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七十五章 纸片中的记忆

夏青有两个办公室,一个在臭虫的办公室外面,另外一个在林副司长的办公室外面。

原本林副司长的办公室和夏青的办公室之间有一堵墙,但自从林副司长上任之后,这堵墙被拆掉了,换成了一面宽敞明亮的玻璃幕墙。

说来也有趣,这面玻璃墙不是林副司长用来监视下属的,而是夏青用来观察林副司长一举一动,从而进行细致的记录的。甚至这堵玻璃幕墙上专门留出了无数圆孔,使得声音不受阻隔。

夏青至今还记得这面墙变成玻璃幕墙之后的感觉,好似坐在墙内的林副司长是个囚犯一般!

夏青的家中装饰得繁复无比,颜色复杂,但夏青的办公桌上却干净清爽得过分。

在业务六司之中,除了科研人员外,任何人不能使用电脑,甚至连手机都被收起,下班才会发放,所以夏青的办公桌上除了一个杯子,一个本子外,再无他物,是以夏青在这里上班,有的时候可以用枯燥得要死来形容。

夏青在这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办公桌前,最大的乐趣,恐怕就是业务六司提供的那杯品质还算不错的摩卡咖啡了。

在咖啡的王国之中,若果是蓝山可以称王的话,那么摩卡绝对是咖啡之中的皇后!

摩卡咖啡这种世界上最古老的咖啡,拥有全世界最独特、最丰富、最令人着迷的复杂风味,红酒香、狂野味、干果味、蓝莓味、葡萄味、烟草味等等,这些味道糅合在一起,像极了女人千回百转的心思,内心其实并不似外表那么复杂的夏青,最喜欢让咖啡中的种种滋味在舌尖上打滚,让自己的心情在复杂和单纯之间来回穿梭。

不过今天,这杯以风味复杂著称的咖啡在夏青唇舌之间却没了味道,夏青捧着那一汪热气,眯着眼睛时不时的瞟过玻璃幕墙后面的林副司长。

林副司长的表情随着手中不断翻动的笔记在不住的变化,丰富得叫夏青手中的这杯还算纯正的摩卡咖啡都自愧不如!

终于,夏青愣住了,甚至忘记了手中的那杯咖啡,因为她看到林副司长忽然泪如泉涌,随即将手臂上的衣服猛地撩开,夏青清楚的看到林副司长手臂上烙刻着两个大字,但至于是什么字,夏青就没有那个眼力能够看得清楚了。

此时的林副司长整个人都在颤抖着,表情悲悸,几乎陷入崩溃之中。

林副司长擦干眼泪重新开始翻阅手中的笔记的时候,夏青才将不知不觉直起来的修长脖颈缩回去,手中的那杯咖啡越发苍白如水了。

叫一个如林副司长这样的变态痛哭流涕的事情,一定变态得叫人发指!

夏青任由手中的咖啡从滚烫到冰凉,林副司长桌上的笔记也终于翻到了最后一本,也就是夏青开始记录的那部分。

夏青的笔记,每一天记录完成,林副司长都要亲自过目看一遍,同时在每一天的记录上留下一连串的夏青看不明白应该是某种密码的文字。

夏青一直都没有去解开这些密码的好奇心,但是看到痛哭流涕的林副司长之后,夏青抓心挠肝的想要将其破译开来,看看这个林副司长究竟记录了些什么鬼东西。

林副司长合上手中的笔记,随即抬头看向夏青,此时的林副司长的面容已经恢复了之前的那种阴鸠冰冷,不再是之前夏青所见的迷惘困惑,或者是悲伤痛苦。

四目蓦然相对,正盯着林副司长的夏青心中一惊,连忙收回目光,缩了缩脖子,将冰冷的咖啡送到唇边。

夏青心中忐忑的时候,林副司长已经走了出来,似乎对于夏青之前的不礼貌的观察并没有放在心上。

“随我来!”恢复了冰冷阴鸠的林副司长淡淡的话语声中,夏青连忙站起来,接过林副司长递过来的笔记,带上笔,一边记录林副司长离开的时间,一边紧随在林副司长身后。

跟在身材虽然消瘦,但却异常挺拔的林副司长身后,夏青下意识的看向林副司长的手腕,那里被西服的袖子遮掩,看不到皮肤上烙刻的文字。

林副司长走在寂静无声的走廊之中,轻缓得近乎无声的脚步,和夏青的高跟鞋特有的嗒嗒声响汇聚在一起,此起彼伏。

林副司长迈步走进电梯,夏青跟随进入,电梯门叮的一声关闭,林副司长却并没有按动楼层的按钮,这使得夏青微微一愣,看了神情木然的林副司长一眼,一边伸手准备按动按钮,一边轻声问道:“咱们要去几楼?”

林副司长并未回答,而是扭头对着电梯的左侧金属墙壁,就那样静默无声,这种场面是鬼片之中的老梗,但忽然出现在电视机外面,还是叫人生出头皮发麻的感觉来。

夏青不由得抱紧胸口的笔记,微微退后,直到后背紧贴着墙壁,心中忐忑不已,这是某种精神疾病即将全面爆发的征兆么?

林副司长对着金属墙壁,将脑袋探向墙壁,瞪着一只眼睛几乎和墙壁贴在一起,随即电梯之中的灯光猛地黯淡下来,夏青悚然一惊之后,原本看上去平庸无比,甚至有些老旧的电梯墙壁猛地显现出一个个的图形来,变成了一面硕大的屏幕。

林副司长伸手在一个个不规则的几何图案上扭动指点,繁复得叫夏青这样的心思缜密的女子都记不清楚。

夏青此时似乎明白即将发生什么事情了!

业务六司的电梯按钮之中能够看到的只有三层,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业务六司之中还有一个神秘无比的负四层。

在负四层内有一株青铜巨树,那里有终极战甲泯灭战士的办公室,还有许许多多的奥秘。

至于怎么样才能前往负四层,说法诸多,有的说在电梯的某个隐蔽处有一个把手,只要一拉,这电梯就会直接沉降到负四层,也有的说电梯其实有人操纵,只要说出口令,操纵之人就会直接将电梯送到负四层,也有的说,进入负四层根本没有电梯,要走密道,而密道就在战器舱的某个杂物间之中。

种种说法不一而足,此时夏青几乎可以肯定,林副司长这是要带她去负四层了!

对于猎神战士或者那些科研人员来说,能够前往神秘之地负四层,绝对是一件叫人兴奋的事情,但对于一个文职的夏青来说,负四层是她从来都不想踏足的地方。

对于夏青来说,进入负四层就代表着接触到了更加机密的世界,现在掌管着档案室的钥匙的夏青,已经对于这种执掌机密带来的麻烦感到不厌其烦了,外面一旦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甚至莫名其妙之中,她就会被突然幽禁起来。

别说上街,连电脑手机都不允许用。

有些时候幽禁还是好的,比幽禁还不如的,是忽然被保镖保护起来,这种时候,就说明有人或许会来要她夏青的性命。

明明只是一个文职,却要冒玩命的风险。

也正是这种长期的压力和无聊才使得夏青对于咖啡生出了偏爱之心,在被幽禁的时候,这是她唯一的伙伴了!

林副司长忽然开口道:“说说你对我的猜测。”

夏青一愣,看了林副司长一眼,林副司长面上没有什么表情,金丝边的眼镜后面的那双淡蓝色的眼睛看不出任何情绪。

夏青略作思索便开口道:“你,失忆么?”

林副司长忽然一笑,扭头看向夏青,那忽然间变得深邃无比的瞳子叫夏青心中生出一丝恐惧来,那种感觉,似乎夏青和林副司长之间根本就不是同类。

林副司长点了点头,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敲打自己的脑门道:“我的记忆停留在五年前,这五年来,每一次记忆可以维持三十天,三十天后,记忆自动清零一次,这个时候,就全靠你手中的笔记来恢复之前的记忆。五年了,笔记越来越多了,真不知道再过几十年的话,我是不是要用三分之一的时间来阅读笔记。甚至读完一遍笔记,记忆就已经重新清零了。为此,我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提高阅读速度。”

夏青此时倒是明白了,为何林副司长看资料的时候,全都是飞速的翻页,原来在这方面专门受过训练了!

夏青原本以为林副司长留下一份自己的行为笔记,是为了在关键时刻撇清自己,还做出了其他种种揣测,现在看来,这些揣测都未免有些可笑了,原来,这笔记不是给别人看用来证明自己的,而是给自己看,用来延续记忆的!

忽然对这个林副司长生出一丝同情来。

虽然夏青对于林副司长的这种疾病早有揣测,但当林副司长真的当面承认的时候,夏青还是觉得惊诧无比!

一想到一个只有三十天的记忆的家伙就站在身边,要靠着一张张的纸片来回忆过去,夏青就觉得这是一件极为悲哀的事情。

一想到林副司长那痛哭流涕的近乎崩溃的模样,在夏青看来,那是至亲挚爱之人死去永远无法相见才会有的悲伤。

这伤痛要是只有一次,也就罢了,但对于每个月都要重新翻开一边笔记的林副司长来说,这伤痛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要是夏青的话,肯定会将那页文字撕掉,夏青不理解林副司长为何还要一遍遍的去体会这种悲伤。

明明已经不再拥有记忆,却强迫自己永远陷入这种无法自拔的痛苦之中,一定是因为仇恨!

怪不得当初林副司长曾经说过,他活着就是为了铭记。

现在想起来,这句话实在是太叫人心惊难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