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六十章,大战伊始

天空之上的激战在短暂的安静下轰然展开,没有丝毫缓和的余地,便只有以战来了结。邯怠一方有着三名元尊高手、八名灵玄高手,如此之强的实力,足以横扫仙域上一些一流势力。

即便是放在东北或者东南两个次要的地界,也是无人敢惹的存在。要知道,即便是东南地域首屈一指的东青玄宗也是拿不出如此规模的高手出来,仅仅是三名元尊高手便已经让这些宗派望而却步。

隐逸村也仅仅只有穆飒一个元尊高手,对付三名元尊高手显然只凭穆飒一个人是没有办法对付的。荀黎嵩的临阵脱逃也是让隐逸村这一方的总体实力大为下降,穆飒再强也无法单独对抗三名元尊高手,所以只能依靠灵玄巅峰的药王等人两两一组牵制余下的两名元尊高手。

现在荀黎嵩临阵脱逃,这样一来,穆飒可以对垒敌方最强的邯怠,剩下的尊者与九冥黑炎熊则必须依靠老爷子、药王、宁海三人来牵制。这原本就是一种无奈之下的补救,谁让隐逸村实在拿不出更多的元尊高手呢。

好吧,这样一来,巅峰层次虽然有着劣势,但好在还能够维持相当长时间的稳定。可是灵玄层次的差距可真就要让人头疼了,邯怠带来的八名灵玄高手无一不是高级灵玄的强者。

虽然隐逸村可以同样拿得出八名灵玄高手,但是也只有一人勉强达到高级灵玄的层次,还是灵玄第九重的境界,这中间的差距之大,足以让人产生绝望。这也不能怪穆飒准备不够,任谁也想不到九冥黑炎熊竟然在自爆之下还能存活下来,而且还恢复了元尊实力,这可是一个顶尖高手啊,某种条件下,足以改变胜负的重要筹码。

若是没有九冥黑炎熊的突然加入,纵使荀黎嵩临阵脱逃,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可是现在九冥黑炎熊的出现令双方力量对比出现的天翻地覆的变化,隐逸村的命运也突然间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各位,隐逸村已经到了生死边缘,虽然我们实力低微,但是我们愿意为了隐逸村献出自己的生命。”

“对,宁可战死,绝不苟且偷生。”

“跟他们拼了!”

...

面对着艰危的形势,所有的隐逸村人在时间的消磨下,沉积在心底的血性被彻底引爆出来。进入隐逸村的人,哪个不是在仙域上经历过腥风血雨的,虽然进入隐逸村后,所有人都在和平的生活*心中的那份血性与过往的记忆一起掩埋在这匆忙过往的岁月之中。

在面对生死存亡,在场的所有人都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为了保护自己生活的家园,即便实力再是如何低微的人,都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而不愿意苟且偷生。

“元丹境界以上的高手,全部出列。”

这时,秦稷突然出现在了人群之中,雄厚的声音传遍整个演武台。好歹也曾经是灵玄高手,虽然现在身中寒毒,导致实力倒退。不过好在目前实力已经恢复到了固元层次,在村长不在的时候,领导这些人还是没人反对的。

不多时,所有的元丹境界的人都走了出来,聚到一起。

“诸位,村镇危难,希望大家摒弃前嫌,随我一同出手,歼灭入侵者。如果不愿与秦某为伍者,尽可离去。但若是有人敢两面三刀,背地里阴人,那就休怪秦某不讲情面了。”为了更好的合作,秦稷将狠话提前讲了出来,虽然有些霸道,但却是对大局有所帮助。

“秦稷你放心,孰轻孰重我们还分的清楚。”

“公归公,私归似,大家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谁扯了后腿,大家都会死。”

“秦稷好歹曾经是灵玄强者,底牌比我们强的多,他领导我们,我没意见。”

...

面对着危机,隐逸村人还是比较有大局观的,至少在这中间,还没有人愿意撤出。

“好,秦某在此多谢诸位了。”秦稷爽朗一笑。

随后,所有人都全速运转灵气,随着秦稷一同出手。而就是这些强者眼中的蝼蚁们,竟然在秦稷的领导下,生生牵制住了一名灵玄第十重的高手。

“看来你穆飒准备还挺充分的啊,这些人实力虽差,但是阵法倒是不错,竟然能够聚集起众人之力,合而击之。如我所料不差,倒像是东北地界秦家的看门绝技,你这隐逸村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啊。”一击而退,邯怠嘴角上露出玩味的笑意,缓缓说道。

穆飒面色冷峻,浑身上下萦绕着磅礴的空间之力,冷冷的盯着邯怠,不言不语。

“不过,你觉得我邯怠会连这种情况都预测不到么?现在,就看看我送你的一份大礼吧。”

邯怠戏谑一笑,而后手中一股灵气团涌了出来,随着邯怠朝着空中一抛,骤然响起一道爆炸声音,这团灵气散发出耀眼的颜色。

爆炸声刚过,成群结队的灵兽涌现出来,品阶不一。但是这数量却是太多太多了,漫山遍野的灵兽,显然,这即墨丛林周围的灵兽都出现在了这里。

“这是即墨丛林所有聚灵层次以上的灵兽,都被我邀请来参加隐逸村的年会,桀桀,算是够给你穆飒面子了。”邯怠得意大笑。

----

当这群灵兽冲到了演武台上的时候,秦风见到了数月未见的故人,可惜如今依然只能兵戎相见了。

“猿王阁下,想不到我们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秦风阴沉着脸,冷冷的说道。

猿王老脸一红,颇有些尴尬的说道:“对不住了,秦老弟,我也是被逼无奈,我这山头一家子几百号人呢,我要是不来,我们这几百号人真就会被那老家伙宰了,你也应该体谅体谅我。”

“算了,不必就追这么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既然现在是敌人,那么便不应该徒添那么多顾虑在内。对待敌人,我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它去死。”妤萱玉手摆了摆,打断秦风打算说出的话,开口解释道。

话毕,妤萱脚下青光一闪,娇躯如风向着猿王爆射过去。妤萱玉手一挥,一团紫红色的火焰爆涌而出,炽热的高温,让周围的空间都变得火热。炙热的火焰在妤萱手中不断翻转变化,眨眼间,一道火凤虚影缓缓成型。

“咛!”

火凤巨大身影在妤萱周围盘旋萦绕,一声清脆鸣声,火凤双翼舞动,扇动着周围的空间都卷起道道飓风。火凤上炽热的温度,令周围的空间变得开始模糊起来,泛起道道涟漪。

“火凤展翼,八荒灭寂!”

妤萱一声娇喝,汹涌的火焰不断涌现出来,注入火凤巨大的身躯之上,而后,火凤双翼摆动,硕大的身体如同流星划过夜空一般,冲着猿王爆射过去。

猿王面色凝重,面前的妤萱虽然实力不及自己,但是火属性修灵能过施展出来的火属性武学,这般威力可是要比自己这元素强大不知多少,更何况,妤萱这一手控火技术,如梦似幻,令人眼花缭乱。

“赤练破空拳!”

不敢有丝毫的轻视,猿王体内的灵气全速运转,粗壮的手臂上淡淡的灵芒开始变得愈发强盛。渐渐的,一道模糊的拳影浮现出来,猿王大喝一声,手臂上的虚幻拳影冲着飞奔过来的火凤射去。

“嘭!”

熊熊火凤与赤红拳影狠狠地撞击在一起,一道剧烈的爆炸,一道磅礴的劲风扩散出来,形成一道冲击波,瞬间席卷了周围数百米的地区。随着劲风的扩散,一道漫天的烟尘被掀起,遮掩住了这片空间。几息过后,待那漫天烟尘悄然散去,缓缓露出火凤巨大的身躯。

“说的好像多么委屈,实际上,还不是打算趁火打劫。既然想出来打劫,那就做好被干掉的准备。哼,熊熊火凤,煮海焚山。”

远远的便传来妤萱微怒的娇喝声,只见妤萱手印不断翻转变化,纤细修长的十根玉指间一道道灵气入溪流般汇聚而出,急速飞旋的灵气笼罩在少女周围的空间,使得周围空间的灵气就如同涓涓泉水朝着少女手中的灵气漩涡中注入。

“咛!”

“轰!”

火凤一声长鸣,身躯之上熊熊火焰爆涌而出,随着一道狂猛的爆炸,只见猿王周围瞬间燃起漫天火海。片刻光景,大火便将周围数百米的地区笼罩进去,猿王身后的一群灵兽同样被笼罩在了这片火海之内,此起彼伏的惨叫声骤然响了起来。

“咻!”“咻!”“咻!”

三道黑色的灵气锁链如同灵巧的小蛇一般,在漫天火海间不断穿插盘绕,黑色锁链所经之处,火焰尽数熄灭。不到半刻钟的时间,这数百米长宽的火海全数被黑色锁链弄灭。

“小女娃,小小年纪,下手竟然这般狠毒!不知还记得本座否?”

突然,一道苍老的厉喝声渐渐传了过来,一道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一席宽大的黑袍,遮掩住了干枯瘦弱的身躯,熟悉的声音可以识得,这黑袍老者正是当日将妤萱重创的灵玄高手--璞巡,“交出你身后的小男友,看在他的面子上,本座不会伤你分毫的。”

“白日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