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五十七章,极光寒冰破!万魔陨落(第二更)

荀淄眼中精光涌现,双脚微微移开,身体半伏在地,一只手勾成爪状,紧扣着地面的青石,另一只手高高举在身后。一股逼人的压迫感随着荀淄这种姿势的摆开,瞬间将秦风笼罩起来,让秦风身上突然涌现一股寒意。

望着荀淄脸庞上的笑意,那股透露着极端自负的笑容,秦风知道,荀淄这个家伙恐怕被自己逼急了,这次将要施展的武学怕是要比修罗天元掌威力更大巨大。

突然,荀淄额上浮现出来一抹虚幻的符文,这种时隐时现的符文秦风曾经见过,那是在死去的狄鹰身上见过。

“百鬼朝音指!”

秦风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狄鹰的实力比起自己要低上很多很多,可是施展出百鬼朝音指后,自己不拼尽全力根本无法打赢他。现在施展这种武学的人世实力胜过自己数个层次的荀淄,原本认为这家伙这么惜命,应该不会用这种以命换命的招式,可是现在事实摆在自己面前,这狗日的还真敢。

百鬼朝音指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东西在实力不够的情况下,是要用生机去填充的,荀淄这聚灵第八重的境界虽然很强,但那也只是相对年轻一辈的人来讲的。对于那些真正的高手来说,聚灵境界与一个婴儿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这点实力,显然不到施展百鬼朝音指的条件的。

“百鬼朝音指,荀淄你不要命了么!”秦风阴沉着脸缓缓说道。

却只见荀淄森然一笑,回应道:“不必害怕,这招是经我爹指点后研究出来的招式,威力虽然差了点,但不会要了我的命。秦风,你可敢一试?”

“纵你通天之能,秦风何有半点畏惧。你这一指,秦风接下了!”

半响过后,只见那万众瞩目下的秦风,深吸了一口略微冰凉的空气,大声笑道。这般豪气冲天的如雷笑意,在演武台周围回荡开来,让人听了,不知不觉在心中奔涌出一股热血沸腾的豪情。

话音一落,只见秦风在袖袍上撕下一根布条,缓缓一圈又一圈的将左手整只手臂缠绕起来。待这一切完成之后,秦风紧握着双手,两道冰凉刺骨的寒气从少年瘦弱的身体内喷涌而出,强烈的劲风将少年周围的碎石悉数震飞。

这两股冰寒刺骨的能量波动,骤然在广场中激起一阵气海,泛着道道涟漪,一时间,这股气息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感应到这两股灵气波动,即便是坐在最高席位上的一些老人,也是瞬间脸色一变,异常的凝重,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在同一时刻,转向那个站在了演武台上的瘦弱少年身上!

那看上去极度瘦弱的身躯里,竟然蕴含着这般强横的实力。当然,一些人还依稀记得,这般恐怖的寒气,十年前曾经爆发过,最让人们想象不到的是,时过境迁,曾经那个被寒气折磨的欲仙欲死的少年,竟然能够控制起这股寒气为己所用,虽然这点寒气只不过巅峰时的万分之一,却也足以让人为之惊叹了。

席位上所有人皆是面面相觑,喉间一阵跳动。这中间一人突然开口,不过这磕磕巴巴的声音倒是显得有些极为心虚:“村长,这比赛是否可以结束了,秦风公然违反规矩,应该终止比赛,对他进行严厉惩处。”

穆飒瞥了这人一眼,不是荀淄之父荀黎嵩又是何人。穆飒抚着长髯,淡淡的说道:“隐逸村有隐逸村的规矩,谁也不能打破,既然演武台上的两个小辈还没有分出胜负,怎可停止?”

“可是这寒气一旦爆发,所有人的性命都...”荀黎嵩显然还是不想就这么把事情圆过去。

“如果荀淄认输,自然可以结束比赛了嘛。”这时候澹懿家的老爷子突然开口。澹懿家的老爷子很不屑的瞥了荀黎嵩一眼,心中冷笑,都什么时候,护犊子不找个好点时间,背叛了隐逸村,没宰了你们父子俩已经很不错了,还想着走偏门赢比赛,做梦吧你。

澹懿家的老爷子的话语权还是很重的,至少老爷子这么一说话,荀黎嵩立马没了声音,不是他不想拯救什么,只是老爷子的话一开口,荀黎嵩立刻察觉到,自己父子二人俨然已经被隐逸村人排斥在外了,这个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自己说话。

演武台上,秦风两只手紧握在一起,两股刺骨冰寒的灵气在秦风手臂上不断交织缠绕,渐渐的形成一道深蓝颜色的灵气光芒,璀璨的灵芒耀眼刺目,不断散发着令人毛骨丛然的气息,这股气息之强,让所有人心中都泛起一丝惧意。

“极光寒冰破!万魔陨落。”

随着秦风的一声厉喝,深蓝色的灵气犹如一轮弯月,冲着荀淄爆射过去,所经之处,夹杂着尖锐刺耳的破空声。演武台上的青石地面,随着这道道刺耳破空之声,轰然崩裂。

另一侧的荀淄面容一凝,高高举起的手臂上,萦绕着丝丝乳白色光芒,越来越强的暴戾气息轰然爆发出来。

“百鬼朝音指!”

一道厉喝声音落下,荀淄手掌猛然轰在地面,瞬间在青石地面上轰出道道裂痕,乳白色的灵气从地面上直奔秦风而去,手掌下到秦风的距离中,一道约么半米宽的巨大裂痕渐渐被撕扯出来。

两道灵气皆是蕴含着极为暴戾的气息,沿途空间波荡,裂缝蔓延,可怕的破坏力令得看台上众人脸庞上充斥着震撼与畏惧之色。

就在众人心怀期待的目光中,深蓝色的残月与乳白色的灵芒在两道黑影中间狠狠的对撞在一起。就在满场寂静之中,细微的‘呲’‘呲’声从两道灵气团中散发出来。

“轰!”

一道刺眼的光芒骤然炸开,在猛烈的天地能量的侵入下,深蓝、乳白两道能量团,终于轰然爆炸,犹如一道惊天炸雷,夹杂着恐怖的狂风席卷开来。坐席之上,所有人脸色惊骇的望着那急速扩散的能量风暴。

如此暴虐的两道极为恐怖的能量,在这种狂暴的能量对撞中轰然相碰!所有人的心都是不由自主的提了起来,这种恐怖的交锋,究竟是谁能获得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