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四十六章 二郎搜山图

又是十张月票,加更加更!不过估计得明天才能加更,孩子肺炎去医院输液所以今天更新晚了,估计赶不出来三章!今天不更明天保证送上!

最后多谢诸位支持啦!

——————

一片刺目的白雪,郑先站在窗边看着外面一夜之间被冰雪覆盖的世界。

三十三层虽然不算真正的摩天大楼,但依旧能够鸟瞰城市,郑先手中捧着一杯冒着滚滚蒸汽的花茶,耳边的电视新闻中播报着寒潮来袭,提前一个月进入寒冬的天气预报。

郑先已经从念头破碎的痛楚之中走了出来,念头破碎之后重新愈合,竟然比之前要稍微强壮了些,这对于郑先来说算是意外的惊喜,原本的郑先的念头就像是一阵小小的微风,只能将蜡烛吹得飘摇不定,但是现在郑先的念头应该能够吹熄蜡烛了。

望着外面的一片雪白,郑先似乎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不喜欢白色了,架起天地桥一海泯四方之后,郑先对于过去的记忆越来越清晰,本来遗忘的东西现在都在慢慢的找回来。

厌恶白色,依稀是因为两件事,郑先此时想起了其中一件。

也是这样一个寒冬早到的季节,从老农家中逃出来的只有十岁的郑先,薄衣遮体光着脚丫,处身在一片白色的荒山之中,与他相伴的就只有身后的那一排深陷雪坑之中的脚印。

手脚冻得黑紫,耳朵冻得红肿麻木,在这样的雪地之中,一天一夜,郑先都找不到任何果腹的食物,那个时候,郑先最想吃的就是自己的手!

孱弱的身影佝偻在孤寂的荒山之中,放眼望去,能够看到的就只有一片白茫茫的颜色,明晃晃的太阳,将这片白色放大到了极致,刺目般的耀眼,仿佛世界上只剩下郑先和白色这两种东西。

但这白色绝对不是郑先的伙伴,而是处心积虑想要弄死他的邪恶对手。郑先恍惚着,依旧有些记不起自己是怎么穿越那一片白色的群山回到城市的,这部分苦痛的记忆被选择性的遗弃了,郑先是个怕苦的人,因为他太清楚苦难究竟是怎么回事了,所以最不愿意回忆自己当初的那些痛苦。

对于郑先来说,白色代表着仇恨,敌人,饥饿,寒冷,孤独,苦难,悲伤,等等郑先能够感受到的一切痛苦。

所以郑先讨厌这个颜色!

轻轻的抿了一口杯中的花茶,或许是因为想起了不愿意想起的事情,郑先还是觉得嘴中满是苦涩,抓起四五颗冰糖投入杯中,剩下一颗丢进嘴里,嚼碎了,再任由其慢慢融化,舌尖上的味蕾全部都欢愉起来,这样郑先才稍微好受一些,随后厚厚的窗帘被郑先拉上,将那白色的世界和自己完全隔离开来。

叮咚,叮咚,,郑先微微皱眉,门铃声又响了起来……

……

“搜山图!”

夏青的居处比起郑先的那种满是现代装修遍地玻璃和铁器还有厚重瓷砖的风格要温馨太多。

这里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公主的闺房一样,到处都是那种布幔装饰,粉色的,蓝色的,黄色的,种种颜色五花八门,但是在夏青的精心布置下,繁复的颜色却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不给人很闹的感觉,甚至处处舒坦,赏心悦目,走入这间房屋就犹如置身在一片花海之中,再加上夏青身上独有的那种芬芳气息,越发叫人生出一种安乐窝,一入其中再也不愿坠入纷杂尘世的感觉。夏青没有学过美术更对装潢完全不了解,一切都凭着感觉来,这或许也是一种天赋,古人说兰心慧质,不知道是这个意思。

夏青的工资一个月是壹万叁仟多一点,不算多,也不算少,维持一个正常的女孩的开销,不算问题,夏青一年四季基本上都是OL服装,也不似郑先那般讲究吃喝,所以开销费用不大,主要是化妆品消耗较多,一个月四成的薪水都涂抹在了脸上,那个女人不对自己的容颜痛下狠心?下本钱的好处就是夏青的皮肤确实非常好,吹弹可破,即便不化妆纯素颜也敢称得上是一句无暇!

夏青工资中等,主要是福利还算不错,这居处虽然没有郑先的租住的房屋奢华,小区档次也稍逊一筹,但并不需要付房租,这房子是业务六司给她专门配备的,安全问题更是根本不需要考虑,一个掌管着业务六司最重要的档案库钥匙的人确实应该享受这种安保措施。

下个月夏青的工资就是四万块了。这个数字对于夏青来说若是不考虑背后付出的艰辛甚至危险,其实还是能够叫她小小的兴奋一下的,好多想要买的东西都可以开始做计划了。

夏青不是贴身保镖,昨天晚上陪着林副司长在雪地上走了一个多小时,那个该死的家伙竟然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思都没有,和那个该死的郑先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都是不近人情的东西,林副司长虽然说了连尿尿的时间长短都要记录,但其实并不需要夏青二十四小时跟随,按照林副司长的话来说,有人值夜班,这也使得夏青长长的松了口气。

想了一夜,夏青也想明白了,林副司长位置比较敏感,所以一切行为都要记录在案,估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容易摆脱嫌疑的自保之术,至于为什么要摆脱嫌疑,夏青就不得而知了,也懒得去思考这些跟她完全无关的事情。

此时的夏青穿着一身宽大的家居服,将一对丰满的玉兔完全藏了起来,任谁都再也找不到那惊心动魄,头发随意的用一根铅笔扎起,一副慵懒无比的模样,眼镜被丢在一边,略微眯着眼睛,盯着屏幕,修长白皙的手指正在不断的敲击着键盘,发出清脆的声响。

输入搜山图三个字,点击搜索之后,一排排的文字和画面出现在夏青面前。

夏青原本以为搜山图是什么天大的秘密,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搜索一下,没想到关于搜山图的资料竟然非常多。

一看到这些画面,夏青便确定这是她看到的那个文身男子身上的文身图案,当然布局还有上面的妖魔多少有些出入,但能够看出两者是一脉相承的同源之物。

搜山图也叫做二郎搜山图,宋元时期的作品,相当出名,表述的就是二郎神带领天兵天将在山中搜抓妖魔的故事。

出乎夏青的意料之外,那些看上去狰狞万端,被她认为是鬼怪的东西其实并非是鬼怪,而是二郎神的手下,是神将天兵,相反,那些看上去仓惶逃命,藏匿山洞之中的可怜的女子和野兽才是真正的妖魔,狰狞的神将们则手持刀枪剑戟、纵鹰放犬,前堵后截,使妖怪无处逃身,加以屠戳。

本来,二郎神是作为正面人物来歌颂的,然而看了此卷之后,夏青却得到了一个相反的印象。那些神兵神将,一个个凶神恶煞,使人们憎恶,而那些妖怪们却面目和善,那种惊怖逃生的仓皇场面,令人同情。

网上的评论说的很好,不知宋元时期的作者是有意还是无意,使观者自然地就会联想到,当时社会那些官兵对老百姓的欺压情形。

可惜的是网上的古画只是残卷,上面缺少了不少东西,尤其是最重要的二郎神的画面遗失无踪,无法一窥这幅二郎搜山图古画的全部风采。

“不知道那个家伙的文身之中有没有二郎神的样子?”

夏青眉头蹙起,捏起精致的粉色搪瓷杯子,在煮咖啡机上接了一杯咖啡,丢了一颗方糖,羹匙转动几下后,捧起来小口小口的喝着。

在咖啡的响起氤氲下,红唇抿着杯沿,优雅白嫩的脖颈上传来轻微的咕咚声响。

夏青看着看着就觉得有些头疼,用脑过度是她的老毛病了,咖啡过度更是她头疼的诱因,明明二十几岁,但却有头疼的老毛病,这就是心思缜密处处小心,加上平时压力太大带来的恶果了,久思成病就是这个道理。

夏青白玉般的手指捏着脑门来回揉搓了几下,闭目缓了缓精神,最终还是决定关掉电脑。

捧着咖啡的夏青跺到窗边,夏青的房间在一楼,外面是一片八米长七米宽的小花园,和园区里面种了许多花,或者铺上地砖摆放了桌椅烧烤炉子的家庭不一样,夏青在这片小小的方寸之地上种了满满当当的西红柿,可惜现在这些西红柿被飞雪覆盖,园子里面是一片凋零枯败的悲惨画面。

夏青并不打理那些枯败的枝蔓,对于夏青来说,枯败的东西未必就不是一种美,没必要欣赏完了夏日的娇艳美丽到了冬季就斩草除根,做的那般无情。

夏青头疼的时候,喜欢推开窗户,呼吸些新鲜的空气,夏青的住处在郊区,空气清新,没有那么多的尾气,吸上几口整个人都感到被滤清不少。

但今天夏青却没有开窗,实在是昨天晚上冻得太过份了些。

想到这里,夏青不由得又诅咒了一番那个该死的眼镜男!

一想起那个眼镜男还有那个浑身上下全是文身的家伙,夏青就觉得自己一不小心闯进了一个莫名奇妙的世界之中,这种感觉一如她当初踏入业务六司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