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七十章,林兰雾雨与风怜,郎君莫语妤阑姗

微凉的清风,挟着细微的淡淡香气,拂过脸颊,却是莫名的温馨。几日前的一场大战,几乎将整个隐逸村都生生摧毁了,故而穆飒便开了先例,允许村人出村。随着邯怠被封印,攻入隐逸村的灵兽们再也没有能够挑起大梁的高手了,所有人皆是被穆飒等人绞杀,一个活口都未曾留下。

隐逸村外,一座山脉之中,一处花海,笼罩了整座大山。如腾蛇般蜿蜒曲转的山脉,皆是淹没在了这漫山遍野的花瓣之下。纤细碎小的花瓣,绵延数里之广,微风掠过,层层涟漪拂动,如海浪一般,美不胜收。

整个即墨丛林中唯一一处景色最佳的地方,被凌焱大手一挥分给了秦风,山外则是凌焱亲手布置的阵法,若是没有凌焱允许,谁也别想进入这花海之中。这片花海便是凌焱用来给秦风养伤之地,虽然少主消散,但就冲秦风为了少主挨了这么些年寒气侵蚀,凌焱也要把他治好。

妤萱脚踏彩凤,伫立在半空之上,俯瞰着这片花海,美眸之中闪过一抹喜悦。这一日来探望秦风,可是苦求了许久,药王方才应允下来的事情,想到马上就可以看到那家伙了,妤萱脸颊也是微微一红。

药王瞥了一眼身旁的妤萱,浑浊的老眼中闪过发杂的意味,若以以前,药王怎么也不会同意这两个人在一起。可是如今,这种事已经不是自己可以说了算的,虽然关于秦风的是凌焱圣者只字不提,但是药王还是看出来,这小子来头不小,而且根本不是邯怠那老家伙口中说的什么陛下。

想到这里,药王在心里把邯怠祖宗八代骂了个遍,你丫的认主人认准点行不行,要不是你弄得这个操蛋事,老子何至于里外不是人?现在这几个徒弟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了!

药王的心里的纠结,妤萱自然不是太关心了,少了药王的阻拦,自己与秦风在一起的最大阻碍终于消失,这也让妤萱最近心情非常的好。

“老师,还要多久才能把门打开呀?”妤萱两只手拽着药王宽大的袖袍,撒娇道。

“快了,快了,圣者布置的重重阵法,虽然繁琐了一些,但好在安全。这么多天都等下来了,怎么现在这么急躁?”药王笑了笑,说道。

妤萱被药王的话说的俏脸绯红,没好气的瞪了药王一眼,娇嗔道:“老师!”

“哈哈哈,也就是提到秦风这小子能让你露出这小女儿姿态,若是换做其他人,怕是你都不会给个好脸色吧。”妤萱羞哒哒的样子让药王爽朗大笑。

妤萱玉手捂着羞红的俏脸,跺了跺脚,然后转过身去不理药王。娇躯一闪,妤萱脚下的彩凤飞身掠到地上。

置身在这花海之中,漫天响起袭人,如此美景,哪里是其他地方能够看到的呢!妤萱娇躯轻如飞燕,踏在这花海之中,竟是没有折断一花一叶。少女的身姿美如九天仙子,有这涓涓花海之内,翩翩起舞。

少女、花海、美景。

如诗如画、如梦似幻。

少女银铃一般的欢笑声宛若一曲琴音,琴弦跳动,如风拂过,与山谷间团簇缤纷的花海浑若一体,仿佛是花中仙灵在夜色中窃窃私语。微风中簌簌撩动,摇曳之声,都美得令人心悸。

当阵法大开,一道白光爆发出来,将这一老一少包裹进去,片刻之后,白光消散,天地间的一切都焕然如初。

朦朦胧睁开略有些干涩的双眼,虽然强光散去,但是眼睛之上依旧残留着些许剧痛感觉。

花海依旧,但是如坠冰谷,处处冰晶闪烁着冰蓝光芒,寒气逼人,让妤萱娇躯不禁有些微微颤抖,俏脸上也是浮现出一抹苍白。

药王袖袍一挥,一股火属性的灵气包裹住少女被冻得不断发抖的娇躯上,随着这团火焰的出现,少女身旁的冰冷也是消散不少。

“你这丫头,不让你来你偏来,这不是活受罪呢嘛。”妤萱的瑟瑟发抖的样子让药王不禁微微摇了摇头,埋怨道。

“老师,我没事,不知道这里这么冷,秦风他能不能受得了,他天生体寒,最怕冷天,阿嚏...”妤萱抱着双臂,担忧的说道。

“秦风那里的寒气会更胜,你还是回去吧。”药王看着妤萱倔强的俏脸,叹了口气,说道。

妤萱微微摇头,没有丝毫的犹豫,不理会药王,直冲花海伸出走去。

花海深处,一座已经被寒冰冻结的草庐赫然映入眼帘,草庐旁,一潭冰湖,白茫茫的一切,显得异样的凄冷。

皑皑白雪之中,一道消瘦的黑色身影盘膝坐在冰莲之上,略显宽大的黑袍遮掩住了少年消瘦的身躯。散落的黑发中夹杂着缕缕灰白,遮掩住少年苍白清秀的小脸,依稀可见的年少青涩,少年双目紧闭,眉头紧皱。

少年双手放在双膝之上,摆着一道奇异的手印,身躯周围环绕着冰蓝色的寒气,随着少年的呼吸,起伏不定。

“秦风...”

看到坐在冰莲之上的少年,妤萱美眸中泛起泪光,妤萱自然知道这弥漫在整座山谷里的冰寒之气是怎么来的。秦风为了独自对抗九冥黑炎熊等两名元尊强者,强行使用体内的那股阴寒之气,虽然爆发出来的力量惊天动地,但是秦风毕竟不是元尊强者,大战之后无法收回的磅礴寒气,又岂是一个聚灵实力的小孩子能够控制的?

自己听小妖提起过,秦风这个冰属性的修灵者完全是依靠强行炼化体内的那股阴寒之气才得来的,寻常冰属性的修灵者可以将天地间的冰属性灵气吸纳炼化为己用。但是秦风不能,他并不是纯粹的冰属性修灵者,他只能忍着如针蚀骨般的剧痛强行炼化那股寒气,将那股寒气收为己用,但是这些冰属性的灵气用一点便少一点,想要补充,便要再次忍受这那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继续炼化那阴寒之气。

炼体层次的阴寒之气便已经令眼前这个少年痛不欲生,那么这些天来,面对着浩如烟海的元尊层次的阴寒之气,妤萱难以想象秦风究竟是如何坚持下来的?那股寒气的余波便足以将这山谷冻为冰河,正面应对那寒气的秦风,该承受多大的痛苦啊!

“妤儿,为师...对不起!”

药王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当初把秦风当枪使,让他动用那股寒气去与九冥黑炎熊二人拼个你死我活。或许秦风不知道自己想置他于死地,但一定知道大战过后,他要一个人承担下那元尊层次的阴寒之气。可是那个少年义无反顾的答应下来,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从小长到大的家园,保护虽无血缘却胜似亲人的秦稷,保护这个相识不久却深深喜欢的妤萱。

与秦风做的相比,自己的下作手段,让药王都为自己感到羞愧。但是药王并没有后悔,如果时间还能从来一次,他依旧会这么做,秦风想保护自己的亲人爱人,自己又何尝不是?妤萱、小妖虽非亲人,在药王眼中,何尝不是将她们视如己出,自己选择下作的手段,又何尝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自己拥有那位陛下冠绝天下的实力,又岂会背后害人?

“老师,既然秦风他当时没有拒绝您,那现在他也不会怨恨您,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我们敬重您,请不要让我们绝望好么?连这个世上最相信的人都会陷害自己,我们还能去相信谁呢!”妤萱轻柔的声音带着一丝乞求、一丝哀怨。她不恨药王,因为药王所做的都是为了保护自己几人,但是这种被最亲近的人背叛的感觉,也却是让人难以释怀。

说完这些,妤萱不由自主的缓缓向着那冰莲之上的少年走去,药王长叹了口气后,转身离开了这里,给这两个年轻人一些属于他们的空间吧,这或许是自己唯一能做的了。

妤萱走到少年身边,静静的观详着这个,这么多年唯一一个能够在自己心里牵起一丝波澜的家伙。和东南地界那么多优秀青年相比,他不是实力最高的,不是相貌最英俊的,不是最会说甜言蜜语的...但就是这么个并不出众的少年,却让自己这个东青玄宗的小公主一般的天之骄女为之着迷。

很多时候,妤萱也都在想,自己为何会喜欢上眼前这个家伙,这种感觉就想隐藏在内心深处无法抗拒的一样,莫名其妙的喜欢,莫名其妙的忧伤。

“我的脸上刻了字吗?念与我听可好?”

沙哑的声音略有些慵懒意味,扬扬入耳,让人难以抗拒。妤萱目光移向秦风不知何时睁开的眼眸。

他漆黑如墨的眼眸深蓄笑意,温暖和煦,如沐春风。轻柔的感觉仿佛是那雪后初晴的阳光,煦暖而清新。

少女嫣然一笑,那一抹笑意,让天地失色,万物沉沦。仿佛开在料峭悬崖上的花朵,分明生的娇弱,却有着令他似曾相识的固执。

“林兰雾雨与风怜,郎君莫语妤阑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