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七十三章 天下大道尽出与我

终于码完了!东北大雾,不知道多少修仙者惨遭屠戳!

——————————

咯的一声脆响,郑先手中的晾衣杆狠狠地砸在了薄玉上!

红薯老头大叫一声不妙,急忙捧玉来看,万幸的是薄玉只是被砸中一个边角,粉碎了一个缺口。

玉残玉破,不再完整,这块玉便会犹如夏日冰块一般,慢慢消融掉,但以当前这块玉的破碎程度,消融的时间至少也得以十年计算!对于只需要在这片玉中呆上几个月的红薯老头的念头来说,问题不大!

不过玉上面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还是叫红薯老头后怕不已,只要砸中的位置再稍稍差上毫厘,那么他的这个临时肉壳就算是彻底完蛋了!

一道魂灵对于普通人来说,缺损了很有可能就会变成痴呆,但红薯老头这样的家伙来说未必就那么重要,只要费些心思还是能够重生出来的,但现在红薯老头的其他两魂七魄包括肉身全都去了业务六司,这一道留在外面的魂灵用处极大,是万万不能损毁的!

红薯老头心有余悸后怕不已的时候,郑先手中的那根晾衣杆可未曾停下来,发出嗡的一声尖啸,再次兜头砸来!

眼瞅着这个郑先软硬不吃,红薯老头此时才算彻底明白,自己对于这个藏匿在猎神战士之中的修仙者的预估偏差极大。

虽然老头红薯在最初一眼看到这个敢于藏身在猎神战士之中的修仙者的时候,就知道这必定是个极有心机不好对付的家伙,但老头红薯此时才明白,这个家伙比他想象之中还要难缠得多!

这个棘手的家伙,绝对不是一两句言语就能够轻易打发得了的!

老头红薯的那张寒酸无比的脸上,此时已经完全收起了之前的嬉笑模样,露出一副认真的表情,双目微微一凝,手指轻轻叩击手中的薄玉!

郑先因为之前曾经被老头红薯的魅惑之术迷惑了一次,所以这一次对于红薯老头的诸般言语完全当成耳边风,根本不往心里去,心中只是贯彻一个念头,那就是砸了这块烂玉再说。

此时骤然见到老头红薯双目熠熠放光,手中的那块念玉之中猛的绽放出一道毫芒来,这毫芒瞬即扩大,如倒扣之碗,横寰在郑先和红薯老头中间。

郑先手中的晾衣杆砸在上面,犹如砸在了弹性十足的胶皮上,将晾衣杆弹起老高。

郑先皱眉的时候,老头红薯开口道:“小家伙,这次咱们不妨都认真一点,做个成年人之间的交易如何?”

郑先并未回答红薯老头,而是丢了手中的那根晾衣杆,深吸口气,脑袋气海之中的生机之力立时游动起来,朝着手臂上不断汇聚!

眼瞅着郑先的手臂上的血管根根暴凸,整条手臂都开始发红发烫,慢慢涨大,红薯老头额头上不由得淌下一滴冷汗来!

今天算是倒霉了,碰到个怎么都说不通,就想着玩命整死他的家伙!

郑先一拳猛地砸下去,生机之力在郑先的拳头上电流般的疾走,咚的一声酥麻震响,那乳白色的光罩上立时出现一片蛛网裂痕。

虽然这一拳不曾将这光罩砸碎,但郑先脸上已经露出了一个阴沉沉的笑容来,内中白森森的牙齿,似乎要生吃了老头红薯一般!

老头红薯擦了下额角,开始琢磨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作了孽,种了因,才会在这个时候碰到这么一个果!

眼瞅着郑先再次开始蓄力,红薯老头眼角抽了抽,连忙摆手道:“不要再砸了,不要再砸了,小子,算你狠,我直说吧,我看你修仙大道乃是半途得来,有诸多错漏,一路走下去,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刚好我是做大道生意的,我送你一条坦荡大道,你帮我一个小忙,好不好?”

说着红薯老头手掌在薄玉上一拍,从中弹出一本修仙秘籍来,上面铭有古盎如蛇的几个大字——《采精大法》。

红薯老头晃了晃手中的秘籍,结果看到郑先的拳头再次砸在乳白色的光罩上,在上面又添加了一个更大的蛛网裂痕!

红薯老头干咽了口口水,这种感觉不妙啊,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红薯老头一咬牙,再次一拍手中的薄玉,内中弹出十几本修仙秘籍来,什么《逆演星术》《大吞噬》《星辰斗法》《逍遥极剑》等等,红薯老头捧着一摞修仙秘籍,霸气无边的喝道:“小子,四百年来,天下大道尽出与我,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如何?”

这一次郑先没有继续砸那看上去岌岌可危的白色光罩。

红薯老头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所谓财帛动人心,红薯就不相信修仙者会对他手中的种种秘籍完全没有感觉,他手中的每一本秘籍可都真真正正的直指大道!

其实,天下大道万万千,每个人能走的却只有一条而已,一百本秘籍和一本秘籍对于修仙者来说,差别并不大,但有些愚妄之辈,往往就是对着一堆堆的东西花眼!

“这样的家伙,我见得太多了!”

“嗯?这小子怎么没看双眼放光的看着我的大道秘籍?”

红薯顺着郑先的目光朝着窗外望去,就见郑先窗外的对面一个宾馆房间内,几个黑西服的男子正围着一个红色的气球……

……

清晨,从不提前上班的夏青如往常一样,按照上班时间准时来到业务六司,依旧是一身白衣的她脸上带着一丝倦容。

自从林副司长进入业务六司以来,短短的十几天时间而已,事情一桩桩一件件的发生,犹如走马灯一般,叫人目不暇接,尤其是她成了林副司长的生活记录员之后,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朝着一个诡谲的方向发展。

这使得一向谨小慎微的夏青,往往辗转难眠,头疼的老毛病也越来越频繁了,当然,真正叫夏青发愁的,还是刀鱼成为泯灭战士的事情,夏青不知道如何去说服刀鱼放弃这个梦想,也不知道如何叫林副司长放弃刀鱼。这两个人,都不是能够被轻易说服的家伙。

夏青先到臭虫的办公室整理一下,随后就来到负二层,林副司长往往早来,至少每次夏青到来的时候,林副司长必定都在办公室内。

有些时候,夏青甚至觉得林副司长或许就住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出去。

林副司长此时正在办公室之中观瞧文件,身后的一个硕大的保险箱敞开着,桌面上堆满了黑皮文件本,粗略一看足足有三十多个。

林副司长坐在办公桌后,几乎被这些厚厚的文件薄给淹没掉。

夏青轻轻敲了敲玻璃窗,出乎夏青意料之外,此时的林副司长似乎和之前的那个有些不同,双目抬起的时候有着一丝茫然,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阴鸠和精明。

林副司长看了夏青一眼,眼中有着一丝疑惑,随即夏青就看到林副司长从上衣口袋之中翻出一张照片来,照片的内容夏青看不清楚,不过看过照片的林副司长点了点头,看向夏青道:“夏青,将你最近这段时间记录的资料拿给我看。”说完林副司长便再次聚精会神的观瞧桌面上的一大堆黑皮本子。

这些黑皮本子夏青很熟悉,她现在用来记录林副司长的日常工作生活的本子就是这样的。

林副司长的手不住的在翻动着文件,速度快的惊人,完全不像是在仔细观看内容。林副司长的那双眼球正急速的来回移动着。

夏青疑惑的转身离开,不久之后将她记录的最近十几天中,林副司长的一切日常的黑皮本子拿了过来,放在了林副司长的桌边。

夏青虽然没想去看其他文件之中的内容,但有些时候,你越不想看,越止不住的瞟上一眼,这一眼夏青没有看到具体的内容,但却看清楚了格式,年月日,时间,地点,做了什么。

条理分明。

这些都是记录,是林副司长的行为记录。

夏青再次看向正在不断翻页的林副司长,放下一杯白开水后,安静的走开。

夏青之前的一个推测,竟然在这种情况下,不期然的被证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