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四十一章 我入玉中

第二更,求收藏求红票求月票,总之啥都求哈!一定要收藏呀,这个成绩最重要的!多谢!

——————

在念头的世界之中,一切都是由一颗颗的粒子构成的,郑先不知道这些粒子是不是原子之类的东西,但原子应该没有这么大,有些东西的构成相当的松散,有些东西的构成则相当的凝实,若是有生命的东西,在那些粒子之中还会有一道道的散发着种种颜色光芒的生机之力哟如心脏一般的跃动着。

而这原本脆弱无比的玉片不但粒子凝聚在一起,是郑先见到的最凝实的存在,内中还在散发着呼吸般的光芒,是类似于生机之力的东西,但绝对不是生机之力,是另外的一种力量。

郑先的念头就如风气一般,在这玉片上拂过,玉片发出叮的一声轻响。

很玄妙的旋律,郑先的念头之中光芒一闪,口三桥四,口三桥四,郑先似乎明白过来了。

什么口三桥四,分明应该是叩三敲四才对!

一念通神,叩三敲四!

但什么是叩什么又是敲呢?

郑先围着玉片不住的旋转,每当撞向玉片的时候玉片都发出叮的一声轻响,清脆悦耳,郑先不得其法但依旧不遗余力的琢磨,此时郑先的念头就如一阵小风,除了能够吹熄蜡烛外并没有什么别的力量,所以在玉片上敲来敲去也不必担心伤害到玉片。

郑先想了想后将念头回归身躯之中,郑先肉身恢复了活力,将那玉片拿起,用手轻轻叩击,玉片却没有那清脆悦耳的声响,随后郑先犹如吹银元般的吹了几下,依旧没有那悦耳声响,显然那声音只有念头才能奏响。

郑先盯着这玉片琢磨了许久,用一个夹子夹住玉片,将玉片竖立起来。

随后郑先的念头从身躯之中钻出来,朝着玉片上冲击过去。

叮的一声脆响,回声袅袅,郑先又转到玉片的另外一边,撞击过去,这一次却并非是叮的清脆声响,取而代之的则是咚的一声略显沉闷的声音。

叩三敲四!

或许这就是叩三敲四的意思!

郑先的念头开始朝着一面猛地撞击三下,随后又转到另外一面撞击四下,玉片毫无反应。

郑先并不气馁,这一次郑先先撞击玉片后面,再撞击玉片前面!

随着郑先最后一下撞击,玉片忽然颤抖起来,随即玉片正中心忽然出现一个漆黑的小点,这小点缓缓旋转,继而一个漆黑的大洞出现在那玉片之上,郑先的念头最初见到玉片有了变化,兴奋不已,但当那漆黑大洞出现的时候,兴奋瞬间消失,因为那洞穴对于郑先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兆头,郑先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洞穴,他曾经因为塌方被困在洞穴之中整整十八天的时间,粒米未进,靠着洞穴之中的潮湿水汽慢慢煎熬,那种无助绝望的感觉至今烙刻在郑先心中,对于洞穴,郑先有着天然的恐惧,就算是业务六司的那条战器舱通往外面的管道,郑先都是咬着牙硬着头皮克服的!

此时这一个漆黑的洞穴摆在郑先面前,郑先不由得有些犹豫,每个人都有自己最恐惧的东西,或许是一只蟑螂或许是一颗子弹,或许是一个密密麻麻满是空洞的莲藕,而对于郑先来说,一个未知的洞穴就是他最大的恐惧。

郑先的念头悬浮在那洞穴之外,徘徊许久之后,最终这一道念头一头扎进了那洞穴之中。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郑先知道自己没得选择,和心中的恐惧比较起来,修仙的世界对于郑先的诱惑力更强大一些。

随着郑先的念头扎进那玉片之中,玉片上的那道洞穴立时收敛汇合,重新化为一个漆黑的小点,继而消失不见。

郑先的念头潜入那漆黑的洞穴之中,在片逼仄的漆黑之中向前摸索,莫名之中,四周的黑暗疏忽间消散,郑先的念头不由被光芒刺得往后退了几步,继而摆在郑先面前的是叫他目瞪口呆的画面。

郑先想象过这玉片的洞穴之中有着无数的情形,无数的风险,甚至隐藏着漆黑的怪兽,就是没有想到这洞穴一步之后竟然是一片阔大的原野,这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面生长着郑先从未见过的植被,这些植被无一例外的都有着宽大的油亮油亮的肥厚叶子,透着一股茁壮的生机,在这片草地上盛开着一朵一朵的黄色小花,每一朵看上去都相当的平庸,但当数千朵上万朵这样的小黄花一起绽放盛开的时候,情况就不一样了,从平庸到非凡只是一步之遥。

望着这一片原野,感受着这片原野之中的那种蒸蒸日上的生机之力,郑先现在终于知道那厨子为何身上的生机之力全都来自于植物了,守着这么大一片草场,确实没有什么必要再跑到外面汲取其他动物的生机之力,甚至为此冒着极大的风险去杀人。

郑先几乎毫不犹豫的便开始汲取生机之力,郑先在草地上肆意蛇形,不断游走,所过之处处处都是一片焦黄,不过这草地虽然富饶,但终究有限,约莫五十分钟的时间,郑先便将这一大片草地尽皆抽吸枯黄,不过此时郑先终于明白厨子为何拥有这样一片肥沃丰腴的土地却依旧露出马脚被佟郐发觉的原因,因为这一片土地虽然肥沃,但已经不能满足一名踏海境界的C级修仙者的需要了,郑先将草地汲取光了,气海却也只填满了八九成,要是郑先的气海变得再开阔一点的话,这整个草地就更加不够用了。

郑先知道气海这东西隔一段时间就必须将其完全填满一次,犹如过去的那种老式电池一样,若是总不将其填满,那么气海就会逐渐收缩,气海的存储量是一个修仙者至关重要的存在,存储数量的高低,决定修为的高低。

也就是说,总是吃不饱的话,修仙者的修为会变得越来越低,寻常人每顿饭都吃个七八分饱的话,身躯就会逐渐瘦弱,胃就会饿小,那时再想一次多吃一点东西的话,就吃不下去了,而胃里面要总是撑着食物的话,久而久之就会将胃撑大,能够容纳更多的生机之力,道理非常简单,而气海和胃是同样的道理。

郑先不由得有些郁闷起来。本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永远吃不光的宝藏,谁知道宝藏确实是宝藏,但这个宝藏还是无法满足他的要求。

在这一片枯黄的世界之中还有一间小屋子,郑先盘算了下时间,他的念头离体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时间要是太长的话,念头就将逐渐和身躯撕裂分离,郑先可不敢做出这样的尝试来,

至于那间简陋无比的小屋,郑先之前在草地上汲取生机之力正过瘾,也就没有去看仔细,现在还有一点时间能够挥霍的郑先来到了那座草屋之前。

这草屋看上去很结实,在这玉片里的屋子,厨子显然不怕丢东西,所以草屋没有门,郑先走进去屋子之中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只有一盆花还有一个相框一样的东西悬浮在花盘之上,内中镶嵌的是厨子一家三口的合影。

合影之中肥头大耳的厨子笑得春光灿烂,少妇脸上洋溢的也是幸福的笑容,至于丁香似乎不大愿意照相,有些脾气,撅着嘴不大高兴就是了。

这是念头凝聚出来的相片并不真实存在,郑先伸手一触,这道厨子残存下来的念头便如泡影般破碎化为细细的水雾洒落在那盆花上。

那盆花似乎舒展了一下花叶,将那些念雾全都吸收了进去,郑先微微没,随即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那盆花上。

这应该就是丁香口中的那朵能吃五彩花了。

只不过现在还只有一个花苞,并未绽放开来。

郑先不知道这花究竟是不是也是由念头凝聚出来的,试探着触碰花朵,花朵并未如那相框照片一样化为念雾消散掉。

郑先轻抚花叶,略微眯眼,作为一道念头,郑先对于生机之力的感觉要敏锐许多,他能够感觉到这花盆之中的花朵散发出浓郁的生机来,似乎这朵花足以使得郑先吃得饱饱的,郑先不由得一喜,但并未立时对这朵花下手,那厨子既然饿得出去找吃的被佟郐发现,都没有对这朵花下手,那么这多花应该有些特殊的门道才对。

郑先正在观瞧花朵,碰触花朵的手指猛地感到一股吸力正在撕扯他的念头。

作为一道简单无比的念头来说,郑先尚无痛觉,这使得郑先手指已经完全被花朵吸收进去才发现情况不对。

郑先想要将手指抽回来,但却犹如被那朵花的花叶死死咬住一般,根本抽不回来,眼瞅着那花叶正在不断的咀嚼郑先的念头身躯,郑先当机立断,直接断开手指,这才将手抽出来。

郑先的那根手指犹如烈日下的冰雪一般,缓缓的消融在花叶之中,片刻消失不见,而那朵花的叶子似乎又舒展了一点。

郑先此时隐约明白了,这朵花就是要用念头浇灌成长的,修仙世界之中的东西当真是神奇且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