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七十四章,骤然变脸

突然听到娇喝声音传了出来,凌焱与半空之上的那人转过头去,望向那声音来的方向,只见一道,淡紫色的身影出现在那里。

“老身参见小姐,”半空之上的那人冲着这道淡紫色的身影单膝跪地而拜,甚是恭敬的说道,

“起来吧!”妤萱冲着那人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拘泥这些虚礼,

“凌老,当年之事如何?待吾回族定会给阁下一个说法,所以还望凌老现在不要过分追究。”妤萱转过头对着凌焱说道,

凌焱冲着妤萱拱了拱手,应承道:“一切均由凰小姐决定,凌某断无异议。”

“既然凌老不过分追究这件事情,那么还请离去吧!给吾等一些时间。”妤萱依旧是那副冰冷的模样,言语中不得不夹杂着一丝感情,

“小姐,老身终于等到小姐了。”天空上的那人来到妤萱身边,离近了一看,才知道这正是一位老妪。老人家泪流满面,神色异常激动,“小姐你可知道,当年你莫名其妙的失踪,族长差点把这创神仙域掀了个遍,如今已是愁白了半头白发。”

“父亲他还好吗?灵儿不孝,让他担心了。”妤萱同样是美眸中弥漫着泪光,声音沙哑。

“如今小姐回来了,相信族长一切烦恼都没有了。”老妪擦拭掉眼角的泪痕,慈祥的说道,“还不知道这位是?方才老身不明情况,贸然出手,还请不要见怪。”

“前辈哪里的话?前辈护卫师姐心切,可以理解。晚辈岂敢埋怨前辈。”秦风向前走了两步,握住妤萱的玉手,冲着老妪点头致意。

玉手被秦风紧紧的攥在手中,妤萱嘴角牵起一丝笑意,这家伙也知道心急嘛。

老妪见到秦风牵着妤萱的玉手,浑浊的老眼中泛起一丝怒意,但是瞧见妤萱娇颜上满是幸福的神色,老妪只得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只要小姐喜欢就好,其他的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不知阁下是哪家的公子?”老妪躬身问到,对于他们这些缘故种族的人来说,选婿的标准还是很严格的。虽然说小姐钟情于他,但是如果*太差的话,恐怕还是不太容易过关啊。

“说来惭愧,晚辈没有什么*,唯一身残躯耳。”秦风微微摇头,遗憾的说道。虽然他这是在妤萱族人的面前增加分数,但是看来,即便是自己说自己是药王的徒弟,恐怕在他们眼里,也不过如此。

即便是那东青玄宗,恐怕来不及这位老妪背后的势力大啊,君不见,这老人家出现的时候,就连药王、穆萨都不敢大声言语嘛。

自己这个未必能被东青玄宗接受的人,说与不说,恐怕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即便是自己说了,也不过是徒增笑话罢了。

“阁下莫要自谦,方才老身见到了那药王,东青玄宗与幽兰谷关系甚佳,我族与也同样与幽兰谷来往密切,如此算来倒也是自己人。”老妪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虽然东青玄宗在族中还不够格,但是运作一番,把这小子挂到幽兰谷的名下,倒也是能堵住那帮人的嘴。如此一来,事情倒也不算太过难办!

“婆婆你就听他胡说吧,他小的时候您还抱过他呢?现在怎么又不认识了呢?”妤萱调皮的眨着眼睛,美眸之中流光闪闪。

“老身抱过他?”老妪面带疑惑的问道。

小时候被自己抱过,那一定是与自家两位小姐关系密切之人,爱屋及乌之举,可算下来也一共没有几位啊。

想了半天,老妪有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摇了摇头,苦笑道,“还望小姐明言,老身着实想不起来了。”

“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这家伙也同我一样,转世重生,直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记忆,所以他胡说八道也很正常。婆婆您忘记啦,神之子大会上的冠军。我也很庆幸,可以在这里碰到他...”就在妤萱为老妪解释秦风来历的时候,突然发现老妪原本慈祥的面容,开始变得狰狞起来,狠厉的目光,直指秦风。

“婆婆,您怎么了?”妤萱娇躯前移,挡在秦风面前,冲着老妪问道。

妤萱生怕哪句话说错了,面前的人,愤怒出手,所以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身后的人。

“前辈,晚辈哪里得罪了前辈么?如果是的话,晚辈在这里表示歉意。”见到老妪急转直下的神情,秦风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只好说些好话先稳住老妪再说。

“罪人,离我们家小姐远一点,如果你再这般纠缠不休,休怪老身无理了!”老妪一声怒喝,苍老的身躯拦在妤萱身前,将秦风震飞出十几米之远。

“秦风...婆婆,秦风现在实力只有聚灵境界,他挡不住您的威压的。”妤萱梨花带雨般的哭诉道。

只可惜,老妪强横的威压如同一道硕大的光幕,将妤萱生生拦了下来,无法走过老妪身后一步。

老妪干枯的手掌探出,冲着秦风狠狠的攻了过去。

突然间天空中一只黑色巨手缓缓汇聚成形,冲着老妪狠狠袭来,随着这只巨手的出现,周围的空间都产生了剧烈的震动。

老妪见到有人插手,只得放下秦风,应对那人。右脚猛踏地面,一团赤红的火焰爆涌而出,是红色的火焰逐渐凝成一道虚幻的彩凤,彩凤巨大的身躯挥舞着双翅,一阵阵狂风呼啸而起,将周围的一切都掀飞到半空之中,随后坠落,砸在地上引得一阵漫天烟尘。

“轰!”

黑色巨手与赤红彩凤轰然碰撞在一起,一道凶猛的能量从碰到中心轰然扩散开来,周围的空间都在这股猛烈的能量冲击之下化作粉尘。

老妪双手负于胸前结出一道奇异的手印,随着这道手印的出现,那天空之上的赤红彩凤也变得耀眼起来。

“咛!”

那只赤红色的彩凤一声长鸣,挥舞巨大的双翼激起漫天的火焰,笼罩在彩凤的周围。一股磅礴的气息爆涌而至,一道犹如烈日般耀眼的光轮赫然出现在彩凤的口中。

“咻!”

散发着,刺眼光芒的光轮,犹如划过天际的流星一般,冲着黑色巨手爆射而去,从那光轮之上泛涌而出雄浑的威压,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更为重要的是,那只黑色的巨手在这道狂猛的攻击之下,开始变得摇摇欲坠。

“咔嚓!”

突然间天空之上想起一道震天响雷,一道雷鸣划过天际,将那半空之中的空间划出一道缝隙,犹如那活在远古的巨人,缓缓睁开沉睡的双眼,散发出凛冽的气势。

在这道缝隙出现之后,一只巨大的黑色巨鲸从这到空间裂缝中显现出身形,摇晃着巨大的身躯,散发着浓郁的威压,给予所有人以强烈的震撼,以及视觉冲击。

“呼!”

随着那道黑色巨鲸张开大口,原本与那彩凤僵持不下的黑色巨手被黑色巨鲸吸入口中,随着这黑色进入体内,巨鲸的身形变得愈发凝实。

“吼!”

只见那黑色巨鲸一声大吼,将那奔袭而来的刺眼的光轮生生震退,原本光轮之上,散发着刺眼的光芒,如今也是萎靡不振,变得暗淡起来。

“咛!”

见到自己的攻击被击退,那赤红的彩凤似乎是具有灵感一样,愤怒的一声长鸣。随后双翼挥舞,巨大的身躯冲着那黑色巨鲸奔袭而去。

那黑色的巨鲸似乎也是有着一丝灵魂,犹如被触怒了威严一般,雄浑的怒气四散开来。那股狠戾的气息让所有人都为之颤动,黑色巨鲸晃动着的巨大的身躯,同样是朝着那飞奔而来的彩凤爆射过去。

“嘭!”

随着这股猛烈的劲道的冲撞,都是被震得倒飞出去。

“老家伙,你想把你家小姐带走那里带走好了,但是在我的地盘上动手你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稳住身形之后,凌焱愤然喝道。

“此事与你何干,莫要往自己脸上贴金,你凌焱还不够这个资格!”老妪也是恶狠狠的瞪着凌焱,厉喝道.

两个人实力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打下去只会是两败俱伤。

这时,妤萱站了出来,说道:“凌老,婆婆,你们先住手。凌老,你先带秦风下去,我来说服婆婆可好?”

“希望如此吧。”凌焱瞪了老妪一眼,袖袍一挥,卷起秦风,离开了这里。

“婆婆你为何这样心狠,秦风他哪里得罪您了?”妤萱美眸微红,说道。

“小姐,老身绝不允许你们在一起,不仅是老身,我相信族内所有人都不会同意。”老妪强行压住心中的怒火,用温和的声音对妤萱解释道。

“可是他与妹妹的婚约已经解除了,为什么不允许我们在一起?婆婆,我知道因为那件事,你们并不喜欢他,可是那种强制性的婚约,又有谁会喜欢呢?婆婆,您从小便宠爱灵儿,为何不愿意灵儿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呢?”妤萱的声音有些沙哑,她不明白,为什么婆婆要生生葬送自己的幸福。

“小姐,老身这么做也是为了小姐好,若是小姐继续这般执迷不悟,老身也只好将小姐打昏,带回族中。即使小姐会恨上老身,老身也顾不得这般许多了!”老妪神色肃穆,丝毫没有了方才的那种慈祥模样。

“如果您真的不肯放过秦风,那便连我的性命也一同取了去吧!”

老妪双目微眯,一向温婉的大小姐,竟然不惜以性命相威胁,以保全那个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