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五十九章,再度出现的九冥黑炎熊

穆飒的声音在空中萦绕,久久不散。半刻钟的光景渐渐过去,只见万里晴空不知何时已然是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云团散发着浓郁的逼人气息,一股无形的威压渐渐扩散,直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

“轰隆!”

一道惊雷划过天际,带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漫天的黑云如同定格在这一刻,不动不散。

“穆飒灵识竟是这般敏锐,我等身处大阵之内,阁下竟然还能察觉到我等的气息,好是厉害啊。看来在这隐逸村隐居数十载,你这本事丝毫没有削减啊。”

远远的,从那黑云深处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伴随着这道苍老声音出现的,是数道虚幻的人影。这些人影上无一不散发着强横的气息,即便是最弱的人,也是固元境界,而且恐怕未必会比当日在即墨丛林中与小妖等人对垒的熊王弱。

穆飒身形一闪,眨眼间便出现在半空之中,凌空而立,任由微风吹动衣衫,远远望去,倒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站在穆飒身后的,是药王、澹懿家老爷子等人,唯独没有荀黎嵩。此刻荀黎嵩跑到了演武台上,查看自己家小子的伤势如何。

“咻!”

一道光影冲着荀黎嵩爆射过来,后者手掌一探,将爆射过来的东西握在掌心。翻开手掌一看,只见一枚龙眼大小的散发着淡淡药香的丹药浮现在手掌上。荀黎嵩眉头微皱,面带疑惑的看着不远处的妤萱。

“荀伯伯,这是一品疗伤药,可以治疗荀淄的伤。”妤萱欣然一笑,说道。

“多谢。”

黎嵩淡淡的道了声谢,便将丹药塞进荀淄的口中,片刻间,淡淡的灵芒在荀淄身上闪耀,而后便缓缓沉寂,消散于无形。随着这道灵芒的消散,荀淄也缓缓睁开双眼。

“爹,秦风那狗日的使诈...”

“啪!”还没等荀淄把话说完,荀黎嵩一巴掌扇在荀淄脸上,打断了荀淄的话,荀黎嵩怒气冲冲的吼道,“败了就是败了,我荀黎嵩的儿子还没有沦落到输不起的地步,给我滚过去,给妤萱侄女道歉。”

荀黎嵩很生气,最近自己这个儿子究竟是怎么了?干的事怎么一件比一件糊涂,先是勾结外人图谋松嵇斋的资源。好吧,这件事在荀黎嵩眼里还算凑合,只要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即便有风险,还是值得一做的。

可这么大的事你个混小子也不跟自己商量一下,你当你这聚灵实力能把这股异样的气息瞒过所有人?这件事先不算,自己补救措施还算不错,至少跟穆飒的关系稍缓和一些。

现在你小子吃了人家给的丹药疗伤,醒过来就开口大骂秦风,你看不出来东青玄宗的小妮子相中了秦风啊,比赛结束这么半天,人家俩人还抱在一起呢,你特么眼睛瞎了还是怎么的,看不见啊!

还有,双方撕破脸皮对自己父子有什么好处?最让荀黎嵩生气的是,一场比赛,输了就是输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个人的心性很大程度决定了他未来的成就,一个连失败都不敢面对的人,就算他有再强的力量、再强的*,又与哗众取宠的跳梁小丑有何不同。

荀淄捂着脸,看到了荀黎嵩眼神中的怒气,只得安静下来。缓缓走到秦风面前,开口说道:“对不起。”

秦风看向妤萱,询问她的意见。妤萱则是眯着眼睛,不言不语,不过从眼神上可以看出,这妮子就是在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秦风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然后转过头,冲着荀淄笑道:“拳脚无眼,伤了荀淄大哥,自然是秦风的不是,好望荀淄大哥不要放在心上。”

“淄儿,回去面壁三日,以作惩戒。”荀黎嵩大手一挥,卷起荀淄,便离开了,不过临走前,还是冲着秦风、妤萱说道:“哈哈,我这老头子还是走吧,要不打扰到你们年轻人谈情说爱,那可就是罪过喽。”

妤萱被荀黎嵩说的俏脸绯红,又不好意思做些辩解。待荀黎嵩离开后,妤萱与秦风异口同声的说道:“老狐狸。”

“你也猜到了。”妤萱眨着好看的美眸,玩味的娇笑道。

秦风面容冷峻的看着荀黎嵩消失的方向,开口言道:“看来这老家伙是打算逃走了,也难怪,若不是在外面活不下去了,谁愿意来着监狱般的地方。”

“那你即将出狱的感觉会不会很好呢?”妤萱玉指卷着垂落的发丝,说道。

秦风微微摇头,长叹了口气:“虽然对外面的世界很好奇,但是我更愿意在这个监牢里度过余生。至少,这里有我牵挂的人,而外面...”

“呦,这不是轩逸阁的七长老嘛,什么时候轩逸阁搭上了隐逸村的路子了。别忘了,你们背后的东西可还没摘清楚呢,这个时候趟这趟浑水,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目光瞥到穆飒身后的澹懿家老爷子,漫天黑云下,黑袍人中站在首位的一位老者冷哼一声,说道。

老爷子神色一凛,回道:“入了隐逸村,便与从前的事划清了界限,老夫只代表老夫,代表不了轩逸阁。邯怠,你们与蛮荒丛林的人有什么恩怨,不要牵扯到我隐逸村的头上。这勾结蛮荒丛林的帽子,你们扣在别人头上也不是第一次了,十五年了,难不成还打算再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老爷子苍老的声音下,铮铮之言,振聋发聩。那名叫做邯怠的黑衣老者也是被老爷子说的面色冷峻,阴狠一笑道:“你敢威胁本尊!”

穆飒一甩袖袍,横刀立马的走到最前面,看着邯怠,说道:“阁下来我隐逸村究竟所谓何事,还请直言。若是想灭我隐逸村,那便回去,让你们上头派人吧!”

“还是穆飒村长识相,我等来此所为两件事。其一,我们应东北地域的韩家之求,捉拿叛逆韩沐卿。我们知道她就躲在你们这松嵇斋之中,所以,还望穆飒村长允许我们进入松嵇斋捉拿叛逆。”邯怠伸出一根手指,缓缓言道。

“其二呢?”穆飒双目赤红,显然是被邯怠的话逼得有些愤怒,这帮人仗着宗老族大,肆意妄为,现在现在都欺压到了自己头上,这让穆飒如何不愤怒。奈何形势比人强,对于这帮人只能驱逐而不敢痛下杀手,委实憋屈了些。

“其二,本尊欲迎回前几日那位黑衣少年,穆飒村长不得阻拦。穆飒你当知晓,但凡与我族有关的东西,都是常人不得干预的,若是不想你这隐逸村灰飞烟灭,那么就将那位少年献上,我还是可以替你美言几句,让你隐逸村继续过你们的安逸日子。”

穆飒两只手紧紧攥着,被捏着有些发白的指节不断传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说完了?”

“嗯?”

“放心吧,你这两条我们一条都不会答应,如果想战,那么我隐逸村便陪你们战到底!”还未等穆飒做出答复,从半空中飞掠过来几道身影,为首一人大声喝道。那几人来到穆飒面前,冲着后者神鞠一躬,说道:“宁海参见村长。”

“好,好,及时赶回来就好”

“隐逸村不欺压良善,但也绝对不会畏惧侵略。邯怠尊者,想从我隐逸村拿走点东西,那就看你邯怠有么有够硬的牙口了!”宁海目光不善的盯着邯怠,寒声言道。

“说的挺霸气,倒是你宁海有没有资格说这话,可就未必了。”邯怠戏谑一笑,讽刺道。

话音刚落,一道雷鸣般的声音骤然响起。

“哈哈,不知穆飒可否还记得本尊。这数月时间,我可是对穆飒村长与药王阁下惦记的很呐!”

伴随这道声音出现的一道硕大的身影,印入众人的眼帘。约么三四米高的庞大身躯,浑身上下长长的黑色发丝竖立,远远望去,就如同一团黑色的熊熊烈焰在其身上燃烧。

“九冥黑炎熊!它竟然还活着,怎么可能!”秦风眉头微皱的看着那高空之上的黑色巨熊,喃喃自语。

秦风明明记得当日在即墨丛林,九冥黑炎熊已经自爆身亡了,怎么可能还出现在这里,而且气息如此之强,甚至要比灵玄巅峰的药王还要高上不少,显而易见,这老家伙实力已经恢复到了元尊境界。

“我们都遗忘了一处漏洞,当日是两个人一起自爆的,如果九冥黑炎熊借用熊王灵魂自燃的生机来施展森甲黑骷阵。将这股依靠吞噬生机才能施展的力量打入熊王体内,然后产生的自爆能量,足以媲美元尊强者自爆的程度。虽然这股力量爆炸后的余波都会令九冥黑炎熊重伤,但是有那帮人帮忙的话,绝对有机会恢复。”

妤萱纤细修长的玉手揉着微蹙的黛眉,缓缓开口解释道,“当时我们都大意了,没有理会这茬,也是实在想不到九冥黑炎熊这老家伙竟然这般狠心,为了自己活命竟然可以狠心舍弃后辈的命。”

高空上的穆飒同样是因为九冥黑炎熊的突然出现,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