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五十章 洞内疗伤

聂皓眼眸的杀机一闪而过,手掌握了又松,松了又握,心中举棋不定。

“在下圣雪宗韩雪依,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韩雪依轻言轻语,恢复行动的能力后,立马从手中的纳灵戒中取出一件浅蓝色的外套,盖住裸露在外的春光。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乃我辈应有的责任,况且此等恶贼留存于世,还不知要还多少人。”聂皓大言不惭的说道,实则心中还对这个实力强盛的女人既抱有好奇,又有些警惕。

待到韩雪依整理好妆容后,聂皓正视着眼前的女子。

黑色丝缎般光亮的长发中间分开,从面颊两旁自自然然的披泻了下来,垂在肩上,被雨水打湿后宛如刚刚出浴的佳人。

身上浅蓝色的外套将身段完全的遮掩了进去,唯有露在外面的是平平放于小腹之上的一双芊芊玉手。那是一双骨肉匀称的妙手,处处透露着线的优美与纤细,如兰叶葳蕤,四面生姿,仿佛是一件艺术品。

一对乌黑得像黑色潭水似的眼睛,深不可测。那长长的眼睫,弯弯的覆盖在眼睛上方的眉毛,都具有那样动人的美,使人眩惑而迷惘。

聂皓暗暗静下心来,摆脱掉脑中的杂念,对眼前的女子起了警惕之心。这个女子仅凭眼神就能令自己产生难以抗拒的压迫,那她巅峰的实力要有多强!

然而,接下去的变故却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韩雪依对眼前的小男人兴出一份好奇,平常的男子遇见自己哪个不是奉承阿谀,卑躬屈膝,眼中尽是那令人恶心的贪婪。唯有眼前的男子眼神却是清澈如水,深邃如辰,以及一点点的欣赏。

“不知公子如何称呼?”韩雪依起身凝视着聂皓双眼,冰冷的眼神中流露出怜惜的无助。

“在下聂皓。”

“哦。”

再次陷入短暂的沉默……

“那个……”

短暂沉默过后,双方如同心有灵犀般的同时说道。

“你先说。”

“你先说。”

……

脸色尴尬的两人同时将头扭向一边。

“扑哧。”

韩雪依终于忍不住的笑了出来,看的出来,眼前的这个家伙对情感之事一窍不通,为人冷漠,甚至比自己更甚。

韩雪依笑靥如花,心头因田博龙造成的怒气仿佛化为乌有,整个人洋溢着灵动气息。伴随的这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两人的之间的距离无形间拉近了许多。

算了,暂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你的伤势怎么样?”打定主意的聂皓只好转移话题,随手指了指韩雪依右肩上的血痕。洁白的肌肤已被利刃划破,鲜红的血珠顺着伤口一点点的渗出来。

“看样子,想要恢复过来,至少要三个月。”谈到伤势,望了望身上的伤口,韩雪依眼眸的色彩也黯淡不少。

“我看,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你们惊动了不少人,想来很快就会有人赶过来,甚至还会有妖兽。”聂皓向四侧望了望,暗暗皱了下眉头。

“嗯,一切听你的。”韩雪依没有反对,迎合一声,说罢,才发现自己言辞上的不妥,脸色娇红的垂下头来。。

“跟我来,我带你去个安全的地方。”

“就是来时的那个山洞?”

韩雪依眼神一转,眼角狡黠道:“的确很隐蔽。”

“原来你都知道了。”聂皓挠了挠头发,脸色泛红的说道。

“走吧。”

韩雪依踏脚迈出,才没走几步,惊呼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一倾,就要瘫软在地。

聂皓见状大惊,连忙走上前去,将她揽了起来,轻声问道:“你怎么样?”

“放开我。”从小就在圣雪宗长大的韩雪依,何曾几时与男子亲近过,察觉自己摊在聂皓怀里,立马伸手去推,可浑身却使不出一丝力气,软绵绵的小手抵在聂皓胸口,倒有点像撒娇的感觉。

没理会韩雪依的推搡,聂皓叹了一口气,默念非礼勿视。一横心,伸手将她拦腰抱了起来,朝来时山洞的方向跑了过去。

韩雪依的身材娇小玲珑,浑身上下没几斤几两,聂皓抱在手上一点都不吃力,开始的时候这女人还使劲推搡着他,可后面见推不动,而且她确实丧失了行动的力气,只好任由聂皓任之。

“别这样看我,真是要把你丢下了,估计你就要喂狼了!”聂皓发觉韩雪依秀眸不转的盯着自己,目不斜视地说道:“要知道,青云山上的妖兽可不少,万一出什么意外,我的良心会遭到谴责的。”

韩雪依闻言羞涩的恬着脸,心里思忖,你发死人财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良心过意不去。

微风不断的在耳旁划过,娇嫩的耳垂上那一粒晶莹剔透的耳坠摇摆不定,三千柳丝在空中飞舞,偶尔擦过聂皓的面颊,留下淡淡的清香。

眼前的山洞逐渐呈现在视线,聂皓怀抱韩雪依弯腰从洞口潜进,细窄的洞口让前者不得不深弯腰,使两个人的面颊就要紧贴在一起,双方甚至都能听见对方那略有急促的呼吸声。

“好了,这几个月你就在这里恢复实力吧。”聂皓将韩雪依轻轻的放在枯草堆积的草堆上,笑吟吟的说道。

内洞明显的比洞口宽大不少,缓解了两人的尴尬。

“啪!”

洞内传出一道清脆的声响,聂皓在韩雪依的一侧点燃火堆,继而洞内的光线逐渐亮了起来,火光摇曳,暗淡的光线笼罩在山洞内。

“这样能够暖和一些。”聂皓轻松的将双臂怀抱在后脑,后仰在山壁内侧:“总算可以休息一会了。”

“你先休息吧,我打坐就好。”韩雪依秀眸复杂的望了聂皓一眼,眼眸双双闭合,两只秀手在胸前不断的结着奇异的手印,伴随着手印的变化,聂皓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周围方圆数十里的灵气以惊人的速度向着洞内汇聚,从韩雪依的天灵处灌入体内。身体散发着冻人心扉的寒意,丝丝的冰雾从身上腾出。

韩雪依身体蕴含的能量威压迫使聂皓后退数步,细长的发丝无风而起,衣袍珊珊而动,如若大海中的浪花。

洞内的灵气浓度较之平日浓郁数倍,深吸一口,浓郁的灵气顿时灌入口中,滋养着体内的骨骼和脉络。

让韩雪依一折腾,聂皓也全无睡意。随意寻了个位置,盘膝而坐,心中默默地运行着夺魂心典的运行路线,眼皮缓缓闭合,渐渐地陷入入定的状态。

自从晋升凝魂境,聂皓还未曾动用夺魂心法,这次随着韩雪依练功之功效,运行夺魂之法。

进入凝魂境之后,武者遇到大敌时,都会将体内的命魂祭出体外,与肉体结合,增强自己的战斗力。今日韩雪依和田博龙的战斗亦是如此,无论是兵魂还是兽魂,他们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就是使武者的战斗力更上一层。

凝魂境的每一重,魂力的增幅都是不同的,修为越高深,命魂的增幅、与武者的契合度才会更高,进而武者的实力才会更强。

然而令聂皓和古辰风疑惑的是,他的命魂,究竟有何用处!从古至今,还未曾听闻有武者的命魂居然是以武者本身容貌为模子凝聚!

搞不清楚这一点,在今后的战斗过程中,聂皓会处于被动的状态。

心中运行夺魂心典,丹田处的命魂嘤嘤欲动,暗淡无色的元婴诡异的流露出奇异的色彩,如同受到了召唤一般的在丹田处旋转,魂力的流动频率也开始加快,在全身的脉络成大周天行驶,聂皓皮下的经脉在魂力流动过程中,不断地滋养壮大。

洞内向着韩雪依灌入的灵气,如若遭到撕扯一般,一部分被聂皓所吸引,直接向着后者腹下三寸的位置涌去,大量的灵气顺着穴位,疯狂的涌进聂皓的丹田处。

片刻后,韩雪依感受到灵气逐渐薄弱,缓缓的睁开双眼,眼前的一幕造成了她短暂的失神。

盘膝而坐的聂皓不知何时已经腾空而起,坐下如同有一道无形的彩云将其托起,周围缠绕着层层灵气组成的风暴,将聂皓送入风暴眼却未伤丝毫。衣袍下覆盖的丹田处,隐隐发亮,甚至可以瞧见一把诡异奇特的人影在不停的旋转,仿佛是在大海里畅游的鱼儿。

韩雪依满脸惊愕,秀手捂住娇嫩红润的玉唇,愣愣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旋即,平复心头的诧异,诱人的美眸中闪烁着点点异芒。

见聂皓将原本属于自己的灵气吸走,韩雪依被迫停下修炼,无奈的撇了撇嘴,再次将目光投向洞内盘膝而坐的聂皓,心中喃喃道:“这个家伙倒是不简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