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五十八章,年比冠军

两道凶猛的能量就这样交织在一起,难分难解,不断的发出‘嗤’‘嗤’的刺耳鸣声。从这两团对峙碰撞在一起的灵气团中间,阵阵呼呼风声涌动,席卷整个演武台,巨大的演武台上,被劲风震飞起来的片片碎石在半空中不断的晃动,而后随着呼啸的风气冲着演武台周围爆射过去。

“叮!”“叮!”

一层无形无色的光幕笼罩在演武台周围,随着这些石子击打在光幕上,发出此起彼伏的碰撞声音,而后愀然坠落,光幕上也泛起了点点涟漪之形。

而两道灵气产生凶猛爆炸之后,浓浓的烟尘便已将整座演武台包裹起来,烟尘遮掩住了演武台上的两道身影,即便是坐在最高席位上的穆飒等人,视线也是被这浓密的烟尘所遮掩住了。不过,好在这些人中无一不是实力高强之辈,强大的灵魂力量便足以查探清楚烟尘中的两个人究竟如何。

“秦风这小家伙竟然可以借用那股寒气为己所用,融合了两种寒气施展出来的极光寒冰破,威力竟是如此之大。”药王眼睛一眨不眨额盯着演武台上的两人,略微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听到药王的喃喃自语,坐在一旁的穆飒也是颇为惊讶,这才开口问道:“连老哥哥都不晓得,难不成这一招真的是这小家伙自己琢磨出来的!”

药王点了点头,说道:“那股寒气对外人甚是排斥,当初我甚至想过与秦风共享他炼化后的精纯寒气,不过很可惜,最后那寒气险些对我造成反噬,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这东西除了他也就没人能弄得出来了。”

“老哥哥,你就真不看好这小子?”穆飒犹豫片刻,面容有些为难,手指敲击座椅的扶手,一股空间之力涌了出来,笼罩在两人周围,缓缓说道。

药王微微摇头,惋惜的叹了口气,回道:“即便我同意她们俩在一起又有何用,幽兰谷那里的命令已经下来了,我无权干涉。更何况,秦风这小子体内的那股阴寒之气恐怕真的会与天鹰海涯的主子扯上关系,我们这些年的动作可谓是如履薄冰,绝对不能因为因为这个而暴露。说起来,这么做也是为了妤儿好,若是注定了只能兵戎相见,我宁可做一次恶人,也决不让她陷得更深、伤的更狠。”

穆飒皱了皱眉,说道:“可能结局未必会像我们所想的这样恶劣,说不定邯怠那老家伙感应错了...”

“宁可信其有也觉对不可信其无,你我为了保护这个秘密,连命都可以随时舍弃,难道还舍弃不了两个后辈嘛!此事以后万不可再提。”

药王挥了挥手,打算穆飒的话语,阴沉着脸,目光紧紧的盯着演武台远处的坐席上,那一道美眸中流连着关切的淡紫色倩影,良久,才收回目光,长叹息道:“唉,此事容后再议吧,演武台上的比武怕是要分出胜负了。”

瞧药王有松口的趋势,穆飒知道有些事急不得,手指再度敲击扶手,笼罩在二人身旁的空间之力缓缓消散。

而在那演武台上,微风徐徐,缓缓吹散漫天烟尘,逐渐显露出已然变成废墟的演武台,硕大的青石地面尽数被崩碎,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碎石块堆积而成的废墟。

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是两个聚灵境界的小子,竟然能够造成这么大的破坏,甚至这种规模的破坏力,就连一些元丹境界高手都达不到,所有人心中都不禁产生一个疑惑,如此之强的爆炸,演武台上那两个实力不过聚灵的小子,真的能扛得住吗?

演武台上一处深坑内,人们看到了浑身上下皆是鲜血的荀淄躺在深坑内,黑发凌乱,沾着片片粘稠的血迹。整个人的气息萎靡不振,呼吸时有时无,显然已经受了极重的重伤。

“秦风呢?”锦菁黛眉微蹙,美眸扫视着整个演武台,却是始终没有发现秦风的身影,疑惑的说道。

翁鹏旬挠着头发,说道:“不会是被荀淄干挺了吧,这么强悍的攻击,都赶上灵丹高手的攻击了,呲呲,真他娘的牛逼。”

“澹懿,你倒是说句话啊。”锦菁美眸瞪了翁鹏旬一眼,没有过多的搭理这个十分不着调的家伙,转而看着澹懿,问道。

澹懿两只手握的紧紧的,显露出他平淡的面容上所展现不出来的压力。澹懿不是没有想过经过蜕变的秦风会变得比以往更加强大,但是绝对想不到会变得这么强,刚才的最后一击,那股猛烈的气息,就连一向高傲的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就算自己顶上去,恐怕也是个重伤败落的下场。

演武台上的激烈战斗已经超出了澹懿的预测,甚至对于秦风能否在这么凶猛的爆炸中活下来,都不敢保证。

“淄儿!”

看到演武台上,荀淄凄惨的模样,荀黎嵩的双眼瞬间被赤红之色弥漫,浑身上下的气息起伏不定,显然是因为情绪失控而导致的。

澹懿家的老爷子皱了皱眉,语气颇冷峻的言道:“黎嵩,稳住心神,你家的娃子现在还没事,你身为长辈,应该控制住情绪,否则连你都失控了,让下面那些小辈怎么看你?”

老爷子的话如同一声炸雷,在荀黎嵩耳畔骤然响起,后者这才缓缓收回将周围人压迫的有些冷汗直流的强横气息。荀黎嵩冲着老爷子抱拳,说道:“多谢。”

而后又冲着其他人抱了抱拳,表示歉意。“各位,黎嵩方才失态,还望见谅。”

一阵虚以委蛇的客套过后,荀黎嵩这才坐了下来,只是被捏着有些发白的指节,倒是有着异样的意味包含在其中。

“你们快看,演武台上的那个石堆好像动了一下。”锦菁玉手捂着红唇,美眸中闪掠过一丝惊异,而后,纤纤玉指指着演武台上的一处石堆,说道。

听到锦菁的话,所有人都将目光移向演武台上。

“哗啦!”

演武台上,一处石堆中,经过一阵轻微的晃动,最上面的几颗石子缓缓滑落下来,掉在地上,随后便看到一道瘦弱的身影从废墟里缓缓站了起来。

秦风晃晃悠悠的站直身体,长吸口气,高高举起右手,宣誓着他夺取了本次年比的桂冠!随后,秦风仰起头看向最高处的席位,只见穆飒冲着自己微微点头,秦风咧开嘴会心一笑。

“我宣布,本年度的年比冠军得主是...秦风!”穆飒雄浑有力的声音愀然在整个演武台周围萦绕起来,响彻天际。

哗啦啦的掌声瞬间响了起来,此起彼伏的声音,让所有隐逸村的人都开始重视起这个骤然崛起的,如同夜空中划过的流星般耀眼璀璨的新星。

听到穆飒响亮的声音,秦风瘦弱的身躯便开始摇摇晃晃,站稳不住,脚步虚浮,顺着身后就倒了下去。突然,没有摔倒在地的疼痛,反倒是后背上传来一股柔软的感觉。一股香气传入鼻中,立刻在秦风心中产生一种心猿意马的感觉。

“下次不要这么逞能了,很容易受伤的。”

被缓缓平放在地上的秦风耳畔传来一道熟悉的银铃般的声音,秦风转过头,看向身旁那精致的俏脸。精致无暇的娇颜上满是关切,微红的美眸中丝丝雾气萦绕。

秦风冲着少女会心一笑,有些虚弱的说道:“下次不会再逞英雄了,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还想有下次,你知不知道你体内的阴寒之气本身就是一个不稳定的炸弹,如果不是我送你的戒指压制着,你现在小命都保不住了!”少女黛眉微蹙,有些微怒的责备道。

“多谢你送我的戒指,没有它压制着阴寒之气,我根本赢不了比赛,我又欠你一个人情。”

“算你还有良心,没把它丢掉。”少女撅着小嘴,显然还是记恨着秦风先前的气人举动。

秦风坏笑一声,说道:“你送的东西,我怎么舍得丢。”

“呸呸呸,别说的好像多煽情似的,哼,你还不是本小姐的菜。”见到秦风并没有什么大碍,妤萱嘴角一撇,像一个美丽的小孔雀,炫耀着自己的高傲,只是这种炫耀,倒是有些言不由衷的意味。

秦风没有回应这个言不由衷的女孩,只是盯着后者那好看的美眸,嘴角上牵起一丝坏笑。而妤萱被秦风看的俏脸席上一抹绯红,美眸瞪了秦风一眼,令后者嘴角的笑意更加浓郁。

妤萱娇嗔道:“你再这么不正经,我就不理你了!”

秦风略微尴尬的干笑一声,收回目光。

“贼心不死。”妤萱突然黛眉微蹙,抬起头看着天空上的一团阴云,语气微怒的说道。

“怎么了?”秦风也意识到恐怕是要有大事发生了,急忙问道。

可是还没等妤萱回答他的问题,穆飒那雄厚如雷鸣的声音轰然在天空中响彻开来。

“阁下既然来了我隐逸村,便请现身一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