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六十八章 阳光下的阴暗

金光斩魔障!

天际的阳光将身处盆地之中笼盖着整个县城的雾气瞬间刺透。

浓重的黑暗犹如一块布幔般被猛地扯走。

阳光之下,一头短发的郑先,缓缓从漆黑的阴影之中走了出来。

郑先手中攥着一块流光锯齿刀碎片,紧紧的贴在一个有着一张苦瓜脸的老头的脖子上,紧贴着脊椎,准确一点说的话,是第三节脊椎和第四节脊椎之间的缝隙处!

那里有一架狭长如管,修仙者万万不能受损的天地桥!

流光锯齿刀的碎片上沾染着不少的枯灭石粉,对于这个叫做红薯的老头来说,有着非比寻常的杀伤力!

原本彼此杀得热火朝天的双方瞬间僵住,尤其是伏矢,更是一下愣在当场,随后猛地转身,背后的文身男子满脸惊讶的看向被郑先制住的红薯老头!

随着文身男子的怔住,八十多只神兵外加神将雀阴一时间犹如提线木偶被人剪短了丝线一般,萎顿下来,了无生气!

而其他的猎神战士同样愣在那里,万万没有料到,浑身上下没有半点装备的郑先竟然将红薯老头给抓住了,这可是一个相当于A级修仙者的猎物!

郑先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他们在这边拼死拼活,最终却给郑先做了嫁衣,在场的所有的猎神者都露出不忿而复杂的神情来,此时他们却忘记了,是郑先抓住了红薯,才有他们现在悠闲的愤怒!不然的话,他们还在和那些神兵神将生死相斗,并且最终将被掩埋在这一片黑暗的雾气之中。

而对于这种戏剧化的变化,最震惊的还要说是臭虫了,原本轻轻抓挠着肚皮旧患的他一张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双眼睛险些从眼眶之中弹出来。

此时的他满脑子就只剩下一句话,“我草!糟了,糟了,刚才拉出来的屎恐怕要自己吃下去才行!”

场中,就只有一个人没有因为这突然出现的变故生出半点的愣怔停滞来,这个人就是魅影夜莺。

夜莺原本打算逃走,但文身男子一愣神,夜莺敏锐的扑捉到了这一线最佳的刺杀机会。

是以夜莺在地上猛地扭转身形,急窜回来,刹那欺进文身男子的身前,那只白皙得犹如羊脂般的手掌朝着文身男子的脖颈狠狠抓去!

文身男子双目瞳孔骤然一缩,金睛怒目的伏矢猛然转身,夜莺的手掌一下刺透了伏矢的强壮胸膛,一路穿行,竟然穿透了伏矢的厚重胸口,一把捏在文身男子的脖颈上!

夜莺猛地一捏,可惜文身男子的脖子滑溜得就像是涂了油脂一般,竟然在这个绝不可能的情况下猛地索脖逸走!

在夜莺的手下,金睛怒目的伏矢身躯犹如沙子做的一般,崩塌粉碎,而文身男子已经脱离了这尊化为泥沼般的庞大身躯。

文身男子落在地面上,微微扭动脖子,上面有五道触目惊心的血痕,但文身男子的一双死人眼睛却并没有去看夜莺,而是放在了郑先的身上,一只手抱着蛋蛋,另外一只手,则攥紧一直不曾松手的拉杆箱!

一直平静无比看不出有什么特殊之处的拉杆箱内忽然发出咚的一声撞击,帆布皮子猛地鼓起一大块,继而这个原本应该是褐色,现在却脏的有些发黑的破旧拉杆箱开始不断的颤动起来,不停的鼓动起一个个的大包,似乎拉杆箱之中有什么狰狞可怖的东西正在拼命撞击,想要从中钻出来。

林副司长脸上露出凝重至极的神色,似乎根本没有因为郑先抓住了红薯而生出多少快意,或者说他还来不及开心!

林副司长沉声道:“夜莺,小心!”似乎在林副司长眼中,猎神战士全部死光了,都比不上一个夜莺来的重要,好在其他的猎神战士听不到他的言语!

那小小的帆布拉杆箱之中传出来的声响越来越剧烈,竟然隐隐有震撼天际的架势,犹如一道道雷霆在耳边绽放一般,地面都在跟着嗡嗡颤动,这种场面即便是身经百战的一众猎神战士都面面相觑,生出一丝惧意来。

原本还要朝文身男子冲去不死不休的夜莺此时在空中猛地转身,急速后退。

“我说过了再动我就杀了他!”

郑先的声音再次打破了那凝重可怖的雷音!

那片锋锐的沾满枯灭石粉的利齿已经将红薯老头的脖颈抵出一道血痕!

郑先的面容上没有一丝表情,整个人阴沉得即便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也化不开包裹着他的黑暗,犹如刚刚从沥青之中捞出来一般!

没有人会怀疑,文身男子再动一下的话,郑先就会杀了红薯,斩断红薯的天地桥,甚至生生割下红薯的脑袋来!那双毫无半点人性可言的瞳子之中写满了冰冷!

此时一张苦瓜脸的红薯对着文身男子摆了摆手道:“老二啊,你走吧,我和老三的事情终归要有个结果,他不会立刻杀了我的,我对他来说还有大用!对了,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老大。那家伙要是知道了就麻烦了。”

紧紧盯着红薯,文身男子犹豫了下,紧攥着拉杆箱的手缓缓松开,随后包围着猎神战士的那近百个神兵同时如烟破碎,包括天空之中飞舞不休的那只神将雀阴,还有,人形炸弹一般的神将伏矢,尽皆崩解!

文身男子转身便走,拉着那个破旧的拉杆箱,骨碌碌的背着阳光离去。

夜莺似乎还想动手,却被林副司长制止,抓住了红薯就算是天大的收获,至于那个小娃娃修仙者,林副司长暂时不想因为这个节外生枝!真正激怒了文身男子会发生的事情将非常可怕!

抓到了红薯,不过是第一步,他现在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夜莺扫了一眼郑先,回到她脱卸下来的装备前,将机甲手爪还有机甲脚掌重新穿戴整齐,这一件件的装备似乎不是用来给夜莺提供更强悍力量的,而是用来禁锢夜莺的力量的!

随后夜莺身形投入阳光尚未触及的黑暗之中,消失不见。

一场神仙难以化解的必死之局,就这样化解!

一众猎神战士尽皆疲惫无比,复杂的眼神望向郑先,经历过之前的几乎团灭的事情之后,现在这些猎神战士只想好好睡上一觉,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和郑先计较!

当然,即便想计较也计较不来,不管他们如何拼命,最终结果都是郑先抓住了目标,业务六司这些家伙虽然可鄙,但却还都是输得起的人物,除了心中腹诽外,也没有什么了,不过他们看向刀鱼的眼神就有些暧昧了。

郑先抓到了这只相当于A级蝗虫的红薯,再加上郑先之前抓了一只C级蝗虫,外加三十多只D级蝗虫,盘算下来,郑先的第七办公室和刀鱼的第三办公室之间的业绩已经极为接近了,毕竟一只A级蝗虫的价值远非一两只B级蝗虫能够媲美的!郑先和刀鱼之间的赌约人尽皆知,剩下的一个月时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第三办公室的几个脸上都有一丝焦灼,尤其是满脸痘,一双眼睛光芒闪闪,盯着郑先似乎随时都要暴起一刀斩在郑先身上一样,反倒是刀鱼没有什么表情。

在猎神战士之中,还有一个一脸躁狂的家伙,第四办公室死掉了一个狗熊,变成了十个人,对于偏执来说,绝对是一件叫他难以忍受的事情,并不完全是因为办公室的实力受损,更重要的是,十个办公室成员,他在中间,一边五个的均衡被打破了,对于偏执来说,这种破坏能够叫他寝食难安!

还有一点,那就是原本处于第三位置的第四办公室,因为郑先抓住了老头红薯,将成为名正言顺的第四了,偏执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出了名的,对于这个排名极为看重,这使得本就躁狂的他,越发犹如万针攒刺一般,难受到了骨髓里!

另外这一战,他丢了两根小拇指,损失不可谓不大,收获却肯定是非常微薄。

偏执的脑袋不住的左晃右晃,第四办公室的成员都知道这是偏执正在不住的压抑自己的情绪,这个时候最好离他远一点……

这沉默无声的场景之中,当真是几人欢喜几人忧!

不过所有的人心中都有一个强烈至极的疑问——郑先是怎么做到的?

此时整个指挥室都陷入狂欢之中,虽然那些猎神战士每一个都犹如臭虫般叫人感到讨厌,但真要这些没少和猎神战士出生入死的指挥员们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团灭,这些指挥员还真就有些不忍心。感情这东西说不清楚什么时候就生出来了。

夏青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此时的她感到浑身疲惫无力,似乎她亲自冲进了战场和那些神兵神将们打了一仗一般!

而在一片狂欢的角落之中,有一张阴沉的肥脸的臭虫如坐针毡,额头上冒出层层的细汗,一双大眼睛咕噜噜的转来转去!

林副司长和他都是副司长,大家等级差不多,但林副司长这个副司长的含金量却非常大,真正的正司长只是挂职,并不管事,所以林副司长等若是他的上级,虽然没有达到掌控他的升迁任免的地步,但还是捏着他许多的命脉。

这一次臭虫将林副司长得罪到家了,别的都好说,官场上只有利益没有解不开的仇怨,但那含血的杂种两字,犹如两根钉子一般深深的刺入他的心脏,使得他心脏每跳动一次,都疼得难以忍受!

官场上的规矩,拉出来的屎,若是不能泼在别人脸上的话,那么就得自己笑眯眯的吃掉!

久在官场浸淫的臭虫,对此一样视为金科玉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