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七十一章 我很看好你

一连五天的时间,郑先都在瞪着眼前的一块薄玉。

郑先现在所考虑的,是那个叫做红薯古怪老头的言语,究竟信不信得过!

每当郑先准备相信红薯的时候,脑子里面就会回荡起他们猎神战士全员出发之前指挥员对红薯老头的那句警告——见到红薯之后,不要和红薯有任何对话,绝对不要相信红薯所说的任何言语,他的言语就是最大的武器,最好立即开启头盔上的声音隔离系统,同时注射抗魅药水!

可惜的是,郑先见到红薯的时候,不说头盔,高压喷气战甲都已经被那些神兵锤砸得破烂不堪了,抗魅药水更是不在身边。

“一块钱!只要一块钱!你买不了吃亏,一块钱,你买不了上当……”

想到这句话,郑先的脑袋微微疼了一下。

郑先第一眼见到红薯老头的时候,那欠揍的老家伙正晃动着手中这块破玉,恨不得贴在他的脸上,一脸我一定要卖给你的急切模样。

当然,浓雾之中的郑先骤然见到这个最想捕获同时对其忌惮极深的目标,条件反射之下,郑先直接将红薯按倒爆揍了一顿,然后,没给钱直接将玉抢走了。

关于这个谜团般的红薯老头,郑先能够有把握的事情不多,但郑先百分百确定,这个红薯老头是故意被他抓住的,至于为什么,郑先心中完全没谱!这也是郑先无法相信红薯老头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这块玉本来应该上缴的,但鬼使神差之中,郑先还是将其留了下来,这对于郑先来说是个非常不明智的选择,毕竟那个老头红薯明显已经看出来他郑先是个修仙者,被抓后只要一句话,就能将他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之中。郑先当时最应该做的,就是直接将红薯老头给打死!

可惜,郑先该做的没有做,不该做的反倒做了。

所以,才有了郑先隐匿在这个小区阁楼上,不断观察外面自己租下的房间状态的谨慎模样。

明知道不应该留下来的东西,郑先却还是将其留了下来!明知道必须要杀死的人,却没有杀,这完全不符合郑先的性格!

郑先觉得,他在看到红薯老头第一眼的时候,或许就中了红薯老头的魅惑之术。

因为,郑先从看到红薯老头的那双眼睛的一刹那,就相信,这个家伙有着诚挚的真诚,是那种恨不得将自己的心肝掏出来给你看,从而证明自己的真诚!

以郑先怀疑一切的性格,和被亲叔叔出卖的经历来说,这种信任,简直就是莫名奇妙!只有自己被魅惑了才能说得过去。

揍了红薯一顿后,红薯单腿蹦着去捡被打飞出去七八米的鞋子的时候,说了一句话:“玉中有你想要知道的一切。我估算的不错的话,咱们不久之后会搭伙去做一件事,你既然不愿意花钱买我的大道,那么到时候你得帮我一个忙,顺便救我一条命来还债!你这叫贪小便宜吃大亏!一块钱都舍不得花的铁公鸡还真少见。”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莫名其妙的一个人!

郑先揉了揉眼角,目光从薄玉上离开,看了看喧嚣的街对面的宾馆房间,红色的气球静静地悬浮在空中,一切依旧毫无异样。

眼瞅着一天的时间又要过去,自从几天前的那场大雪之后短暂的阳光明媚,这座城市就再没见过暖色。

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飘来的雾霾将整座城市包裹,浓重的氤氲着,叫人生出一种压抑沉重的感觉来。

这种感觉,叫人感到嘴鼻都被一只大手捂住,只留下一小点缝隙供人勉强维持,不至于被活活憋死。

郑先深吸口气,重新观瞧那块薄玉,若是在误闯张强那块薄玉从而撞碎念头之前,心痒难耐,对于玉中世界有着强烈好奇心的郑先,恐怕想都不想就会一头扎进玉中。

但是现在,郑先很清楚,这些玉并不是随随便便想进就进的,哪怕试探着尝试进入,都不是明智的选择!

郑先不怕再一次撞碎自己的念头,大不了大病一场罢了,郑先怕的是这玉中藏有什么禁制或者厉害的玉奴,万一将其触动出来,他郑先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天知道那个古怪的红薯丢给他一块玉内中包藏着怎么样的祸心?

另外郑先现在藏身的地方虽然安全,但却随时有可能会有房主带着租客前来看房,郑先可不想自己念头离体进入玉中的时候,被当成观摩的对象。

此外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就是郑先现在身体之内还有一只以念头为食的癞蛤蟆,这癞蛤蟆自从吃了那个小神兵吐出来的许多恶心卷毛后,就处于一种半痴呆状态,似睡非睡的蹲在郑先的胸口处,一动不动,好似木雕一般。

要不是这东西时不时的流淌出恶心至极的哈喇子的话,郑先还以为它已经死掉了。

这癞蛤蟆,赶不走也弄不死,郑先烦恼不少,不过郑先尝试了几次念头离体,这东西依旧完全处于痴痴呆呆的状态之中,甚至郑先用念头到癞蛤蟆四周去撩拨,这以念头为食的癞蛤蟆同样毫无反应,这种状态给郑先的感觉就是进入冬眠期了,郑先希望这东西最好睡死为止。

趁着这癞蛤蟆处于沉睡之中,郑先数次试探后发现,这癞蛤蟆用生机之力是绝对碰触不到的,但用念头的话,就能够如有实质的触摸到他。

只不过郑先现在的念头实在是太微弱了,刚刚达到能够吹熄蜡烛的程度,想要对这只癞蛤蟆造成伤害,甚至将其撵走,完全不可能!

郑先估算,这癞蛤蟆应该也是从念头之中诞生出来的东西,只有念头生出的力量才能够对其产生作用。

知道了这东西的根底,对于郑先来说收获着实不小,至少以后知道要朝着什么方向用力了。

郑先并非是优柔寡断之辈,即便要尝试探寻这块薄玉,在搞不清楚这块玉的底细,不知道那红薯老头有什么居心,再加上这房屋并不安静,还有一只流着哈喇子以念头为食的癞蛤蟆随时会醒来的情况下,郑先只能暂时以观瞧为主。

完全没有直接进入玉中的念头,要进入,也要在郑先确定自己没有被业务六司追击和怀疑,回到家中在完全不会受到打扰的情形下,当然还要想办法处理了那只可恶的癞蛤蟆。

这块玉郑先仔细端详太久,也有些看腻了,伸手去抓那块薄玉,准备将其妥善收起。

郑先手指刚刚触碰到那块薄玉,在郑先身后猛地传来一声叹息,这声叹息犹如来自阴间的冷风透皮吹入骨髓里,郑先不禁打了个寒颤。

与此同时郑先的拳头已经扫了过去,事发突然,郑先身躯之中的生机之力在一瞬间全被激活,这一拳在空中发出甩鞭子一般的爆鸣,啪的一声,砸向身后。

不过这一拳却砸了个空。

郑先身形随着全都转过来,就见在他身后蹲着一个老头,正笑嘻嘻的看着他。

郑先双目一凝,红薯!

红薯老头嘿嘿一笑,一脸的奸诈得逞的模样,就像是市井之中的遇到童叟格外照顾,再加一刀往死里宰的奸商一般。

念头!

郑先刚才一拳已经击中红薯,但却犹如打在了空气之中,这和当初郑先砸那只癞蛤蟆的时候一样,这个不是真人,而是红薯老头的一道念头。

“不错,你现在看到的就是我的念头,年轻人,恭喜你,你捡到宝贝了!”

郑先身上的阴沉气息浓郁的扩散开来,红薯老头忽然后退几步,在鼻子前面来回摆手,咳嗽个不停,好似有浓重的呛人烟气一般。

“臭小子,快收了你身上的这些死气浊气,这东西臭得要命,也就只有那些以浊气为食的伏地龙才愿意闻这种味道。”红薯老头叫个不停。

郑先略一疑惑,身上的阴沉气息不由得就消散开来,这阴沉气息本就不受郑先控制,只和情绪有关。

红薯老头喘息几口,双目上下扫量郑先,啧啧连声道:“小子,看你岁数不大,经历却有些太压抑了吧?手底下死过不少人么?”

“啊?哦,你说我不是应该被送进业务六司的负四层,被挂在青铜树上拷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想法不过在郑先心中刚刚萌生出来而已,根本就没有开口,红薯老头竟然预先知道了,这使得郑先身上的阴沉气息再次开始浓郁起来。

红薯老头连连摆手道:“简单,简单,王家卫的电影看过没?里面有句话,你知道不?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念头这东西并非无迹可寻,当你的修为足够高的时候,别人的想法,你完全可以直接听到,那怕他尚未宣之于口!”

“我说你这个年轻人,怎么老是想着杀啊杀的?我现在是一道念头,你那么微薄的念力修为想要杀我?我即便站着不动你也奈何不了我!”

“啊?你说我对你用了魅惑之术?对啊,对啊,不对你用魅惑之术,你怎么能够将这块承载着我的念头的玉留下来?又怎么能够不将我活活打死?”

“算了,算了,不跟你扯这些,直接说有用的!”

“你抓住送入业务六司的是我的壳,还有我的两魂七魄,留在这块玉中的是我的一道魂灵。”

“小子,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听完之后,不要太开心啊。”

“我很看好你,觉得你是个可塑之才!”

“你给我当孙子吧!”

——————

总算赶完了,明天还要带着老婆孩子去输液,所以明天的章节应该也不会太早!要下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