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六十九章 另外一块玉

今天太晚啦!抱歉啦!

——————

臭虫踌躇之后又踌躇,终于皮笑肉不笑的站了起来,挪动着肥胖的身躯,穿过相对于他的身躯来说略微狭窄的过道,小心的到了林副司长背后。

臭虫哈哈哈的干笑几声,随后觉得有些尴尬,收敛了一脸奸诈的笑容,谨慎的道:“林副司长,哈哈,你看,这个,我刚才也是看到我最心疼的手下们要死光了心中急切,才口出不逊,哈哈哈,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计较,您知道,他们背地里都叫我臭虫,就是因为我嘴臭容易得罪人啦……”

臭虫一边说着,一边对着一旁的夏青连连挤眼睛,险些将那肥脸上的芝麻小眼儿挤掉了。

夏青衡量了一下后,还是开口道:“林副司长,那个……”

结果夏青后面的话根本没有说出来,林副司长已经转身匆匆忙忙的离开,似乎不屑与去听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亦或是忙着部署抓到红薯之后的诸般事宜,总之看都没有看一脸皮笑肉不笑的臭虫!

夏青看了一眼肥脸上冒出层层汗珠的臭虫,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来。

臭虫嘴角撇了撇,扭头就走,开始琢磨其他的门道去了。

在政治场上混久了的家伙,往往最不要脸皮,但往往也最重视脸皮。

既然林副司长连个面子都不给,他也不是没有*,这个林副司长的后面究竟是谁他其实已经搞清楚了,一个完全没有*的愣头青而已,既然大家已经搞崩了,那么就只能说一声骑驴看账本大家走着瞧了!

林副司长还有臭虫接连离开,夏青有些无奈,在名义上,她是臭虫的手下,但实际上却等于是林副司长的下属,这两个人闹僵,对她来说夹在中间,是非常难堪的事情!

夏青看着林副司长快要消失的身形,她身上还肩负着记录林副司长一切活动的重任,尤其是知道林副司长和那个文身男子是兄弟关系,并且文身男子还是一个类似于修仙者的家伙后,夏青越发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沉重不少。

夏青飞快的整理着桌面上的诸般文件,这个时候,那侵蚀整座城镇的电力的搜寻修仙者的机器尚在运转之中,夏青不经意的一扫屏幕,屏幕上的一个目标竟然和郑先重合额在一起,夏青不由得一愣,捋了捋松散下来的一缕长发,夏青想了想,随后微微摇头,早就说了,这机器尚处于试验阶段,精确度极低,误差极大,这次搜寻修仙者,基本上十个里面有八个是错的……

夏青收拾了资料,一边记录林副司长离开指挥室的时间,一边加紧追着林副司长的背影,高跟鞋哒哒哒的一路急响。

郑先他们搭乘上运输机离开的时候,身后的县城中央传来一声爆炸……

……

“今晨,本县突降罕见大雾,在这次大雾之中发生重大煤气泄漏事故,事故位于市中心阳正街,爆炸造成十三人死亡,数十人受伤,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之中,县长和县委书记对此事高度重视,亲赴现场,指挥救灾…”

……

猎神战士总计出战四十九人,死亡五人,除了第五办公室还有第三办公室外加郑先所在的第七办公室外,每个办公室都有伤亡!虽然达成目的,但在猎神办公室的角度来说,只能算是惨胜。

对于猎神战士来说,走进猎神办公室就等于走进了死亡笼罩的地带,死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唯一的麻烦就是狗嗅那边工作不给力,无法补充新人进入猎神办公室,这样继续下去,猎神办公室的战斗力会变得越来越薄弱,今年的死亡比例比历年都要高出许多。

臭虫的脾气不大好,郑先被要求写出一份详尽的报告,毕竟郑先擒抓红薯的时候,没有带着头盔,没有任何视频音频资料,浓雾遮掩之下,更没有任何目击者,街路两旁的摄像头全部受到屏蔽,全部过程简直就是一个谜,许多人都对郑先如何抓住红薯感到异常的好奇。

郑先送上了一份看上去中规中矩的简单报告,包括在街上偶然相遇,双方争斗,随后痛殴红薯,将其擒获的全过程,看上去步骤紧凑,除了偶遇红薯叫人感到郑先狗屎运临头外,几乎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

不过,这份报告最终成了档案室内压箱底的东西,因为臭虫恼怒郑先扭转了局势,只想为难一下郑先,忙碌在一个个二奶之中的臭虫,对于这些报告是从不关注的,而林副司长对于这份报告似乎也完全没有任何兴趣,亦或是林副司长实在是太忙了,没时间去关注这个东西。

七天时间一晃就过,猎神办公室逐渐恢复了往常的生活,办公室内不断的有怒骂和嬉笑的声音传来,乱糟糟的一团,处处都是无序。

所有的办公室之中,要数第四办公室的主任偏执最忙,他几乎每天都站在臭虫的办公室门口,只要臭虫一来,偏执就堵着他要求他给自己的办公室重新增添一个成员。

臭虫每天看到缺少了两根手指的偏执就感到浑身难受,尤其是偏执的那双一看就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觉的遍布血丝的眼睛,似乎不给他配备人手,偏执就会疯掉一样。面对这样一个神经质,臭虫都感到害怕,正常人你能够预知他要做什么,能做什么,但偏执这样的家伙,你根本无法用正常人的思维去考量他的想法。

要不是臭虫每天必须到办公室报道的话,臭虫肯定会躲起来。

在偏执的强攻之下,臭虫还真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一个新的办公室成员,一个才刚满十八岁的少年,这少年本来是要给第三办公室的,毕竟第三办公室业绩好,人员受损情况严重,是重点补血对象。

但这位据说是从死刑场上刚刚走下来的新人才踏进负一层,就被偏执还有偏执的九个热情洋溢的手下生拉硬拽的拖进了第四办公室。

那小子嗷嗷的惨叫在整个办公室地下回荡了好久,估计他还以为自己会被这几个热情到变态得家伙们给轮-奸,要不然肯定不至于叫得那么渗人!

所有人都知道偏执的脑子有毛病,要是再不补充进新人的话,偏执很有可能将自己办公室的成员弄死一个从而达到平衡的地步,即便是刀鱼都懒得和偏执计较。

跟一个神经病过不去,那么他不是比神经病还要有病?当然,不和偏执计较,不代表刀鱼要咽下这口气,毕竟第三办公室也缺人手。

偏执刚走,臭虫又成了刀鱼的骚扰对象,不堪其烦的臭虫承诺了再有新人,第一个填入第三办公室,刀鱼才算是作罢。

跟其他的办公室恢复了往日的活力不同,被认为是走了狗屎运的郑先的第七办公室则变得越发沉寂,那扇门似乎再也不会打开,从回来之后,没有人见到过郑先,没有人知道他是不是在办公室内。

郑先很忙,用忙得不可开交来形容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

郑先很闲,用闲得无所事事来形容也非常恰当!

忙的是郑先的脑子,闲的是郑先的身子。

郑先叫了报告之后,根本就没有去猎神办公室。

郑先租了宾馆的一个房间,将手机绑在一根绳子上,吊在日光灯上悬浮在空中,模式调成振动,绳子的上端系着一个红色的气球,只要有电话打入,绳子就会颤动,继而气球就会摇摆起来。虽然幅度不算太大,但关闭了门窗之后,这样的摇摆还算是比较醒目!

随后郑先住进了旅馆对面的一个能够看到房间的出租房里,当然,郑先并未花钱租住,任何租住行为,都需要提供身份证,用身份证就等于暴露了自己的信息。

找这个房间对郑先来说完全不费力气,按照中介的出租信息就能找到许多这种尚未租赁出去的房屋。

只要在主人领着租客看房子的时候从窗户钻出去就行了,以郑先现在的听觉和视觉,完全没有问题,藏身在这里神仙都找不到。

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郑先需要一定的时间来验证一件事情,若是七天之内,有人去对面的宾馆抓他,那么郑先就逃之夭夭,从此天涯海角。

租赁对面宾馆的房间用的是郑先的身份证,并且只要锁定他的手机,也一样能够找到他,若是七天之内没有人来抓他,那么他应该就暂时躲过了这一劫。

蒙着一层灰尘的窗户外面就是郑先租赁的房间,红色的气球安安静静的悬浮在那里。

郑先坐在脏旧的地板上,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一片薄玉!

这块玉并非是得自张强的那块,也不是厨子的那块,而是另外一块,上面有着波浪般的纹路,品质上似乎比厨子还有张强那两块要差一点。

郑先一连五天就对着这块玉,纹丝没动!

郑先正在犹豫要不要以念头潜入这块据说上面没有任何禁制,念头随便进入的玉中!

这块玉得自那个叫做红薯的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