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五十一章,阴寒之气的线索

“陛下!”

短短两个字的称谓便吓得尊者与璞巡浑身冷汗直流,要知道陛下这个称谓在创神仙域,往往是指某一个远古种族的族长或者地位堪比族长的人,再联想到特使所在的古老族群,他们的族长显然不可能在这里,众所周知那位正值盛年,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那么这个‘陛下’便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个古老族群里的某个大人物,而且是大的不能再大的人物。

“嘶!”两人倒吸了口凉气,这股气算是彻底把两个人弄个透心凉。

而那位特使显然因为过度震惊而并没有发觉自己把某些信息说漏了嘴,其实这也怪不了他,实在是秦风身上的这股阴寒之气给予特使太多的震惊。那位‘陛下’在整个族群里可是堪比族长的存在啊,如果真的要细追求,这位‘陛下’甚至要比族长略高那么一点。

整个族群里高手云集,自己这点微末实力在族群里根本一点地位都没有,若不是上头不方便出面而派自己出来执行一项秘密任务。

这股气息特使也只见过一次,那股强烈的威压让特使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一模一样的气息,一模一样的冰寒,甚至在这股阴寒之气的威压之下,特使一点抵抗的念头都没有。

绝对不会错,这股气息绝对是那位‘陛下’的,只是那位怎么会屈尊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莫不是转世重生,借魂重生?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上面派遣任务的时候,一定会把这些事告诉自己,至少会让自己了解一些,否则很容易会惹祸上身。这不,现在不就是这种状况。

“陛下恕罪。”

眼见着秦风开始苏醒,特使慌慌忙忙匍匐在地上,连解释都不敢解释,这个时候能说什么,出手过重伤了秦风,好吧,这是事实,但也不能真说出来啊,否则人家万一记恨上你,实力不说全部恢复,就算是恢复了千万分之一,想弄死特使也就是分分钟的事。

而站在特使身后的尊者与璞巡一点没犹豫,也趴了下来,这种时候跟风是没错的,反正动手的是特使又是他们两个,尊者眼神中还闪过一丝庆幸,从某种意义*自己还救了他一命,毕竟当时璞巡是动手的,也是自己挡下来的,尊者现在已经不打邀功请赏的主意了,能够功过相抵既往不咎就已经万幸了。

“...”

秦风瞥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几人,没有说话,因为失血过多而导致愈发苍白的小脸上面无表情,越来越多的寒气也使得自己的体温逐渐开始变得冰凉,甚至开始有一点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伤口已经开始停止流血,一道道冰晶浮现在伤口上,在黑夜里泛着点点晶光,秦风双眼迷茫的看着夜空,身体就连动一下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

我,是不是要死了...

秦风不说话,只是身体上不断向着周围散发寒气,这股寒气冰冷刺骨,即便是两位元尊一位灵玄,都无法免疫这种冰冷。在特使三人看来,显然是‘陛下’已经开始发怒了,只是还未到爆发。

要说有没有怀疑过,有,特使怀疑过,尊者璞巡都怀疑过,堂堂‘陛下’竟然如此低微的修为,还出现在别人的地盘上,这本身就是一件极为诡异的事情,因为就算是修炼了某种秘法可以寄生在婴儿身上,获得新的年轻生命,但是也是会有族中高手在一旁暗自护卫的,否则一旦这些大人物身陨,那可是无法估量的损失啊。如果秦风真的是那位‘陛下’,为何护卫迟迟不出现?

不过,现在不断暴涨的阴寒之气让这三个人都这股刺骨的寒冷吓破了胆,尤其是特使,他当年可是亲自感受过那位‘陛下’的磅礴威压,如今再度被这股熟悉的气息笼罩,那还有半点怀疑。

渐渐的,秦风身体表层已经被冰晶彻底覆盖住,而秦风也被这种剧痛感弄得痛不欲生,就连意识都开始模糊起来。

“陛...陛下,您没事吧?”特使鼓起勇气抬起头看向秦风,见到半天没有反应的秦风,特使开口问道。

特使给尊者递了个眼神,示意他过去看看。老大发话了,小弟哪敢不从,没法子,尊者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

“嘭!”

就在尊者走到距离秦风不足五步距离的时候,秦风体内爆发的寒气朝着四周瞬间爆发开来,距离爆发源最近的尊者被狠狠震飞出去,一抹鲜血扬洒半空。爆发过后的寒气瞬间萎靡下去,消散于无形,而秦风也失去了意识,昏了过去。

“竟然这么快就把手伸进来了,还真是不知所谓啊。阁下这般做派,竟然对一介后生晚辈下此卑劣手段,莫不是真的一点面皮都不管不顾了么!”

一声厉喝骤然响起,惊得在场几人皆是心中一叹,不愧是穆飒经营了几十年的地盘,竟然这么便找来了这里。此次行踪都是万分小心,即便是不得已动手时,也会控制在一定范围内,绝对不会让人察觉到己方的气息,璞巡与妤萱交战,特使动手欲至秦风于死地,都是提前做好了布置,封闭周围空间,不使气息外露。即便是这样,穆飒也能这么快便寻到了这里,怎么能让人不惊叹不已。

随着声音的渐渐消散,穆飒的身影缓缓浮现在三人面前,不过这虚幻朦胧的模样,便可知晓这绝对不是实体。

“穆飒村长,这么快便寻找到这里,本尊不得不说声佩服,不过你真的认为可以凭你一人之力便拦下我们三人么?”

特使捋了下头发,将遮掩在自己面容前的灰发捋开,露出苍老的脸颊。虽然看上去特使已经如同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苍老,但是他双目炯炯有神,散发着精光,丝毫不显老态。

“老夫这次来只为救人,并不想留下几位,当然,若是几位不嫌弃寒舍简陋,穆飒自然乐意留几位小住数日。”穆飒不咸不淡的回了特使一句。

可是这句话的内容却是不怎么顺耳,留下小住几日,那可不是旅游,是监禁了。虽然双方都是小动作不断,但是谁都不敢公然翻脸,有些事情大家心照不宣,允许你背地里搞小动作,但是一旦过火,那么可就是撕破脸皮,公然宣战了。这个代价穆飒付不起,同样特使也承担不起。

“这不可能,这小家伙我是一定要带回去的,你穆飒现在还没有这么大的面子去让我做什么事,所以这件事还是不要再提了,我们没有要了那女娃儿的性命,已经是给你们面子了,穆飒,你可莫要太过分!”

特使恨恨的顶了回去,这个任务都可以放弃,但是这个*神秘的小子是一定要带回去的,即便自己没有能力查清楚事情始末,但是上面是一定会感兴趣的。如果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还给穆飒呢。

“在我隐逸村里抓人,你们也太放肆了吧!”穆飒双目赤红,面露狰狞的说道,显然是火气已经冲上了头。

只见特使也是怒气上头,叱喝道:“穆飒,你这般牢着这小子究竟意欲何为?难道想激起两族大战吗!”

两族大战?穆飒被特使的话惊得目瞪口呆,娘的,为了一个勉强算上是修灵者的小子,就要激起两族大战,开什么玩笑,秦风这小子值这个价么!

不过看这家伙的表情,倒也不像是恐吓自己,那如果这都是真的,恐怕这小子身上还有自己并不了解的秘密,还有什么秘密...对了,那诡异的阴寒之气,该死的,自己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忽略了,能够让特使这种元尊高手重视的东西,显然绝非凡品,如此一来,就绝对不能把这小子放走了。

“少在那吓唬老夫,两族大战,你恐怕还没有那个资格下命令!”穆飒啊冷哼一声,非常强势的回道。

“你穆飒虽强,但还拦不住我们。”特使也是冷哼一声,丝毫没有把穆飒放在眼里,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自信的,穆飒想胜他都未必可能,更别说己方还有两大高手,穆飒想从自己手中抢走秦风,那可真是痴人说梦。

“远来是客,自然不能穆飒一人前来迎接。”说完,穆飒拍了拍手,数道身影出现在周围,这般强横气息,显然穆飒将隐逸村全部人马都拉了出来,

特使面色阴沉的看了一眼口吐鲜血、气息萎靡的尊者,叹了口气,手中灵气涌动,将尊者、璞巡卷起。

而后,大手一挥,一股空间之力席卷而出,冲着穆飒等人袭来。

“轰!”

穆飒凌空前踏一步,身前一道光幕突然浮现,与特使挥来的空间之力狠狠的撞在一起,宽大的光幕不禁泛起道道涟漪,而后,一阵剧烈的撕裂声音响起,只见那道硕大的光幕上,道道黑色裂缝浮现。

片刻光景,已变得千疮百孔的光幕彻底破碎,这周围整片空间变得愈发黑暗,如同一道凶猛的黑洞,肆意吞噬着四周的一切。

“喝!”

穆飒袖袍一展,一阵劲风袭出,将这片黑漆漆的黑洞震成虚无,待众人已经可以看到黑洞另一侧的事物时,早已没有了那几人的人影,只留下特使苍老的声音,萦绕天际。

“也罢,时机未到,便允尔等猖狂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