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六十三章,策马奔腾过无数的草泥马

轰隆隆的声响震惊了周围的地区,灵玄级别的强者一击竟是如此恐怖,不过眨眼间的时间,整个广场都被猛烈地劲风夷为平地。淡蓝色的灵气巨手与黑色锁链碰撞之后,虽然同样被震碎,但是这一团团破碎的淡蓝色的灵气依旧倾泻如暴雨,朝着璞巡爆射过去。

然而就在这如暴雨般的灵气即将射到璞巡身上的时候,璞巡身后的空间一阵蠕动,随后,一只黑色的掌印赫然浮现出来,掌印立在璞巡身前,当初抱着过来的道道灵气碎片,旋即,叮叮当当的敲击声音不绝如缕的传了出来。

“九冥黑炎熊。”

一道壮硕的身影缓缓从璞巡身后走了出来,映入众人眼帘之中,不是九冥黑炎熊又是谁。浑身上下,倒竖起来的毛发如同熊熊烈焰一般,巨大身躯上涌动着磅礴的灵气,散发着摄人心魂的威压。

“你的对手是本尊,为何突然离开?”

九冥黑炎熊与药王四目对视,良久,九冥黑炎熊首先开口质问起来。邯怠与尊者被穆飒三人拦住,留给灵玄巅峰层次的药王作为自己的对手,可是刚一开战,药王这家伙便是跟自己玩起来了捉迷藏,若不是在璞巡这里感应到了药王的气息,自己还真没法抓到这家伙。

“我不喜欢一个一个的解决问题,把敌人聚拢到一起,然后干掉,这才是我想要的。”药王戏谑的笑道。

“哦?那我倒是想瞧瞧,你药王有什么本事能够解决掉本尊?”九冥黑炎熊被药王的话说得愣了片刻,哈哈大笑,说道。

药王伸出手指晃了晃,开口说道:“不是你,是你们两个。若不是为了等你,这家伙我早就干掉了。”

“哈哈哈!”

这一次,九冥黑炎熊的笑声变得更加猖狂,更加放肆。九冥黑炎熊之所以能够对药王提起点战意,完全是因为这老家伙也是个火属性修灵者,虽然实力还没有突破到元尊境界。但是,依旧可以施展出两种属性的武学,这在无形中也就拉平了两人之间的差距。

元尊强者之所以被称为强者,就是踏足元尊之境后,有着数之不尽的好处。首先是第二种属性的出现,但凡第二种属性,无一不是攻击力极为强悍。就算是五种属性中攻击力最后差劲的土属性,也比激活前的金元素攻击力强。

其次,元尊境界的强者对于空间之力的运用比起一知半解的灵玄境界要强上无数倍。至少,元尊境界在空中可以随意飞行而丝毫不受束缚。相比而言,灵玄境界的高手则是在消耗大量的灵气后运用灵气凝物才能在空中飞行,这中间的区别可是相去甚远。至于拥有更加悠久的寿命、灵兽可以幻化人形之类的好处就姑且不提了。

即便修灵者有着这样那样的优势,即便药王实力超群,但九冥黑炎熊依旧对自己很有信心。事实上,灵玄打赢元尊的例子实在是少的不能再少了,就算药王是个火属性的修灵者也不例外。

光是一个元尊境界的九冥黑炎熊你都未必打得赢,再加上一个高级灵玄的璞巡,你一个灵玄巅峰的家伙怎么打得赢?

秦风瞥了一眼身旁的妤萱,见到后者俏脸上没有丝毫的疑惑或者困顿,秦风好奇问道:“你就一点都不担心老师么?”

此时妤萱俏脸上已经没有了最开始的娇羞,听到秦风的话,妤萱眨着水灵灵的美眸,欣然一笑,道:“老师这个人呀,从来不打无准备的仗,既然他会说出这种话,那么一定是有办法。”

秦风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我怎么看不出来有什么办法,不会是一会儿还有帮手来吧?”

“好像他们最大的底牌就是后来赶到的宁海叔叔一行人了。”妤萱贝齿轻咬玉指,自言自语道。

突然,一股狂猛的吸力涌到秦风身上,眨眼间,秦风便被这道吸力吸到药王身旁。秦风抬起头看了一眼神色诡异的药王,心里突然有了种不好的感觉,这种感觉从最开始他把自己扔出去的时候就开始了。

“秦小子,想不想体验一把与元尊高手交战的感觉?”药王戏谑一笑,问道。

秦风顿时满头黑线,元尊强者,那可是元尊啊,不是炼体聚灵什么的小虾米,我冲上去,人家打个喷嚏就能震死我,还体验感觉,死的感觉吧!

秦风哭丧着脸,叹了口气,说道:“药王老爷子,我是不是哪里惹您老生气了,您说,我肯定改。”

“呸,别这么一副废物熊样,你当老夫跟你这碎崽子开玩笑呐!”药王皱了皱眉,怒道。

“您老要是看我不顺眼,就一掌拍死我吧,死在您老手里,也好过死在那帮人手里给您老丢人现眼啊。”

看出来药王不是在说笑,秦风心里这个憋屈啊。我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先是碰上个发出狠话要阉了自己妤萱,后面是要把自己扔出去跟元尊强者掐架的药王。秦风现在真的有点后悔碰上这帮人了,想弄死我就直说,我都不会反抗的。秦风心里瞬间策马奔腾过无数只草泥马...

“没时间跟你废话了,我问你,你是不是可以控制那股阴寒之气?”药王挥手打断了秦风的废话,快刀直入,质问道。

秦风点点头,这种事是瞒不住的,毕竟在与荀淄对战的时候,那个两种寒气融合施展出来的极光寒冰破威力太大了,远远超过单纯炼化后的寒气施展出来的极光寒冰破的威力。

“那就好,一直考虑什么时候将御灵武学传授给你,以往没有这个时间,同时也是因为你实力太低,没有办法掌控这股力量。而且经过炼化后的寒气并不精纯,无法发挥这御灵武学的全部威力。”

“你确定我这小身子骨能撑得住这么庞大的力量?”听到药王不是真坑自己,秦风悬着心可算是放下来了,但是还是有些担心。

“你说的这个问题我还真的研究过,按理来说你体内的这股阴寒之气一旦爆发,足以摧毁你身旁的一切。但惟独对你有所留情,所以说这十多年里,也只是让你吃点苦,而不会让你丧命。”

“如果使用你炼化后的寒气来施展这御灵武学,那股庞大的能量足够将你炸成碎片。但是用那阴寒之气施展出来,威力数倍于前,更重要的是这股阴寒之气可以保你不死。你是我们手里最后的底牌,如果不是真没有办法,我也不想用,毕竟这么一来,有着不小的危险性,我这么说,你可明白了?好了,给你十息时间,好好考虑一下。”药王紧皱着眉头,缓缓道来。

药王所说的这些,一直都是秦风心怀疑虑的地方,这股阴寒之气这么些年把自己折磨的要死要活的,但就是不弄死自己,这让自己一直很是郁闷。

秦风没有片刻的犹豫,只是微微摇摇头,说道:“不用考虑了,为了隐逸村,献出我这条贱命都可以,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好,穆飒没有看错你。妤儿,小妖,你们五人结阵,拦住这两个人半刻钟时间。”药王爽朗一笑,拍了拍秦风的肩膀,冲着身后的妤萱几人说道。

“是。”

妤萱几人点了点头,身上涌动出一道道虚幻的灵芒,眨眼间便将周围的空间笼罩在一起,如同一场大雾,遮掩住所有人的视线,即便是九冥黑炎熊也是毫不例外。

九冥黑炎熊眉头微皱,这团雾气弥漫开来之后,所有人的气息都被彻底遮掩起来。这种被人捂住眼睛的感觉令九冥黑炎熊感觉很不爽。

“哗!”

如潮水般的灵气从九冥黑炎熊身上爆发出来,狠狠的轰击在妤萱几人方才所站的地方。可惜的是,这一击如同一拳打在棉花上一般,软绵绵的无力感,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该死的,这是什么鬼东西?”九冥黑炎熊恶狠狠的咒骂了一番,这股无力感让它非常的不爽。

“这应该是东青玄宗的九幻迷阵,可以在短时间内迷惑对手,为自己赢得喘息时间。”站在九冥黑炎熊身旁的璞巡突然开口说道。

“你可有办法破解?”九冥黑炎熊皱着眉问道。

“或可一试。”璞巡模棱两可的回答道,事实上他也没有多大把握。

“不必了。”

突然,弥漫在天际的雾气缓缓消散,一道厉喝声突然传了出来。

而就在这时,九冥黑炎熊两人面前突然出现的一股丝毫不逊色于元尊阶别强者的强横气息。这股气息之强,不仅令得那远处无数的隐逸村高手目瞪口呆,就是连天空上混乱的战局中也是出现了短暂的停歇。

一道道目光扫向气息传来的方向,邯怠等人的脸色自然是变得愈加难看,在这种势均力敌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元尊强者,再配合药王这个灵玄巅峰的高手,这对己方的局面可是有些不好啊。

邯怠冲着身旁的尊者挥了挥手,说道:“你去帮助九冥黑炎熊,这两个人交给其他的灵玄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