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二十二章,百炼淬体涎

碧瑶背着双手,蹦蹦跳跳来到韩晨身旁,轻轻拍了一下韩晨的肩膀,笑嘻嘻地说道:“你没发觉,秦风跟刚到宗派时候的你蛮像的嘛。”

韩晨瞥了一眼身旁的佳人,好奇一问:“哪里像了?不会是同样的不招人喜欢吧。”

碧瑶摇了摇头,说道:“那倒不是,只是感觉你们两个眉宇间有些相似,小小年纪都冷静的有些不同寻常,还记得你刚来的第一天就跟上一届的学长们打了一架,换做其他人,早就被吓破了胆子。”

韩晨微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的说道:“话题扯那么远干什么,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你怀疑因为这姓秦的小子跟我有些像,所以他才会义无反顾的保护这小子?”

碧瑶抿着嘴唇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简陋的墓碑。

“呵呵,如果真是这样,我宁可相信姓秦的小子是他的私生子,也不愿意接受这个理由。”韩晨清秀的面孔上显现出一丝狰狞之色,说道,“若是他还在乎我们母子二人,又怎么会丢下我们一走了之,十几年没有一点消息,如果不是这次机缘巧合之下,让我发现了秦稷在这隐逸村,我是不是还要在傻傻的等一辈子?”

“他应该也有他的苦衷吧,当年那件事发生的时候你还小,根本不可能知晓太多那件事情的细节,如果你还在意的话,你可以去问问秦稷叔叔,他或许...”

韩晨摆了摆手,打断了碧瑶的话,说道:“我这辈子怕是都没有办法原谅他,若不是他抛下我们母子两个远走他乡,我怎么会天天被人骂作贱种,我娘又怎么会每日以泪洗面,最后郁郁而终呢,死后更是被拒绝进入族谱。”

“你还在在意丢掉韩家下一代继承人的事,难道东青玄宗不好么?”

“一个继承人的位置丢就丢了,没什么好可惜,否则我也不会离开韩家来这里,逐出家门与远放他乡,某种意义上没有什么不同。”

碧瑶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束花,低下身,将花放在墓碑前面,说道:“我听说,这里有你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打算相认吗?或者是跟药王师叔申请一下,带到宗派去。”

韩晨摇了摇头:“听天由命吧,把他们母子带回韩家,那帮人能接受么?对于韩家的事,不应该牵扯到这个孩子身上,他有他的生活,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哥哥,怕是换做是谁都没法接受吧。”

碧瑶冲着远方努努嘴,娇笑道:“瞧,你弟弟来了。”

待到原来而来的青衣少年走进后,少年冲着韩晨二人抱拳行礼:“异乡人,多谢二位前来祭奠家父,村长吩咐过我,由我为几位充当向导,若有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韩晨、碧瑶同是抱拳还礼,韩晨仔细盯着少年略有些青涩的脸庞,半响过后,方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韩奈章。”

-------------------

参天巨树下,一个身材的瘦弱男孩的拳影不断挥舞,行云流水一般的拳路已然修炼的炉火纯青,每招每式之间的契合堪称完美,拳法等级不高,修炼起来也算是颇为容易。

少年细细的手臂上捆绑着硕大的铁块,看起来分量极重的铁块足足是少年手臂的两倍大小,比起以往少年所用的铁块,其重量,自然是重上了不少。

喝~哈~

一脸认真模样的少年每挥出一拳都用尽全力,渐渐的,汗水沁透了少年黑色的麻衣。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时间往复循环,唯一不变的倒是少年夜以继日的坚持不懈,就连修炼到了极限后,过完的那种寒意也不会让少年有所忌惮,药王为他炼制了一小瓶丹药,每当寒气稍有膨胀,便服下一颗,仅仅是这一颗丹药,足以支撑起少年五日光景的修炼。

从未体会过如此不受束缚的畅快感觉,少年修炼起来自然是愈加卖力,每日变强的感觉也让少年的脸上偶尔会浮现起笑容,那股从即墨丛林回来之后的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死意也是消减不少。

坚持多日的修炼不仅让少年炼体第六重的境界一点点夯实下来,身体的强度也变得愈发强大,隐约间,少年开始感应到一层朦胧的束缚,这应该便是第七重的屏障了,经过几天冲击,虽然都没有成功,但是那种临门一脚的感觉变得愈发浓烈,少年相信,只需要一点点的助力,便可以冲破束缚,踏入炼体第七重的境界。

咻~

一个小玉瓶射向少年,被少年一把抓住,而后少年转过头,冲着玉瓶飞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大树之上,一道熟悉的银色身影映入眼帘。

“好久不见,伤全好了?”少年主动开口问道。

小妖点点头:“好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一点还需要时间,不过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少年举起手中的玉瓶,问道:“这是什么?”

“寒泉玉浆。”小妖嘿嘿一笑,回道。

少年摇了摇头:“不信。”

小妖无奈的耸耸肩,说道:“确实是寒泉玉浆,不过算是稀释过的。”

“寒泉玉浆不是都被药王收起来了吗?就连猿王的那份都没给。”少年还是摇头表示不是很相信小妖的话,这样不是没有原因的,那日在即墨丛林,解决掉九冥黑炎熊与熊王之后,药王就把寒泉玉浆全部要走,原本约定的是秦风、小妖跟猿王三人平分,这东西秦风本来是不会要得,当然也不敢要,自己父子的小命都攥在人家手里,明显小妖是用自己来占名额,秦风还不至于傻到人家给自己就真傻了吧唧的真要了,如果敢真要,药王肯定一巴掌把自己拍死,犹豫都不会犹豫一丁点的。

猿王那份,它本来是想要的,毕竟这东西对于灵兽来说太有诱惑力了,但是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在药王半商量半威胁之下,给换成了丹药,不过价值上相差不会太多,猿王对这单子生意,也就捏着鼻子认了。

所以说,秦风根本不相信小妖会真给自己一瓶寒泉玉浆,即便是稀释过的,君不见,那日因为自己浪费一滴,小妖都被药王训了一顿,直到现在药王都没给过自己好脸色看。

小妖戏谑一笑:“我管那老头要了一点,然后求师姐帮你炼成灵药的,要知道这两件事都不容易,老头子不愿意分出宝贝,师姐更是有洁癖,寒泉玉浆可是被你用尿壶装回来的,师姐嫌这东西脏的很呢。”

听到小妖的一番话,秦风倒是有些好奇小妖用的什么方法哄得那两位答应给炼药:“你用的是什么理由?我不相信他们会平白无故做这些。”

小妖嘴角一翘:“当然是因为你这个小师弟实力太渣了,如果带出去,说你是药王的徒弟,我和妤萱师姐的小师弟,多丢人。”

“呵呵,是啊,给你们丢人了...”秦风自嘲一笑。

“你别在意,我只是开玩笑的,嘿嘿,出去转悠一圈,怎么变得这么不会开玩笑了呢。”小妖尴尬的解释道。

自从秦风在即墨丛林回来之后,小妖便发觉他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虽然那股死意消散不见,但是现在的秦风安静的可怕,若是以往,自己讽刺挖苦他,好强不服输的他肯定是破口大骂,有的时候,小妖觉得两个人性格很像,打打闹闹相处的极为融洽,可是现在,无论是什么话,秦风压根不与你纠缠,你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他基本不跟你反驳什么,他还是继续做他要做的事,你的话在他那里就像是放了个屁一样,被他无视掉,无论好话坏话。

“我知道,也并没有在意什么,你说的是事实,隐逸村天字第一号废物戴在我头上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与这些年受的欺辱相比,这不算什么。”

小妖叹了口气:“算了,不提这个,这东西名叫百炼淬体涎,是专门给炼体境界的人淬炼肉体用的,因为太稀了,所以对于聚灵以上的高手作用不大,但是对于你来说,确实最合适的,能量还是比较温和,一半口服一半外泡,白天修炼的时候喝下去一半,剩下的一半,你晚上睡觉之前倒在木桶里,晚上你也不用上床睡觉了,直接在木桶里边修炼边睡吧。炼化掉这些,怎么也能把你的实力提升到炼体第九重以上。”

“有用?”晃了晃手中的玉瓶,秦风好奇的问道。

小妖撇了撇嘴,一脸的理所当然:“当然有用了,寒泉玉浆是淬炼肉体的至宝,多少灵兽为了这宝贝拼上身家性命都求之不得。这次咱完全是捡漏的,要知道,这么一瓶寒泉玉浆,每个百年光景根本收集不齐,要不然它九冥黑炎熊也不至于死都不愿意与我交换。对了,一瓶是给你一月的用量,可别一次全喝了。”

“那便多谢了。”

说完,秦风打开盖子,一阵清新香气传入鼻中,闻之令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瓶中翠绿色的液体在摇晃中不断闪烁着夺目的光芒。

秦风仰起头一口将瓶中液体灌下,清爽微凉的液体顺享丝滑,如饮甘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