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七十六章,离开隐逸村

隐逸村外,一处孤山,山谷之内,花海缤纷。

一道小巧的银色身影在这孤山之上的茂密丛林中飞略闪过,最后停伫在花海前面,神色略有些犹豫。最后它还是咬了咬牙走进山谷之中。

当他走进山谷之内时候,扑面而来的不是一如既往的清新花香,而是非常浓郁的酒气,即便这里的冰冷寒气开始渐渐消退,也是遮掩不住这股气息。

“这个家伙究竟喝了多少酒?”小妖皱了皱眉,不满的嘟囔了一句,继续朝着不远处的冰湖走去。

在那冰湖之上,一道孤单而落寞的身影,背靠着巨大的寒冰莲座,手中拎着一个巨大的酒壶,一口又一口的灌入喉中。

小妖瞥了一眼少年周围散落一地的酒壶,心中微微一叹,说道:“喝酒伤身,少喝一点吧。”

只见少年微微摇头,仰起头望着天空,继续灌了一口酒之后,才缓缓放下酒壶,轻声说道:“我知道你来劝我的,我还没有那么娇气,什么打击都受不了。”

“不是怕你想不开嘛。所以才来劝劝你,现在看来好像没有这个必要了。”小妖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

“想开了就没有那么在意了,她本来就像是突然出现在我的世界里的仙子,遥远不可及。从认识她的那一刻开始,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便已经出现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喜欢我,更不知道为什么离开我。更多的时候,我会感觉这一切发生的事情就像一场梦,一场美丽动人却又太过容易破碎的梦境。或许她娇蛮、任性、无理取闹,可是却我却无法阻止自己去喜欢她,去接近她。我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这段短暂的感情,却无法改变她的心。当她把剑刺入我的胸膛的那一刻开始,我便知道,我们不可能了。”

“师姐她...”小妖有些欲言又止,小脸上甚是纠结的模样。

“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去想它,我不骄不躁,不作不闹,只想安安静静的借着烈酒,迷迷糊糊的睡一觉,从此以后,前事种种,与我秦风毫无干系!”

“好,妖爷今天就陪你一醉!”小妖抱着周围一个略小一点的酒壶,与秦风对碰一下,咕咚咕咚的猛灌下去。

“噗!”烈酒入喉,小妖的小脸瞬间变得通红,猛的一口把入喉的酒全部吐出来,“我操,这酒怎么这么辣!”

“哈哈哈!”秦风看到小妖的窘迫,朗声大笑,缓缓站起身来,猛地灌了一口烈酒,然后将手中的酒坛狠狠的向远处抛去,冲天地大声喊道,“总有一天,我要让紫翼玄凰族的人心甘情愿的把你交出来,我要告诉全世界,我,秦风,虽蝼蚁之躯却也能破苍天!”

小妖眼睛微眯,看着面前这个胆大到竟然想要从妖域霸主手里抢人的家伙,心里突然间泛起一丝玩味。这个狂妄的家伙究竟有没有可能成功,要知道,这件事的困难程度,丝毫不比当年紫翼玄凰族那位惊采绝艳的族长率领种族崛起,结束整个创神仙域数千年战乱纷争的难度差。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当年的大乱,给予了那位无数的机遇。可是现如今,除非将整个创神仙域盘根错节的势力彻底搅乱,否则,无异于飞蛾扑火。

-----

三日之后,隐逸村口,所有隐逸村的人都来到了这里,恭送这位即将离开隐逸村的少年。

“不得不说,你这家伙运气还真让人羡慕啊!竟然连村长都允许了你出村,我们这群人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长的什么样子?突然听说你小子可以出村了,气的老子这几天都没睡上一个好觉!”

站在村门口,一群少年少女围在一起,站在正中间的儋懿冲着秦风的胸口砸了一拳,语气酸溜溜的既羡慕又嫉妒的说道。

“儋懿要不然你去求求村长,说不准他老人家一开恩就把你放出去。”翁鹏旬戏谑一笑,开起儋懿的玩笑来。

“草,我要是敢跟村长说,村长当时就得把我活拆了,我还没活够呢!要不你小子就去求求情?”儋懿瞪了翁鹏旬一眼,说道。

翁鹏旬连连摇头,说道:“我可真的怕村长把我给活拆了,这个忙我可帮不了。”

望着这对活宝,秦风笑了笑,无奈的摇摇头。这时,锦菁走了过来,眨着美眸,打量起来面前这位消瘦的少年起来。

“没想到你小子竟然隐藏的这么深,原本以为打败荀淄这已经很勉强了,谁成想你竟然能够与那元尊强者交战,真厉害!”

自从年比结束后,秦风因为养伤一类的原因,并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所以这也算是自年比以后,二人第一次见面。

秦风与荀淄之战的时候,所有人都还为他担心呢,结果谁成想这家伙不仅打败了那位盛名已久的天才,还在隐逸村危难之际挺身而出,打败两大元尊强者,方才挽救了隐逸村的危机。

锦菁这一番言语,也是对秦风的一种感激。如果没有秦风的话,即便那位圣者会赶来,恐怕这隐逸村也会死伤大半。

“锦菁姐谬赞了,那都是老师的功劳。若是秦风单独与那两位元尊强者交战,怕如今已成这地上的黄土了。”

“你也别太谦虚,嘻嘻,第一次发现,原来你这家伙也蛮帅的嘛。”锦菁把玩着青丝,娇笑道。

对此,秦风只能干笑两声,呵呵。

“算了,不欺负你了,去跟你父亲道个别吧,你这一去恐怕要好久才能回来。”

“多谢锦菁姐。”

秦风冲着锦菁等人拱手道谢,旋即转身冲着不远处走去。

“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家伙。”锦菁美眸之中流转着狡黠神色,嘴角翘起一抹笑意。

“父亲,孩儿要走了,您要照顾好自己。”秦风走到秦稷面前,拱手一拜。

“好小子,跟着药王好学本事,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秦稷拍拍秦风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叮嘱道。

“是,父亲,孩儿不会给父亲丢脸的。”秦风小脸上满是坚毅,

“你和紫翼玄凰族凰灵小姐的事,父亲已经知道了,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人家势大,你又年轻气盛,可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啊。”

秦稷毕竟曾经是人界东北地界秦家的人,对于紫翼玄凰一族的可怕,他真的是深刻在心里。那一族所拥有的实力太过可怕,即便自家的家主,面对这一族的人也是毕恭毕敬的,即便那个人的实力还不如家主,但是也万万不敢得罪。

秦风这个小家伙,如今已是锋芒初露,摆脱了那寒气的束缚,开始展现出自己惊人的天赋。心高气傲是在所难免的,再加上年轻人,对于感情的事无法释怀,所以秦稷生怕他脑袋一热作出什么蠢事来?

“父亲放心吧!孩儿知道分寸,不会做出傻事来。”秦风感觉到从肩膀上传来的力道,知道自己的父亲,非常担心自己,心头微微一酸。

“风儿,你是第一次离开村子,外面的世界缤纷多彩,但是你要记住,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外面的世界没有这么多约束,一切都要小心。”

“嗯。”秦风点了点头。

秦稷一把抱住秦风,拍了拍后者后背,而后在后者的耳畔轻声叮嘱道。

“风儿,既然离开了就不要回来了,我们所有的人都会为你守住这个秘密,从此隐逸村再也没有秦风这个人。你的身世需要你自己用实力来挖掘,我们能够帮助你的,就只有尽量保守这个秘密,给予你足够多的时间。这一次,除了你,奈章那小子也会离开隐逸村,不过不是去东青玄宗,而是东北地界,所以他没法来送你了。到了外面,你也要守住隐逸村的秘密,不要说给任何人听,包括你最亲密的人。”

“是,父亲!”秦风双目席上一层雾气,抿着嘴,点头应道。

“好了,男子汉大丈夫当流血不流泪,哭什么?”秦稷放开秦风后,见到后者眼睛上的泪痕,笑道。

秦风袖子擦拭了一下双眼,放下手臂后,灿烂地笑了笑。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穆萨苍老的声音。

“秦风,该走了。”

听到穆萨的声音,秦风冲着秦稷深鞠一躬,说道:“父亲,孩儿走了。”

话毕,便转身跟上药王等人的步伐,开始离开隐逸村。

别了,我长大的地方。别了,隐逸村。

----

而就在距离隐逸村村口不远处的山峰上,一道浅紫色的倩影静静的望着渐行渐远的几人。

“小姐,我们也该离开了。”倩影身后,一位身着赤色长袍的老妪开口说道,“小姐,请恕老身多嘴,如今的他真的是配不上您,您若有意婚配,不知道多少比他杰出的俊杰来登门求婚,您现在又何苦如此伤神呢。”

“婆婆,这件事你就不要多说了,我希望你能够遵守约定,将关于他的一切都烂在肚子里。”妤萱玉手温柔的抚摸着散发着冰凉寒意的彩凤冰雕,美眸中闪略过浓郁的杀意。

“若是他出了什么事,吾便用汝等的鲜血,来祭奠他的亡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