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二十一章,村规如山

隐逸村,村长家中。

秦风跪在门外,微长的头发散落,倒是显得有些憔悴模样。

从即墨丛林回来三日了,那一次的爆炸虽然剧烈,但是好在穆飒的空间封锁起了作用,虽然众人多少受到能量的冲击受了点伤,不过有药王在,养上几日也便痊愈了。

而秦风回来之后,不顾身上的伤势如何,跪在穆飒家门口不起来,整整三天三夜,穆飒不理不顾,秦风不吃不喝,任谁来劝都不管用。

中间秦稷来过一次,心中有些不忍,于是进入房间跟村长求情,穆飒村长、药王与秦稷三人在房间内聊了两个时辰,秦稷方才一脸失望的走了出来,走到秦风身旁,大手捏住秦风消瘦的肩膀,随后拍了拍,叹了口气离开了这里。

到了第四日的时候,受伤最重的小妖刚刚苏醒,听闻此事,立马跑到村长家里与药王、穆飒两人大吵了一架,秦风违反村规,说到底还是为了帮助小妖寻宝,再往更深层次讲是为了东青玄宗的利益,虽说这小子实力太渣没帮到什么忙,但人家起码帮忙保住了整瓶寒泉玉浆,换做其他人,谁敢在炼体境界时候往深山老林里跑?还是带着能令所有灵兽眼馋宝贝,那即墨丛林可是有着各种灵兽出没的地方,别说这区区炼体境界,就是聚灵通灵的人进去了,不也都被撕成碎片了?

不说事出有因,起码你也应该功过相抵吧,这都不行,想逼死谁啊。

小妖更气的是药王没有出面求情,要说你个老家伙出面求求情,那穆飒村长怎么也该给点面子吧,人家秦风对咱们多少有恩,如果不是先前这小子把自己的命给救了,寒泉玉浆别说到手,就连在哪你都找不着,就算你灵玄巅峰,你他娘的上哪找宝贝去?

更何况当初秦风出村子的时候,自己是个担了保的,病没给治好,反倒人让自己个害了,这尼玛算怎么回事,弄得妖爷里外不是人。

谈判闹崩了,小妖甩下一句‘以后有事,别特么来求你妖爷。’后扬长而去,只留下气得药王吹胡子瞪眼睛,老脸通红不停的往肚子里灌茶水。

“小子,跟我走,离开这破地方,我保你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不要理这什么狗屁规矩。”

在屋子里窝了一肚子火的小妖走到门口,跳到秦风肩膀上,隔着少年垂落下来的黑发说道。

跪在地上的秦风沉寂无声,垂落的黑发挡住了少年苍白的脸颊,看不到少年小脸上的变化,无声无息,如同一座经历过风吹雨打后的石雕,任它沧海桑田,不见毫末言语。

小妖轻轻捋开少年的头发,印入眼中的面孔令小妖熟悉又陌生,一如既往的苍白无一丝血色的小脸,抿着微薄的嘴唇,憔悴的神色如同一个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

眼神接触的瞬间,小妖只觉得自己犹如掉进了深渊一般,无穷无尽,带自己回过神来后,方才察觉自己的后背,已然湿透。

死一般寂静的眼神,淡漠世间一切过往,小妖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眼前的那对眼瞳,如果拥有这种眼神的人,在这个世间只有两类人的话,看淡世间一切因果的世外高人或许可以算在其中,而眼前的少年或许更应该属于另外的一种人。

意识、灵魂都被同一种意识统治的人,那种意识即是---死意。

小妖微微叹了口气,放下小手中的发丝,微长的黑发再次将少年的小脸遮掩起来。

这时,一道紫色倩影出现在少年的面前,玉手抓住小妖的尾巴提了起来,另一只手捏了捏小妖肉嘟嘟的小脸,说道:“小家伙,说,怎么把惹老师生气了?”

小妖被人拽住尾巴很是不爽,刚要破口大骂,便听到少女的声音,立马改了态度,笑脸相迎的说道:“师姐,嘿嘿,你怎么来啦,这事说起来都怨那老家……老头子,这小子怎么算帮了咱的忙,怎么说也该帮帮他嘛。”

本来小妖顺嘴说成老家伙,不过在少女美眸一瞥之后,马上改口。少女对小妖的态度有些不满意,黛眉微皱,手指上的力道稍微加了些许,捏的小妖吱哇乱叫才肯放手。

“你怎知老师未曾帮忙,你这般暴躁起来不问是非的性子何时能改一该。”而后少女转过头冲着秦风说道:“你叫秦风是吧,穆飒师叔让你进去,跟我来吧。”

说完,少女转过身去,抱着小妖往村长的房间走去。

少年趔趔趄趄站起身来,可惜刚刚踏出第一步,双腿上的麻木感涌现出来,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一样,扑通一声,少年一下子摔倒在地。

紧咬牙根,少年再次倔强的撑起身体,缓缓站起身来,随着少女轻缓的步子一步一步走过去。

短短十几米的小路,少年便已摔倒数次,但每次都坚强的站起来,亦步亦趋的走完了这条小路。

少女站在门前,轻轻敲了两下门,待到门内有人传出“请进”的声音后,方才莲步一退,打开房门,示意少年一个人进去。

房间内,灰衣老者背对着门口,双手负于身后,而青衣老人则是一脸平淡的坐在灰衣老者身旁,手中端着茶杯,浅酌一饮。

“秦风见过村长、药王阁下。”秦风冲着二人行了一礼。

灰衣老者摆了摆手,说道:“秦风,身为隐逸村的人,我问你,隐逸村的村规是什么?”

“隐逸村,莫回头,淡漠红尘种种。”少年低着头回答道。

灰衣老者突然衣袖一甩,转过身来,双目睚眦欲裂,精光摄人心魄,冲着少年近乎大吼一般的质问道:“那你为何还敢公然违反村规?”

少年小脸上面无表情,只是冲着灰衣老者再次行了一礼,沉声说道:“秦风知晓罪孽深重,愿受村长惩罚。”

见到少年这副表情,穆飒与药王对视一眼,药王微微叹息,穆飒则是摇了摇头,说道:“原本你违反村规,理应处死,不过念在老哥哥为你求情,愿收你为徒,自此你便离开隐逸村,终生不得再踏入隐逸村半步。”

扑通~

少年跪在地上,眼神中依旧是古井无波,不曾有过变化,甚至就连语气都一如既往的低沉:“隐逸村,莫回头,淡漠红尘种种。秦风既然违反村规,甘愿一死,明正典刑,也不愿村长徇私情而罔顾村规。”

药王哈哈大笑,言道:“小子,你可知这世上有多少人削尖脑袋想拜入老夫门下,今日老夫欲收你为徒,如此机遇,你果真舍得放弃?”

“秦风虽久居荒野,却也知晓药王神通,观门外师姐天赋之强,实属罕见,由此可见药王收徒之严,今日秦风得药王看重,实乃三生之幸。”

药王好奇的问道:“哦?那你为何不肯接受做老夫的徒弟。”

“其一,秦风违反村规,自当一死以告慰天地,决不愿因一己之私而苟活于世。其次,秦风资质愚钝,修炼十余年方才达到炼体六重之境,比起贵派子弟,实乃繁星欲与皓月争辉,无法相提并论。秦风身寒体弱,乃是将死之人,实在不敢接受药王抬爱。”

“若老夫答应出手为你治病呢,你可愿做老夫弟子?”药王嘴角牵起一丝戏谑的笑意,开口问道。

秦风摇摇头,说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强求不得。”

“那秦稷的命呢?”药王嘴角的戏谑神色更浓。

“何意?”秦风眉头紧皱,略有一丝疑惑。

“给秦稷疗毒,那是小妖答应了你的,不过这两味主药可并不好找,老夫可不负责帮你找药。”

“可是...”

“你觉得区区几株灵木青藤会有多大的价值?碧血月宴与紫玉兰草乃是罕见的疗伤圣药,寻得两药之危险更甚于此次寒泉玉浆,老夫绝不会允许小妖如此涉险,老夫收你为徒,一是答应穆飒为你治病,二是不让小妖太过胡闹,明白了吗?”药王寒着脸说道。

“多谢药王。”秦风冲着药王抱拳相谢。

药王摆了摆手,说道:“要谢就谢小妖吧,为了你,这小家伙竟然跟我翻了脸。”

这时,穆飒突然插嘴说道。

“秦风,跪在外面三日算是惩戒,我给你五年的时间,你随药王出山,为秦稷寻得两味主药来治疗寒毒,五年之后,回村受刑领罚,你也可以选择远走他乡,不过,替你做了担保的秦稷,便要替你去死。血誓已立,无法更改。”

“年比快到了,你也参加,你爹对你寄予了所有的希望,趁这次机会,给他争点脸。”

“是。”

--------

青松树下,偏隅孤坟。

一位白衣青年站在坟前,两坛烈酒摆在墓碑前面,任由清风徐徐掠过,徐徐酒香环绕。

“你果然在这里。”一位白衣少女愀然出现在青年身后。

青年昂起头来,仰视天空,说道:“昨天我见到秦稷了,这才知道他埋在这里,碧瑶,你说我是不是很傻,都这么多年了,仍然对此耿耿于怀。”

白衣少女双手摆弄着衣角,沉默一会儿后,说道:“这就是世家大族,没有选择。”

“是啊,这就是宿命,我们与这苍茫天地相比,实在是太渺小了。”

一声叹息萦绕林间,久久方才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