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四十八章 呱呱

第一更啦!求收藏呀!

————

郑先惊奇的和那只大蛤蟆彼此对视,两双眼睛你瞪着我我瞪着你。

张可儿似乎也发觉了什么,停下口中的言语诧异的望向郑先。

那只正在学声的大蛤蟆立时消失无踪。

郑先清楚的看到这蛤蟆在嚼吃张可儿的念力,自然不会任由其继续下去,念力相对于念头来说,差了一个档次,是人人都有的东西,也可以被称为一道思维,一个想法。

念力这东西不似生机之力受损之后很难补回,理论上来讲,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念力便是源源不断的。

念力被吞吃数量少的话,对人基本上毫无影响,但对于常人来说一旦念力亏损超过了一定程度,轻则如郑先之前念头破碎一般大病一场,或者记忆丧失出现种种精神障碍的疾病,重则形容枯槁命不久矣。

这蛤蟆以念力为食,怪不得他们这些和这个世界上最怪异的修仙者们打交道德猎神战士从未接触到,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这样奇妙古怪的东西存在。

郑先看着一脸诧异望向自己的张可儿道:“你能将这篇文章先帮我读一下么?”郑先指着张可儿的书上的一大段文章道。

张可儿见到郑先对于英语开始有兴趣起来,不由得高兴起来,露出一个阳光般灿烂的笑容道:“没问题,我先给你读一遍,然后再仔细给你讲解一下这些英文的意思和句式。”

张可儿开始以那纯正的英语腔调朗读起来,郑先的心思却完全没有在那些鸟文上,细长的双目再次微微眯起,盯着那张可儿的细嫩脖颈,可惜这一次那蛤蟆却并未出现,郑先微微皱眉,随即头顶上一道风气钻了出来,张可儿正在低头朗诵没有注意到,要不然她会看到郑先的脑袋正中处有一撮短发正在不断的摇摆,无风自动。

有那以念力为食的蛤蟆藏身在侧,郑先的脆弱念头自然不敢完全从身躯之中走出来,是以只探出一点点,露出一个细小得端倪来。

此时的郑先便好似长了四只眼睛一般,两只看着身前的世界,另外两只则在观瞧着四周由颗粒构成的一切事物。

果然,在念头的世界之中,郑先这一次清楚的扑捉到了搂着张可儿脖子的那只硕大的蛤蟆,那蛤蟆的结构在念头的眼中松散的还比不上一团雾气,轻飘飘的比气球还要不如,此时那蛤蟆正在呆愣愣的看着郑先钻出头顶的念头。

显然一只以念力为食的古怪蛤蟆,是完全无法拒绝念头这种更高级的力量的吸引力的,略微呆滞之后,学声蛤蟆的那双大眼猛地绽放出光芒来,一跃而起,从张可儿的脖颈上蹦起,朝着郑先头顶上钻出一小点的念头饿虎扑羊般的猛扑上去。

郑先等得就是这个时候,郑先和张可儿之间的距离,就只隔着一个茶几而已,那东西朝着郑先蹦过来的路径是有据可查的,郑先一拳挥出,朝着那东西狠狠地揍了过去,这一拳上郑先凝聚了不少的生机之力拳出如风,犹如鞭子般在空中炸响。

结果郑先这一拳犹如砸在了一蓬雾气上,郑先的拳头砸在蛤蟆的脑袋上,直入蛤蟆的肚腹,但对那蛤蟆却没有造成任何伤害,蛤蟆裂开大嘴叽叽一笑,猛地扑倒了郑先头顶,好在郑先的念头缩得快,蛤蟆虽然扑了上来却最终扑了个空,什么都没有捞到。

那蛤蟆抱着郑先的脑袋,张开那脸盘般大小的嘴巴对着郑先的脑袋猛嘬,似乎想要将郑先脑袋里面藏起来的念头给生生吸出来,看不到这一番场景的话倒也罢了,偏偏此时郑先肉眼就能够清楚看到那只癞蛤蟆的所作所为,这场面搞得郑先一阵阵的恶心。

同时郑先能够敏锐的感觉到自己的念头犹如一颗棒棒糖般的被这只蛤蟆来回舔舐,不断的消融,好在郑先此时的念头足够强大,这蛤蟆汲取念头的速度虽然对于凡俗之辈来说长久必定有害,但对于郑先来说若是保持这个状态不变的话,十年二十年的时间都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也就是说这东西对于郑先来说恶心人的作用远胜过对郑先的伤害,这也算是心灵攻击的一种吧!

郑先连连摆头,伸手朝着自己肩膀上抓去,最终却全都落空,郑先几乎感觉不到肩膀上有什么东西存在,那只蛤蟆就像是一个幽灵魂魄一般,郑先现在看得见抓不着,一般的办法对着癞蛤蟆完全无效。

郑先此时想到的是固魂水,还有抗魅药水,这两样应该都对他当前的处境有用,可惜这两种东西他现在都弄不到。

郑先此时注意到张可儿惊诧无比的眼神,郑先在这里比比划划在自己空空如也的肩膀上又抓又扯的模样,落在张可儿眼中就是一场独角戏,疯癫到家了。

没等郑先苦笑出来,张可儿已经飞快的合上了书,露出尴尬而小心的笑容道:“对不起,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呃,这样你有时间去教室找我,我再给你补课吧。”

郑先知道自己被当成是神经病了,不过无所谓,这样一来张可儿以后一定对他敬而远之,他们两个本就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一个站在阳光下,一个藏在阴影里,两人太过接近的话,不是阳光下的少女被拖进阴影之中,就是郑先这个只能生存在阴影之中的存在被扯到阳光下暴晒。

两个本就不该碰面的人没有任何交集才好,而且郑先帮助张可儿将这癞蛤蟆引走,也算是折抵了吃了她的蝙蝠侠的罪过,郑先此时问心无愧了,这种感觉不错,郑先最不喜欢的就是欠别人东西。

更重要的是,郑先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那就是给这个天真的小丫头上了一堂生动的社会课程,这样一来,以后她应该不会轻易跑到陌生人尤其是陌生男人的家中来做什么老师,估计这丫头在美国没看过那些日本的教师题材动作片!

送走了慌慌张张几乎连鞋都穿不上的张可儿,关严了房门,郑先开口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东西?到底想要怎样?”

虽然和一只蛤蟆说话有些荒诞,但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蛤蟆本身就应该是荒诞世界之中的存在,这东西能说话,郑先一点都不感到稀奇。更何况这蛤蟆能够学习人的声音,犹如回音一般学得惟妙惟肖。

果然,郑先的脑海之中传来一阵怪异无比的笑声,“呱呱呱……”

这就是这癞蛤蟆的回答,郑先感到失望无比,这东西要是能说话该多有趣?

郑先肩膀上驮着这么一只东西相当的不爽,总是想要伸手去抓一把,可惜那东西空气一般,摸不到抓不着,哪怕郑先将生机之力灌注在手中也同样无效,原本郑先以为这个蛤蟆是修仙世界之中的东西,生机之力对他应该能够造成伤害,但是现在看来,这东西构成的基础和生机之力完全无关,是另外的一种存在。

有了这个东西在郑先肩膀上趴着,郑先总是觉得肩膀上很累,或许只是心里作用,或许确有其事,这才叫做无事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莫名其妙的就招惹到了这么一只浑身癞疤的蛤蟆在肩头。

这蛤蟆反正一时半刻对于郑先来说没什么太大的伤害,所以郑先也就从最初的那种烦闷情绪之中走了出来,平心静气的希望能和这只蛤蟆做些交流,可惜,这蛤蟆完全没有半点交流的诚意,从始至终都是呱呱呱的叫个不停,间中还学了郑先的说话,郑先觉得简直就像是和自己的回音说话。

不过对话久了,郑先倒是明白过来,这蛤蟆能够听懂他的意思,只不过郑先听不懂蛤蟆的言语。

郑先捧着一杯花茶,嘴中嚼着冰糖,才约略将肩膀上蹲着一只蛤蟆不住的舔着他的脑袋这样的愁苦味道给折抵一些,“癞蛤蟆,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说对了,你就叫一声,我说错了你就叫两声怎么样?”

“呱!”

郑先不由得一喜,这是个不错的开始。

“你是癞蛤蟆么?”

“呱呱!”这蛤蟆的声音有些恼怒。

“你是青蛙么?”

“呱!”

呸!长得一个癞蛤蟆的样子竟然自称是青蛙,这东西看来也不是十足的笨蛋。

郑先想了想道:“你将我当成是食物?”

“呱!”蛤蟆脸上露出一丝戏谑之中带着喜爱的笑容,郑先甚至感觉自己的脸被这蛤蟆亲了一口,郑先难过得要死……

“你到底会不会说话?”

“呱呱!”

“我能不能把你杀了或者赶走?”

“呱!”

……

“呱呱!呱呱!”

郑先和蛤蟆都沉默下来。谈话也就到此结束了,之后不论郑先问什么,这蛤蟆都开始装傻卖乖,不是呱呱乱叫,就是学郑先的言语犹如回音一般。

郑先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东西既然自己都承认能够被撵走甚至杀死,那就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郑先最初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十几分钟后,郑先就觉得十几分钟之前的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