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七十四章 一念贯彻,我要入海

“你出卖我?”郑先扭头,一双闪烁着阴森寒芒的眼睛望向奶白色光罩之中模样寒酸的老头红薯。

这是郑先见到老头红薯的魂灵之后首次正式开口。

红薯老头愣了一下,随后连连摇头道:“怎么可能?我还要你帮我做事情,怎么可能出卖你?”

说着老头再次朝着窗外望了一眼,开口道:“那些家伙都是修仙者,不是猎神办公室的。”

郑先当然知道那些潜入到他的房间之中的家伙不是猎神办公室的猎神战士,毕竟猎神战士总计就那么几个,郑先在其中混了两年,还不认识?

对于猎神战士,郑先心中并无多少恐惧,毕竟他在猎神战士之中打滚了许久,对于猎神战士的手段再清楚不过了,见招拆招,他总有应对之法。

郑先所惧的是那些终极战甲泯灭战士,那名A级修仙者被泯灭战士肆意撕碎的场景如今依旧历历在目,尚未成为修仙者之前,也就是感到泯灭战士强大无比,成为修仙者之后,对于泯灭战士展现出来的那种力量,郑先的感觉就剩下两个字——畏惧!

老头红薯既然能够在浓雾之中一眼就看出他郑先是个修仙者,那么眼光自然是毫无问题的,说对面这些家伙全都是修仙者,只要老头不是故意骗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偏差。

郑先重新将目光投注在对面的房间之中。

此时那几个黑西装的男子已经将郑先的房间整个搜索了一遍,没有收获之后,打扫了一切痕迹之后,悄无声息的退走,随后郑先看到他们进入了两侧的房间,显然是要守株待兔,等着他回去。

郑先沉思片刻,开始重新往拳头上汇聚生机之力。

眼瞅着郑先的拳头再次火热起来,红薯连忙哎呦呦的大叫起来,“小子,我又没有出卖你,你怎么还来?我告诉你,我的本体现在就在业务六司之中喝茶当座上宾,只要我的魂灵消散,本体定然立时得知,马上就会暴露出你修仙者的身份,到时候就不是这几个不知道和你结下了什么梁子的修仙者来找你了,而是整个业务六司的猎神战士,甚至还有那些终极战甲泯灭战士!”

郑先闻言不由得微微一笑,比常人细长的眼睛微微眯起,似乎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些琐碎往事。

“很久以前,有一个衣衫褴褛浑身冻疮的小男孩,烧了亲戚的全家满门之后,一路颠沛流离,妄图能够靠着那双小脚走到世界的另一边,寻找自己的父母,他一路打听的前行,碰到的全都是将其当成是小疯子般的怜悯目光。”

“走了许久,许久,那条路似乎漫长得无边无际一般。”

“十一岁的他,在街上要过饭,翻过馊烂的垃圾堆,和狗抢过食,甚至和猪一个槽子里面拱食,当然,也没少偷东西,甚至曾经为了几毛钱的废铁背弃同伴独自逃走,最终那个唯一的同伴被活活打死!”

“这个时候,一个肥胖的女人出现了,扯着小男孩的脏手,告诉小男孩一个吃饱饭的好办法,在火车站去偷过往行人的钱包,偷了一个又一个。”

“那是一段不错的日子,虽然偷不到钱包会挨打,但起码只要偷到钱包,就能吃饱肚子,但小男孩的目标不是做一个小偷,他要去地球的另外一边寻找父母,所以当小男孩养好了身上的伤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女人暴揍了他一顿。”

“你要是走的话,我就将你送到公安局里去,一个十一岁的小偷,看公安局里面的警察不打断你的手!”

“小男孩畏惧了,留了下来,继续偷!但没多久,小男孩就知道了,一个十一岁的小贼,在警察眼中根本算不上什么,完全不可能打断手脚!小男孩要走!”

“女人冷笑着说道,一个小偷没啥,但一个杀了自己亲戚满门的逃犯,就等着一辈子呆在狱中再也见不到父母吧!”

“当时那个无知的小男孩对任何人都愿意诉说自己的过去,这次学到了从此闭口不言!”

“小男孩很害怕,害怕见不到自己的父母了,所以只得留下来继续做贼,一个月过去了,那个女人告诉小男孩,去做一笔大买卖,这一次,女人弄了一把刀给小男孩,叫小男孩去抢,小男孩抢了不少小卖部,几十块,几百块。随后开始去抢商店,上千块!”

“小男孩想走,女人威胁说要将小男孩送去公安局,一个小偷、一个杀人犯、一个抢劫犯你自己算算你要在监狱里呆多久,甚至都不用关监狱浪费粮食,直接枪毙了事儿!”

郑先笑了笑继续道:“懦弱的小男孩更加害怕了,继续去抢,不久之后,女人给小男孩带去了一把枪,这一次的目标,是银行里面刚刚取款出来的男人!”

说道这里,郑先丢了一颗冰糖入口,唇齿碰到冰糖,发出哗哗声响,“小男孩杀了那个男人,还误杀了一对情侣,抢了整整一皮包的钱,女人开心死了,先开心,后死了!”

“因为杀了那个男人还有那一对情侣之后,小男孩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把柄这东西一旦被人抓住,就别想别人会主动放弃。”

“仁慈这种东西或许有,但小男孩永远不指望自己会碰到,要想叫人放弃抓在手的把柄,最好的办法,就是将那个家伙杀死,叫他永远不能开口!”

“为了一个把柄,换来一堆把柄没有什么,关键是会去做一大堆的违心之事!踏入一个个陷阱,步入一个个危险之中。最后因为最初的那一个把柄丢掉小命!何苦来哉?”

郑先牙齿微微用力,咯叻一声将口中的冰糖碾碎,此时郑先手臂上的生机之力已经盈满,朝着老头红薯一步步走了过去。

老头红薯之前就觉得自己碰到了一个大麻烦,现在这种的感觉竟然又升级了,他此时碰到的,不是一个人,是一只鬼!一只从地狱之中爬出来的鬼!

老头不是没有见过世面,岁数如他之大,经历了许多次人世转折的他,什么没有见过?

但最近几十年来,确实很少见到郑先这样年轻却有着这样的阴沉心思的家伙了。

老头红薯屈指一弹手中的薄玉,四周的奶白光罩陡然泡沫般破碎,此时的老头不逃了,一屁股坐下来道:“小子,你想在修仙这条道路上走多远?”

郑先微微诧异,不知道这老头红薯在弄什么玄虚,并未回答老头的问话。

老头一笑道:“小子,最近很少看到能够在修仙大道上走得更远的好苗子了,我来传授你修仙大道怎么样?这次是认真的,绝对不会随便丢给你一本秘籍就拉倒,怎么样?”

郑先比常人细窄的双目眯得犹如两条直线,点了点头道:“好吧,我考虑考虑!”

郑先说着,一拳砸了过去,拳头穿过红薯老头的魂灵,最终狠狠地砸在了那块薄玉上,薄玉噗的一声粉身碎骨,红薯老头的魂灵未能幸免,随着薄玉一同崩解。

老头寒酸的脸上露出真正的世外高人才有的风采豪气,一笑道:“大道千万,犹如涓涓小溪,千溪聚大河,万河奔入海,什么资质,什么苗骨,什么秘籍,什么高人指点,仙家奇遇,全不重要!唯一重要的就是一念贯彻始终,佛家说去执着念,但在我看来,心中没有这一根硬气执念,能够做成什么事情?”

“小子,今日你杀了我一道魂灵,用不了多久我们还会再见面,到时候,咱们有一场因缘来化解这一场因果!”

“放心,我从最初,就没有想过将你是修仙者的事情暴露出去!四百年来,天下修仙者,在我眼中,全都犹如亲孙子一般!”

话语声音尚未落下,老头红薯的这一道魂灵已然崩解无踪。

郑先不由得微微皱眉,露出个恶心至极的表情来,一个老头子对他说因缘,郑先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要蹦出来了!

还有最后一句话更是其心恶毒,天下修仙者在他眼中都跟孙子一般,骂人骂得这么毒!下次再见到这老头还得胖揍一顿才成!

郑先从见到老头红薯的魂灵开始,就在心中贯彻不论老头说出什么言语来,做出什么事情来,都要将其打杀的念头,老头红薯从出现基本上威逼利诱全都用全了,最还是没有破掉郑先心中的这一念贯彻,若说这是一场斗法斗智的话,那么,红薯老头无疑是输了!

修仙大道既然被称为大道,自然不是小径羊肠,大道笔直宽阔直指长生,但却最是难行,在这条笔直大道上,能够走到尽头的从古至今屈指可数,为何?

一路上诱惑的歧途太多,恐惧的歧途太多,能够一路向前,不往两边看的存在实在是少之又少。

其实那些诱惑每一个都比不上脚下的大道实在,只不过能够看清楚其中奥妙的俱是凤毛麟角之辈。

有的为了美色一脚踏空坠入万劫不复,有的则为了功法秘籍,一头扎进死胡同中再难回头,也有的碰到尸山血海横寰于途,立马钻进旁边看似坦途的羊肠小径,还心中窃喜之。

一旦踏入这些歧途,想要再重返大道,难如登天一般!

郑先目光盯着那被砸碎的薄玉片刻,确定红薯老头不会死灰复燃,这才将略冷无情的目光转向街对面,被七八个黑衣人包围起来的房间……

此时郑先身后,陡然有一股杀机宣泄出来!

糟糕,终究还是大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