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二十章,尘埃落定

话音刚落,又是三道身影出现在青衣人的身后,站在青衣人身后的是两位年轻的少男少女,少女身着浅紫色裙衫,勾勒出少女窈窕的身形,娉娉袅袅,豆蔻年华,娇美的脸蛋如白玉般精致无暇,倾城之颜,刹那芳华。

站在少女身旁的少年一席黑色麻衣,面无血色的脸颊浮现着一种病态的苍白之色,双手紧紧抱着一个不算很大的玉瓶,玉瓶上赫然镌刻着‘溺器’两个大字。

并立站在青衣人身旁的是一位身着灰色麻衣的老者,身形挺拔、长髯飘飘,一对锐如鹰眼的目光散发着精光,丝毫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老迈姿态。

灰衣老者左手袖袍一挥,不远处昏迷不醒的小妖周围空间开始蠕动起来,小妖的身体随之飘了起来,而后飞向己方这里,缓缓落在紫裙少女的怀里。

重伤倒地的东青玄宗人殿三人与猿王也被这股空间之力卷起,置于身后盘膝而坐,疗起伤来。

九冥黑炎熊看到灰衣老者的举动,曾经身为元尊高手的它自然是明白,那是元尊强者才会拥有的空间之力,这个灰衣老者显然是一个丝毫不弱于自己巅峰时期的元尊高手,而这即墨丛林在自己掉级之后唯一一位元尊高手,自然是来自那神秘的村子。

想到这里,九冥黑炎熊目光移至灰衣老者身后从出现开始便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的黑衣少年身上,眼睛微眯起来,看着灰衣老者说道:“穆飒先生,您不是说过,隐逸村的人,终生不得踏出隐逸村半步么?怎么今日...呵呵...竟然还出来与人行窃。”

灰衣老者瞥了九冥黑炎熊一眼,而后淡然说道:“隐逸村村规不容破坏,任何企图破坏村规的人,要么杀了我,要么死。”

听到此话,一直真站在灰衣老者身后的黑衣少年目光中显露惊恐神色,苍白的脸颊霎时间失去所有的血色,少年抿着嘴唇,咽下所有打算说出的话,沉默不言不语。

紫裙少女眼角余光看了黑衣少年一眼,随后便收回目光,不知在想着什么。

“秦风是我东青玄宗的弟子,自然牵扯不到隐逸村的村规。”青衣人嘴角翘起一丝轻蔑,开口说道,“至于我东青玄宗行事,你九冥黑炎熊可还没有什么资格妄加置喙。”

九冥黑炎熊一见面就故意无视自己,青衣人自然也不会给它什么好脸色,更何况,现在双方已经是不死不休了,为嘛还鸟你?

青衣人的话气的九冥黑炎熊火冒三丈,东青玄宗的事老子也不想管,打劫都打劫到老子头上了,还不插手,那直接撞墙去算了,再说了,这小子到底是哪一伙的人,跟老子有毛关系,可你们东青玄宗平白无故欺负人,还指望老子有什么好脾气么。

突然,九冥黑炎熊发觉胸口处一阵刺痛感觉,随后这股刺痛感瞬间席卷全身各处,一团黑炎在九冥黑炎熊巨大的身躯上燃烧起来,隐约间,一个虚幻的黑炎骷髅若隐若现。

噗嗤~

九冥黑炎熊一口精血喷出,脚步虚浮不已,一个趔趄,单膝跪在地上,单手撑地,露出痛苦神情。

“这是怎么回事?”紫裙少女黛眉轻佻,略有些好奇的问道。

两位老者尚未回答,一道犹如婴儿般稚嫩嗓音的声音传入耳中。

“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激起了反噬。”

紫裙少女目光移至怀中,发现趴在自己怀中的小妖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小妖还有些虚弱,金色的眼眸中神色略有些暗淡。

“你醒了?若不是察觉到这里传出九冥黑炎熊的气息而提前赶来这里,你和这三个碎崽子还有命么!不知轻重。”听到了小妖的声音,青衣人冷哼一声,沉声说道,语气中倒是有些不满。

小妖咧嘴苦笑,暗自摇摇头,说道:“这事回去再说,先把这老杂毛替我干掉报仇,为了点寒泉玉浆,差点把我这条老命搭进去。”

青衣人叹了口,不再搭理这小家伙,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浑身黑炎的九冥黑炎熊身上。

倒是紫裙少女莞尔一笑,纤纤玉指在小妖头上敲了敲,娇笑道:“你这个小家伙,还老命呢,也不怕闪到舌头,这次算是给你个小教训,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偷跑出来。”

小妖嘿嘿一下,目光一抬,看到了站在一旁的黑衣少年,以及少年手中的玉瓶,小妖冲着招了招手,说道:“小子,今天干的不错,好处绝对少不了你的。”

秦风表情麻木的点点头,嘴角微微牵扯,道:“谢谢。”

小妖皱了皱眉,刚想问些什么,便被紫裙少女打断,小妖顺着紫裙少女示意的方向看去,一道灰影印入眼帘,小妖瞬间明白了一切。

“该死的,这鬼东西怎么这么快就激起了反噬。”

一阵又一阵令灵魂为之颤抖的剧痛充斥着九冥黑炎熊的全身各处,半跪在地上的九冥黑炎熊手臂开始打颤,最后扑通一声,九冥黑炎熊硕大的身躯佝偻在地上不断打滚。

“我说怎么这么半天都没有出手呢,原来是等这个啊。”小妖看着因为剧痛而不断抽搐着身体的九冥黑炎熊,笑着说道。

吼~~

匍匐在地九冥黑炎熊突然站起身来冲天一声嘶鸣,身上黑炎急速膨胀,送那黑炎之上散发出来的浓烈气息俨然已是逼近元尊之境。

“不好,这老家伙要自爆,快阻止它。”见到九冥黑炎熊身上的气息急速膨胀,小妖顾不得甚许虚脱,大声喊道。

作为己方实力最为强横的药王与穆飒村长,自然是发觉了这些,身形一闪,药王大手一挥,一只淡蓝色的灵气巨手凝练出来,冲着九冥黑炎熊飞奔而去。

穆飒村长则是凌空站立,手指指向九冥黑炎熊,一束虚幻近乎于无形的光束自穆飒手指射出,搅动着周围空间泛起的涟漪。

一手一指同时攻击在浓浓的黑炎之上,一层巨大的光幕浮现在三股力量相碰撞的中央,一条条黑色裂痕自那光幕的中心四散开来,如同一只巨大的蜘蛛,不断延伸着修长的触手。

“抱着它,站到我后面去,这是空间裂缝,小心些。”

紫裙少女将怀中的小妖扔个一旁的秦风,叮嘱了一声,随后玉指划动,紫红色的灵气顺着少女修长的手指不断涌现出来,随着少女手指的摆动,一道道奇异的符文被勾勒出形态来。

越来越多的符文串联起来,在少女身前形成一堵十米多长的符墙,在符文墙面形成的同时,从远处光幕中传出一道猛烈的爆炸声音,一团磅礴的气浪从这中心猛烈的扩散开来,瞬间席卷了方圆数里的土地。

半刻钟的时间过后,烟尘渐渐散去,被席卷到的方圆数里的森林皆是被夷为平地,十余座高耸的大山被这股剧烈的能量从地平线上彻底抹去。

秦风几人在少女符文墙面的保护下并未受到半点伤害,秦风一脸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一切,元尊之威,秦风曾听秦稷提起过,那还是秦稷未到隐逸村时候的见闻,那等威力,焚山煮海一般。

当初秦稷说起时,秦风一脸的向往崇拜,对于半只脚踏入鬼门关的他来说,一辈子呆在隐逸村里是他最大的遗憾,遗憾自己看不到外面的精彩。

纵死无憾矣,这时的秦风心中闪过这五个字,随后又摇了摇头,自己还不如死在阴寒之气上的,违反村规被村长抓住后处死,活着的时候不安分,死了还给秦稷脸上抹黑了。

而此时,另一方的九冥黑炎熊后退百步方才勉强稳住身形,猛烈的攻击耗费了大量的灵气,九冥黑炎熊身上的黑炎消散不少。

九冥黑炎熊缓缓站起身来,双眼因为充血的缘故变得猩红,它的身上无处不在燃烧着黑炎,甚至,灵魂也开始燃起熊熊火焰,九冥黑炎熊轻蔑的笑了起来。

“你们阻止不了我,就连灵魂都燃烧殆尽的我,已经再也没有丝毫的束缚,你们两个可以躲得过自爆的冲击,但是他们跑不了,九幽黄泉,同赴地狱吧。”

“穆飒,空间封锁,合我二人之力灭了它。”

药王阴沉着脸叮嘱了一番,而后一股空间之力从穆飒村长手中散发出来,形成一条条锁链状的无形能量,将九冥黑炎熊周围的空间紧紧封锁起来。

这时,一直躺在地上熊王突然站起身,手中黑气环绕,一招黑炎开山掌直向穆飒拍去。

“区区固元境界也敢逞威,不知死活。”

药王冷哼一声,手臂一挥,一只巨大的灵气手掌在飞向穆飒的黑炎前面浮现出来,一把将黑炎握住,捏成粉碎,而后,巨手迅速向熊王奔去。

轰~

巨手没有攻击到熊王,反而与瞬间浮现在熊王身前的黑影撞击在了一起,一声巨响,巨手与黑影双双粉碎。

而被封锁在空间牢笼里的九冥黑炎熊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灵魂分身被毁,让它气息瞬间萎靡下来,就连自爆都停顿了下来。

躲过一劫的熊王咬牙切齿的看着药王,浑身上下同样燃起熊熊烈焰。

“同归于尽?怕是你还不配。”

药王冷喝一声,一掌将熊王拍飞出去,如流星一般射在九冥黑炎熊那里。

轰隆隆~~

两兽近乎于同一时间自爆,数倍于先前一击威力的能量飞速波及周围,霎时间,即墨丛林方圆千里之地尽数被夷为平地。

元尊自爆,地陷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