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二十二章 父亲的线索

事实上,楚妍并非世家小姐,从小就被聂家收养,给当时声名赫赫的聂家三少当丫鬟,谁晓得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日久生情,聂三爷竟不顾聂家所有人的反对娶了楚妍!

一时间,楚妍在聂家的地位非常尴尬,直到聂浩出生才有所好转。

谁知聂浩天生的周天之体,在聂家放弃的情况下,聂三爷不得四处寻人问药,直至五年前,一去未归,生死不明,进而加深了聂家上下对聂浩母子的不满。

要知道,当初的聂三爷可是清宛城第一天才!

这损失对聂家何其惨重!

“至于聂晴儿?哼!私自盗取家主令,触犯家规,被打入家族囚室,终身不得离开!”聂天雄沉声怒道,这件事造成的反响实在太大了,回想起来就是一阵暴怒,当时恨不得立即将她立即处死。

私自盗取家主令,已经犯了大忌,即便处死也不为过!

“关、押、囚、室!”

聂皓一字一顿的咬牙道,家族囚室他略有耳闻,那个堪称聂家地狱的地方,凡是被关押此地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

“他大概能猜到聂晴儿为何偷取家主令,有了家主令,便可以召集家族的人手,去寻找自己的下落,说来说去,晴儿姐之所以会有这个下场,都是因为自己!”

聂皓的双手紧握,一想到晴儿姐被关押在囚室,暴怒的血脉充斥了他的双眼,一股暗淡的波动从聂皓的经脉散发而出,在聂家的书房流动,似流水,似骇浪,滚滚而来,川流不息。而处于中间的聂皓并没有发觉自身的变化。

聂天雄双目睁圆,心神大骇!

别人感受不到,可处于聂皓身侧的聂天雄何等修为,对前者瞬间的变化察觉在心,内劲外放的波动啊!只有处于凝魂境的临界点才会有的征兆,换句话说,此子离凝魂境已经不远!

十五岁的凝魂境,这等资质,就连落天小子也差一点啊!

愤怒,愤怒,还是愤怒!

聂皓的丹田处,无名的怒火在三幽碧炎果余力的加持下骤然暴增,浑身透露着赤红的灵光,双眸更是如野兽般的露出凶残之意,本来就变红的发丝此刻显得极其妖异。

“小子,快冷静下来,在这样下去,你会度入魔道的!”

九玄玉内的古辰风察觉到聂皓的异样,立刻出言制止。同时,九玄玉散发着透骨的凉意,如流水般一点点渗进他的经脉,净化着聂皓压抑不住的杀意。

一旁的聂天雄并未发觉到九玄玉内古辰风,聂天雄的修为在清宛城处于绝对的地位,不过和古辰风相比,还是不够看。

如同焦灼的火焰突然遭遇洪流,聂皓瞬间从那股杀意中走出,脸色略带惨白。他感受到,那股杀意竟然想要支配自己的神经,明明知道那样是不对的,可依旧无法阻止那股杀意的蔓延。倘若不是九玄玉,恐怕他将迷失在杀戮的汪洋里。

见聂皓平复过来,聂天雄内心有些淡淡的失落,他并不清楚聂皓刚才差点迷失自我,只是以为后者刚才差一点便一举突破到凝魂境!

十五岁得凝魂高手,一旦成功,这将是聂家崛起的新起点!

神魂大陆修炼者数以亿计,唯有达到凝魂境才配称为初入修炼殿堂。淬体境和凝魂境的差距根本无法用语言所表达,这是一个质的差别!

十五岁的凝魂高手,在大风国可是闻者未闻,见者未见。哪怕是现在的聂落天亦是在十九岁那年突破到凝魂境,被聂家奉为第一天才,聂家继承人的首选。

尽管聂浩没有进入凝魂境,可是聂天雄望向聂皓的目光中,仍然自然而然的流露出炙热的光芒。

哪怕是没有晋级到凝魂境,可以聂天雄的眼光,断定此子必定在两年内踏入凝魂境。

十七岁的凝魂武者!

哪怕是想想,都会忍不住偷笑吧!

聂天雄神色为之一变,脑中灵光一闪,嘴角呡着笑意,道:“聂晴儿盗取家主令,你应该清楚这一点对聂家来说足以让她终身老死在囚室里,不过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折,你要见她也并非难事……”

“要我做什么?!”聂皓打断了聂天雄的话,直接道,冷漠的话语冻彻心扉。

“凝魂境!给你一年的时间,突破到凝魂境,倘若你能在一年的时间里突破到凝魂境,那么旁人也无话可说,即便家族长老也没有理由阻拦。你应该知晓,凝魂高手在家族也许并不是太重要,可你胜在潜力,别说是为她求情,恐怕是直接提人他们也不会有异言。”

“凝魂境!”

聂皓沉声喃喃道后,不由得抬起头对视着聂天雄,双眸中透露出无限的信心:一年内,我必是凝魂境武者!

也许对别人来说,凝魂乃是一座无法跨过的鸿沟,那么对聂皓来说,不过是一个浅水洼罢了,身负上古遗传的《夺魂心典》,古辰风倾心的教导,三幽碧炎果打的底子,他若还完成不了,不如一头撞死来的爽快。

“成交!”聂浩爽快的应道。

“还有一事,其实你父亲当年离去并不是毫无线索。”聂天雄眼神犹豫片刻,瞅了一眼聂皓后,深呼一口气,从桌上的一个夹层里掏出一个刻有“剑”字模样的令牌,递给后者,同时说道:“这是他失踪后,在他房间找到的,可是老夫多方打听,仍然不清楚这面令牌是何物,又或者与他毫不相干。”

聂皓接过令牌,脑海不由的浮现出五年前,父亲离去时的场景,一幕幕画面在他的脑海里放映。

“皓儿,你放心,父亲就是走遍海角天涯,也会为你找到破解周天之体的方法!”一个和聂浩有些相似的汉子,摸着一个十岁不到的男孩的脑袋,面色是如此的温和,笑容是那般的慈祥。

谁又曾想到,聂浩的心里一直背负着一个沉重的包裹,每每回想起娘亲午夜偷偷的抹泪,他的内心便是一阵煎熬。

若不是自己的原因,父亲怎么会一去不回!

握着令牌的手不由发紧,青筋根根弹起。

他发誓:总有一天会将父亲带回来,全家团聚!

(PS:跪求推荐与收藏!!你没有看错!!真的是跪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