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六十一章,竖子亦逞威,可笑不自量

妤萱所施展出来的漫天火海随着璞巡的出现,尽数熄灭。被大火笼罩住的猿王的壮硕身影渐渐显露出来,浑身上下的绒毛就是被火焰烧的颜色变得黑漆漆的,模样倒甚是凄惨。

猿王冲着站在空中的璞巡拱了拱手,说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话语中倒是有着几分真挚,这可真不是猿王矫情,实在是妤萱这一手控火之术太过厉害,这绵延数百米长宽的火海,若不是有着不弱的灵魂之力以及经年累月的控制火焰的经验,根本完不成。更别提妤萱那一招‘火凤展翼’,即便是固元之境的自己,都险些在这一招下身受重伤。

“不必,去做你该做的事吧,这里的都交给我来处理。”璞巡摆了摆手,平淡的说道。猿王虽然是固元境界的高手,但是在璞巡眼中也只是一般而已,远达不到结交的程度。

“是。”猿王诺诺称是。话毕,便带着人远远走开,说实话,如果可以,他这辈子都不想来淌这趟混水,奈何邯怠这帮人要实力有实力要*有*,只要自己干说个不字,估计连下一秒的太阳都见不到了。

“小女娃,本座再问你一句,到底让不让开!”璞巡的耐心似乎是要用尽了,就连话语中都略带着一丝不耐,直接下了最后通牒。

妤萱没有丝毫理会璞巡的威胁,而是转过头,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秦风,长长的睫毛好似两把小扇子,呼扇呼扇的眨个不停。

“你刚才可答应过我的,绝对不再去冒险了。”看着少年清秀的脸庞上浮现出来的一抹凝重,妤萱嫣然一笑,玉手抓着少年的衣袖轻轻拽了拽。

此刻的妤萱,已然没有了刚才对猿王要打要杀的气势,如同新婚的小媳妇一样娇羞中带着一点调皮,万般风情,羡煞旁人。

“你不是他的对手,你想走,他拦不住你,我想走,你救不了。”

秦风皱着眉头,略有些焦虑的说道。那晚之战,秦风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纵使妤萱拼尽全力,也不过挡住璞巡一刻钟的时间,交手也不过是几招而已。妤萱天赋妖孽,但现在也只是元丹巅峰实力,元丹与灵玄中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大到根本不是依靠武学、灵器就可以拉回差距的。

这种时候,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还不得不去面对。聚灵实力的自己,在这些强者面前,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累赘。

“我可是不想再被你救一次,本小姐从来不欠人人情,若是再被你救一次,岂不是要欠你两次人情。”妤萱娇蛮哼一声,缓缓说道,“想保护我,等你长了本事再说,要是传出去本小姐被一个聚灵的小弟弟接连救了两次,你让本小姐还有什么脸出去混!”

“听话!”秦风瞪着眼睛,急哄哄的说道。

“不听!”妤萱挺着琼鼻,好不相让。

...

“你们也不必争吵了,都随我回去吧!”

秦风与妤萱吵吵闹闹的样子让璞巡很受伤,拜托,你们俩的谁走谁留我说了算好不好,你们就这么打情骂俏,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当我这灵玄高手是空气啊。

妤萱美眸瞥了璞巡一眼,娇哼一声,淡淡说道:“姑奶奶凭什么听你的!你当你谁啊!西冥蛇谷的老家伙,真当姑奶奶还是几天之前不知道你老底的时候呢。你管别人借的那口破鼎呢,现在还拿得出来么!”

秦风眼神复杂的看着身旁的少女,心中微微一叹,看来璞巡这老家伙真是把她惹生气了。否则也不会张口闭口姑奶奶的,要知道妤萱一向非常重视自身良好的修养,举止优雅,行为端庄,无一不显露着良好的教养。若是谁惹到了她,顶多是对那人的态度变得更加疏远,而绝不会像现在不管不顾形象,肆无忌惮的嘲讽着璞巡。

“咻!”“咻!”

四道白色的身影从远处飞掠过来,缓缓落在妤萱身后,定睛一瞧,不是早早离开的小妖四人又是何人。

“抱歉啦,师姐,受到药老头的信号,这才赶来。”小妖连蹦带跳的跑到妤萱的身前,笑着说道,可是当目光转到妤萱黛眉微蹙的娇颜上后,小妖的神情也是冷了下来,“嗯?谁惹师姐生气了,跟我说,看我不弄死那鳖孙!”

站在妤萱身后的韩晨、碧瑶、莫阳三人听了小妖的话,也同样是皱起了眉头。妤萱是谁?那可是天殿的大姐大,平时对他们这些师弟师妹照顾有加,并没有因为他们是人殿的弟子便有所疏远,所以整个宗派里无论是谁,无论年长年幼,都心甘情愿的喊这位还没过成人礼的少女一声师姐。现在妤萱师姐被人欺负了,他们怎么可能不恼怒。

“老杂种,又特么是你!”小妖顺着妤萱目光看向的方向望了过去,只见一道略微熟悉的黑影映入眼帘,这让小妖眼神中的火气变得愈发强盛,银牙咯吱咯吱的咬的直响。

“老师他们把你救回来之后,一连几天都在炼化爆发的寒气,而等到你结束修炼状态之后又是直接参加了年比,所以为了怕你分身,有些事就没有告诉你。那几天,我们从穆飒师叔那里得到了关于这些人的情报。我想小妖曾经跟你说起过,来隐逸村的路上它被人伏击过,其中一个人便是这老家伙的徒弟,所以那件事,这老家伙绝对跟这件事脱不了干系。”知道秦风不知晓这其中的秘密,所以妤萱把这其中的秘密尽量以最简短的方式说给他听。

“嚯!”

就在妤萱给秦风解释的时候,盛怒之下的小妖浑身上下骤然涌现起磅礴的银色火焰,火焰眨眼间便将小妖的身躯笼罩起来,熊熊烈焰,远远望去,巴掌大的体积以变得足有一人多高。

“轰!”

被银色火焰包裹起来的小妖脚下银芒一闪,身躯便冲着璞巡冲去,炽热的温度,搅动着周围的空间都变得模糊起来。眨眼即至的飞快速度,夹杂着刺耳的破空声音,响彻这周围的天地。

“哼,蜉蝣撼树,就凭你这小辈,也想与本座动手。”

璞巡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话毕,璞巡深处干枯的手掌,丝丝黑气萦绕在手掌周围。眨眼间,便看到这些黑气缓缓蠕动,凝聚出一条黑色的锁链。黯淡无光的锁链传出道道血腥冰冷的感觉,细长如蛇的锁链不断晃动着链身,传出‘哗啦啦’的声响。

“咻!”

璞巡手掌向前一探,黑色锁链像是锁定了猎物的巨蛇,冲着猎物爆射过去,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森然血腥的獠牙。

“嘭!”

银色火焰与黑色锁链猛然碰撞在了一起,一道微型的爆炸震若惊雷,瞬间卷起一股磅礴的劲风,地面上赫然出现一个数十米之宽的坑洞。而那坑洞周围条条成人手臂粗的裂痕就像是一网蛛丝,盘根错节,连绵不断。

“噗!”

短暂的僵持,银色火焰被剧烈的劲道击溃,显露出一直被包裹在银色火焰之内的小妖。小妖猛地喷出一口精血,身躯朝着身后爆射而去,而那黑色锁链依然闪耀着狰狞之色,朝着小妖飞射过来。

“咛!”

突然,一道淡紫色的倩影闪过,将小妖稳稳的抱在怀里,玉手结印翻转变化,一道紫红色的火凤骤然成型。一声火凤清脆的长鸣,巨大的羽翼一展,紫红色的火凤冲着璞巡飞射过去。飞出的那一刹那,周围空间的温度被彻底引爆开来,那般高温,即便灵玄境界的高手璞巡,也不免微微皱眉。

温度愈发膨胀,火凤之上的颜色也是变得愈发的深沉,火凤划过的地方,整个空间都出现丝丝波澜,远远望去,如同大海之上的海市蜃楼一般,虚幻朦胧。

“轰!”

火凤与锁链猛烈碰撞在一起,火凤身躯之上熊熊火焰瞬间爆涌而出,锁链层层缠绕,将火凤紧紧的捆绑住。而后,锁链上一团黑气涌出,在这半空之中,将火凤举得身躯彻底包裹起来。

“咻!”

随着火凤而来的是一道灵气符印组成的螺旋状锁链,这是韩晨三人合击的三环套月,螺旋狠狠的撞在黑气团之上。

“马勒戈壁的,妖爷拼了这条命,也要跟你耗到底。”小妖擦拭掉嘴角的血渍,骂骂咧咧的喊着脏话,而双手叠放在胸前,不断摆出各种繁杂奇异的手势。

“妖灵囚天指!”

小妖一声大吼,一道光束顺着手指飞射出去,轰击在了半空之中相互僵持的黑气团中。

“哼,你们以为这样便能够拦住本座,做梦!”

璞巡戏谑一笑,身上霎时黑芒爆涌,又是数道黑色灵气锁链如同章鱼触手一般,飞射向半空。黑色锁链上狂猛的灵气瞬间便将火凤、螺旋、光束彻底震碎,猛烈的劲道轰击在妤萱四人身上,妤萱四人被这股劲道震得猛吐了一口鲜血,身躯一震,朝着身后倒飞出去。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瞬间出现在妤萱五人身前,一股磅礴的灵气喷涌出来,将袭来的黑色灵气悉数击溃。

“竖子亦逞威,可笑不自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