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五十章,陛下的气息

“咻!”“咻!”“咻!”

秦风被带走后约么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三道身影开始出现在这里,正是穆飒、药王、小妖三人。见到妤萱倒在不远处,小妖一个闪身飞到妤萱身旁。此刻的妤萱重伤昏迷不醒,俏脸上尽是苍白之色,嘴角残留着血迹。

药王袖袍一挥,一股精纯的水元素灵气将妤萱包裹起来,一点点沁入妤萱的肌肤内,温和的力量开始治疗起少女生命垂危的伤势。

片刻光景,少女缓缓睁开双眸,见到站在自己身前的药王,就像是在外面受了欺负的孩子回到家中,在父母面前诉说委屈的孩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老师,秦风被那帮人抓走了,你一定要去救救他,都是我没用,非但没有保护好他,反而成了累赘。”

药王看到哭的梨花带雨般的妤萱,摸了摸妤萱的头,温和的安慰道:“不哭了,你已经尽力了,要怪也应该怪为师大意,让那帮人钻了空子。”

“好啦好啦师姐,他们俩会把那小子救回来的,你要是再哭变丑了,那小子回来可就看不上你了。”

这时候小妖嬉皮笑脸的插上了话,话音刚落,妤萱便止住了哭泣,俏脸绯红,美眸狠狠的瞪了一眼小妖。不过很可惜,小妖并没有看到妤萱幽怨的眼神,反而是对上了药王的目光,后者眼神中散发出来的凛冽寒意,不禁让小妖如芒在背。

“今日老夫当未曾听到过,以后这样的玩笑决不允许你再说!”

药王的话夹着丝丝绝情,苍老的面容上满是愤怒,这是小妖从未在药王身上见到过的,过去,无论自己创下多大的祸,药王都不会这般愤怒,虽然这种愤怒无形无相,可是作为最直观的见证者,小妖最是了解这其中的重要。

最令小妖感到费解的是,这仅仅是一句玩笑话,药王便这般认真到了忌惮的程度,究竟是怎么回事?对了,刚才开得是妤萱师姐的玩笑,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再加上妤萱俏脸上娇羞的模样,傻子都能看出什么来,药王怎么可能会视而不见呢?

“行了,老头,我以后不说就是了。”小妖微微叹了口气,小子,你以后的路怎么走,只能看你够不够争气了,任何人都帮不了你啊。

“嗖!”

一道厉啸响过,一根竹箭朝着穆飒射了过来,后者袖袍一挥,一股无形的能量喷涌而出,卷在飞射过来的竹箭之上,片刻之后,竹箭便平躺在穆飒掌中。

竹箭箭杆上绑着一个布条,穆飒拆开布条,扫视了一番后,冲着药王点了点头,言道:“孤鹰已经跟上目标,一切顺利。”

--------

--------

隐逸村外,黑夜当空,片片乌云笼罩在黯淡无光的残月周围,整片树林都被笼罩在黑暗之中,偶尔也会响起几声夏蝉轻鸣,让这里的一切都显得异常的普通无奇。

某处山洞里,昏暗难辨四周,秦风被一条条细长的黑色锁链捆绑着仍在地上,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凭借着稀薄的月光可以看到几道朦胧的黑影。

“璞巡,派你去刺杀这小子,怎么还带个活人回来了,你知道不知道我们这次的行动都极为隐蔽,你这么做很容易让我们的行踪暴露,导致这次行动的失败,这个罪责,你担当的起吗!”站在首位的一个黑衣人训斥着半跪在地的璞巡。

璞巡擦了擦鬓角流下来的冷汗,磕磕巴巴的将事情的经过讲与那人听,说到最后,璞巡弹了一下戒指,一枚浑圆的药丸浮现掌中,璞巡将这药丸献给那人。

“尊者,这药丸便是这小子威胁我用的毒药,上面确实有一丝蝎毒的味道,与那帮人提供的蝎毒一模一样。”

那名被璞巡叫做尊者的黑衣人从璞巡手中拾过药丸,细细观详一阵。突然,尊者勃然大怒,一脚将璞巡踹飞,后者身影撞到石壁上,轰的一声将近百米厚的石壁撞穿,震飞到洞外去了。过了半响,璞巡一瘸一拐的走了回来,半跪在尊者面前,一声不吭。

“这就是你所说的致命毒药?”尊者两指夹着药王,寒声问道。

璞巡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这种时候言多必失,指不定那句话就惹怒了面前的人,自己有的苦头吃。

尊者一把将药丸摔在璞巡脸上,怒火冲天的说道:“是,这是那种蝎毒,可是这么一丁点的量,连个普通人都毒不死,还能毒死个修炼者吗!你这灵玄修为都修炼到狗身上去了,让一个娃娃耍的晕头转向,找不到东西南北,你还配叫灵玄强者嘛!”

尊者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子毫不留情的插在璞巡心头,一刀再一刀,割的伤痕累累。璞巡双目赤红,被袖自掩盖住的双手握得紧紧的,不断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显然是拼命压制的怒火。

见到璞巡这幅模样,尊者也懒得搭理他,灵玄修为竟然都被人家给耍了,换做谁都受不了,但是受不了你也得受着,谁让你自己不细点心呢。

“兔崽子,本座宰了你!”

璞巡猛地站了起来,强横的气息汹涌喷出,黑墨色的灵气逐渐形成一把硕大的巨剑虚像,对着躺在地上被绑的跟个粽子似的的秦风砍了下去。凛冽的劲风刮得秦风全身一阵阵刺痛,瞅着模样,这老家伙是铁了心要宰了自己,这一剑砍在自己身上,估计连个骨头渣子都剩不下了,苦笑了一声,秦风便闭上双眼开始等死。

“咚!”突然一道无形的能量飞速袭来,碰撞在硕大黑色灵气巨剑上,剑身一顿,随后便一下子改变了轨道,砍到了其他方向。

“轰隆!”

一声巨响过后,秦风突然发现浑身上下那股刺痛感瞬间消失不见,缓缓睁开双眼,便看到璞巡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笼罩在黑袍之下的尊者。

“尊者,您这是为何?”

尊者朝着璞巡摆了摆手,示意后者安静下来,开口解释道:“璞巡你也不必太过在意刚才的事,这小子说的没错,杀了那女娃,对我们却是没有好处,反而要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毕竟这些修灵者都被那些大人物盯着呢。”

说到最后,尊者甚至还指了指天上,由此可见这事的重要程度足以让元尊高手都三缄其口。

“可是他...”

璞巡显然还在对被耍的事情耿耿于怀,这也难怪,在璞巡眼中,秦风完全就是蝼蚁般的人物,只要自己想,随时随地都可以踩死他,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更加受不了被蝼蚁戏弄。

这种屈辱感更甚于之前秦风逼迫他妥协放过妤萱一命,不杀妤萱,其实也是璞巡自己没有下定决心,与东青玄宗彻底闹翻,自己并不怕,但是与他们后面的人闹翻,那么恐怕自己很有可能会被推出去当做弃子,用来调解双方的矛盾。

但是自己被秦风戏弄,这颗真就是可忍孰不可忍了,你丫拿一假药丸来骗我,偏偏自己还信了他的鬼话连篇,每次想到这里,璞巡都一肚子火,直想亲手宰了秦风,以泄心头之恨。

“反正这小子也在我们手里,还怕他跑了不成?等特使来了再说,擅作决定,惹怒了特使,你我都得吃不了兜着走。”尊者静静的给璞巡解释着,提到特使的时候,尊者与璞巡二人皆是神色肃穆,异常的恭敬。

“呼!”

一道劲风破空声响起,一道虚幻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众人面前,一席宽大的灰袍,满头灰白发丝垂落,遮掩住此人的面容,增添了些许神秘感。

“参见特使!”

尊者与璞巡同时双膝跪下,整个身体都趴在地上,恭恭敬敬的模样让人无法联想到先前还耀武扬威的两大高手。

“嗯,起来吧。”特使朝着二人摆摆手,示意他们起身,眼中余光瞥到角落里的秦风身上,特使皱了皱眉,问道,“这小娃娃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

尊者给璞巡递了个眼神,示意后者把事情原委说与特使听。璞巡会意,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将事情悉数道了出来。

“混账!既然计划击杀他,那还留他做甚!让穆飒他们顺着气息找过来吗?”听到璞巡把事情经过讲完,特使火气顿时就涌了上来,这帮蛮子怎么做事这么不谨慎,一旦出了疏漏,那么有可能导致全盘皆输。

“我等罪该万死”两人再次伏地。

“算了,杀了这小子,这个据点作废,换下一个地点集合。”

话音刚落,特使手掌一探,一股无形的能量涌出,笼罩在秦风身上,将秦风卷到空中,秦风周围的空间就如同被狠狠的挤压一样,痛的秦风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就要彻底碎裂了一样。

“呲!”“呲!”

秦风如今的身体就如同一个喷泉,不断的喷洒这血液,瞬间染红了整个身体。就这秦风的意识越来越淡薄,即将烟消云散时,从秦风体内涌出一道阴寒之气,凶猛的阴寒之气将周围的空间悉数震碎。

“扑通!”

秦风的身体掉落在地上,滚滚血液洒落一地。而那位特使眼中震惊,身体不断的颤抖着。

“这是...陛...陛下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