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四十二章 念头崩碎

第三更送上,票票来吧!

——————

郑先不知道这朵花有什么妙用,所以也不敢轻举妄动,将花盆放回原位,决定养一段时间看看,那厨子既然曾经摘过五彩花给丁香看,并且给丁香还有厨子媳妇吃过,就说明这花能够被拿去现实世界之中,并且能够入口,应该没有什么毒害。

现在养养看,大不过段时间,等到这朵五彩鲜花彻底盛开之后,郑先也直接尝尝那五彩花瓣的味道如何。

时间差不多了,郑先从玉片之中的那一片花海世界将念头退了出来,从满是冰水的浴缸之中缓缓爬起来,身上的冰块开始缓缓的融化,能够运使念头,对于郑先来说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见识到了一片小小的玉片之后竟然有着这样一处空间更是叫郑先犹如发现了一个崭新的新大陆一样,修仙世界的神妙奇特使得郑先被震惊得犹如蚂蚁骤然见到了大象一般,那种恐惧惊喜掺杂的情绪郑先恐怕此生难忘了。整个世界一下变得鲜活充满神秘起来,再不是郑先以往认识到的那个世界了。

郑先擦干净了湿漉漉的身子,闭目养神许久之后,开始逐渐尝试撇开冰寒刺骨的冷水,直接凝聚念头。

郑先从浴室之中走出来,将房中的手机电话包括屋中的电源都关掉,甚至连水门都关上,然后将窗户关严,厚厚的窗帘全部拉上,封死整个房间,这样就能够确保在这个小范围之内的郑先不会受到任何干扰,而氧气瓶就放在身旁。

郑先闭目聚敛念头,这种尝试竟然一蹴而就,郑先几乎没有怎么费力气,一道念头就再次在郑先的头顶上犹如小旋风般的横空出世。就好似学会了骑自行车,不论再换怎么样的自行车都能够轻松驾驭。

郑先凝聚念头出乎意料之外的顺利后,开始将目光投注在另外的一片玉片上。

那片理发师张强留下来的玉片。

厨子留下来的玉片内中有一片空间,养育着无数花朵,郑先在第七办公室的记载上并未找到这样的玉片,这倒也没有什么,毕竟修仙世界庞杂万端,第七办公室的资料相对于整个神奇的修仙世界来说,简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那玉片之中又一方世界,郑先觉得将其称作是境玉应该比较贴切。

郑先能够开启厨子的那片玉片是因为厨子留下了开启并进入玉片之中的方法,所谓的一念通神,叩三敲四,就是一把钥匙,而现在面对这块张强玉片,没有钥匙在手的郑先,只能尝试着用力去撞上几下,说不定门扉是半掩着的,不需要钥匙就能够长驱直入。

郑先凝聚起来的那一道旋风般的念头在空中微微停顿,随即朝着那玉片撞了过去。

咚的一声天裂般的巨响,郑先的脑袋轰的一炸!

郑先就感到头脑犹如瓷器一般的寸寸碎裂,整个炸成齑粉碎片,原本飞出去的念头被撞击得四分五裂,犹如遇见猫的老鼠一般,急速的收缩回郑先的头脑之中。

郑先之前撞击过那厨子遗留下来的境玉,并未觉得有什么问题,所以冲击这块玉的时候,力气用的不小。

郑先在修仙之途上不过是刚刚凿开了一道手指大小的圆孔能够窥到其中的点滴风景罢了,远远称不上对修仙之途比较熟稔,又没有老师教也没有书籍可供阅读,所以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否则当郑先接触到第一枚玉的时候,就应该很清楚这些玉绝对不是好碰触的。

玉和玉是不同的,有些玉上是有禁制的,这样的玉中一般都藏有种种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样的玉贸然以念头撞击,开启不得其法的话,轻则如以卵击石,念头破碎,重则将玉中禁制激发,爆出内中隐藏的雷霆电力或者冰刀风霜等种种神通,甚至隐藏着玉奴,别说一道念头就是连修仙者都能一口鲸吞掉,当然有玉奴守候的还好,那些内中藏有神通的,就要连这块玉也一起毁掉,郑先现在正是以卵击石,撞得念头破碎,头破血流。

好在郑先的最大神通就是身躯修复速度惊人,是以虽然脑袋上的毛细血管全部破碎,从毛孔之中渗出来搞得满头满脸都是鲜血,但郑先的肉身却并无大碍,消耗了不少的生机之力后便恢复如常。

但念头被撞碎了,郑先的神念受损严重,这种神念损伤就不是郑先的修复肉身的神通能够处置得了的,郑先不得不躺在地上不住的大口喘息,一时半会想必是起不来了!

事实上,郑先足足躺在那里一整天的时间,都还没有缓过劲来,念头碎裂可大可小,恢复起来比肉身要艰难太多了。

这一天对于郑先来说过得实在是太过煎熬了,头疼欲裂,困倦无力,但却根本睡不着,郑先就是那样瞪着大眼睛一遍遍的重复体会脑袋被锤子砸成七八块的痛楚,同时还要享受那因为念头回归,从而提升到了极限的敏锐嗅觉带来的呛人烟气,虽然氧气筒就在旁边,触手可及的地方,但郑先此时丝毫动弹不得,明明近在咫尺,但对于郑先来说却远在天边,郑先这样足足熬了一整天的时间!

郑先稍微好些感觉自己能动了,这才从冰冷的地面上爬起来。

此时郑先的脑袋就像一个铃铛,哪怕再轻微的晃动,脑仁就像是铃铛里面的铜球一般,来回乱撞,每一次撞击都叫郑先恨不得将铜球般乱撞的脑仁砸碎捣成汁。

郑先看着自己面前的那枚薄薄脆脆的玉片,现在他开始怀疑这玉片是不是张强给他设下的陷阱了。

有了这一次的经历,郑先恐怕在找到开启玉片的办法之前,都不敢再轻易用念头碰触这枚玉片了。

郑先收起两片玉片,缓缓站起来,用力捧着脑袋每一步都相当小心,挪蹭着身躯来到了厨房,以开水沏了一杯花茶,丢进去一块冰糖,搅拌之后缓缓喝了几口,蒸腾的茶香熏得郑先太阳穴微微发涨,茶能养神,沉浸在茶香之中片刻之后,郑先感觉舒服不少,在冰冷坚硬的地砖上躺了一天的那种透骨的奇寒也被热腾腾的茶水冲刷干净。

郑先捧着花茶,一边小口抿着一边缓缓蹭到卧室,躺在床上打算好好睡一觉,念头受损使得他现在做什么的力气都没有,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去做,这个时候门铃叮咚叮咚的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郑先懒得爬去来,能够到这里来找他的人少之又少,除了收物业费的就是水电煤气收费的,郑先恍惚了下后,在叮咚叮咚的门铃声种,很快便便沉沉睡去。

……

迪厅的纷乱灯光,嘈杂音乐,还有鼎沸的呐喊和角落之中坐着的孤寂修长的男子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金丝边的眼镜和这一片妖魔狂舞般的纷乱更是完全不相容,眼镜后面那双微蓝的眼睛透出一丝阴鸠和邪魅来,尤其是在那来回摇滚的各色光片下,更是衬托得这个男子犹如夜色掩映之下的吸血鬼一般,似乎也只有吸血鬼才有这般邪魅的美感。

不过这个人和吸血鬼完全无关,相反的,是专门猎取吸血鬼的家伙,林副司长。

林副司长身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杯冰水,不过摆在那里很久都无人问津。

在林副司长旁边的沙发上正襟危坐的是身材浮凸到了极致的夏青。

夏青的身材,即便和那些在台上搔首弄姿随着音乐不住摇摆的DJ领舞小姐们都丝毫不逊色,尤其是在这种场合下,脱得几乎没剩下什么的领舞小姐,反倒没有一身白衣OL装扮的夏青来得有诱惑力。

就算夏青坐在那里不动,都犹如一块散发着香甜气息的糖果,吸引着成群的蚂蚁。

夏青没有来过迪厅,这是第一次,哪怕是当初上学许多同学都来这里品尝一下叛逆的味道的时候,她都没有来过,后来进了业务六司,整日忙碌,就更加没有机会来这里了。

在夏青看来,这里面的那些小青年和业务办公室的那些猎神战士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一个是混成了精的老流氓,一个则是一些只会吓唬人的雏儿,所以这里的装腔作势咋咋呼呼的小青年们落在夏青眼中可笑得不能再搞笑了。见惯了省长后,谁还将一个村官放在眼中?

有不少看上去很二逼的青少年不住的对她做出种种挑逗吸引的动作,甚至对夏青旁边的林副司长报以挑衅的目光,夏青真的很为他们感到担忧,林副司长看上去确实是一副不堪一击的模样,但夏青的直觉告诉她,那个叫做夜莺的猎神战士应该就在附近,夏青是在大屏幕上亲眼见识到夏青将云重徒手撕成碎片的,那场面使得夏青到现在都见不得肉类,激怒了这个林副司长,夜莺随时可以将他们的手臂从肩膀上撕下来。

夏青的看了眼在滚动的灯光下白皙的面孔若隐若现,修长的双手交叉在一起的林副司长。

此时的夏青眼中还有些茫然,回想起林副司长要她陪同来这家全市规模最大,但也最混乱肮脏的迪厅的时候夏青依旧感到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