倒是不怎么在乎。

“不过,圣雪印乃我宗门历代相传的宗主信物,还关系到圣雪宗的传承,所以,圣雪印我必须拿回。”神色严肃的盯着聂皓:“更何况,但凡修炼我宗传承功法的武者,皆能感应到圣雪印的存在,即便让你拿去,也会招来大祸。”

“圣雪印?我可没拿圣雪印,我只是取了一枚戒指而已。”聂皓自语道,顿时,一道灵光在脑海里掠过。

那所谓的圣雪印,该不会在这枚戒指里面吧。

“圣雪印就在这枚戒指里面。”如同偷窥到聂皓的心里所想,韩雪依在他愣神间,指了指那枚戒指,淡淡的说道。

呃……还真在我这儿啊……聂皓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