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六十四章,陛下之气,元尊之力

秦风缓缓走到几人身前,当看到妤萱俏脸上挥之不去的苍白,秦风有些心疼。这个倔强的女孩,承担下了九冥黑炎熊的攻击,那九幻迷阵虽然虚虚实实让人捉摸不透,九冥黑炎熊的一击也同样落空。但秦风还是察觉的到,还是有着一部分能量分摊到了她们身上,而这部分能量,绝大多数都被妤萱扛了下来。

所以当着九幻迷阵渐渐消失之后,妤萱的气息也开始有些萎靡,毕竟是元尊高手的攻击,不是一般人可以抗衡的。

缓缓走到妤萱身旁,抚摸着妤萱的俏脸,轻声说道:“辛苦了,你先退下,让我来对付他吧。”

可就是在自己的手指触碰到妤萱白皙的脸蛋时,一阵刺痛感从手指上传了上来,如针蚀骨般的剧痛,令秦风都不由的一缩手指。好在妤萱俏脸上只是掠过一抹绯红,而并没有出现什么别的情况。

被秦风抚摸脸颊,妤萱心里丝丝羞红的甜蜜之余,也有一丝忧虑。冰凉刺骨的手指上没有丝毫的温度,在这股寒气触碰到自己那一刹那,妤萱身上的火属性灵气瞬间如遇天敌,开始暴躁起来。

“你也要小心,那家伙不好对付。看在老师的面子上,本小姐便允你逞一次强。”妤萱抿着红唇,轻声呢喃。

“那便多谢师姐。”秦风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目光移向半空中的九冥黑炎熊,只是那灿烂的笑容中,却是散发着让人浑身泛着一股寒意的冷冽。

妤萱微微叹了口气,走到药王的身边,俏脸上浮现出一丝担忧,说道:“老师,您怎么能让秦风他一个人去...”

“不要说话,帮为师护法,不要让任何人靠近为师。”妤萱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药王生生打断,药王微皱的眉头,声音中夹杂着淡淡的肃穆之色。

“是。”见到药王罕有的焦虑,妤萱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服下一枚恢复灵气的丹药后,便严阵以待的护卫在药王身旁。

站在空中的九冥黑炎熊看到缓缓走出来的黑袍少年,眼中闪过一抹凝重,从未被他注意过的人,竟然拥有让他都有些重视的实力。九冥黑炎熊袖袍一挥,一团黑气笼罩在自己庞大身躯上,眨眼间,黑气消散,九冥黑炎熊那巨大的身躯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壮硕的黑色身影。

合体的黑袍,微微散落的长发,棱角分明的冷峻面容,幻化成人形的九冥黑炎熊看上去更像是一位中年男子。

“人类的身体还真是不错,好久没有幻化成人形了,感觉这身体都有些锈掉了,哈哈。”九冥黑炎熊晃了晃脖子,脖颈上传出道道清脆的声响,轻飘飘的感觉让九冥黑炎熊森然一笑,“这般年纪便有此等修为,世所罕见,不过可惜,天才都是会陨落的。能够败亡在本尊手中,也不枉你妖孽的天资。”

“九冥黑炎熊,且慢。”

就在九冥黑炎熊正要出手的刹那,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道苍老的厉喝声音。听到有人制止自己,九冥黑炎熊心中有些怒气翻涌上来,面色颇有些阴沉难看。九冥黑炎熊转过头看向空中,只见一道黑影急速掠过,来到九冥黑炎熊身边。

“尊者阁下,为何拦吾?”九冥黑炎熊瞪着大眼,说道。

“璞巡,你去帮助其他人拦下宁海,这里的事交与吾等。”尊者朝着璞巡吩咐一番,这才摆了摆手,示意九冥黑炎熊不要着急,说道:“阁下莫急,你若是真的伤了他分毫,恐怕你这辈子都没有安宁日子可过了!”

“阁下威胁本尊?”听了尊者的话,九冥黑炎熊脸色变得愈加阴沉冷冽。

尊者摇了摇头,说道:“阁下莫要误会,这少年身世离奇,几日前,特使殿下更是在这少年身上感受到了他们一族陛下的气息。这种事你我之辈完全是没有资格去探寻的,不过我奉劝阁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若这少年真是那位陛下转世重生之人,一旦阁下动手,那么后果如何,阁下心里应该一清二楚。”

尊者这些话说出来,九冥黑炎熊坚毅的脸庞上瞬间便是冷汗直流,也幸好尊者出现拦住自己,否则真要是把这小子弄死了,特使那一族的人恐怕会生剥了自己。别看在这即墨丛林或者东南地界元尊高手呼风唤雨般有着超然地位,若是放在他们族中,别说是自己这元尊境界,就是灵圣境界的强者闯了这么大的祸,也不会轻饶了吧。

“特使何意?”九冥黑炎熊伸出袖袍擦了擦额上的汗水,问道。

“我也在等啊...”尊者瞥了一眼来时的方向,微微叹了口气,说道,“不管如何,先拦下这少年再说。”

“这正合我意。”九冥黑炎熊舔了舔森白的牙齿,冷然笑道。

尊者皱了皱眉,叮嘱道:“不可伤了他!”

“放心,我会注意的。”九冥黑炎熊冷冷说道。

话音刚落,便冲着秦风猛然爆冲过去。见到九冥黑炎熊给自己下了保证,尊者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咬咬牙,硬着头皮扑上去。

“小子,怕么?”

药王的声音在秦风灵魂深处愀然响起,一个初入聚灵实力的孩子,面对两位元尊强者,说一点畏惧都没有,那是放屁。莫说是从未出过村子的秦风,即便是那些世家大族的子弟,在面对两大元尊强者的时候,又有几人由此定力?

“如果说不怕的话,恐怕就连我自己都不信。不过有您老指点,我想,还有的一搏。”秦风接连猛吸了几口微凉的空气,缓缓稳下有些慌乱的心神。第一次与元尊强者对战,不同于先前与荀淄的战斗,这两个元尊强者所拥有的战斗经验比起荀淄,要强不知多少倍。

虽然有药王在一旁指导,但归根结底,这股力量还是由自己掌控,想在这两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家伙手里占些便宜,委实困难了些。这种重担压身的感觉让秦风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疏忽,年比输了,还有穆飒与药王顶着,但现在如果输了,那么全村人的性命都会因为自己的战败,而全部丢掉。

“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按照老夫所指示的步骤走,相信你自己可以的。”药王的声音再次响起。

九冥黑炎熊与尊者身上涌现出浓浓的空间之力的波动,当二者掌上的灵气喷涌而出。这般磅礴雄浑的灵气所散发出来的强烈威压,让独身面对两大元尊强者的秦风微微皱眉。

奔涌而来的灵气夹杂着凛冽的劲风,呼呼破空之声的劲风刮到秦风脸上,阵阵刺痛感从皮肤上传了出来。秦风双眸闪现过一丝凝重,双手叠放在胸前,摆出一道奇异的手势,冰冷刺骨的灵气沿着秦风的双手暴涌而出。

冰蓝色的寒气在秦风手中渐渐凝聚出一道符文,晦涩难懂的符文散发这古老沧桑之感。

“咻!”

秦风一拳瞬间猛然轰出,顿时,前方数百丈范围内空气,直接是被生生冻结出一道硕大的冰蓝色光幕,璀璨到了极点的光芒耀眼夺目,足足有着百丈庞大的寒气光幕。

那道泛着沧桑感的符文,猛然自秦风双拳之上呼啸而出,犹如一道流星,狠狠的轰击在那两道巨大的黑影之上!

“嘭!”

这一瞬间,天地之间,仿佛都是在此刻颤抖起来,一道刺耳的声音在周围所有人耳中嗡嗡响起。旋即,映入众人眼之中的,是一种充斥着毁灭般的狂猛飓风,自天空上骤然爆发。在那飓风之中,巨大的黑影虚像以及硕大的光幕,都是被生生震碎,最后化为漫天光点,四散开来。

“不该啊,这股气息恢复到元尊境界,早就应该唤醒前世的记忆了,为何还会助纣为虐?”与穆飒激战中的邯怠眉头微皱,心中颇为疑惑,见到穆飒嘴角冷笑,邯怠便已知晓,定是穆飒这帮人做了手脚,旋即,怒火中烧的质问道:“穆飒,你究竟对陛下做了什么?”

“陛下...”

听到这两个字,穆飒眼眸猛然一缩。他不是没有想过秦风或许是某位大人物的转世,但绝对没有把他与那位大神联系到一起,如果事情真如邯怠所说,那么这事可真就大发了。

“穆飒,你可不要玩火,别以为你背后有姓凌的撑腰,就可以肆无忌惮什么都插一手。这种连族长都会重视起来的事,即便是他们姓凌的也不敢阻拦。我不管你筹划着什么,但这件事还是劝你别插手。”

“你说了,老夫就信么?随便给人乱扣帽子,这不正是你们常干的事嘛,怎么,又想再来一次莫须有?更何况,你们打到我们家门口来了,还有缓和的余地么!”穆飒冷然一笑,没有给邯怠一丝一毫的面子。

突然,一道令所有人胆寒的寒气骤然涌了过来,连邯怠与穆飒都在这股寒气面前显得有些凝重,甚至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