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二十四章 聂家囚室

聂家书房。

烛光摇曳,聂天雄慵懒的靠在家主座椅上,手里把玩着两颗火红的晶体,火晶晶莹剔透,时而散发出灼热的气息,然而这些气息刚刚溢出,便被聂天雄瞬间吸收殆尽。

“老冷,一会儿你去趟囚室,给那个叫聂晴儿的丫头换间相对好点的囚室,别让她出了意外才是。”这位铁血枭雄声音低沉,缓缓开口吩咐着。

令人惊奇的是,这间书房仅有他一人,难道刚才他在自言自语不成?

“好,看来这个小家伙对你的影响很大呀。”莫名的虚空中,一道无形的涟漪从四面八方扩散,声音贯彻到聂天雄的耳中。

倘若要外人知道,必定大惊失色。

聂家书房乃是家主的象征,没有家主的命令,任何人不得私自入内。此刻,这里却有着第二人,而且从话语中没有流露出丝毫对聂天雄敬畏的意思,反而很随意。

“哦,何以见得?”

“按照家规,盗用家主令者,理应处死。你却没有这么做,反而将那小丫头关入囚室,这本就古怪。现在你又让我去照顾一下那丫头,想来等聂浩那小子突破到凝魂境,你就会放那丫头出来。”暗处之人娓娓道来,分析有理:“能让你聂天雄做出这么大让步,看来那些家伙在你心中分量不轻啊。”

“哦?是么?”聂天雄惊奇低声道,或非此人的讲述,想来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在与聂浩交谈的过程中,自己一而再的让步,面露浅笑:“这可不是个好习惯!”

多少年了,他何曾让不过!

“看来你是要将这小子当作继承人培养啊?”暗处之人问道。

“提前做打算罢了,如今我们这些老家伙还健在,聂家如青松不倒,可一旦没了我们,聂家谁有挑得起大梁呢?”聂天雄的眼神失落,语气无奈:“二代子弟中,无情生性耿直,无惧战死沙场,唯一有望继承家主之位的无畏居然还不知所踪。”

“至于三代子弟,落天天资聪颖,这些年家族的资源尽数用在这小子身上,他倒是不负所望,奈何修行大日光辉经的他,做事太光明磊落,性情温和纯良。若是在清宛城我聂家一家独大,你我固然放心将家族交给落天,可现在庄、雷两家虎视眈眈,外侧众多家族犹如饿狼环伺,以落天的性格,如何能将家族交给他!”

“至于其他三代子弟,算了,不提也罢!”

“唉,那倒也是,落天这小子什么都好,唯独这一点让人担忧。”暗处之人叹了口气,仿佛对此事也颇为头疼。

“之前聂浩因为身体资质的问题,老夫从未将他纳入家族继承人的候选里面,不过,世事难料,现在家族三代子弟当中,除了落天能稳压他一筹,其余的子弟谁敢挡他锋芒。”

“想来你也清楚,他的体内还潜伏着一股能量,踏入凝魂境指日可待。以他的岁数能走到这一步,前途无量。尤其是年幼受尽苦难的他,对人情冷暖看的更加透彻,何况他行事果断狠辣,当有枭雄之风范,聂家交于此手,想必是最好的选择。”

“聂浩的确是一个天才,潜力比落天这个小子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你忘了,他对聂家的间隙太大,根本没有多少感情。”暗处之人忧虑道。

“有没有感情对聂家来说并不重要,家族本就无情,倘若他的无情能率领聂家走向高峰,无情又如何!”

“没有感情就没有羁绊,才能更好的做到舍与得,家族,在真正上位者的眼里,不过是一颗棋子罢了,就是在聂家,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就是我,也是可以舍弃的!”只言片语中,聂天雄将他的枭雄风范展露无遗。

“也对,世人皆看见家族的繁华,谁又能理解家族背后隐藏的无奈呢。”

“罢了,罢了,我还是先到囚室走一遭吧。”

伴随着话落,书房暗落的虚空中,宛如平静的湖面被丢进一粒石子,荡起层层的波纹,点点扩散。

……

聂家内院,一幢堪比巍峨高楼的建筑耸立而至,歇山而筑,屋面峻拔陡峭,四角轻盈翘起。没有华丽的装饰,没有精心的雕琢,这一无是处的建筑,却是聂家老少心中的噩梦。

聂家囚室!

但凡是聂家的死敌,或者是犯了重大家规的聂家子弟,都会被关押至此。

一幢透露着阴霾死气的高楼,在聂家众人心中的敬畏程度,甚至超过家主的书房。

这里有聂家最好的精锐把守,多年来没有出现过任何的意外,每个精锐在值守的时候都是严阵以待,没有任何的松懈。

每个人的脸上只能用两个字形容——冷漠!

一个身披黑袍的男子突兀的出现在囚室楼门口,凭空出现,在空中留下层层荡漾的波纹,仿佛从天而降一般。

突然地变化令聂家精锐脸色一变,机械般的抽刀,仿佛练习过无数次,经历过无数次的磨合,他们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惊慌的神色,冷漠已经印在他们的骨子里。

来者的身子全部被黑袍所覆盖,低着头颅,整个脸庞隐藏在黑袍的盖头内,隐约间,只能见到一团黑雾般的梦幻。

见到来人的模样装着后,领队一人带头拱手,冷漠的眼神划过一抹恭敬,道:“参见统领。”

身后的精锐亦是如此道:“参见统领。”

言行举止都带着浓浓的敬意。

“嗯,起来吧。”

略带沙哑的声音从被黑袍蒙盖的身躯中传来:“打开囚门,老夫要进去。”话语夹杂着不可反对的威严。

“诺。”

领头的护卫显然了解这位大人在聂家的地位,恭敬的应声后,立刻从怀中探出一串铜质的钥匙,转身走到囚门口,将钥匙插进锁眼中。

只闻,“咔嚓”一声,囚室的大门打开。

“唝。”

大门摩擦地面而产生的刺耳声,在囚室中飘荡,回音传到很远……

黑袍人头迈着步子,向里走去。

囚室里阴暗潮湿,长长的甬道像是走不到尽头一般,青砖的地面上隐约的察觉到斑驳的血迹。也许是年久失修,楼顶竟然向下渗水,水滴滴落在青石板上,在寂静的囚室内愈加清晰可闻。

远处的甬道,迎面刮来阵阵的寒风,风中蕴含着凄凉、不甘、愤恨、无助……

黑袍人面无表情的朝里走去,仿佛对这里早已习惯。

“什么人!”一声怒喝声从里传来,顺着甬道向着黑袍人扑面而来,声音振聋发聩,倘若是旁人闻之,定会瞬间呆立,失其本心。

“是我。”沙哑的声音再度传来,这弱弱的一声,却如泰山压顶般的将那一道怒喝顶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