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五十二章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望着眼前碧霞通透,泛着晶莹亮光,仅有一拳大小的玉玺,任其怎么猜测都无法想象到这会是圣雪宗传宗掌印。

整个圣雪印由万年寒冰翡翠雕琢,外形成四方体,雕刻的是一座沧桑的宫殿,却不含瑕疵,宛如是一件极为精妙的艺术品。倘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一拳大小的宫殿匾额上书:圣雪宗!

聂皓奇妙的发现,自从圣雪印拿出后,不断散发着迷蒙的雾气,外层犹如镀了一层碧波一般,轻盈荡漾。一缕缕薄雾在山洞内弥漫,深吸一口,一股精纯的灵气直涌丹田,体内的命魂在这股灵气的滋润下得以淬炼。

不愧是镇宗之宝,竟然可以强化命魂的本质,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不过想想韩雪依在这等年纪实力就达到自己可望不可即的地步,心头骇然的同时又感到一丝挫败。

聂皓,你在乱想什么!她能达到的地步你也可以!宗门的底蕴你比不上,可你却可以付出她双倍甚至十倍的努力!

想通了的聂皓,略微颓废的神色一霎间被坚定的意志所代替,握了握拳头,心态的快速转变令古辰风含笑捋着雪花白的胡须,不禁颔首。

洞外是细雨滴答滑落的声音,如珠落玉盘般清脆悦耳,偶尔刮进洞内的微风给人一种清爽的凉意。

韩雪依在圣雪印被拿出的那一刻,整个心神都集中在圣雪印上,圣雪印关乎圣雪宗的传承,不得不令她紧张,就连因激动而造成的瞬间颤抖也没有在意,这在平时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这种失态却没有逃过聂皓的眼睛。

深深的望了一眼圣雪印,韩雪依目光灼灼的盯着聂皓,看的后者内心有些发毛。水汪汪的眼珠清纯动人,让聂皓觉得倘若不归还给她,自己将遭到良心上的谴责。

“既然这是贵宗的圣物,那便物归原主好了。”说完,聂皓右掌一抬,将不断逸散白雾的圣雪印托到韩雪依的面前。

韩雪依微微一愣,大概也没有料想聂皓就这般随意的将圣雪印归还,这毕竟不是街上的大白菜,有钱可以买得到的。

“如此,多谢聂公子。”回过神来,抬头望了一眼聂皓那深邃乌黑的眼眸,伸出那葱白的手指,从后者的手中接过圣雪印。

因为修炼功法以及圣雪印本身灵器的作用,韩雪依刚刚接过圣雪印,自圣雪印中一股精纯的寒气轰然爆发,整个山洞宛如透白,陷入真正的冰天雪地的环境中。洞内的寒意彻人筋骨,体内的血液如同冻住一般。

圣雪印的周围刮起一道小型的寒冰风暴,强烈的气流直接将聂皓推到山洞内侧的岩石后,后者堪堪的运行功法,催动命魂才抵制住那股雪虐风饕的寒气。呼出的气体在短短的几息内,化作冰屑,跌落在脚边。

处于在风暴中心的韩雪依却并没有遭受到寒冰风暴的影响,只是察觉圣雪印内一股精纯的寒气不断的涌进自己的体内,修复着经脉的创伤,体内的命魂在这股寒气的催动下,变得更加晶莹剔透,更加精纯。

那苍白的脸色,才逐步恢复了她该有的红润及神采。

这一刻,韩雪依才是那个圣雪宗众星捧月的圣女。

聂皓眼睛愣愣的望着实力正在快速恢复的韩雪依,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

红尘缥缈爱迷离,梦蕙恋人泪始干。

黄阮宁静凝淡芯,意醉神迷扰人思。

聂皓在这股寒冰的风暴中,并不是没有得到好处。本身修炼夺魂心典的缘故,凝聚而成的元婴对任何灵气都是来而不拒,对散逸而出的寒气一概全收,颇有山贼海寇的风范。

这大概就是元婴的独特作用了吧。

聂皓在韩雪依三丈外盘膝而坐,老僧入定的运行夺魂功法,将那些飘溢的寒气吸入到自己体内,在经脉内逐步转化成原始的灵气,在输送给丹田的命魂吸收,滋养、淬炼命魂。

要是一般人,却不敢这么做,与自己修炼命魂的属性不同,根本无法将寒气纳为己用,反而会给自己带来更加可怕的寒毒。

元婴虽然可以将寒气转化成魂力吸收,但也要量力而行。聂皓没有紧紧的贴在韩雪依周围,而是选择三丈外,就是唯恐元婴转化不及这些寒气,对经脉造成的负荷过大,从而对经脉造成无法挽回的创伤。

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聂皓可不想这种事临到自己身上。

洞内的二人都盘膝修炼。只不过一个是恢复体内的伤势,一个是提升自己的实力。聂皓可是被韩雪依的实力深深的刺激到了,夺魂在体内的运行完全达到了极致,最大程度的吸纳那些寒气。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

次日,旭日升起,一道耀眼的光芒折射到洞内,给了这冰寒的山洞带来一丝的温暖。

韩雪依在寒气的侵蚀下,不断的恢复实力,身上的气势也是节节攀升,甚至有盖过之前的趋势。整个人处于冰风暴的风眼内,这个身躯陷入一块巨大的冰晶内,一枚透明却散发着寒气的冰晶。

再看聂皓,盘膝而坐的他衣衫上挂满了冰屑,鬓发泛白,嘴唇铁青,眉毛上更是挂着许些雪花,整个人如同刚从冰天雪地间走出一般。

山洞内的石块,已经变得冰凉,花草宛如标本的被冰封。

“咔嚓!”

一到清脆的破碎声从山洞内传出,只见冰封韩雪依的巨大冰晶陡然裂出了一道裂缝,阴森寒冷的白雾从中溢出,将洞内的温度降得更低了。紧接着,密密麻麻裂纹出现在冰块上,犹如蜘蛛网般的密集。

“砰!”

在一道响彻山洞的声响中,冰块轰然的炸开,碎裂成无数的小冰块,稀稀疏疏的从天而降般跌落,冰屑纷飞,无数雪晶散逸在空中,别有一番风味。

就在韩雪依破冰而出的时刻,聂皓也缓缓地收功,双眸骤然睁开,微微起身,身上的冰渣碎屑散落一地,抬起头,望着凌空而起,气势节节攀登的韩雪依,心头的震撼非凡。

“凌空而立,渡虚境?!”

聂皓呆立原地,双眸傻傻的盯着凌空飘起的韩雪依,渡虚境,那可是连聂天雄都没有达到的境界!

“破而后立,想不到这女娃娃经历一番大战之后,居然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不简单啊。”古辰风感叹的话缓缓地在聂皓心头响起:“小子,别灰心,她今日达到的不过是武道小成,你今后的成就不会次于她。”

聂皓闻言,紧紧地握住衣袍下的手指,再次看向凌空的韩雪依的目光,变得平静坦然。

“恢复了?”聂皓的嘴角挂着独有的笑容,对收敛气势的韩雪依说道。

“恢复了八成,没想到苦尽甘来,圣雪印与我修炼的功法以及命魂相呼应,不仅修复了我体内的大部分伤势,就连境界都有所提升。”

“说起来,这还是归功于你,倘若不是你,恐怕我早就……”说到此处,韩雪依有些唏嘘不已,目光灼灼的望着聂皓,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哈哈,不必介怀,得到好处不光你一个。”聂皓笑吟吟的摇了摇带囚牛灵戒的手指,虽说现在还不清楚它的作用,不过聂皓自信迟早会了解,更何况,单单具有储物作用的功能,就已经令他笑得合不上嘴了。

“咦,你的实力?又提升了!”韩雪依吃惊的盯着聂皓,后者的实力在她眼中虽然排不上号,可提升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韩雪依对聂皓对田博龙出手的景象记忆犹新,那时的他,气息不过才刚刚踏入凝魂境,如果没有猜错,时间还不过数日,如今在他身上的气息,明显快要达到凝魂二重境。这般的提升速度,就连当年在圣雪宗万千宠爱集一身的她在,宗门雄厚的底蕴帮助下,也没有达到这种地步。

望着衣衫还有些冰屑,却神采飞扬的聂皓,韩雪依疑惑道:“你能够吸收寒气?不对啊,你的命魂不是冰属性,也不是水属性的啊?”

“也许是跟我的体质有关,我的体质有些异于常人。”聂皓嘿嘿一笑,他还不想将夺魂心典的秘密说出去。眼珠一转,转移话题道:“你的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以后有什么打算?”

韩雪依不疑有他,心头的疑惑成功的被聂皓的话题带过,惆怅的叹了一口气:“既然田博龙已经伏诛,圣雪宗也已夺回,我的伤势恢复的差不多,有了自保的能力,是时候回宗门复命了。更何况我已经触摸到了渡虚境的屏障,需找一静处闭关,如今只有尽快赶回宗门。”

“这么快!”聂皓听闻韩雪依要回去,内心的深处竟然有着一丝的不舍。

“嗯,要回去了。”韩雪依低着螓首,说到最后,喃喃声宛如蚊吟。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相逢即是有缘,我想,我们很快就能再见面。”聂皓不自然的干声笑道。

“嗯,有空去圣雪宗找我,聂皓,很期待下次与你见面。”说罢,眼含杂意的望了一眼聂皓后,“咻”的一道破空声,人影化作流光,奔着西方远去,留下的,仅是空气中残留的淡淡体香。

“下一次,我一定会超越你!”聂皓喃喃自语,眼眸如炬,字字铿锵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