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七十五章,他日江湖再相见,你我同是陌路人。

“小姐,您失踪以后,您可知那罪人都干了些什么?你这么坚持会将整个种族带入万劫不复的地步的!”老妪面色凝重的说道。

“我知道因为妹妹的事,婆婆对他有成见,但是那也是可以理解的,您为何还放不下呢?”妤萱长叹口气,柔声说道。

只见老妪仍旧是摇头,对于秦风的恨意丝毫没有减弱半分:“小姐,您可知自从您失踪之后,这创神仙域所发生的大事?”

妤萱微微摇头,表示不知。前世的记忆刚刚复苏,所以只了解昏迷之前的事情,而重生之后的记忆,也是因为实力不够,而无法探知那种层次的秘闻。

“好,老身便将那时所发生的事一一说与小姐听,如果听过之后,小姐依旧坚持己见,那么老身也不再反对这门亲事了。”

------

“前辈,方才之事...”

秦风随着凌焱来到远处的高耸山峰之上,待后者停下脚步,秦风这才开口询问道。

“不该问的不要多问,若是掉了脑袋可不怪我没有提醒过你。”凌焱面色平淡的说道。

“可是...”秦风抿着嘴唇,似乎还是心中有所不甘。

“没有什么可是!”凌焱一甩袖袍,面容突然变得凌厉起来,声音也愈发冰凉,说道,“所有的问题你的小女友都会帮你解决的,你是你,少主是少主。虽然你曾经为少主的寄体,但并不代表着你和少主就是同一个人,对于这事不要太放在心上,做好你应做的便是。”

“是。”秦风冲着凌焱拱了拱手,应声道。“前辈,只是晚辈还有一丝疑虑,希望前辈可以指点迷津。”

“你说。”

“师姐那一族的信息可否透露给晚辈一些。”秦风知道每个世家大族或者远古种族都有自己的秘密不予外人知晓,但是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信息应该是可以问到的。既然他不愿意透露太多,这种半公开的信息,应该是可以告诉自己的吧。

“嗯?”凌焱轻抚雪白的长髯,犹豫半晌之后方才开口说道,“也罢,反正这也算不得什么秘密,日后等你实力足够了,自然会知晓。提前告诉你,也没什么。不过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受到了太大的打击可怨不得老夫。”

“晚辈知道晚辈这点实力在他们眼中或许还不如地上的蝼蚁,差距之大,足以让人绝望。但若是连这都不敢面对,恐怕就连晚辈都瞧不起自己。”秦风低着头说道。

凌焱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秦风,缓缓转过身去,背对着秦风开口说道:“创神仙域,自麒麟族一战覆灭,让出仙域霸主地位后,妖域、东海、人界便陷入了群雄割据局面。原本妖域两大种族陷入了大战,犼兽族与六爪紫金龙族,这两大种族都是曾经参加过剿灭麒麟一族的大战的。”

“紫翼玄凰族本是远古神凰的旁系血脉,在整个妖域也并不起眼,不过就在六爪紫金龙族与犼兽族生死大战之际,紫翼玄凰族异军突起,迅速崛起。等到六爪紫金龙族联合海妖九纹鲨族将犼兽族重创,令后者远遁蛮荒丛林后,才发现,紫翼玄凰族的崛起已势不可挡,而六爪紫金龙族虽然打败了犼兽族,但是自身也是在犼兽族的临死反扑之下遭受到重创,实力大损。即便到了现在,依旧没有恢复到颠覆实力。”

“而从六爪紫金龙族口中夺下犼兽族全部遗产以及部分六爪紫金龙族地盘之后,紫翼玄凰族如今以及称谓当之无愧的妖域霸主。经过紫翼玄凰族那位惊才绝艳的族长的一系列合纵连横,一个以紫翼玄凰族和我族为首的联盟赫然成立。联盟实力之强,让其他远古种族都感到了威胁,这时,便出现了其他两个联盟势力,三足鼎立之势已然形成,三大联盟之间虽然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但是也正是因为三大势力的彼此牵制,所以纵使大家阴谋诡计从不间断,但也从未爆发过旷世大战,这样一来,也算是为仙域带来了数千年的和平。”

“天纵奇才!”对于那位紫翼玄凰族的族长的功绩,绝对受得起这四个字。

“那位紫翼玄凰族的族长,便是你那位小女友的父亲。”

“怎么可能?”秦风瞪大了眼睛,诧异的喊道。

从这位老前辈所讲的经历来看,那位族长,如果能够活到现在的话应该几千岁了,甚至上万岁都有可能。他的女儿,应该是被老太婆了吧!想到妤萱的或许是位活了几千年的老人家,秦风头皮开始发麻起来。

“妖帝涅凰火,这个世上也只有你的小女友和她的父亲才拥有,拥有了这种火焰便可以涅磐重生,不死不灭。不过我相信这数千年来不可能只有这两个人才有,否则的话,仅凭那位族长的话,那位绝对不可能撑起这个偌大的种族。”凌焱混浊的老眼中闪过一丝疑虑,显然是在思索着这个奇异的远古种族。

“这么说这次破坏年比的那帮人,也同样是属于另外两个联盟的人呗?是哪一个联盟的人,而且好像还牵扯到了我体内的这股阴寒之气的主人,他究竟是谁?”

“我说过不该问的不要问,已经超过了应该回答的界限!知道了太多的东西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的,如果不想那么快英年早逝的话,就给我闭紧嘴巴。”凌焱目光凛冽的回答道。

“那个老太婆还有你的小女友,已经结束谈话,跟你说了这么多,你也应该有个心理准备了。想把你的小女友娶到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突然间天空之上闪略过两道身影,来到凌焱、秦风的面前。

见到妤萱,秦风正欲走过去,可还未待秦风踏出第一步,一柄利剑横在秦风的脖颈之前,锋利的长剑剑身之上散发着凛冽的寒气,虽然这柄利剑还没有触碰到自己的身体,但秦风还是感觉到一股直冲天际的冷厉杀气笼罩在自己的身体上。

只需要在对方的一个一念之间,甚至不需要一丝一毫的灵气,便足以取下自己的项上人头。秦风顺着这柄利剑的方向望去,只见一道淡紫色的娇影。

精致的俏脸上满是一副冰冷的模样,没有丝毫的情感。闪烁着紫红色火焰的美眸中闪烁过一丝杀意。

望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秦风眉头微微一皱,心中突然间涌现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罪人,离吾远一点。否则吾不介意取下阁下的首级,告慰那些战死的冤魂!”一道冰冷的话语从妤萱的口中缓缓传了出来。

长叹了口气,秦风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里,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接受这个人的改变。

“师姐,我说过,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样子,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你。我相信终有一天,你还会变回以前的样子。”

“罪人,吾已知晓曾经的一切,吾既是妤萱亦是凰灵,当日汝所言,吾甚是感动,故而方有今日饶汝性命。汝若是依旧这般纠缠不清,那便休怪吾不顾昔日之情!”

“昔日之情?师姐,我就知道你没有失去记忆,不要骗我,你刚才还...”

“哧!”

还未等秦风将话说完,妤萱手中长剑便刺入秦风胸口。

“阁下真的以为吾不忍杀汝么?吾来见汝最后一面,只是想告诉阁下,莫要再纠缠不休。前世种种,今世情断,你我恩断义绝!”

“卑贱之人,休要再纠缠我家小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德行,你配的上我家小姐么?残喘苟活的东西,若不是念在小姐为你求情,老身定要让你彻底死透!”

“老太婆,张牙舞爪吓唬谁呢?”

“凌焱,我家小姐有话要讲,你还不速速退下!”老妪冲着凌焱怒斥道。

“我家少主已经陨落,你若是再这般玷污他死后的名声,老夫就是死也要讨个公道!”凌焱面色阴沉的说道。老妪的话已经彻底触怒了他,自家少主再是不好,也轮不到一个外人妄加指责。更何况,自己并不认为自家少主做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即便是自家少主没有拒绝那桩婚事,两族的关系,也会因为妤萱的失踪而宣告破裂。

“放你的狗臭屁!”老妪怒骂道。“那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当年干的还叫人事?如今还妄图勾引我家小姐,其罪当诛!”

“婆婆,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而不是惹麻烦来的。”妤萱拦下老妪,示意她闭嘴。

“罢了罢了,我不管你是妤萱还是凰灵,从今日起,你我再无关系!你是紫翼玄凰族的公主,是创神仙域万众瞩目的女神,我秦风一届废物,配不上你!恭喜你,凰灵小姐,少了一个卑微的追求者,你可以享受自由了!”

秦风半跪在地上,捂着胸前的伤口,缓缓站起身来,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夕阳西下,余光茫茫。

苍峰孤寂,其人更殇!

“他日江湖再相见,你我同是陌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