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十四章 传授功法

既然如此,又何苦呢!

简简单单的八个字,却蕴含之遵循天道之意。

正所谓一切自有天意,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凡事不可逆而妄取。然则,却很少有人能将之看透,天道是飘渺的,无法用肉眼看见的天道是那么的难以信服。

故此才会有人言:逆天而行。

实则:自寻死路!

这八个字,一语中的,这让古辰风对聂浩不由高看一眼,此子确有不凡之处。

殊不知,二世为人的聂浩同样亦有过一段迷惘之期,然而,在娘亲和晴儿的关爱下,才逐渐认同这个世界。当他最后走出迷惘的那一刻,便是说出了这八个字,既然来到这个世界,那是冥冥中的天意而为,又何苦抱怨不解。

故此,这八个字对其印象颇深!

“成了!”

聂浩心头暗叫一声,内心一阵窃喜,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欣喜之意,一片风轻云淡,宛若一位看破红尘的得道高人。饶是以古辰风的道行,也没有发现前者内心的真实想法。

被困于此数日,聂浩的内心怎能不惧,怎能不急,何况他还有牵挂之人在外等候。可是,那种急迫与畏惧之情不能露在脸上,即便是一丝一毫的情绪都会影响整个局的变化,所以,他才会紧闭双眸,利用封闭视觉缓解这种恐惧。

同样,他还在等待一个确切的时机,一个能一举达成目的却不显突兀的时机!

最后,他成功了,他做到了!

缓缓睁开双眸,眼神清澈的和古辰风对视,丝毫没有拘束之意。后者不由一怔,随即不留痕迹的偏了偏角度,竟然有些不甘对视的味道。不知多久了,他忘却了和别人对视的感觉,在他风光无限之时,那些面对他的人哪个不是俯首贴耳,连大气都不敢众喘一声,更何况是如无其事的与其对视。

“前辈,您想通了。”捕捉到古辰风细微变化的聂浩,故作淡然的轻声叹道。

“嘿嘿,想通了,想通了。”古辰风的老脸止不住的泛红,想到将人家困了在这里数日,讪讪一笑,颇不好意思。

奶奶的,感情风水轮流转,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聂浩一阵腹诽。

“前辈不愧为世外高人,气度非凡,短短几日便突破心境,但真是我辈楷模。”聂浩迎合道,不过话里话外既有些讽刺,又有些拍马屁的味道,至于是哪种,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不过聂浩的话让古辰风的老脸更加红润了,他不禁想起之前自己的行为举止,唉,还是有失高人风范啊……

“还要多谢小友指点迷津,倒是老夫之前的行为显得心胸狭隘了。”古辰风落寞的叹了口气:“既然你服用三幽碧炎果还能好好活着,这说明乃是天意,一切都怨不得你,其实老夫已风风光光数千年,又有何不满足的呢。”

这老头,可算看开了!

聂浩内心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

“相逢即是有缘,老夫困于此处八百年,你还是第一个和老夫畅谈之人,这种与人交谈的感觉,当真是……”古辰风继续说道,岂知这刚开头的话语让聂浩一哆嗦,后背止不住的流冷汗。

老天,这老头不会是打算把我留在这儿吧……只是想想,聂浩内心都忍不住呻吟一声。

“老夫既有此大难,恐怕是天命所使,恐怕今生难以逃此厄运。”古辰风声音惆怅,眼神略显没落:“三幽碧炎果乃难得一遇的灵果,你既有幸服用,想必你的身上定有大气运,何况服用三幽碧炎果后,世间恐怕少有人能超越你的体质,他日修行必当一日千里。再者,老夫观你未修炼任何功法秘籍,灵魂之处同样未得任何传承,老夫打算,传你一部修炼功法,你可愿意?”

“修炼功法?”聂浩眉毛一挑,喜上眉梢。

修炼功法,必杀武技,对聂浩而言是那般遥不可及,即便他化解周天之体成功,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当也难以获取上层的修炼功法。聂家在清宛城是三大家族之一,势力庞大,但对上那些真正的庞然大物,却是相形见绌,故此,聂家藏有的修炼功法同样难以媲美那些隐士宗门子弟的修炼功法。

一个武者未来能走到那一步,天资和体质很重要,但他修炼的功法同样至关重要!

“这老头既然身陨八百年而不亡,想来活着的时候也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他赐予的修炼功法想必不会是那些大陆货色吧……”

“不错,老夫这恰逢有一部修炼功法,正是当年我与那些狼心狗肺之人探寻遗迹时发现的功法,亦不知是上古哪位大神通者遗留下来的功法,也正是这部功法的原因,他们才决心围攻老夫!”说到此处,古辰风怒气勃发,咬牙切齿,不过眼神却蕴含着嘲讽之意:“他们想不到的是,这部功法乃是单脉相传,当打开封印木匣的那一刻,整部功法全部化为齑粉,里面的内容凝聚成一颗灵魂种子。混乱之际,老夫将这颗灵魂种子纳入气海,逃离遗迹。”

“然则,老夫重伤难愈,选此地坐化于此,本想这部功法会随着老夫额死去而长埋于此,没想到竟出了你这个变数,想必是老天不甘让此物明珠蒙尘吧。”

“天意,一切都是天意啊。”

或许是因为聂浩的一句话而大彻大悟,古辰风现在当真是将一切看开,说话不到三两句,便将天意挂在嘴边。

“不过这部功法如何连老夫都未曾知晓,如今传承与你,亦不知是对是错,是福是祸,一切,单凭天意。现在,你可还愿意修炼此法?”古辰风善意的问道,倘若聂浩拒绝,他不会赶鸭子上架,将这部功法硬生生的塞给对方。

不过打心眼里,古辰风还是希望聂浩能接受这部功法。毕竟他的陨落,与这部功法难逃关系,若是到头来没人修炼,那他岂不是白死了!

光想想都觉得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