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七十一章,今日为你一舞,此生再不予他人

秦风伸出手掌,一把将妤萱的玉手握在手心,白皙的玉手宛若无骨,触之温凉,如享丝滑。妤萱不闪不避,任由秦风握住自己的玉手,虽娇颜羞红,却如含丝丝甜蜜。只是秦风那入手冰冷的温度,让妤萱心中微微一颤。

“唯你一人可见尔。”

秦风嘴角微翘,浮现出一抹笑意,淡淡言道。望着少女美眸的目光清澈真挚,笑容和煦,如临清风。

少年少女,第一次牵手、第一次说情话,情人对视,个中滋味,如痴如醉。

“让我出战多好,总好过你还要付出这般代价,险些丧了性命。”妤萱一手被秦风握住,另一只手轻抚着秦风的脸颊,触摸着少年日渐消瘦的脸颊,妤萱心疼的说道。“这几日,苦了你了。”

“不苦,这么多年,早习惯了。”听了妤萱的话,秦风小脸上的笑意愈发强盛,就连眼睛都开始微眯起来:“如果换成你去了,我放心不下。”

“本小姐实力比你强好不好。”见到秦风竟然怀疑起自己的实力,妤萱美眸瞪了他一眼,娇嗔道。

秦风微微摇头,轻声说道:“就算你成圣成皇,我也不放心让你一个人去面对危险。”

“真霸道。”妤萱努着嘴嘟囔道,玉手拂上秦风散落的发丝,捋着秦风的头发,说道,“我来帮你梳头吧,瞧你头发乱的,跟个叫花子一样。”

妤萱走到秦风身后,玉指轻弹指上的戒指,一把木梳浮现在玉手之上。妤萱的动作轻柔缓慢,木梳划过发间时,清香怡人,不知不觉中竟是将脑海中的疲倦驱散不少。

这种事终究还是女孩子最擅长啊,秦风在心里暗自感叹一番。

“想什么呢?”妤萱为秦风梳着头发,瞧见秦风微微叹息,不觉有些好奇,问道。

秦风颇有节奏的敲着手指,说道:“能够让你这天之骄女屈尊为其梳头,天地间又能有几人?我秦风不知哪世修来的福分,能够让你垂青。”

“好了。”妤萱拍了拍双手,说道,“还算你有点良心,也不枉本小姐这么费心的帮你梳理头发。”

秦风探出右手,掌心上一团冰冷的寒气浮现出来,缓缓汇聚成一面冰镜。青冠高束,黑发过肩,显露出少年略有些青涩的清秀脸庞。望着镜中的自己,秦风心中不由暗叹,自己的样子也称得上俊秀。

这满头黑发平时都是随意散落,很少有束起的时候,所以就算是秦风自己都从未详细的打量过自己的相貌。

“本小姐的眼光还不算太差,蛮帅的!”妤萱玉手托着香腮,仔细观详着秦风清秀的小脸,半响过后,方才缓缓说道。

妤萱的话让秦风颇有些哭笑不得,苦笑一声,说道:“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夸你自己啊?”

“当然是在夸你喽,本小姐天生丽质,还用自己夸自己?”妤萱就像一个骄傲的小孔雀,一挺琼鼻。“若是本小姐寻个郎君,长相差得离谱,回到宗派,怕是要被月兮师妹笑话死了。你呀,勉强及格喽。”

秦风摸了摸鼻子,不言不语,刚刚出现的一点信心被这死丫头打击的面目全非,这时候,还是少说话为妙。

“月兮?”

妤萱突然提到的一个名字倒是让秦风突然间提起一丝兴趣,早就听说在东青玄宗内,只有两个师姐能镇得住小妖。一个是妤萱,另一个便是妤萱口中的月兮师妹。当初第一眼见到妤萱的时候,妤萱那冰冷的俏脸,秦风直到现在还是记忆犹新,貌似当时小妖还跟自己说到过宗派里还有个更冷的,秦风想象的出来。

冰山。

应该...很好相处吧?隐逸村也有个冰山美人,那便是盛名已久的天才少女,沐卿。秦风小的时候见过她一面,不过只是远远望了一眼,就已经感觉到如坠冰谷一般。

想到沐卿,秦风不由的摇了摇头,这种性格的女孩子,还是敬而远之为妙。万一惹火了人家,到时候自己连个帮手都没有,妤萱...估计是会站到那个师妹那里去的。

突然,秦风只觉得耳畔传来一股剧痛感,原来秦风在思考怎么打理好以后的人际关系的时候,脸上表情的变化自然被心若菩提的妤萱看在眼中。玉手探出,揪起秦风的耳朵便狠狠的拧了起来。

“怎么?还没见过月兮师妹,就开始惦记起人家来了!”妤萱眨着美眸,盯着秦风的眼睛,声音中略有些醋意的说道。

“你不要那么多疑好不好,我连人家的面都还没见过,哪里会有什么别的心思,先松手好不好?”

“哼,这次便先放过你啦。”妤萱缓缓松开玉手,看到秦风耳朵被自己拧的通红,妤萱抿着红唇,言道,“对不起,弄疼你了吧。”

“下手没个轻重,这以后要是真把你惹怒了,你不得把我打个内伤啊。”秦风揉着发痛的耳朵,不满的嘟囔道。

“人家都跟你道了歉的,还生气,小气鬼。”妤萱气鼓鼓的说道。

秦风站起身来,看着妤萱气鼓鼓的样子,温和一笑。

妤萱被秦风看的俏脸绯红,嘟囔道:“我脸上刻了字吗?就知道直勾勾的盯着人家看。”

“林兰雾雨与风怜,郎君莫语妤阑姗。”

“嘁,这不是本小姐的诗句嘛,你这属于盗窃行为。”

“盗窃就盗窃吧,我大字不识几个,写不出什么称赞美人的诗句来。”秦风牵着妤萱的手,说道,“这山谷是即墨丛林唯一一处有此花海之地,我们牵手同游可好?”

妤萱微微点点头,应允下来。二人牵着手,脚踏在这深谷之中的花海之上,放下一切,逍遥漫步。

“秦风,回到宗派之后,我可能没法陪伴你了。”沉默了许久,妤萱还是开口说道。

“怎么回事?”突然间涌上来一丝不好的预感,让秦风眉毛一挑。

“幽兰谷的选派名额下来了,被选中的是我,这种事没有办法拒绝,你知道的,虽然东南地界四大宗派虽然看起来威风八面,但都是中央大陆那些顶尖势力在边远地区的代理人。宗派内的一些优秀弟子如果天赋不错的话,会被幽兰谷吸纳进去,成为他们的正式弟子,享受更多的修炼资源是一方面,宗派内的人也乐于利用这个机会拉近与幽兰谷的关系,所以我...”妤萱低着头,抿着红唇,说道。

听到妤萱的解释,秦风沉默片刻,长叹一声,双手搭在妤萱的香肩之上,对上后者微抬起来的美眸,说道:“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无论你做的是什么选择,我都会支持你。我会好好修炼,去幽兰谷找你,不过,幽兰谷里肯定有很多人追求你,你可不要把我抛弃喽。”

说道最后,秦风半开玩笑的话逗得妤萱莞尔一笑,离别的伤感之情也被冲淡的不少。

妤萱美眸瞪了秦风一眼,狡黠的说道:“那可没准,万一你太笨,来不了幽兰谷,说不准本小姐就会被谁骗走了呢。”

“那我还是不去了。”秦风垂着头,假装很失落的说道。

“你敢!”妤萱美眸狠狠的瞪了秦风一眼,莲步踩在秦风脚上,气鼓鼓的说道,“只要你有心,本小姐等上你十年二十年,又如何。”

妤萱伸出玉手,一把攥住秦风的脖领,将后者拉倒自己面前,鼻尖与鼻尖之距不过一指。

“秦风,你给本姑娘听好了,若是本姑娘喜欢的,无论千难万险,都会去争取。拿出你对战元尊强者的气魄来,连元尊强者都可以战胜的你,难道还会对那些同辈之人而畏惧吗?我妤萱非你不嫁,你一届男儿,何惧这天地间万千匹夫?”

秦风强忍着脚上的剧痛,双臂环在妤萱盈盈一握的纤腰上,如兰似麝的香气涌入鼻中,顿时令秦风有些心猿意马的冲动。

秦风摊开手掌,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手指大小的冰雕,栩栩如生的冰蓝火凤,正是妤萱施展‘火凤展翼,八方灭寂’时出现的那只浑身弥漫着火焰的火凤。

“知道你最近回来看我,所以炼化寒气的时候用冰湖的水做的,元尊层次的寒气虽然不好控制,但是做出来的冰雕还是蛮结实的,我放在怀里好几天了,都没有化,应该能放很久。喜欢么?”

“大傻瓜,你冻坏了怎么办?你知不知道你炼化那股寒气多困难,还要费劲心思为我雕这冰雕,我宁可不要这冰雕,也不愿意见你受此痛楚。”

“我秦风身无长物,能送你的礼物,也只有这个了。你若不喜欢,我岂不是白白浪费这番心血了。”

“秦风,本小姐今日为你一舞,此生再不予他人。”

话音一落,妤萱娇躯一闪,赫然出现在那花海之中,轻步曼舞起来。优雅的舞姿闲婉柔靡,纤弱娇躯轻若徐风,妙态绝伦。那花海之中的少女,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玉袖生风,典雅妩媚。

“飘然转旋回雪轻,

嫣然纵送游龙惊。

小垂手后柳无力,

斜曳裙时云欲生。”

花海之中的冰晶被少女翩翩舞姿掀起,弥漫半空,闪闪灵光,夺目璀璨。在那漫天冰晶的映射下,少女优美娴熟的舞姿愈发勾人心魂。千般娇姿,万般变化,似孔雀开屏,似莲花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