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十六章 九玄玉

“你说什么?!”

伴随着古辰风的话语,他的身形陡然消散,下一秒钟,如同幽灵一般倏然出现在聂浩的眼前,双掌紧紧地扣住聂浩的双臂,目光充斥着难得的希翼。

话语轻柔,仿佛难以置信却又暗暗期盼这句话的真实性,一线生机,当真是一线生机,倘若能活下去,又有谁愿意在这默默等死呢?

“前辈,晚辈对那部功法粗略一研,发现此功法乃当今绝有,里面的内容森罗万千。不过里面却记载着一条:修炼此功至大成者,可夺天地之造化,亡而不散,旭日重生!”

“何况以前辈灵魂上的修为,加上晚辈从中配合,借住其他天地灵宝的功效,他日重聚肉身,亦不可不为之!”

“这么说,老夫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古辰风喃喃道:“老夫之前也曾听闻有些绝世功法能凝肉躯,生白骨,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天意,尽是天意啊!”

聂浩闻言扶额,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这老头,什么事都喜欢和天意挂钩,不过,好像也有点说得通,难道真的有天意?”

的确,若是古辰风出于不忿,将聂浩困死于此,或者没有将此功法传于聂浩,恐怕他也不会有这一次渺茫的机会,身死道消便是他最后的下场。

“本来老夫欲在这里熬过余生,没想到你又给我带来了希望,老夫决定,以后就跟在你身边,督促你修炼,早日让你成为大陆顶尖高手。”古辰风大袖一挥,乐哈哈的大包大揽下来。

对于这个决定,聂浩倒是没有露出不满的神情,一则人家也算是有恩与他,于情于理都应该助他早日重聚肉身,二则,古辰风好歹也算是一人物,虽然之前曾为听闻他的传说与事迹,但不妨碍聂浩对其的慎重,一个仅凭灵魂还能或近千年的人物,他的修为造诣何其了得。就算如今他没了肉体,可他对武道的理解足以为聂浩解惑。

武道一途不仅要一味摸索,更要借鉴前辈的经验!

让古辰风跟在身边,岂不是活生生的带了一部异界版的百科全书嘛,谁会傻的拒绝。

“放心,以后我就呆在九玄玉里,没有你的应许,老夫不会私自出现在人前。”唯恐聂浩心怀芥蒂,古辰风劝慰道。

“全凭前辈安排。”聂浩应道。

“九玄玉虽能用于寄存灵魂,但频繁的离开九玄玉,会影响老夫的灵魂寿命,一会儿你将一滴精血逼在九玄玉上,以后,便可用心神直接和老夫交流。”

……

与古辰风谈拢后,在古辰风的神通下,一眨眼的时间,聂浩便被送出了这片虚妄朦胧的空间。

灵魂状态的聂浩一点点贴近自己的肉身,缓缓地融为一体。

陡然睁开双眼,眼前一阵模糊,庆幸的是,不再有那股天旋地转的感觉,双手托着脑袋,消化着这些天发生的事。

倘若不是灵魂深处的《夺魂心典》依旧存在,聂皓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因为发生的一切,让这个曾经是无神论者的汉子有些懵圈。

缓缓起身,透过腐朽的木窗,外面那刺眼的光芒早已变得暗淡,化去了它的锋芒。夕阳下的黄昏给聂皓带来一种迟暮的感觉,或许是古辰风的经历在潜移默化的感染着他。

不!

这片夕阳不属于我!

旭日!

我将化作这初生的太阳,变强,成为唯一的强者!

头顶苍天,脚踏大地,万罗天地,唯我独尊!

夕阳的余晖罩在聂皓的脸上,他的双眸却是绽放着道道的精芒。

回头望着依然盘膝而坐的骷髅,聂皓哭笑不得,看来以后就要随身带着这个老古董了。

探手而出,抓向骷髅脖颈上挂着九玄玉的吊坠,九玄玉散发着温润而宁静的气息,渐渐抚平聂皓泛起波澜的心田,一丝丝暖流不断的汇聚到聂皓的全身经脉,隐隐有提升修为的功效。

好宝贝!

虽然聂皓并没有见过多少奇珍异宝,可是,当了六年废物骂名的他,为化解先天的周天之体,真谓是博览群书。

此玉虽不在大陆罕有的名宝之中,可这种功效却注定它一旦问世,便会引起浩瀚的波澜,再联想到古辰风的灵魂寄居此玉八百年,这分明就是一张保命符!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绝对不能将此物的消息泄露出去!

一瞬间,聂浩便打定主意。

淬体九重境的聂皓的肉体已达到了极致,皮如铁,骨如钢。在他刻意而为下,指尖划破右手的食指。力量的骤然增强,他还来不及体会如何控制这股力量,尽管小心翼翼,依旧使得伤口被划大加深,超出原本的意愿。

鲜红的血流顺着手臂滑落到手间的九玄玉,不知是聂皓的错觉,还是就是事实,他察觉到,在精血滴到九玄玉的刹那,后者泛起微弱的红光,妖冶、诡异。最新奇的是,九玄玉宛如一个无底洞般的疯狂吸食着聂皓滑落的精血,这让他的脸色变得越加苍白。

“这老头真不靠谱,不是说只要一滴精血就好了吗?现在都快有一碗了!”聂浩思忖抱怨着。

其实怪不得古辰风不了解情况,对于古辰风本身而言,一滴精血内蕴含的庞大魂力足以掌控九玄玉,至于聂浩的修为嘛……

他也不清楚……

随着吸食精血的量越来越多,九玄玉绽放的光芒更加的明亮刺眼,就像一颗小型的太阳。

渐渐地,光芒尽敛,九玄玉停止吸食血液,聂皓立即包扎了伤口,脸色泛白,大病一场般的他无力的瘫倒地上,嘴角却咧起笑容。

值了!

他已经能够自由的控制九玄玉,最值得欣喜的是,九玄玉竟然是一个罕有的储物空间!

“小子,你怎么样?没事吧?都怪老夫一时大意,竟然忘了告诉你,以你的修为需要大量的精血才能勉强激活九玄玉……”能够控制九玄玉,自然能够与里面的古辰风进行交流。就在聂皓闭目养神的时候,古辰风立即开口说道,话语间夹杂着焦急、惶恐。那种急切关心的话感人肺腑。

“小子,你说话啊!不会就这样挂了吧?”

不过可惜的是,聂皓并不领情,因为他现在需要休息。

“老头,别打扰我恢复体力!”聂皓不耐烦的开口道。

“呀,你小子没事啊,幸好你没事,老夫还以为你出师未捷身先死,就那样死翘翘了呢。”

“……”

聂浩有种被坑的感觉,这老家伙之前表现出那副道貌岸然的神情,当真让前者视其为一代高人,可随着时间的接触,聂浩愈加发现这家伙有趋于老顽童发展的趋势。

今后的日子,有乐了!

仰头,无语问苍天……

漫长的一夜在古辰风唠叨的话语中度过,仿佛要将数百年的寂寞顷刻间发泄出来。

七月的朝阳来得额外早,聂皓探出双手双手,捧起朝阳的光辉,光影在手中游走,想抓住却无计可施,似时间一样,无法紧拥。朝阳的光辉照亮了山谷,好像在展示其最耀眼的美丽,似露珠般动人,却不是虚幻,就如同人生的初升一样,光彩夺目。

“老头,再看一眼这里吧,从今往后,你就要告别这个呆了八百年的地方。”短短一夜,视其本性的聂浩不再对古辰风以前辈二字称呼,而是直接用‘老头’代替,对于这一点,古辰风却丝毫不在乎。

“哈哈,老夫才不会伤感呢!终于离开这该死的地方了!”九玄玉里的古辰风一阵欢呼雀跃,这种激动的心情甚至隐约的感染着聂皓。

徒步踏出木屋,就在踏离的一瞬间,仿佛受到了上天的召唤,木屋咯吱作响,“砰”的一声,化作废墟,坍塌落败。幸好聂浩前一刻将古辰风的骨架收入九玄玉内,不然当真是飞灰烟灭了。

聂皓没回头,大步的朝着山谷唯一值得他留恋的地方走去。

三幽碧炎果!

一个改变他命运的东西!

仰头望着原本三幽碧炎果存留的位置,心头不由感叹万分,继而望向其余两个未成熟的灵果,按时间推算,距离最早成熟的六幽碧炎果还有三千年!

聂皓都有些怀疑自己能不能活到那一刻,三千年啊,倘若活下去,恐怕也会变得和古辰风一样,成为一个老古董级别的人物。

至于说那颗最为珍贵的九幽碧炎果,算了,还是别想了。

“小子,老夫知道你舍不得这两个宝贝,不说它们比三幽碧炎果更加逆天的功效,淡淡淬体就已经是万中无一的宝贝。只可惜啊,离成熟至少还要三千年呐!还不知道便宜谁呢!”仿佛是故意的激聂皓,古辰风的话里有些阴阳怪气,令人不爽。

“老天,你有办法?”聂浩一挑眉,淡淡的问道。

“你求我!”被聂皓冷落多时的古辰风终于找到机会调侃对方。

“……”

片刻。

“真不知尊老爱幼,就不能体会一下老人家虚荣的心情。”见聂皓丝毫没有开口的迹象,古辰风沮丧的开口。

“……”

“想要得到这两颗灵果并非没有可能,倘若你福缘逆天,有幸获取传说中的长生水,能够加快促使灵果成熟,到时候……”不知道古辰风兴奋地什么,说着竟然嘿嘿的贼笑起来。

果然,随着古辰风的话,聂皓的双眸逐渐亮了起来,随后又渐渐的暗淡,恢复平静的神色。长生水,说得倒容易,那种天才地宝又岂是那么容易得到。甚至长生水的价值不比这灵果低多少,同样可遇不可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