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十九章,绝境逢生

猿王阴沉着脸莫名的沉寂不语,原本大好形势现在变得优势全无,不仅高额的报酬拿不到了,还凭白得罪了九冥黑炎熊一家子,这怎么能让猿王不恼火。

“该死的,这老家伙怎么吞噬的这么快,这么眨眼的功夫,就恢复到了灵玄的境界。”头戴青冠的白衣少年开口说道,戏剧般的变化同样让自视甚高的他有些不爽。

“应该是灵玄境界第七重左右。”三人中一直未曾开口的青年抿着嘴唇,表情肃穆,却是看不出丝毫的慌张与不安。

白衣女子听闻此人言语,略有些好奇的问道:“韩晨,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实力若是高出一定的层次,是感应不到具体的境界的呀。”

韩晨摇了摇头,咽下有些不能说的话,含糊其辞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这么觉得...”

佩戴青冠的青年冷哼一声,冲着白衣女子说道:“碧瑶你别听他的,吹牛皮谁不会啊。”

韩晨瞥了那人一眼,便转过目光不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些什么。

白衣女子倒是对那青年的话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道:“莫阳,都是同门,怎么这么说话呢。”

莫阳满不在乎的说道:“我只是实话实说嘛,难道还要给他道个歉不成?”

“免了吧,韩某人可受不起。”韩晨淡漠着声音说道,对于眼前这种仗着宗派名头便眼高过顶的人,韩晨还真是有些瞧不上眼。

“韩晨,你有什么可神气的,一个被韩家外放出来的弃子而已,真以为你是韩家在外的代言人呐。”韩晨看不惯莫阳,莫阳同样看不上韩晨,一个竞争继承人失败而被踢出来韩家子弟,还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摆谱的,再加上这家伙与碧瑶关系不错,更是让莫阳不爽。

“吵什么?啊,吵什么吵?还嫌人丢的不够吗?”三人的吵闹声传到了小妖的耳中,莫名一股火气激得小妖一阵剧烈的咳嗽,气息紊乱不已,瞪了三人一眼,一声大喝制止三人的争吵。

别人的话还可以不理,小妖的话却是不可不听,小妖师弟在宗派里地位特殊,又与药王师叔关系密切,甚至就连身为半步元尊层次的药王师叔都会有求到小妖的时候,若是它回去给你小鞋穿,任谁都受不了。

九冥黑炎熊将熊王平放在地上,一只手搭在熊王的手腕上,一丝灵魂之力顺着九冥黑炎熊的手指传入熊王体内,仔细观察着熊王体内的状况,三息的时间很短,那一丝灵魂之力已经在熊王体内巡视一周。

“控制住体内的灵气,让它顺着平日修炼时的路子运转,暂可保无性命之忧。”九冥黑炎熊在熊王耳畔叮嘱一番话语后,便站起身缓缓朝着小妖几人的方向走去。

“东青玄宗,好大的名头,我就不信他莫老头敢为了你们三个后辈而与本尊不死不休。”

小妖冷哼一声,言道:“老东西,还真以为你恢复了灵玄第七重的实力就可以横行无忌了,这即墨丛林也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更何况,我还是有些不太相信,你...真的恢复了?”

小妖歪着脑袋,目光灼灼,看着九冥黑炎熊面无表情的老脸,嗓音稚嫩而又语速缓慢,到了最后,却是每一个字都蕴含着沉甸甸的分量,砸的九冥黑炎熊眼瞳微微一眯。

看到这一切后,小妖再次用那种极不融洽的嗓音说道:“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轻而易举的让一个人毫无危险的暴增实力,即便是这个人拥有曾经极为强悍的实力却因某种原因跌落很多,吃了那么多骨头,你就不怕会被噎死吗,真当那些筋骨皮肉是龙骨凤血啊!”

九冥黑炎熊将全部的威压释放出来,顿时让对面的五人压力倍增,几个呼吸间,实力最弱而又深受重伤的小妖脸颊上便浮现了滴滴汗珠,九冥黑炎熊阴沉着脸,冲着脸色难看的小妖说道:“有什么遗言快说吧,说完了好上路。”

小妖咬咬牙,面露狰狞之色,金色的眼瞳满是疲惫神色,却是不停的涌现出浓浓狠戾,似是欲燃起火焰一般。

“老杂毛,妖爷这辈子就没怎么求过人,今天...是你逼我的。”小妖咬牙切齿的言语。

猿王听到此话,眉头舒展,急切的问道:“莫非就是之前你们一直说的那位药王?”

小妖点点头,低沉着声音说道:“它实力刚刚冲击到灵玄境界,不但不能维持太久,虚浮程度也大大超过其他同级高手,所以合你们四人之力,抗住它三轮攻击不成问题,至于那老头能不能及时赶来...听天由命吧。”

说完,小妖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浑身上下的银色绒毛在这时根根倒立起来,如同正在燃烧的银色火焰一般,炫丽震撼。

手指蘸着血迹在前面不停的写画着复杂的奇异纹路,一道道微弱的灵魂之力从这上面不断向四周散发出去。

猿王脸色顿时煞是精彩,它实在是想不到连一向底牌不断的小妖,现在已经靠听天由命的打发自己了,听小妖这话,那位离这里怕是有一段路程,三击?那才多大点功夫啊。

一阵阴晴圆缺过后,猿王咬咬牙下定狠心,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那宝贝,爷拼了。

“硬抗住本尊全力的三次攻击,痴人说梦。”

说完,九冥黑炎熊手中一道黑炎喷出,片刻间便形成一只巨大的熊掌虚像,九冥黑炎熊手指一点,熊掌虚像便直奔小妖几人飞去。

猿王几人面色凝重,将体内的灵气以最大的速度运转,猿王站在中间,一拳轰出,手臂上丝丝赤红灵气随着破空风旋转出一只赤红色的拳影。

韩晨三位围在猿王周围,不断结出繁多复杂的符印,符印连接到一起形成一条条符印锁链,将赤红拳影围在中间,形成一层严密的防御网。

轰隆隆~

熊掌虚像拍在防御网上,略有一刻停顿,而后迅速摧枯拉朽般的将防御网一举震碎,破碎的灵气残片在熊掌虚像猛烈的冲击下,如暴雨梨花喷射向猿王四人。

四人中,以猿王实力最高,达到灵气凝物的固元境界,防御网被震碎之时,及时将护体灵气凝聚出薄薄一层防御铠甲,挡住噼里啪啦作响的灵气碎片。

但韩晨四人便没有这般好运,大战过后的稀薄护体灵气完全挡不住密集如雨般的灵气碎片,白衣女子还好,韩晨、莫阳替她挡住了大部分攻击,只是有几处轻伤,韩晨、莫阳两人则是浑身伤口,血迹浸透了白衣。

倒不是说猿王不想救下这三个小辈,实在是有心无力,亏空的护体灵气勉强挡住自己面前的灵气碎片,仅仅是眨眼功夫,灵气碎片后面接踵而来的熊掌虚像轻易的击碎防御铠甲,直挺挺的轰击在猿王胸前。

轰~

扑通~

猛烈的攻击过后,一股气浪迅速弥漫开来,将已然重伤的四人震飞出去。

仅仅一击,已恢复到灵玄实力的九冥黑炎熊便将实力近乎等价于两名固元高手的四人击败,实力的差距,没有丝毫的花俏可言。

看到眼前这般景象,小妖眼瞳中充斥着血芒,狠戾之声言道:“狗日的,今日就是死,妖爷也要拉上你做陪葬!”

话毕,小妖身上燃起银色火焰,在火焰燃起的同时,小妖那原本瘦小的身形开始一点点变大,片刻光景,便膨胀到了三米多高,而那炽热的火焰也将小妖的身影笼罩起来,虚幻朦胧。

“要拼命了,这以命搏命的秘法不凡,可惜你实力太低,纵使短时间内提升不少实力,终究还是敌不过灵玄高手的。”

九冥黑炎熊观察起小妖急速膨胀起来的实力,虽然提升了不少,但还是不够看,双方境界上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微微叹了口气,体内灵气运转一番,掌中黑骷开始变得巨大。

“一招解决你吧,是该有个了结了。”

九冥黑炎熊掌中黑骷上黑炎一卷,而后,形成一道螺旋的黑蛇,咻的一声,射向小妖。

小妖变得硕大的身影一颤,嘴巴微张,一团银色火焰依稀成形,而后化作一道银色光束喷射而出。

然而,就在银色光束刚刚喷出口中之时,一团雾气覆盖到小妖的身上,雾气上涌出一团温凉的灵气如一盆冷水一般浇灭了熊熊燃烧的银色火焰,温凉的灵气将小兽的身躯紧紧的包裹起来,一点点压缩回最原始的形态。

待到雾气悄然散去,留下小妖巴掌大的身体横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只有那微微鼾声从沉睡的鼻息间传了出来。

另一侧,螺旋黑蛇在距离小妖十米开外的地方撞在了一直淡蓝色的灵气巨手上,只见那灵气巨手手掌一握,便将嘶嘶作响的黑蛇捏成粉碎,化作虚无。

而后,一道苍老的声音便随这一道青色身影的出现而传入众人耳中。

“真是越老越回旋了,九冥黑炎熊,几十年不见,难不成你也沦落成只会欺负这些小辈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