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六十五章,森甲黑骷阵,魔动天地颤

天空中一道黑影闪动,尊者的身影赫然浮现眼前,他手掌一握,只见尊者拳头上面的黑色灵气缓缓蠕动起来,凝聚出一道极为锋利的黑色长剑,剑身上闪烁着森然的寒光。

“咻!”

尊者手掌一探,黑色长剑瞬间爆射而出,夹杂着道道强悍的劲风,黑色长剑的周围的空间都是浮现出一股波动,处处凹陷下来。一道道破空声响传入所有人的耳中,令所有人的耳中都是出现点点刺痛感。

九冥黑炎熊漆黑的双瞳中,涌现出道道血腥之色,嘴角微翘,一抹森然笑容缓缓浮现。

“轰!”

九冥黑炎熊脚步缓缓踏出,只见那滔天黑芒宛如飞流直下的湍急瀑布,从九冥黑炎熊体内呼啸而出,那磅礴黑气的刺激下,那笼罩在天际的团团黑云也变得愈加的深沉漆暗。

随着这股黑气的喷涌而出,触碰到九冥黑炎熊身前的空间上,瞬间那片空间之上,犹如一汪清潭被投入一颗石子,缓缓泛起丝丝涟漪。

眨眼功夫,那道黑芒便透过空间,直奔秦风而来。而也就在那道黑色灵气即将攻击到秦风脸颊上的前一刻,秦风那紧闭的双眸,豁然睁开。一股冰蓝之色浮现眸中,滚滚寒气爆涌而出。

在那天空之上,一道光幕奔涌而下,在秦风面前凝聚出一道长宽达数百丈的冰壁。与那两道凌厉黑光重重相撞。

“嘭!”

只听得一道惊天巨声从那道透明的冰壁之上传了出来,冰壁上袭上一道蛛网般的裂痕,而猛撞在冰壁上的黑光在剧烈的能量冲撞下,猛然爆裂开来。而在那无数道目光的关注下,黑光逐渐的散去,哗然声,在此时犹如潮水般的传荡开来,不少人的眼神都是在此时涌上许些震动。

秦风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小小年纪,便能够独身对抗两大元尊强者,虽然他尚未彻底掌控这股力量。但所有人都相信,若是假以时日,这个曾经背负着偌大污名的少年,定然会站在这创神仙域的巅峰,俯视着芸芸众生。

九冥黑炎熊与尊者两人见到自己的攻击竟然被如此轻易的便被拦了下来,二人眼中皆是露出一丝犹豫之色。想要破了这层冰壁,恐怕自己二人必须要拼尽全力方才有可能。但是一旦这股力量超出了自己二人的掌控,就算击碎了这面冰壁,恐怕也会令冰壁之后的秦风身受重伤,这便事与愿违了。毕竟一旦二人打伤了秦风,那般下场,即便是想想也令人背冒冷汗。

“特使还没有消息传来么?该死的,若是继续下去,这次行动可真就要告吹了!”九冥黑炎熊皱着眉头,低沉着声音说道。

尊者也是暗自点了点头,好不容易在荀黎嵩父子逃脱后,己方占了很大的优势,但随着两大元尊高手被牵制在这里,那么隐逸村中两个灵玄巅峰的高手便失去制衡,己方的失败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了。

而在不远处与穆飒交战的邯怠留意到这里的事情后,也是有些忿怒。

“这股气息是陛下的,绝对没错,可为何这记忆却是无法复苏?”当磅礴如江涛的冰寒之气爆发出来后,邯怠心中疑惑愈加强烈,眉头也是紧紧皱起,犹豫半响,邯怠最终还是咬咬牙,下了狠心。旋即,朝着尊者喊道:“破冰,攻击药王,这少年虽然有足够的力量,但经验不足,没有药王的指导,对你们根本没有威胁。”

“可是即便这样,万一伤了那少年,这番罪名,吾等谁担得起?”

虽然邯怠的传音让两位元尊高手心中的巨石落了下来,但最关键的环节依旧没有得到解决,九冥黑炎熊长吁口气,说道。

“或许我们还有其他的办法解决这个麻烦。”尊者苍老的眼眸中灵光一闪,颇为神秘的说道。

九冥黑炎熊眉毛微佻,略微疑惑的问道:“阁下有什么办法?”

尊者伸出干枯的手指,朝着秦风身后的方向一指,淡淡说道:“这少年虽然掌控了这股寒气,但还是有着两个难以弥补的缺陷。其一便是记忆尚未苏醒前,根本没有多少对敌经验,结冰的手法也略显生涩。其二,那便是空有元尊之力,却没有元尊之境的灵魂之力,根本控制不了太多的寒气。你看着数百丈的冰壁,能量分布极为不均。找到一处弱点,不难击碎这寒冰。”

尊者的话音一落,九冥黑炎熊双目微眯,一团黑色火焰涌现在双眸之上,扫视了数百丈宽的冰壁。

三息过后,黑色火焰缓缓消散,九冥黑炎熊嘴角微翘,露出戏谑的笑意,缓缓说道:“这冰壁由本尊来破,阁下负责攻击药王。”

“哦?阁下竟然这么有信心!”尊者疑惑道。

九冥黑炎熊微微点了点头,旋即,双手叠放在胸前,不断摆出各种繁杂奇异的手印。

“森甲黑骷阵,魔动天地颤!”

突然,半空上,一道巨大的裂痕被撕裂开来,只见那道空间裂痕中一只漆黑巨大的手臂缓缓探出,九冥黑炎熊眼神冷冷,双手猛然一握。而随着九冥黑炎熊手掌紧紧握起,这片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时被引爆开来。

隐逸峰上,一道道巨大的裂缝迅速的蔓延开来,那种强大到连空间都足可以撕碎的狂猛的力量,令这座山峰都是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咻!”

磅礴的黑色灵气巨手呼啸着风声,响彻天地,最终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注视下,犹如划过天际的陨石,轰然撞在数百丈宽的极寒冰壁上面。

“咔嚓!”

一道巨大的声响在黑色巨手撞击在冰壁上的那一霎那,传遍天际。一股让人无法形容的凶猛能量产生的冲击波,如茫茫大海上的惊涛骇浪,以一种极为壮观的姿态,从天空上凶猛扩散开来。

“极光寒冰破,万魔陨落!”

秦风面色平淡,双目微闭,经脉之中,冰寒之气滚滚呼啸,低沉的嗓音发出一道低喝声。随后,秦风手掌一翻,一道散发着耀眼光芒的冰晶便是浮现在了手指之上。这团冰晶更是直接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扩散开来,短短数息时间,便是化为一道数米粗的灵气光束。旋即,秦风指尖一点,光束冲着黑色巨手爆射出去。

“轰!”

两道惊人的能量猛烈的冲撞在一起,只见那巍峨的隐逸峰,在那种冲击波的波及下逐渐的崩溃,巨石滚落,整片大地,都是在此时剧烈的颤抖着。

“咔嚓!”

在这股猛烈的能量冲撞之下,那数百丈宽的冰壁已然经受不住磅礴的能量冲击,在人们惊诧的目光中,缓缓震碎。无数块冰蓝色的寒冰碎块从半空中坠落下来,每一块碎冰都携带着无以伦比的冰寒气息。碎裂的冰块滑落的空间,都会出现空气中的水气,在这股冰寒刺骨的温度下,瞬间结成坚硬的冰柱。

九冥黑炎熊望着那不断崩裂的冰壁,却是淡漠一笑,旋即,九冥黑炎熊的身躯诡异的侧开。

“喝!”

一道低沉的吼声,同样是在此刻自另外一处天际响彻而起,尊者所化的巨大的人形虚影仰天怒吼,虚像手中一道数百丈长的黑色长剑,也是不断的传出阵阵嘶鸣声音,磅礴黑气弥漫,空间震动间,猛然冲出,那一刹那,空间扭曲,犹如开弓箭矢,其力足可崩塌千米高峰!

不过,就在黑色巨剑刚刚掠下,一道黑影便是快若闪电般的轰来,直接是将黑色巨剑拦截而下,尊者的视线顺着黑光移了过去,只见得秦风紧握拳头,拳下遍布黑色灵芒。

“该死,他们的目标是老师!”望着那道如彗星般耀眼夺目的能量越过自己飞奔而去,秦风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个震撼的结论。

只见秦风脚踏虚空的伫立在半空之中,如同狂风般的磅礴能量爆涌在秦风周身,其目凌厉如刀锋,其声阴沉如深谷:“想动我身后的人,那便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该死的,力量收拢不住。”与此同时,站在秦风对面的尊者面色一寒,寒声说道。

九冥黑炎熊也同样是阴沉着老脸,倒不是因为尊者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而是那站在半空之中的黑衣少年。少年手掌之上浮现出一道光幕,那道光幕将少年的身影彻底笼罩起来,天地间的灵气如溪流般汇聚到笼罩着少年的那道光幕之中。

同一时间,九冥黑炎熊等人目光惊诧的望着大地,元尊境界的超强实力,令他们的感知变得异常的敏锐。他们察觉的到,此刻的大地之中,一股极为狂暴的力量飞快的涌入那光幕之中。

从那光幕上传了出来令九冥黑炎熊都为之忌惮的力量,九冥黑炎熊眼眸中浮现着一抹厉色,寒声说道:“尊者,现在不是考虑怎样不伤到这少年,而是要考虑如何保住你我二人的性命!”

听了九冥黑炎熊的话,尊者也是脸色一变,那道光幕上散发着极端恐怖的力量,这股力量足矣毁天灭地。与此同时,从九冥黑炎熊嘴角上传了出来一道夹杂着颤抖的声音。

“仙灵出,天地灭,万千世界,尽化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