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四十七章 念力为食

今晚实在来不及了,明日三更!

——————

夏青看了下时间,还早,她实在不愿意太早去业务六司,这么多年了,除了加班之外,她从来都是准时去准时回,那个地方只要一走进去就有一种阴暗潮湿四处发霉的感觉,她是一刻都不愿意多呆,但那里却是她一辈子都无法逃离的樊笼!

此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夏青一看来电,不由得开心起来,之前的种种烦恼一扫而空,“喂,鱼啊……”

刀鱼或许凶横霸道一些,甚至有些时候愿意利用夏青来完成自己的一些事情,在夏青看来刀鱼这个人本就是个大老粗,受到的教育不多,年少的时候就开始在街头厮混,自然毛病不少,但对她还算非常不错,从未和她说过一句脏话,更从未对她动手过,而且夏青的话刀鱼大部分都肯听,两个人在一起很少吵架,有争执的时候都屈指可数,有这样的一个男子对于接触了太多社会渣宰的夏青来说就足够了。

夏青不是没有想过找一个更适合她的普通男子结为连理,但对方询问她的工作的话,夏青怎么回答?这最简单的第一步就成了夏青的拦路虎,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夏青总不能永远保密自己的工作内容吧?

夏青很清楚,当初为了八千块和业务六司结下了孽缘之后,就再也无法回到普通人的生活之中了。

……

郑先看了看时间,才早上八点,这个时候谁会来按门铃?

郑先细长的双目微微一凝,念头从头顶溢出么,念头如无物一般,穿过大门,观瞧到了站在外面鼻子红红脸蛋有些发青双手放在唇边不住呵气的女孩,张可儿。

郑先微微皱眉,觉得有些难缠,这丫头怎么又来了?原本郑先不想开门,尤其是想起张可儿的那只暹罗猫,郑先更是觉得还是不见为妙,这种感觉和做贼的心态差不多,偷了别人的东西,自然不大愿意见到主人的悲伤难过。

郑先正要收回念头,却猛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看着自己,郑先的念头不由得一惊,要知道念头脆弱无比,完全没有自保之力,一旦受创,郑先便要再次品尝一下头撞如铃般的感觉了。

郑先的念头立时一缩,在退回门内的一瞬,郑先的念头恍惚间看到张可儿肩头上趴着一只什么东西,那东西有皮箱那么大,两只爪子抱着张可儿的脖子,正张着黑洞洞的大口,对着张可儿的脑袋,模样极为贪婪,那东西的形象在郑先的念头之中只维持了一瞬间,便崩散掉了,念头视物本就是无数颗粒的模样,并非如人眼那般清楚真切,以至于郑先没能辨识清楚那东西的真正模样。

不过,郑先还是一下联想到了当初在英语培训班的时候见识到的那只在学声的蛤蟆,当时郑先在培训班之中总是听到耳边有回音响起,四处寻找之下,终于发现了一只巨大的蛤蟆蹲在张可儿的肩膀上在学四周的学员发出的英语声音。

当时的那只学声蛤蟆也是一晃便消失不见,和今日不同的是,当初郑先是肉眼所见,真切无比,这一次则是念头所观,十分模糊。

门铃声音终于停下来,张可儿有些失望的准备离开的时候,郑先的房门打开了。

张可儿依旧是一副休闲运动的装扮,淡粉色的棉绒卫衣,外面套着一个红色小马甲,万年不变的牛仔裤,一双厚底的雪地靴,脖子上扎着一条黑色的羊毛围巾,这一身打扮不能说好看,但却很舒服,叫人没有任何压力,给人的感觉十分的亲切。

不过郑先看得出来,张可儿的心情不算太好,眼角还在泛红,郑先很容易就再次联想到了,那只‘走失’了的被张可儿称为蝙蝠侠的暹罗猫。

一脸憔悴的郑先看了看张可儿的肩膀脖颈,看不出什么东西,但是郑先确定,那只蛤蟆应该还趴在那里。

郑先吃了张可儿的暹罗猫总觉得亏欠了张可儿一点什么,那东西对着张可儿张嘴大吸,显然不会是在做什么好事,郑先一方面对这种从未见过的东西很感兴趣,想要搞清楚那东西究竟是怎么回事,另外则是觉得在有必要的情况下,顺手帮助张可儿一下,对于这个浑身上下散发着浓郁的阳光气味的女子,深陷黑暗泥沼之中的郑先还是有着十足的好感的。

张可儿原本已经准备离开,没想到门竟然开了,看着脸上没有什么精神看上去甚至有些虚弱颓靡的郑先,张可儿挤出一丝笑容来道:“老师来了,还不请我进屋?”

郑先诧异于张可儿的胆大,他和张可儿之间的关系比陌生人亲近不了多少,张可儿竟然敢进他的房门?

让开了房门,郑先开口随意问道:“蝙蝠侠找到了么?”

张可儿走进屋中一边换鞋,一边故作大方的道:“没有啦,那坏小子估计找到了自己的另外一半,把我这个娘给忘记了,算啦,他愿意去哪就去哪好了,对哦,我听说过一句俗语,叫做儿大不由娘!”

虽然张可儿故作轻松,但这话说得实在太过勉强了些。

郑先看了眼张可儿的那双脏污边缘早就湿透的雪地靴,还有牛仔裤膝盖上的污渍,可以大致推测出,张可儿因为下雪,担心那只走失的暹罗猫被冻着,所以大半夜就跑到这里,四处找猫,最终结果自然可想而知,至于到他家里来,看张可儿东张西望的样子,估计这里是她找回暹罗猫最后的希望了,毕竟蝙蝠侠是在他家之中走失的。

显然,张可儿不是特意来见他的,而是来找猫的!怪不得一开门张可儿就要求进屋。

郑先揉了揉眼角,随手关上房门。

最初东张西望,随后失望至极的张可儿有些魂不守舍,勉强笑了下道:“你的身体怎么样?上次看你的样子实在是吓坏我了。”

郑先端了一杯热水放在张可儿面前的茶几上,扫了眼张可儿那冻得红彤彤的小手,开口道:“好多了,老毛病了,从来都是一阵,过去就好。”

张可儿或许真的冻坏了,将热腾腾的杯子捧在双手之中,一边暖手一边慢慢的小口喝着,微红的双目有些出神,显然心思不在郑先的病上面。

郑先倒也并不是觉得别人一定要将他当成一块宝处处关心的那种家伙,尤其对方还是一个只有课程往来的陌生人,霸占了郑先的家产,将郑先卖给老农的叔叔给郑先上了人生最生动的一堂课,亲叔叔都靠不住,外人就更加不用提了。

郑先此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张可儿的肩膀上,细长的双目微微眯起,不住的将生机之力调动灌注进双目之中,希望能够再次看到那东西,不过可惜,越想看,越是什么都看不到,对于生机之力的运使,郑先还有太多不明所以的地方。

张可儿和郑先两个枯坐在屋中,各自有各自的心事,一个神情恍惚,一个精神憔悴,算得上是难兄难弟了。

两人都不说话,一时间便冷场下来,片刻之后不怎么会作伪的张可儿再次挤出一个笑容来道:“你的电话怎么老是不开机?昨天晚上我来你家时也没有人,本来昨天晚上就想来给你补课了!”

郑先眯起的细长眼睛重新展开,他倒是想起昨天晚上传来的门铃声,不过他当时正在承受念头破碎之苦,煎熬得无以复加,根本没有理会门铃声,现在想来,这丫头估计是从昨天晚上就开始找蝙蝠侠一直找到了现在。

“昨天头痛吃了药,大概睡得太死了,所以没有听到。”

张可儿深吸口气,整个人焕发出光彩来,从帆布包中掏出一本课本来,随后才忽然问道:“对了,你有时间吧?”

郑先挠了挠鼻尖,要说时间,郑先还真有,但郑先脑子现在依旧有些发胀,实在是不想学什么东西,尤其是绕口的东西。

不过郑先扫了一眼张可儿白皙的脖颈,还是点了点头道:“有时间。”

张可儿此时显然重新进入状态,将一切杂念全部抛离,成为一个称职的老师,用白皙的手指指着书本上一排排对于郑先来说陌生到了极致的英文,从最基本的几个问候语开始教起来。

张可儿一开口吐出英文,常笑双目弄便猛的一亮,在他眼中张可儿的脖颈上果然有一对蓝绿色,满是西瓜瓜皮般花纹却疙瘩处处的蛤蟆的肉手紧紧搂着,在张可儿的背后探出一颗硕大的癞蛤蟆脑袋来,这脑袋比张可儿的头还大,一张脸盆般的大嘴张开成一个O形,学着张可儿的话语开合嘴巴,郑先耳边隐隐传来犹如张可儿的回音般的声响。

这癞蛤蟆每学完一句话之后还不忘张开大嘴,对着张可儿的脑袋猛地一吸,双眼眯着,模样享受到欠揍的地步!

郑先明显的看到一股股的念力被这癞蛤蟆从张可儿的脑袋上撕扯下去,吞吃掉。

犹如修仙者以生机之力为食一样,这只蛤蟆竟然以人的念力为食!

此时那癞蛤蟆似乎感觉到了郑先的目光,闭上硕大的嘴巴,一双蛙眼朝着郑先望了过来,确定郑先确实能够看到他之后,癞蛤蟆对着郑先挥了挥蹼手,露出一个凶悍狰狞的表情,看样子似乎在威胁恐吓郑先,叫郑先不要多管闲事,更不要这样瞪着眼睛看他,模样犹如一个老流氓一般。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修仙世界诡谲万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