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五十二章,涅槃与灵皇劫

晨曦初降,点点雨露滑落叶尖,击打在丛间,一声轻声脆响,化作遍地湿润。微凉的清晨,空气清新之中也略含着那么一丝温凉,空气中的水气渐渐沾湿了肩胛。

偶尔间,清脆鸟鸣,不绝如缕,与初晨的阳谷相映成趣。林间小路上,踏在草上惹得沙沙作响,却也极为清新。

少女的身姿宛如一季青莲,浮于尘世却不染一丝尘埃,清雅脱俗亦不失毫末优雅,好似画中那九天的仙子,如梦如幻,亦假亦真,容不得丁点亵渎。

背负着双手,蹦蹦跳跳的来到树下,静静的观凝着眼前的一切,站在这树下无声无息,生怕打扰到那盘膝而坐的瘦弱身影。

石凳、蒲团、少年,乱世中的片刻宁静,勾勒出一幅寂静祥和的画卷。少年双目紧闭,盘膝而坐在光滑的石凳上面,双手叠放在小腹前,两手间丝丝灵气萦绕,不温不火,甚是平稳,而在少年肩上,两只鸟儿蹦来蹦去,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站在一个鲜活可动的生命上,而不是一块顽石。

少年清秀的脸庞上显得有些苍白,稚嫩的脸型看起来依旧是个孩童一般,黑发散落垂肩,只留下中间一道露出面容。略微瘦弱的身躯被宽大的黑袍遮掩起来,倒是让他看起来更加成熟一些。

一呼一吸,平稳顺畅,气流涌动,灵芒闪耀。

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人到来,少年双手一合,萦绕在浑身上下的灵气缓缓收于丹田,沉息静气,紧绷的身体也开始放松下来。三息时间过后,少年缓缓睁开双眼,漆黑如墨的眼瞳,别样的沉稳,仿佛如那一潭古井,不散一星波动。

“师姐,早。”

少年开口说话,已经开始变声的少年,声音中的稚嫩逐渐消散,清亮的嗓音让人挺起来如沐春风,不知不觉中增添些许好感。

“早。”少女手中浮现出一个木质食盒,摆放在少年所坐的石凳旁,开口轻语,好似涓涓清流优雅动人,“知道你还没有吃早饭,所以就给你带来了。”

少年缓缓下地,长长伸了一个懒腰,舒缓浑身上下的疲倦感,看了一眼初晨朝阳,少年不禁摇了摇头,叹道:“不知不觉都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

“是啊,你都在这里坐了一天两夜了,夜间风凉,也不怕受了风寒。”妤萱美眸瞪了秦风一眼,但是却是没有丝毫的怒气,有的只是淡淡的关切。

“习惯啦,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是那么的熟悉,有的时候真怕自己再也看不到这些。离开了这里,恐怕还真有些不太适应。”秦风感叹道,有些复杂的意味,让人不知道究竟是为哪些事担心。

妤萱没好气的瞥了秦风一眼,娇嗔道:“没什么本事还学人家英雄救美,要不是老师跟穆飒师叔去的及时,看你还有没有命回来。”

秦风淡然一笑,没有回答。词不达意,秦风也不太想解释太多,否则也是徒添烦恼。

“谢谢你。”妤萱嫣然一笑,缓缓道出这句话来。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师姐,其实这件事你不必放在心上。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你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凭你本事,想走的话,那老家伙未必能拦得住你。你不必心怀愧疚,觉得亏欠我什么。”

“可是...”妤萱抿着嘴唇,羞红了俏脸。

“好啦,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至少我们都还活着,不是吗!”秦风囫囵吞枣般的把妤萱送来的吃食咽下,拍拍肚皮,表示自己已经吃饱了。

“你呀,又不是什么绝世美味,你这般狼吞虎咽,也不怕噎死你。”妤萱递上来一杯水,埋怨道。

秦风接过水杯,一口灌下,如饮甘泉,淡香清冽,浑身上下瞬间变得充满了力气,方才那股疲倦感消散无形。

“师姐,你见多识广,有一件事我想问你。”

妤萱盈盈坐下,纤纤玉手把玩着一个银色的戒指,小巧精致的银戒上,精雕玉镯的火凤雕刻栩栩如生。“说吧,只要不是涉及到机密,都可以告诉你。”

秦风背着手,向前走了两步,背对着妤萱,长长叹了口,这才缓缓说道:“如果一个人有着超凡的实力,在他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涅槃重生,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人渐渐苏醒,重生之后的记忆,会不会随着前世的复苏而化为灰烬。”

“这个不一定,我曾经在古籍上看到过,能够转世重生的都是俯视着芸芸众人的皇者,灵皇。无论是人类、灵兽还是海妖,这些强者在突破灵皇境界时,都会经历一场劫难,书上把这种劫难称为‘灵皇劫’,只有经历过灵皇劫才能够踏足灵皇境界,达到不死不灭,但能渡过此劫者,不过十之一二。”

“再具体一些的事我也不清楚了,那些东西都是太过遥远,可望而不可即,即便是宗派内的典籍,记录的也不过是一些粗浅的东西。经历过‘灵皇劫’的强者的灵魂便拥有了一种魂印,有了这魂印,便可以令这些强者即便是重伤陨落,也可以魂印不灭,从而寄生在尚未出生的婴儿身上,再度复活。那等强者一旦苏醒,恐怕实力也是惊天动地一般,那婴儿的记忆怕是会被彻底抹掉吧,毕竟曾经是灵皇强者,即便是虚弱到了极点,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抗衡的。”

“至于说到涅槃重生,那是妖域霸主紫翼玄凰族才会拥有的秘法,拥有紫翼玄凰血脉的强者,即便是没有经历过‘灵皇劫’,也可以重生,不过据说这种秘法修习难度太大,就算是紫翼玄凰族中,领悟涅槃境界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妤萱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讲了出来,颇有些玩味的看着面前的瘦弱少年,说道:“这些东西你现在的实力完全接触不到,即便是我,也是因为身份特殊才有资格翻阅古籍了解一些,我很好奇,你为何会有此一问?”

秦风没有回答妤萱的问题,只是仰着头,颇有些落寞的看着天空,喃喃自语:“抹去记忆啊。”

“咻!”

妤萱玉指轻弹,银戒如一道流星,飞向秦风。后者手掌一握,稳稳接住飞来的银色光影,翻开手掌一看,银色戒指小巧精致,火凤雕刻栩栩如生,握在手心,一股温热气息蔓延全身,让秦风微凉的身体涌现出一丝暖意。

“这是?”秦风好奇的问道,这小戒指看起来不是什么凡品,但是这小巧精致的东西更适合戴在女孩子的手指上吧,师姐莫不是打算把这个送给自己?估计自己要是戴上这枚戒指,小妖得笑死自己。

“远来是客,毕竟不是在自己家里,所以很多材料都没带,数来数去,也就这枚戒指对你最有用了,你先凑合着戴,等会到宗派后,我再专门为你炼制一枚。”妤萱娇颜上闪过一丝坏笑,轻咳一声后,缓缓说道。

“可是这...”秦风很想拒绝,但是这枚戒指握在手中就如同抱着个小暖炉一样,浑身上下说不出的温暖。这让受尽了寒气折磨的秦风纠结不已,本来以为小妖会看在自己救他一命的份上,喷几次火给自己暖暖身子,结果被人家骂了个狗血喷头。

“哼,知不知道为了这枚戒指,我花了那么大的心血,某些人不识好歹,你不要,那便扔掉。”妤萱被秦风挑三拣四的样子气的俏脸通红,娇哼一声,别过头去,不理面前这个气人的家伙。

“哦,那我扔啦。”说完,秦风手中一道银光闪过,飞向远处。

“死秦风,你知不知道想要姑奶奶礼物的人能排出十几里去,你竟然扔了,你,你气死我啦。”

妤萱美眸中一丝怒气涌现出来,纤纤玉指指着秦风,显然被后者气的火冒三丈,平日里的举止优雅也不管不顾了,开口就是姑奶奶长姑奶奶短的。

“不是你让我扔的嘛。”秦风低着头诺诺应道。

“姑奶奶让你扔你就扔啊,那刚才让你收着你怎么不收着呢!”

妤萱双手掐腰,冲着秦风大喊大叫。秦风这番歪理差点让妤萱气背过去,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让你收着你死活不收着,让你扔掉你立马就扔了,还大言不惭的说是姑奶奶让的,那让你去死你去不去死...呸呸呸...

妤萱狠狠的瞪了秦风一眼,娇躯一闪,眨眼间,便来到戒指落地的地点,气人的是这里到处都是草地,小巧的戒指落在这里,哪能那么容易找到。

半刻钟时间过去了,妤萱终于在这里找到了从秦风手中扔出来的东西,一颗亮晶晶的冰球,冰球内部是一小块只有指甲一半大小的灰色布片,妤萱拿着冰球,愣了半天,转过身看到不远处的秦风正把玩着一枚精致的银色戒指,妤萱瞬间明白了一切。

“死秦风,你去死吧。”

妤萱朝着秦风大喊一声,然后气呼呼的跑开了。

看着越走越远的窈窕背影,秦风嘴角微微翘动,攥着戒指的手微微用力,喃喃自语道。

“荀淄,我等你够久了,今天你我就在那演武台上,一决雌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