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七十章 貂绒染雪却发乌

这章字数有些少,不过刚好一个情节写完,先丢上来。剩下的还在码,不知道几点能够完成,毕竟还有老书也要更新一章!诸位不习惯晚睡的早点休息吧!

——————

千万银珠当空坠落,撞击在瀑布之下的幽暗深潭之中,发出哗哗声响。

一个身材精壮相当结实的男子正蹲在瀑布之前,这个男子看上去四十出头,穿着一身笔挺的唐装,面料不薄不厚,正常人只会在春秋季节上身。

唐装其实不大容易穿出感觉,一般人上身之后看上去犹如饭店的跑堂一样,这也是唐装一直不温不火的缘由所在。

但这身唐装在这个男子身上,契合无比,显现出一种难言的气度来。

这男子带着一副宽大的墨镜,即便这墨镜能够遮住小半张脸,还是能够看到一道青色的胎记触目惊心的横寰在脸上,不比他身后百米坠落的瀑布逊色多少。

山中的积雪往往久久难融,上次郑先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不过是枯草连天,现在这里已经是白皑皑的一片了。

精壮男子摘了宽大的墨镜,露出那道占据三分之一面容的青色胎记,和一双孕满怒火的眼睛!

在这双眼睛上,蒙着一层白色,犹如一块幕布,幕布上投射着一幕幕模糊不清的画面,依稀可以看到,内中是数十个修仙者被一个猎神战士追杀的场景。

双方激战,不可开交,修仙者手持火器枪械,一度将那名猎神战士逼退进瀑布之中,但最终还是被那猎神战士杀了出来,鲜血横飞之中,一个个修仙者被拆分了身躯,鲜血由滚烫变成冰凉。

精壮男子顺着那双眼睛之中激烈交火,残忍追杀的画面,从瀑布之下一路走来,一直走到一处密林之中,分开层层枝蔓,最终停在了一片白雪上。

翻开厚厚的皑皑白雪,依旧能够看到枯草上化为黑褐色的淋漓鲜血。

“云重!云重!”精壮男子陡然哭了起来,双目之中热泪滚滚,两行泪水在这精壮男子脸上不断的冒起腾腾热气。

远处不敢跟过来了数名黑衣手下,听闻这哭声,一个个噤若寒蝉。

“两个,一个是猎神战士,另外一个是什么鬼东西?该死的猎神战士我就先拿你开刀!找到了你,一定能够找到那个鬼东西!”

精壮男子抹掉脸上的泪水,随即大步走回瀑布旁边,在瀑布边缘仔细寻找,不久之后,这名叫做鬼马的精壮男子,朝着远处一身黑西装的手下摆了摆手,远处的手下连忙小跑着过来,听了几声吩咐之后,跑回车中,拿了两个小盒子还有一把小铲子过来。

鬼马翻开积雪,在一片鹅卵石之中取出一块上面沾染着一滴鲜血的圆润石块,看着这滴鲜血,鬼马嘴角边缘露出一丝冷色,将其小心放入小盒之中,随后又用小铲子将地面上的一层血迹铲起,放入另外的一个盒子之中。

鬼马站起身来,那双好似幕布一般蒙上一层白霜的眼睛逐渐恢复如常。

此时一名模样有些妖冶的女子缓缓走来,这女子肌肤白嫩,虽然比不上四周的皑皑白雪,但皑皑白雪可没有这肌肤的鲜嫩多汁。一双大眼镶嵌在略尖的脸颊上,挺翘的鼻子红润丰满的嘴唇,绝对是犹如天使一般的面容。

娇弱,柔顺,温和,美丽,贤淑,优雅,这张面颊上汇聚了世间男子对于女子的一切遐想。

这女子身段应该婀娜,不似鬼马那般丝毫不惧寒冷,以一件纯白色的貂绒大衣将大半个身躯包裹起来,只露出修长的双腿,那宽大的貂绒和修长纤细的双腿合并在一起,越发显得这个女子较弱无比。

女子小心谨慎的走在鹅卵石之中,生怕七八厘米的高跟鞋的鞋跟踩进石缝之中,是以看起来犹如T台上模特训练了好几年的猫步一般。

这女子手中拿着一瓶温热的矿泉水,伴随着淡雅的柔弱芳香,走到鬼马身前,女子捋了捋鬓角长发,半蹲下身子,雪白的貂绒染雪却开始发乌。

女子用细腻白皙的暖热小手仔细搓洗鬼马那双厚实的双手,清除上面的泥污积雪,连指甲里面都不放过。

这女子低着头,仔细无比,一边搓揉,一边吐气如兰的道:“要我说,云重死了也没有什么不好,老头子岁数都那么大了,云重一死,老头子的一切不都得交给你打理么?再过个几年,老头子两腿一蹬,数十亿的家产还有那个袋子岂不就都留给你了……”

女子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嘴巴上猛地发出一声脆响,整个人被一巴掌猛地扇飞起来,在空中转了七八个圈后才重重的摔在地上,一张俊俏柔弱,叫人爱不释手的脸颊,瞬即肿的犹如馒头一般,女子唔得一声,嘴巴一张吐出十几颗牙齿来。

鬼马抬起脚来,朝着已经被打慒的女子修长的大腿上狠狠地一跺,嘎巴一声脆响,这条腿立时成了L形。

鬼马吐出一口浓郁的闷气,理都没理女子,径直走回停在远处的进口丰田陆地巡洋舰中。

陆巡的发动机嗡然一动,随即驶离。

几名黑衣手下连忙跑过去,小心谨慎的上前,将地上的娇弱女子搀扶起来。

说来也怪,那女子刚才被鬼马一巴掌扇得脸肿如山,此时竟然已经消去不少。

女子被搀扶着缓缓站起,将纤细的手指伸入嘴中,用力的晃动几下,拔出一颗槽牙来,随手丢掉,反复揉动脸颊,随着她的揉动,那张肿得堪比馒头的面孔竟然急速的消肿,片刻便恢复如常。

女子脸上露出气恼至极的神情,对着远去的陆地巡洋舰大声吼道:“还是个爷们儿呢,整天就知道拿我撒气。有一天我纳兰金凤死了,估计你都不会发出刚才那么惨的哭声!我那个没用的哥哥死了有什么不好?他死了,我爹再嗝屁了,整个家产就全都是我的,是我的还不就都是你的?你这个不识好歹的混蛋!我恨死你了!”

女子咒骂半天,陆地巡洋舰转了个弯消失不见,女子被气得呼呼喘气,随后伸手将被鬼马生生踩断的小腿猛地一掰,嘎巴一声,女子那张娇俏的脸上露出叫人心碎的痛苦神情。

女子的银牙紧紧咬着红唇,愣是一声痛呼都没有发出来,仅是发出一声婉转的呻吟,这声音能够叫天下所有的男子魂不守舍!

女子推开四周扶着她的几个黑衣手下,蹒跚几步之后,便行走如常。随后钻进一辆比陆地巡洋舰昂贵一倍的奔驰GL63AMG驾驶位,几名黑衣人吓了一跳,赶紧朝着奔驰车跑,结果奔驰猛地发出一声咆哮,扬长而去,四五个仅穿着一身单薄黑西装的手下被丢在了冰天雪地之中……

远处瀑布发出轰隆隆的声响,越发显得天寒地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