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六十二章,都怪你都怪你

“竖子亦逞威,可笑不自量!”

声音雄浑厚重,虽有一丝老迈,却无半点柯陈,略带沧桑的嗓音,使得这句话更显霸气。

宽大的黑衣,消瘦的身材,散落的黑发,略显苍白的稚嫩脸颊,青涩却蕴含着朝气。

“秦风?”

妤萱瞪大了美眸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消瘦的黑衣少年,俏脸之上尽是不可思议。自己一方五人合力足以抗衡固元巅峰的强者,但是在璞巡手下竟是连一招都抵抗不下,由此可见璞巡刚才一击威力之强。

然而就是如此强横的力量竟然被面前的少年轻松化去,而且看起来还甚是轻松的模样,这让妤萱很受伤。刚才还说等他有本事了以后再来保护自己,结果这话说完,还没过半个时辰就被人家救了一次。

秦风听到妤萱的话,转过头苦笑,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不是我,我是被扔出来的。”

“扔出来的?”秦风的话妤萱自然是不会相信,不由的皱起黛眉。

秦风朝着妤萱身后的方向怒了努嘴,一脸委屈的说道:“就是你身后的那位喽,他挥挥手就能摆平的事,硬是把我扔了出来,就不怕我这小身子骨被拆碎了。”

妤萱转过头一瞧,只见药王的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这里。药王朝着璞巡戏谑一笑,缓缓开口说道:“璞巡啊,难不成你也就欺负欺负小辈的本事?这若是传回东南地界去,你就不怕世人戳你脊梁骨!”

璞巡宽大的袖袍遮掩住不断颤颤发抖的干枯手掌,背在身后。方才与药王对了一掌,强横的劲道震得自己手掌瞬间变得麻木起来,为了不让对方看出破绽,自己只能用衣袖遮掩起来。

东青玄宗与西冥蛇谷同属东南地界四大宗派,实力自然是相差不多。在那个固元境界称雄称霸的地方,灵玄境界的高手自然是每个宗派都奉为座上宾的存在。璞巡与药王同是灵玄高手,但是后者在东青玄宗之内的地位仅次于宗主,真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璞巡在西冥蛇谷的地位可就远远不及了,单纯是在璞巡上面的长老便是足足三位。

所以说,璞巡对药王也甚是嫉妒,平时双方老死不相往来,这一次的任务,一听说有药王,璞巡便是主动请缨。可是谁成想,邯怠压根就不让璞巡去对付药王,其实更多的瞧不上这个偏僻地方的土包子。

这样一来,让璞巡憋了一肚子气,通过攻击妤萱几人,终于把药王这老家伙给引出来了,好不容易有机会碰面,璞巡怎么可能就这么心甘情愿的的放弃。于是乎,两人第一时间发现对方后,便是全力一击。

这一击给药王造成多大伤害,璞巡不知道,但是自己体内的灵气则是被药王震得有些紊乱起来,强大的对手也让璞巡的争斗之心开始蔓延出来。

“若不是如此,你又可敢现身?”璞巡冷哼一声,说道。

药王伸出一根手指,在眼前晃了晃,说道:“找对手,就应该找个与自己实力相当的,我的对手是你主子,不是你,你现在还没有让我正视资格。”

“咻!”

璞巡被药王的话气的老脸通红,眨眼间,数道碗口粗的黑色灵气锁链朝着药王爆射过来,飞快的速度令锁链划过的空间都泛起道道涟漪,刺耳的音爆声音不绝如缕,声音还未及耳,那黯淡如墨的锁链便已经攻击到了眼前。

“无谓之举!”

药王脚步向前一踏,一道淡蓝色的灵气喷涌而出,在药王身前形成一道巨大灵气手掌。虽则药王袖袍一挥,灵气手掌向前一探,巨大的掌心迎着黑色锁链冲了过去。

“叮!”

随着黑色锁链撞击在灵气手掌之上,一道道清脆的声响传了出来。灵气手掌表层浮现出一道光幕,在黑色锁链撞击的时刻,泛着点点涟漪,袭出斑斑劲风。

“哗啦!”

黑色锁链就如同一条条灵巧的小蛇一般,沿着巨大手掌表层缠绕起来,眨眼间,这数道锁链便将巨大手掌紧紧的捆绑住。

“黔驴技穷,即便是对上我,你依旧是使用这招。索然无味,既然如此,那便结束吧。”药王眼中涌现点点不屑,身形再度向前移动,手掌隔空一握,“破!”

“呯!”

随着药王手掌的一握,那半空之上的巨大灵气手掌也是狠狠一握,那捆绑在手掌上面的道道黑色灵气锁链在这股强悍的劲道的波及下,悉数被震碎,残存的黑色灵气,也是在半空中缓缓消散。

“咻!”

击碎黑色锁链之后,紧握的灵气手掌伸出一根手指,指尖一道灵芒大肆闪耀,刺眼的光芒扩散全场。那灵芒之上蕴含的能连急剧膨胀,渐渐地,集中了太多的能量后,那巨大的灵气手掌上的颜色都开始变得愈发淡薄。最终,在指尖上的能量以光束的形式射出之际,巨大的灵气手掌也是轰然崩塌。

这道光束就像是黑暗的夜空中划过的流星一般耀眼夺目,光束所经之处,周围的空间也开始有些变得模糊。经过一阵晃动,光束周围的空间渐渐传出道道撕裂声音,随后,便看到在那粗大的光束周围,一道道细长的黑色裂痕浮现出来。

站在地上看那无数道黑色裂痕,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蜈蚣,在天空上摇曳着庞大的身躯、数之不尽的触手,宣示着他那无可争议的庄严。那黑色裂痕的周围,源源注入其中的灵气已然汇聚成道道洪流,修补着那被光束震裂的空间。

浓浓的威压也令站在半空之中的璞巡面容微冷,那光束之上传出来的强烈的灵气威压让璞巡心底都泛起一丝畏惧。原本他还认为凭着自己的实力,即便胜不了药王,打上几天几夜再落败也不是不能接受,可是自己所施展出出来的最强武学竟然被药王这般轻易的就击溃了,而那随后爆射过来的灵气光束上散发出来的强烈气息,将璞巡心底的那一点争斗之心彻底浇灭了。

紧咬牙关,璞巡咬破舌尖,猛然吐出一口精血在手掌上,与此同时,璞巡全身的磅礴灵气全速运转起来,缓缓汇聚到璞巡干枯的手掌之上,随着越来越多的灵气的注入,那缓缓成型的黑色锁链也变得足足有两米多粗。

“喝!”

璞巡大喝一声,高举的双手朝着面前狠狠一甩,那足有两米粗的黑色锁链也是春者这个方向冲着飞射过来的光束狠狠的砸了下去。

“轰!”

灵气光束与黑色锁链猛然碰撞在一起,狂猛的能量将碰撞中心周围五十米的空间震成碎片。那足有五十米的巨大黑洞如同一头洪荒巨兽,肆无忌惮的吞噬着周围的一切,方圆十几里的灵气尽是被这股猛烈的吸力搅动的暴躁起来。

秦风自然是没有办法免疫掉这股狂猛的吸力所造成的威压,方圆十几里的灵气渐渐汇聚成一道道奔涌的洪流朝着黑洞奔涌过去,这股吸力所造成的劲风也同样是如同劲爆的飓风,狂猛无比。

“坚持不下去就说,本小姐又不会笑话你。”妤萱玉手上灵气翻涌,一只巨大的灵气彩凤缓缓成型,将自己一行人笼罩起来。

如针蚀骨般的疼痛渐渐消退,秦风脸上的痛苦表情这才消失不见。听了妤萱的话,秦风还是死鸭子嘴硬:“没事,我还能坚持的住。”

“那好,我把你扔出去再坚持一会儿,这彩凤可还真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呢。”妤萱俏脸上浮现出一抹坏笑。

有的时候,妤萱也很好奇,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了欺负这家伙的感觉,与莫名其妙喜欢上他这家伙一样,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与生俱来的一般,没有踪迹可寻。然而,同样的一股淡淡的悲伤感也夹杂在这种感觉之中,就好像是有着什么生生将两个人拆开,妤萱说不上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确实能够感应的到。或许是要去幽兰谷了吧,这样一来,要好久好久都无法看到这个家伙,这样也好,若是这家伙真的背着本小姐喜欢上了别的女人,这样的男人也不值得本小姐喜欢,妤萱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道。

“你舍得吗?”秦风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惹上了这位大小姐。

“舍得呀,为什么舍不得?”妤萱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美眸之中满是单纯真挚。

“好吧,你扔吧。”秦风无奈的耸了耸肩,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反正这妮子又不会真把自己扔出去,“唉,疼啊。”

“哼,你要是敢背着本小姐找别的女人,本小姐就阉了你!”妤萱揪着秦风耳朵,恶狠狠的说道。

秦风心里欲哭无泪,看来自己这辈子都摆脱不了妻管严的命运了。

“不找,不找,嘿嘿,松手吧,你师弟师妹们都看着呢。”直到秦风指了指一旁目瞪口呆的韩晨三人,妤萱俏脸瞬间变得羞红,美眸瞪了一眼秦风,轻声娇嗔道,“都怪你,不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