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六十九章,短暂相聚,生死别离

“这股寒气是...”

自那幽幽黑洞之中传了出来的刺骨冰寒笼罩全身后,白衣老者眼眸中立刻浮现出一抹忌惮的神色。略有些熟悉的味道,让白衣老者不禁回忆起了这股寒气的主人。

“穆飒,你二人负责将人群疏散,百里之内,不得有人在场。”白衣老者袖袍一挥,冲着穆飒与药王二人下着命令道。

“喏!”穆飒与药王皆是双手叠放在胸前,行礼说道。

“轰!”

就在穆飒与药王正打算转身离开之际,那被寒气冰封住的空间黑洞外侧的一层冰壁瞬间被崩碎。一道血红灵芒形似飞箭,快若闪电般的向着药王爆射而来。

“嗡!”

就在那血芒飞箭即将击在药王身前时,药王身前的空间泛起一阵涟漪。一道白色身影赫然出现在药王面前,手臂前伸,手掌探出,生生拦下那道血芒飞箭。

“空间绞杀,破!”

白衣老者双目萎缩,声音中涌现出丝丝厉色。又是一股空间之力从白衣老者宽大的袖袍中汹涌喷出,身前的那面空间之壁缓缓蠕动,一个呼吸间,便将那血芒飞箭包裹起来。

“嘭!”

雄浑如海的空间之力如同一条条锁链,将那血芒飞箭紧紧捆绑起来。随着白衣老者干枯的手掌紧紧一握,那道血芒飞箭瞬间便被这浩渺的空间之力绞杀成了碎片。

“穆飒,带人离开,快!”一击击溃那血芒飞箭,白衣老者头也不回的冲着身后的穆飒二人说道。

“狗东西,放下灵儿!”一道厉喝声从那幽幽黑洞中传了出来。

“不要管他,你们赶紧离开!”白衣老者眉头微皱,冲着穆飒二人嘱咐道,而后目光便望向那空间黑洞中飞奔出来的黑影,冷笑一声,“有本圣在,还容你翻了天不成?”

话音一落,白衣老者身形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下一秒钟便出现在了那道黑影面前,白衣老者掌中一团黑色火焰缓缓喷出,袭向那黑影。

“咻!”

瞥了一眼袭来的黑色火焰,‘秦风’嘴角戏谑微翘,血红的眼瞳上掠过一抹杀意。右手凌空一握,一杆充斥着血红灵芒的长枪赫然浮现,‘秦风’手臂一展,那杆血芒长枪便直奔那黑色火焰射去。

“嗙!”

一黑一红两道凶猛的能量在半空中轰然相撞,眨眼间,自那碰撞中心上便扩散开一股汹涌磅礴的浩渺能量。甚至就连那碰撞周围的空间都开始阵阵晃动,一道道空间裂痕在那碰撞周围的空间撕裂开来。

“哼,这点本事也想逞威,痴人做梦!”白衣老者冷哼一声。旋即,双手手印开始变化,原来越多的黑色火焰从白衣老者身上爆射出来。

“老杂毛,给我滚开!”一击被阻,‘秦风’猩红的双目中杀气愈发强盛,口中传出来的话语也越加狰狞。

话毕,‘秦风’也是手印一翻,在胸前摆出一道奇异的手势。随后,‘秦风’背上瞬间生出一对足有数十丈宽的血红色骨翼,略有些虚幻朦胧的骨翼散发着浓浓的威压,就连周围天地间的灵气,也开始有些颤抖。

“这是...”白衣老者眼眸中闪烁出一抹异样的惊诧,声音中也泛出丝丝难以言喻的悸动,“鲸魂遮天翼!”

那血红骨翼刚一展翅,堪比滔天的汹涌灵气如同奔流之江河,汇聚到‘秦风’奇异的手印之中。天空之上,黑云压顶,阴暗的天地仿佛如临末日一般,给人一种极为压抑的感觉。

‘秦风’手印一翻,双手之上的那团灵气瞬间笼罩全身,短短三息时间,那团灵气便凝聚出一道巨大的人形虚影。那道巨大的人形虚影背后,同样展开着数千丈的血红色的骨翼。

“吼!”

那道巨大的人影朝天一声巨吼,那般声响,悲怆雄浑,毗邻洪荒。人影一根手指探出,泰山压顶一般气势,直奔白衣老者袭来。

“黑魔青藤,魔焰焚天!”

白衣老者晃了晃头,把脑海里中的疑惑悉数甩了出去。手指轻弹指上戒指,一株一米多长的黑色藤蔓赫然浮现眼前,缠绕在白衣老者的手臂之上。刹那间,一股比起以往更加猛烈的黑色火焰爆涌出来。

“咻!”

那股黑色火焰不断缠绕成为一道螺旋状的虚影,如同一道盘旋的波纹,冲着那袭来的指影冲着。

“嘭!”

两股力量猛然相碰,随之一道猛烈的冲击扩散开来,那道狂猛的冲击瞬间便将数百米的空间震得粉碎。一道数百米宽的空间黑洞缓缓浮现出来,不断的鲸吞着周围空间的狂猛能量,远远望去,就如同一只来自远古洪荒的饕餮巨兽,肆无忌惮的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黑色火焰汇聚的火焰螺旋被这股冲击生生震碎,这些火焰瞬间变燃起漫天火海,炽热的高温,就连数里之外的地方都可以感受的到。而那道人形虚影的手臂也是被震碎,就连的虚幻的身躯也是斑斑裂痕,遍布全身。

“阁下究竟是何人?竟然可以施展出我族武学?”白衣老者袖袍一挥,那漫天火海缓缓收回袖中,冲着‘秦风’质问道。

‘秦风’望着那显露出苍老身形的白衣老者,血红眼眸中的杀意消散不少,手印一翻,那虚幻的人影收入体内,就连那副骨翼也同样收回。

“焱老,你...还认得我么?”显露出身形的‘秦风’缓缓开口说道,声音有些沙哑。

“你是...少主?”白衣老者身形一闪,来到‘秦风’身旁,近距离的看着‘秦风’血红的眼瞳、血红的头发,激动的老泪纵横。

‘秦风’同样是眼眸中泛出泪光,“是我,焱老,”

“少主,你还活着,太好了,老奴终于见到你了!”白衣老者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笑道,“相信族长他知道你还活着,一定会更高兴的。”

当‘秦风’听到‘族长’这两个字之后,小脸上的兴奋瞬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则是阵阵狰狞之色,沙哑的嗓音中满是寒意:“告诉他,然后再让他在亲手杀我一次,再来一次大义灭亲么?”

“少主啊,族长他当年也是身不由己,你又何必...”

白衣老者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秦风’挥手打断,‘秦风’站起身来,望着天空,眼眸中浮现几许复杂意味。

“当年...看来时间已经过去好久了啊,焱老,你也不要再叫我少主了,该还给他的我都还了,你们的那个种族从他亲手将我凌迟处死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再无瓜葛了。”

‘秦风’握了握手,长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无愧于天地,无愧于族群,这缕残魂还能支撑多久,我也不知道。可怜了这个小家伙,要替我担下这咒印,继续过这不是人过的日子。”

“咒印?少主,你把手伸出来让老奴为你看看病情可好?上天垂怜,让老奴能够再次见到少主,就算是拼了老奴这条老命,也要把少主你治好!”见到‘秦风’神色黯淡,白衣老者也是有些心疼,开口说道。

“看了又如何,只要我还活一天,那咒印就一天不散,那狗日的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我,就算是死了,也在我体内下了这么个咒印,让我就算是没死,也过不了人过的日子。更何况,即便我死了,这咒印依旧会对这具身体的主人继续摧残,生不如死。”‘秦风’摇了摇头,叹息道。

白衣老者伸出干枯的手指,搭在‘秦风’的手腕上,一缕灵魂进入‘秦风’体内,查探着后者体内的病情。突然,白衣老者那搭在‘秦风’手腕上的手一阵颤抖,苍老浑浊的双目中一股怒意不止。

“这帮该天杀的王八蛋,杀人不过头点地,还特么的没完了!几万年来,我们何曾亏待过他们,现在轮到他们鼎盛起来,反倒这么对待我们,狼子野心的狗杂碎,喂不饱的狼羔子,当年若非我们,他们一族早被人灭了,如今丝毫不念恩德,竟然对少主下此狠毒的咒印,其心可诛啊!”白衣老者身躯内爆涌而出一股戾气,悲愤之情溢于言表,紧握的手掌丝丝鲜血流淌之下。

“得于斯者毁于斯,当年因实力而称霸,如今因实力而没落,在这个人命贱如蝼蚁的世界里,哪有那么多的恩情可言啊。他们生怕族群的再度崛起,所以对族群看的很严啊,但凡有杰出青年的出现,都会招致灾祸。当年,我也是太过心高气傲,没有防备族群里的叛逆。”看着气氛的老脸上阵阵狰狞的白衣老者,‘秦风’微微长叹息,说道。

突然,一阵眩晕感觉涌上心头,‘秦风’扑通一声,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白衣老者急忙一把扶住‘秦风’。

“焱老,我命不久矣,有件事我想拜托你...”‘秦风’艰难的抬起手,搭在白衣老者手腕处。“灵儿她苏醒之日将在不远,求你保护好他,不要让她重蹈我当年的覆辙,我们这些人中,只有她有希望挑起大梁,万不可意气用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