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十五章 夺魂心典

“晚辈愿意接受,如前辈所言,是福是祸还尽数未知,一座上古遗迹最深层的宝贝竟是一部修炼功法,想必自有其不凡之处,晚辈愿意赌这一次。”聂浩双手抱拳,当仁不让的豪气说道,内心也变得激动澎湃起来。

“好,老夫果然没看错你。”古辰风欣慰一笑:“小子,凝神静气,放松灵台,老夫维持这片空间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先将功法渡入你的气海再说。”

不给聂皓任何的考虑,古辰风猛然向前一踏,一步犹如天涯的距离,瞬间踏到前者的面前,粗老的右指戳到对方的眉心。

聂皓感觉到,古辰风的手指刚刚触碰自己的额头,脑海中的意识轰然倒塌,撕裂灵魂般的疼痛令他痛不欲生。

什么上刀山、下油锅,聂皓都不知道,他只晓得现在生不如死,度秒如年!

强大的灵力强行撕裂空间的屏障,一道微弱的亮光从古辰风的指尖弹出,在这片朦胧的空间内,宛如萤火虫般发着羸弱却明亮的光芒,光亮稍纵即逝,继而,一点点的强行融进聂浩的气海中。

聂皓在遭受非人般折磨的同时,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气海深处,如走马观花般的闪烁着诡异的文字,他清楚,那大概就是这部功法的内容。

《夺魂心典》

这部修炼功法的名字。

灵魂深处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聂皓忍不住发狂。

“啊~!”

狂野的怒吼释放不了内心的压抑与疯狂,双眸充斥着血丝,模糊的血丝一点点被血浪淹没。双手撕扯着头发,宛如绝望的孤狼。

“小子,再忍耐些,正所谓病树前头万木春,上古遗迹的功法又岂是那么容易所能得到的!”古辰风的右指触后立撤,再次归位,返回原地,双手后背,一副世外高人飘渺的神态。

痛!痛!痛!

聂皓听不到古辰风的喃喃自语,他只知道此刻浑身就要被撕裂,脑袋在下一刻就要爆炸般的疼痛。

听从古辰风的话,放开心神,谁料到迎来的竟是这非人般的折磨。

《夺魂心典》的内容生生的被古辰风挤进聂皓的气海,此后,这部功法便永远伴随着聂浩。

整整一炷香的时间,聂皓无时无刻不在“享受”这样的待遇,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古辰风捋着一撮胡须,笑眯眯的欣慰道:“不错,竟然能够硬生生的挺过来,没有晕过去,果然是意志惊人,前途不可限量也。”

聂皓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前途不可限量,他只知道,只有拥有强大的实力才有话语权!

才有生存的权利!

六年的鄙夷,六年的唾弃,使得聂皓更加现实,脑海里尽是对实力的渴望。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这才是男儿本色!

灵魂发虚,慵懒的躺在这片虚度空间,双眸间的血气渐渐褪去,经历过这般折磨的聂皓变得萎靡不振。

渐渐的闭合双眸,细心体会灵魂深处的《夺魂心典》,这是自己付出惨重代价后的成果,当然迫不及待的阅读一番,一时间,没有理会古辰风的存在,将其晾在一边。

“谁让这老家伙没提前该死老子一声!那一瞬间,老子差点疼死!”聂浩不满的想到。

孰不知,古辰风根本没有体验过这般撕裂气海的痛苦,饶是当年将灵魂种子纳入气海,也仅仅是轻微的疼痛,到了他那一步,飘渺的气海犹如汪洋一般浩瀚无际,足以轻易容纳一颗灵魂种子。至于聂浩则不同,还未跨入凝魂境的他气海容积有限,强行将灵魂种子打入,没涨破气海就已是不错了。

尽管古辰风知道中间的过程不好受,但未曾亲身经历这种痛苦,还是造成了少许的偏差,而这一点偏差,差点要了聂浩的小命!

混沌初始,天地瞻开。

万物圣灵,灵魂骨干。

苍茫岁月,时光宛转。

天若予之,顺应谂取。

天若不予,誓与天争。

好一个誓与天争!

初窥《夺魂心典》,聂皓便对这部功法充满了期待,就是因为那四个字,誓与天争!

敛入脊骨,呼吸通灵,周身罔间。

一身之劲,练成一家,分清虚实。

动静之机,在于天灵,总归神聚。

一名爽灵,灵气之变,主属命行。

二名胎光,太阳和气,次属于天。

三名幽精,阴气之杂,归属于地。

……

修行无日月,一去已千年!

从《夺魂心典》中清醒过来后,聂浩感觉经历了无数个岁月。至于《夺魂心典》,他仅了解个皮毛,但就是这所谓的皮毛,让他感觉自己正朝着一片新天地迈进。

“小子,感觉怎么样?”见到聂浩睁开双眼,古辰风连忙问道,老实说,他对这部功法可是充满着好奇。

“森罗万象。”聂浩内心思忖片刻后,淡淡的回应,无关他词穷,因为在他的印象里,恐怕仅有这个词语才能形容这部功法,甚至仅是笼统的翻阅片刻,里面介绍的内容甚至超出神魂大陆武道理论的范畴。

聂浩的回答令古辰风不由怔了怔,没想到等了半天竟然是这个回答,稍许失望的他没有过多纠结这部功法,今后这小子能走多远,全凭他自己了,已经半截入土的自己,何必管那么多呢?

不过,看开的古辰风却没有察觉到聂浩那噙着笑意的嘴角,眼神也流露出玩味的神色。

“小子,你已经在这片空间里待了半个多月,是时候离开了。”古辰风落寞的望着聂浩,如同年迈的老者望着即将远去的孙儿,带着浓浓的不舍:“待你灵魂重返肉体的那一刻,老夫会通过神识传音,指引你平安离去。”

“不过老夫希望你平安离去后,不要将此处之事泄漏出去,老夫余下时日不多,不希望再受外人打扰。”

“前辈……”

“好了,男子汉大丈夫,别婆婆妈妈的,老夫这就送你离去。”说罢,古辰风双掌合十,十指不断地变幻,一股震撼的气息从他的体内源源不绝的淌出。

“前辈且慢,听晚辈一言!”聂浩眼见周围无尽的空间竟有溃散之迹象,连忙开口喊道。

古辰风闻言,蹙着眉头,双掌果然停止变化,周围颤动的空间暂时稳定下来,望向聂浩的眼神带着疑惑:“怎么?你还有何事?莫非是想留下来陪老夫共度余生不成?”

“倘若就这么放晚辈走了,恐怕前辈便当真没有重铸肉体的希望了。”聂浩嬉笑道。

“你说什么?!”古辰风不可思议的瞪大双眼,满是希翼的望向聂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