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四十章 污染严重

月票又十张了,多谢诸位,继续加更一章!今日三更,算是周一求票求收藏的,明天也是三更,才算是感谢诸位投月票的,还有谢谢whois14204675大道任我行很想失忆铁手有情等兄弟们的捧场和送礼物,(没上榜的兄弟们抱歉哈,继续写下去的话就是一个很长的名单了我以后会开单章专门感谢诸位),还有几位在书评区不断帮忙吆喝的馋公等诸位兄弟,最重要的是义鬼兄弟,做我这个懒人的版主非常辛苦,多谢了!

——————

郑先在地上躺了整整一个上午,一直到了中午郑先才缓缓的从地上爬起。

郑先现在满脑子之中就只有三个字,“他娘的!”

太厉害了,这根本不是修仙,简直就是要命!

什么狗屁念头,根本就是神魂出窍么!

郑先确定自己已经将念头凝聚出来,并且那念头还离开身体,郑先甚至看到了躺在浴缸冰块之中的自己。或者不能被称之为看到,至少用看到这个词汇是不准确的,那种景象不是肉眼观瞧到的模样,单纯却又清晰,一切都是由颗粒构成的或散乱或凝聚的模样,那种感觉,就像是看到了构成世界的原子一样,只不过这些原子比较大。

时间太短了,郑先凝聚出念头来,也就在身躯之外停留了一秒钟,郑先就变成了现在这幅脑袋上满是鲜血的模样。

郑先爬到浴缸边上,用浴缸之中的凉水洗了把脸,整个人精神许多,但是浴室他已经呆不下去了,在这狭小的空间之中,郑先觉得自己要缺氧而死了。

郑先敞开浴室门爬到阳台上,将头伸出窗外使劲的呼吸,但刚吸了一口便被生生呛了回来,原本他处于三十三层的高楼之上空气特别清新,但是现在不知为何空气之中弥漫着种种难闻的气息,郑先觉得每吸一口就犹如吸进去一口劣质香烟一般,呛得五脏六腑都要呕翻出来。

郑先连忙关上窗户,但那种呛人的气息依旧犹如梦魇一般驱之不散,

四周都是浓郁的呛人烟气,郑先甚至在自己的屋中都有些呆不下去了,郑先站在窗台上朝着外面张望,他本以为是四周哪里着火了,但随后便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他看到楼下的人群没有半点异样,大家还在你来我往的穿梭着。

郑先下了楼,走在街道上,那种浓郁的烟气挥之不散,但所有的人都在这烟气之中安然自得,这个时候,郑先确认出了问题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他自己。这种感觉就像封闭电梯之中的闷屁,简直就是无处可藏。

郑先一头雾水,直接去了潜水店,又去了药房,买回来好几个氧气瓶还有制氧机。

郑先将氧气瓶还有制氧机直接拖回屋中,当氧气面罩罩在脸上的一刹那郑先立时舒爽起来,那呛人的烟味瞬息消失不见,纯氧的那种鲜活味道透着一股淡淡芳香气沁人肺腑。

郑先此时确定不是他的嗅觉出了问题。

顺畅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郑先因那几乎要叫他窒息一般的气味而变得烦躁的心情逐渐开始平复下来,郑先放缓了呼吸,随后逐渐将散布在身上的生杀之力收拢回气海之中,如此一来,郑先摘掉了氧气罩之后,再也没有那叫他无法呼吸般的熏人烟气。

郑先不由得笑了起来,原因其实很简单,是生机之力壮大了他的嗅觉使得他将空气之中的那些废气杂气的味道放大了,若是再野外空气好的地方郑先嗅到的应该是草香花香树木的芬芳,但是在城市之中能够闻到的就只剩下尾气的味道了,这味道自然好不到那里去!怪不得那些修仙者们都愿意往野外跑,在城市之中的话简直能够将人活活呛死。从这个角度看来,这个城市污染的还真就不是一般的厉害。

虽然痛苦万分,但是郑先不得不说,那种神魂出窍的感觉还是非常美妙的,无法形容的感觉,就好似金鱼回到了水里,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地方一样,相反的,这个肉身反倒成了将自己和世界隔离开来的阻碍,是一个屏障,叫自己无法和世界彼此相容彼此亲近!当然这个肉身也是一重保护,正是有了这种隔离才使得郑先的神魂不受侵害。

郑先叫了外卖,这一次郑先要了二十多个菜,外加十碗米饭,十个馒头,送菜的还以为郑先家要开宴会,朝着郑先屋中望了望,说着给多带了不少的一次性餐具,郑先微微皱眉,将送餐的打发走之后,决定以后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往家中送餐了,这样一次两次没关系,若是时间久了,老是十几个菜这样叫外卖,落在有心人眼中,不免又是一条暴露身份的途径,郑先那只笔将这个记了下来,这个本本上郑先罗列了许多修仙者容易露出破绽的地方,郑先以后要擒抓修仙者,就要靠着这个本本了。

郑先将所有的饭菜全部一扫而空,依旧觉得有些意犹未尽,似乎自己逐渐开始变成了一个大肚汉一样,无论吃多少东西都吃不饱,郑先原本觉得填饱肚子是一件轻松简单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填饱肚子也要变成一件非常复杂的难题了。

这一次,郑先再次将大脑放空,以生杀之力修因之前神魂出窍而破裂的面部的毛细血管,将自己恢复到了最佳状态之后,郑先才重新进入浴室之中,这一次郑先将氧气面罩放在一旁,关了灯和门再次将自己沉入漆黑的冰水之中。

和上次一样,刺痛之后是一阵阵的麻木,随后郑先头顶上再次飞出一个小小的漩涡来,这漩涡看上去纤幼细小,脆弱的那怕一阵小小的风都能够将其吹熄,郑先不知道的是,幸好他选择了在浴室之中念头离体,要是在外面的话,念头受到诸多因素影响,说不定一出去就再也回不来了,虽然一道念头离散还不至于叫郑先死掉,但以郑先此时的念头数量来说大病一场是必然的。

郑先此时觉得自己轻飘飘的升腾起来,甚至看到自己正在离自己躺在浴缸冰水之中的自己越来越远,最奇妙的是,似乎他在看着郑先,郑先也在看着他,两种视角同时出现在郑先的脑海里面,这样的感觉,不光是照镜子那么简单,玄妙奇怪,新奇有趣!

这一次郑先的念头在空中维持了整整一分钟,郑先感到承受不了了,便急急遁回自己的身躯之中,因为念头是自己回来的,所以这一次郑先没有如上一次那般皮肤渗血,不过还是感到虚弱无比。

和上次一样,念头归体之后,郑先的生机之力遍布全身,身躯处处敏感,那呛人的味道再次充斥在鼻腔之中。

郑先连忙从浴缸之中爬起来,抓住氧气罩罩在嘴鼻之上,在一阵阵的清香气息下,虚弱的郑先不知不觉间便沉睡过去。

当郑先苏醒过来已经是第三天的事情了。

按照业务六司的大夫的说法,郑先需要休养一个月的时间,并且业务六司里面几乎每一个人都希望郑先这个扫把星永远不要来,所以从业务六司的角度来说郑先暂时来说有不少时间能够挥霍。但从郑先的角度来说,他的时间非常紧迫了,距离年终审核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虽然郑先之前一口气杀了三十二只D级蝗虫,但郑先依旧还是要在剩下的时间之中抓住至少三只B级修仙者这样才能够和第三办公室打个平手,不说这个,从气海之中的生机之力来说,郑先的时间就没有那么充裕了,念头离体对于生机之力的消耗虽然不是特别多,但也绝对不少,郑先估算了下,继续这样消耗下去,不出七天,他的生机之力将会再次耗尽。

郑先大有一种荒谬的感觉,觉得自己就是一块充电电池,并且还是那种容量不大的充电电池,用几天就得充一次电,不然就彻底化为废物了。

郑先就像是刚刚尝到了甜滋味的孩子一样,开始拼命的修炼念头,一次次的不断修炼,除了中间吃了一次饭外,郑先基本上就是在凝聚念头,收回念头、睡觉,然后再凝聚念头、收回念头、睡觉之中不断的循环着。

郑先都不记得自己究竟尝试了多少次,五天之后,郑先的念头已经能够离体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郑先觉得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因为他的生机之力无法提供更多的消耗,或者说是一个瓶颈,作为一个C级修仙者来说,一个小时的念头离体时间就是极限了!

在不断的尝试之中,郑先发觉对于生机之力的消耗最大的时候就是念头挣脱身躯的一刹那,当念头独立的漂浮在身躯之外的时候,对于生机之力的消耗,就微乎其微了,除非郑先想要加大念头的力量,那样的话就会飞速的消耗生机之力。

此时郑先体内的生机之力已经消耗了七七八八,再有最多两三天的时间郑先的肌体就将开始出现衰退。

郑先此时将那块玉片再次取了出来,这一次郑先决定用念头尝试一下进入玉片之中。

随后,郑先双目微微闭上,将自己沉入冰水之中,片刻之后,一阵风从郑先的脑袋上旋转而出,郑先从自己的身躯之中走了出来。

郑先来到那玉片之前,仔细观瞧,以念头的身份再去看四周的东西是和肉眼观瞧完全不同的,就像蜻蜓的复眼之中看到的景象和人的眼中看到的景象完全不同一样,郑先的念头看到的玉片是无比凝实的存在。