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二十三章 融合火之力的内劲

(PS:大章送上,为求收藏!!!)

离开聂天雄的书房,聂浩的心情有些沉重。

他的脑海里全部回想着聂天雄刚才的话语,那枚父亲遗留下的令牌此刻已被他收入怀中,谨慎的他没有暴露九玄玉的存在。

聂皓的眼眸深处流过一道骇人的精光,以前没有父亲的消息,人海茫茫不知从何寻起,如今有了这枚令牌,便可以着手调查一番,不管如何,他也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不过此事还有暂且先放下,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弱,不说大风国,就连清宛城都排不上号,又有什么能力做其他的呢,眼下之际,还是早日突破到凝魂境,将晴儿姐姐救出来。”握紧双拳,眼神坚定,脑海里却浮现出那个柔情似水的女人。

想到娘亲还在药堂养病,聂浩连忙朝药堂的方向赶去。

所过之处,每个聂家子弟望向聂浩的眼神略带不同,有惊恐,有疑惑,有不屑,有敬佩,总之,和以往那种单纯的蔑视与鄙夷来说,的确是变得大大的不同了。

短短的时间内,聂浩的消息已经在聂家私下流传开来,以至于没人不开眼的上去挑衅。

对此情况,聂浩仅以一笑报之。

还未到目的地,便闻见灵药散发的幽香,经历三幽碧炎果改造的聂浩,身体各处感官都异于常人,变得更加敏锐。

不愧是三大家族之一,单凭这浓郁的灵药香味,便可得知聂家的底蕴如何。

跨进药堂,里面人来人往,作为聂家灵药的汇聚地,这里的人倒是不少。抓药治伤的有之,利用贡献点数换取灵药提升修为的亦有之,甚至有些幸运的家伙,拿着从外面获得的灵药到这里换取贡献点数……

聂浩一眼便在人群中发现楚妍的身影。

聂天雄说的没错,楚妍的待遇的确比以前好得多,身处药堂,尽管没有服用灵药的机会,可是每日浸没在药香当中,身体在潜移默化的滋养下应该有所好转。

然而,在聂浩眼前的楚妍眼角深凹,四周隐约泛青,脸颊枯黄干瘦,原本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现在却暗暗夹杂着几根醒目的白丝。

足以见得,楚妍这几日的状态并不是很好,甚至可以用糟糕形容。

亲生儿子与他丈夫一样,不知所踪,视如己出的晴儿,又因为私自动用家主令打入囚牢,这对与她来说,发生的太突然,仿佛整片天空骤然坍塌下来。这些时日,每一分,每一秒,她都过的如此煎熬。

“娘。”

聂浩哽咽的轻声喊道,这个面对聂家之主都能坦然的刚毅青年,此刻,眼角深处却氤氲着泪光,前世孤儿的他更加珍惜这一世的亲情。

佝偻的身躯猛然一怔,旋即,楚妍不可思议的抬起头,循声望去,聂浩的身影立即映入她的眼帘,一双凤眸湿润起来:“皓儿?”

“娘亲,皓儿不孝,让您受苦了。”聂浩搀扶着楚妍,自责道,倘若不是自己的原因,娘亲又怎么会如此憔悴。

“回来就会,回来就好,不要担心,娘没事,不过可苦了晴儿那丫头,她冒用你爷爷的令牌派人出去寻你,现在被锁进囚室里,这可如何是好啊?”确认眼下并不是做梦,楚妍憔悴的面容终于露出一丝笑容,不过想到被关在囚室的聂晴儿,刚刚露出的欣喜之色瞬间瓦解。

聂浩拍了拍楚妍的双臂,劝慰道:“娘,你放心,我一定会将晴儿姐完完整整的带回来的!”

母子相逢,仿佛又说不完的话,这半个月发生的事儿,聂浩耐心的讲给楚妍听,不过涉及到古辰风的事,聂浩却只字未言。

尽管楚妍未曾埋怨过,但听闻聂浩破解周天之体的困扰后,仍然欣喜若狂,毕竟望子成龙是每个母亲最大的愿望,只是她万万想不到,现在儿子身边居然跟了一个老怪物。

处于聂家边缘的杂院,已经被人特意的收拾了一番,就连那破损了墙垣和带有血渍的地砖都被重新的粉刷,杂乱不堪的院子打扫干净,整个院落充满了宁静,只是缺少了那一抹的人情味。

离开药堂,聂浩回到属于他的小屋,至于娘亲,他觉得楚妍暂时安置在药堂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则是药堂的环境会改善楚妍的身体。二则是聂浩现在全心全意投入到修炼的道路,倘若楚妍在身边,难免会造成分心,更何况古辰风的存在太过惊骇,需要瞒着聂家人。

推开门,走进屋内,屋内的家具全部换成了崭新的华荣木家具,雍容华贵的气息弥漫了这个不被协调的小屋,一杯清新清澈的温茶摆在圆桌上,散发透透雾气。

这些变化聂皓看在眼里,这些明摆着是聂家人特地做给他看的。但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改变不了。

倒头躺在丝绵制成的棉被上,软软的,散发着一丝荷花般的清香,醉人心脾。

想到聂家现在费尽心力的讨好迎合自己,而聂晴儿还在囚室受苦,每每想到这里,心如刀绞,心田深处却带有一丝的感动和温暖。

以前,你为而我付出;今后,让我来守护你!

等我踏入凝魂境,就把你接出来!

“小子,今日你的表现真是差到极点,让老夫很失望。”见四下无人,九玄玉内的古辰风宛如腾云驾雾般的降临,烟雾散去,一道灵魂躯体呈现在聂皓的眼前,望着那个慵懒的躺在床上的聂皓,有些叹气的唉道。

见古辰风突然出现,聂皓一改慵懒的态度,撑起身子,他明白前者所指,无奈道:“我知道,可是你不清楚囚室对聂家人而言是如何的存在,晴儿在那里,我怎能放心。”

古辰风闻言,脸上的忿色得到一丝的减弱,轻轻掠着那一撮羊角胡,温声道:“你重情义,这是好事,可你要切记:习武之人,随时要保持六神清静,不为外因所误。今日,倘若不是九玄玉散发的冰魄寒气压制住三幽碧炎果残留的余力,恐怕你早已堕入魔道,变得六亲不认。”古辰风的话语中,竟然流露着少许的不安。他也没有料想到,三幽碧炎果的余力竟然如此惊人。

聂浩沉默不言,他清楚古辰风之言没有任何的夸大,现在回想起来,他自己都有些后怕,愤怒竟然激发起三幽碧炎果余存的药力,三幽碧炎果乃至刚至阳之物,这进而导致自己差点陷入疯狂的杀戮中,成不能挽回的后果。

古辰风一挥手,见到聂浩有悔改之意,随意道:“罢了罢了,老夫也没有料到你的体内竟然还存有三幽碧炎果的药力,以后你修炼之时定当谨慎对待,早日将三幽碧炎果的功效全部纳为己用。或者,可以考虑寻他物来中和你体内的火气。”

“古老,我现在对凝魂境完全模糊,根本无从下手,难能窥其一二,还请您老指点迷津。”聂皓道。由于依靠灵果而突破太快,聂浩还无法窥其凝魂境与淬体境的本质之因,故此才会向古辰风询问。

“你现在境界不稳,招式没章法,谈何晋升凝魂境。从现在开始,莫要再想突破之事,安心的巩固强化自身的境界,等你巩固好境界,老夫便助你突破到凝魂境。”

“好,听您老的。”聂皓清楚,古辰风安排的一切都是对自己有利,只有按照他指向的道路走下去,才更有利于自己成长。

“对了,提醒你一下,今日在聂家书房内,除了你们祖孙二人外,还隐藏着一个人,他精修暗杀一道,所以才会躲过你的感知,不过区区化灵境的小刺客,在老夫面前无所遁形。”古辰风说时,一脸的傲然之色,在八百年前就声名赫赫的他面前,那位的确不够看。

“什么?!”聂浩眉毛一挑,后背慢慢渗出冷汗。

“你不必担心,你不清楚那家伙的存在,你爷爷却清楚,而且默许他的存在,想必那人也应该是你们聂家的人。”古辰风一点点的分析道,不过脸上却暗暗窃喜:“小子,你家族的水可不浅啊!”

聂皓心里略有吃惊,想不到家主的书房内还有这样一位高手,看来真如古辰风所言,对于家族,还是了解的太少。

一刻钟的时间,古辰风的灵魂之躯无声的消散在天地间,意识再次回归九玄玉内,幸好他自身修为高深,才能以灵魂之躯化身于人前。不过,每一次现身都是一种对自身灵魂的损害,情非得已,不会轻易现身。

见古辰风消失,聂皓轻手的摆弄了九玄玉一番,衣袖一挥,盘膝而坐,双掌合并,体内的内劲陡然加速运转,在经脉的牵动下,源源不断的冲击体内尚未完全大开的穴位。

淬体九重境,全开身躯穴位,可聂皓的穴位是在仓促间完成,并没有将穴位完全大开至全,犹如在土墙的上轰出了一个大窟窿,尽管水流可以通过窟窿流到土墙的另一端,土墙却依然屹立不动,没有完全的被摧毁。

随着内劲的冲击,聂皓体内的百会穴、檀中穴、肺俞穴等十六个大穴位霎时间土崩瓦解,如同被一股势无可挡的洪流淹没一般。

穴位间的瓶颈被内劲冲散,在聂皓的感知下,化为点滴的内劲,融于原本被掌控的内劲中一点点壮大筋脉。

淬体六重境。

淬体七重境。

……

宛如重修一般,聂皓的境界再次从淬体五重境一点点攀登到九重境。

在一次次的突破中,聂皓静心感受晋级给自己带来的变化,体内的能量缓缓的淬炼肉体,逐步掌控以前自己无法控制的内劲。

骤然间,丹田处残留的三幽碧炎果的药力,如同熊熊烈火般与聂皓的内劲交融,双方胶着,竟企图彻底吞噬着对方。

聂皓大骇,他的身躯此刻就像一座战场,内劲和三幽碧炎果的余力不断较劲、冲击。经脉在冲击的余波中不断地损伤,却又在交合的能量下修复……

良久,就在内劲和灵果的药力相持的状况下。

异变突起!

双方宛如达成协议一般,体内的灵果余力,猝然的化作一把尖刀,刺入内劲中,内劲却如同一张巨网,骤然裹住那股能量,双方同时溶解,如同红酒和白酒一般,凝为一体!

再次运行内劲,聂皓竟能够感受到一股温热的感觉缓缓在心间升起,内劲充斥着一丝灼热的气息,运功间,身体的表皮散发着丝丝的红雾!

暗自运行了三个大周天,体内的内劲和药力才算真正的凝为一体,感受着经脉里流窜更为强大的力量时,陡然间,一股豪情万丈的心情在聂浩的心间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